想到這裡,福格里拉決定去找艾米談談,畢竟兩個人在大學的時候就談過好幾年,好歹也都有感情了。

「陸彥,你怎麼能說是我男朋友呢?這樣不合適啊!」艾米立刻問道。

「要不然怎麼說,從電話里我聽福格里拉的意思是重新要追回你啊,你總不會還答應給他次機會吧?」陸彥無奈的問道。

「機會我當然不給他,我們兩個人已經完了,就沒有在和好的可能,但是,我怕連累到你啊!」艾米擔心的說道。

「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我早就看福格里拉不順眼了,如果他來找我,我奉陪到底。」陸彥說道,「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丁點傷害的!」

聽到這裡,艾米感動的眼圈都紅了,從小到大除了父母,還從來都沒有人對自己這麼好過,陸彥算是其中之一。

「謝謝你陸彥。」艾米感動到說道。

「不用謝,咱們也算是有緣分。」陸彥笑著說道。

果然,不一會兒,一輛白色的車子停在了別墅外面,而且還時不時的按出喇叭聲。

「外面誰啊,這不是擾民嗎?」陸彥不耐煩的說道。

艾米這才看了看外面,認出了福格里拉的車牌號,說道,「我看像福格里拉的車子。」

「不會吧,他還真來了,知道你住在這裡。」陸彥說道,「你打算怎麼做?」

「我還是決定不見他,如果他再打電話,你就說我去上班了就行。」艾米囑咐道。

陸彥點點頭,果然,很快,艾米的手機響了,打電話來的正是福格里拉。

陸彥想也沒想的接聽了。

「你怎麼又打電話來了,我女朋友上班去了,你要找她,三天之後吧,她現在不在家裡。」陸彥低聲說道。

「不可能,我已經問過其他空姐了,她們都說今天艾米不飛,她一定在家裡,快讓她接電話。」福格里拉人脈還真廣啊,連空姐都認識不少呢,不知道他到底騙過多少美女啊。

「我已經告訴你了,艾米去上班了,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陸彥低聲說道。

「我現在就在艾米家門口,你讓艾米出來見我。」福格里拉或許經常命令一個人習慣了,但陸彥可不吃這一套。

「對不起,沒事兒我掛了。」陸彥說道,「你在外面等上三天也無所謂,隨便你好了。」

「你到底是誰?」福格里拉不屑的問道。

「我是艾米的男朋友,你給我聽好了,以後不要再來打擾艾米的生活,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陸彥說完,立刻掛斷了電話。

而福格里拉依然站在大門口,車子並沒有離開的樣子。

如果福格里拉一整天都在外面,這是不可能的,像他這樣的富家公子,怎麼可能在一棵樹上弔死,除非是腦子有毛病。

此時,陸彥和艾米就在院子里的游泳池旁邊看著外面的一切,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了,福格里拉果然沒有耐心,果然開車車子飛快的離開了。

像這種打一槍換一炮的男人,艾米最好離的遠點。

福格里拉果然有心機,他覺得要想讓艾米在給他一次機會,還是要通過莎莉,畢竟莎莉是她的表妹,相信表妹的話,艾米還是會聽的。

中午的時候,莎莉正趕往食堂里吃飯,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這讓莎莉頓時吃驚不小。

扭頭一看,原來是福格里拉,臉色頓時大變,想起昨晚晚上的事兒,莎莉就來氣,沒想到他居然派人來對付陸彥,這種做法簡直也太不爺們了,有本事兒自己上啊,派幾個小痞子算什麼本事兒。

「怎麼是你!」莎莉不待見的說道。

「嗨,莎莉小美女,我們又見面了,你這是去吃飯嗎?」福格里拉笑著說道,「走,我請客,帶你出去吃大餐!」

一聽福格里拉的風格,就知道他有事兒要說,而這是絕對是大事兒,是和艾米有關的事兒。

想到之前福格里拉在艾米那裡遇到什麼事兒的時候,都會來找自己幫忙,想必這次也是一樣。

莎莉識破了福格里拉的心機,立刻拒絕道,「謝謝,我不喜歡吃大餐,我還是去食堂吃吧,這裡可是學校,外來人員是不能進來的。」

「哈哈,你忘記了,以前我經常進來找你,就連門衛都認識我了。」福格里拉笑著說道。

「你的臉皮還真厚!」莎莉無語了,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

「你很聰明。」福格里拉說道。

既然他請客,莎莉自然也不能便宜了他,不過要想讓自己給他說服艾米的話,那就算了,自己絕對不會幫助他的。

「你請客,是真的嗎?」莎莉確認道。

「當然,我什麼時候說話沒算數過。」福格里拉一本正經的說道。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莎莉自然要讓他很出點血,替艾米出氣。

「各位同學們,別去食堂吃飯了,今天有福格里拉請客,咱們出去吃大餐去。」莎莉這麼一喊,瞬間很多男女學生跑了過來,一個個都很期待的眼神。

「真的,那感情太好了。」很多同學都高興的合不攏嘴。

這個時候福格里拉自然不能拒絕,既然同學們都願意去,福格里拉就和同學們說了,學校對面的一家西餐廳。

學生果然都是沒有節操的,去了西餐廳之後,都各自點起了東西,而且還特意標明福格里拉買單。

本來幾乎沒有客人的餐廳,突然都被學生們給坐滿了座位,福格里拉並不是缺錢的主,這些人吃飯他買單也是買的起的,主要目的是他找莎莉問些關於艾米的事兒的。

福格里拉特意給莎莉點了幾個她喜歡吃的,然後就問起艾米的事兒來。

「你去給我那杯可樂吧,沒喝的吃不下去。」莎莉一聽福格里拉要問艾米的事兒了,立刻岔開了話題說道。

福格里拉想要從莎莉的嘴裡得知艾米的一些事兒,當然得聽她的,先把她哄好了才是關鍵。

「好,我去給你拿!」福格里拉一向性格都很火爆,今天變得這麼溫和了,也讓莎莉很是驚訝,其實說白了,他就是想知道艾米的一些信息,知道后,或許態度就不一樣l既然是這樣,莎莉才不會輕易告訴他呢,他已經和艾米分手了,當時是怎麼對待艾米的,莎莉可是都看在眼裡,現在返回來想要追求她,那更是不可能的事兒。

等到福格里拉拿著一杯可樂回來的時候,只見自己的座位上,已經做了其他幾個同學。

看到這裡,福格里拉氣憤的要跺腳了,但是在莎莉的面前不能不給她面子,最終還是忍耐了下來。

「嗯,不錯,這漢堡很好吃。」幾個同學一邊吃著一邊說道。

莎莉接過福格里拉給的可樂,就和其他同學聊起天了,幾乎已經忘記了他的存在。

福格里拉知道莎莉是故意的,或許等一會兒,同學們都走了,自己在說也不遲,反正中午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其他同學們都吃飽喝足之後,要去學校寢室里休息了,當莎莉要走的時候,福格里拉立刻攔住了她。

今天問不到艾米的一些事兒,福格里拉是不可能讓莎莉輕易離開的。

「莎莉,幹嘛急著走啊,我還有事兒要問你呢!」福格里拉笑著說道。

「你不是請我吃飯的啊,合著是有事兒相求啊!」莎莉皺著眉頭說道。

「是啊,我是想問你表姐的一些事兒的。」福格里拉說道。

「你和我表姐不是早就分手了嗎,你還問她什麼事兒幹嘛,她現在的一切事兒都和你沒有關係了吧。」莎莉說道。

「是啊,不過我現在想通了,經過我多次和其他女人交流之後,才發現,只有你表姐是最好的,我想重新追求她,但給她打電話她不接,直接就關機,我實在是沒辦法了,這不就來求你了嗎。」福格里拉惆悵的說道。

莎莉頓時冷笑幾聲,說道,「我可知道當初你是怎麼甩的艾米,現在想追求她,你不是開玩笑吧?」

「不是,我當然不是開玩笑了,這次我是認真的。」福格里拉斬釘截鐵的要發誓,這是莎莉最看不慣的一個動作了。

「好了,有什麼話趕緊問,我還得回去休息呢。」

莎莉說道,「我這時間可是寶貴的,要問可是得付費的。一分鐘一百塊。」

福格里拉無奈了,剛才都請客吃飯了,現在還要付費。

「好吧,一分鐘一百塊。」福格里拉答應下來,但想想一分鐘也問不了幾個問題啊,只能縮短時間問最關鍵的問題。

剛問了一句話,還沒等莎莉回答呢,一分鐘就這麼過去了,無奈,福格里拉只能聽掏出一張百元大鈔給了莎莉。

反正福格里拉又不是缺錢的主,炸他幾個錢算得了什麼。

「你表姐的男朋友到底是誰?」福格里拉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個問題,莎莉自然不能直接回答他,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表姐的男朋友是誰。 從而,莎莉只能想到一個為難福格里拉的話了。

「這個問題可不止一百了,最起碼得一千塊,不然我是不會說的。」其實莎莉並不是針對福格里拉的錢,而是想讓他知難而退,誰成想,他哈真的就拿出了一千塊遞給莎莉,這讓莎莉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你還真一點都不在乎錢啊。」莎莉笑著說道,「一千塊錢就這麼送人了,真闊氣!」

「這不是給你嘛,要是給別人,我還真不樂意呢。」福格里拉知道莎莉故意為難自己,所以想要解決其實很簡單,只要有錢一切都不成問題。

「好吧,看你也是非常誠懇的,我就告訴你吧,其實,你見過艾米的男朋友的。」莎莉只能這麼說,因為她沒有認識其他比陸彥更厲害的男人了。

「是嗎,我有見過,不可能吧?」福格里拉微微皺起眉頭,半天也想不出艾米的男朋友會是誰。

「你就別繞彎子了,直接和我說是誰吧。」福格里拉有些按耐不住了,最主要的是,莎莉想利用時間來賺錢,即便自己是個有錢的公子哥,但這麼花錢也是沒有意義的。

「好吧,先拿錢。」莎莉是個很認真固執的女孩,所以說的話一定會算話,時間到了,就得給錢。

分分鐘的功夫,福格里拉就在莎莉的身上,花掉了兩千元,還不算請同學們吃的那些漢堡之類的食物。

「就是陸彥,昨天晚上你們有見面的。」莎莉毫不猶豫的說道。

福格里拉驚駭了,他認為艾米不可能喜歡上陸彥,聽說陸彥是莎莉爸爸請來的保安,像艾米這種身份,要做陸彥的女朋友的確有點掉價了。

見福格里拉不說話,貌似在發獃的樣子,莎莉立刻說道,「如果沒事兒的話,我就回學校了。」

沒等福格里拉反應過來的時候,莎莉已經跑遠了。

拿到錢的莎莉自然是非常開心的,以這種方式賺錢雖然不好,但也得分什麼人,像福格里拉這樣的人渣,她不會有任何的顧忌。

「太好了,兩千塊啊,足夠我用一段時間了。」莎莉開心的回到了學校。

而福格里拉怎麼想也想不到艾米的男朋友會是陸彥。

「不可能,一定是莎莉騙我的,艾米怎麼可能喜歡一個保安呢。」福格里拉怎麼想也想不透。

在回去的路上,福格里拉的心情還是低落的。

下午回到家之後的莎莉,立刻就把福格里拉去學校找她的事兒告訴了艾米和陸彥,這讓他們都非常的意外,當陸彥得知莎莉說他是艾米的男朋友時,他更加的激動了。

「莎莉,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陸彥怎麼可能是我男朋友啊,你這是說總得像陸彥爭取一下意見才行。」對於艾米來說,莎莉這麼做,是對陸彥的不尊重。

「沒事兒,我無所謂,只要能幫到你就行。」陸彥笑著誇讚莎莉,「乾的不錯,很有女子風範啊。」

「風範?什麼意思?」莎莉不解的問道。

不愧是表姐啊,艾米立刻就和莎莉解釋了一下,風範的意思其實很簡單,或許外國人和華夏國人理解的不同罷了。

「好吧,我就當你誇我了,不過,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臉啊。」莎莉這句話讓陸彥震驚了,這可是自己的常用語啊。

陸彥也沒在這句話上糾結,立刻轉移話題,說道,「如果福格里拉再去學校找你,你不用見他,還想在甩你表姐一次嗎,誰會這麼傻。」

「有錢我幹嘛不掙啊。」莎莉立刻說道。

「什麼意思,掙錢和福格里拉有什麼關係?」艾米好奇的問道。

「我從福格里拉手裡掙了兩千塊,這是多好的事兒啊,如果還有下次,我還得從他手裡掙錢。」莎莉得意的說道。

「不錯啊,這還是個學生呢,就已經學會怎麼掙錢了,前途無量啊。」陸彥笑著說道,「就得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福格里拉,讓他知道你們不是好欺負的。」

艾米可不想和福格里拉有什麼交際,立刻提醒道,「以後能不和福格里拉見面,就別見了。」

「這個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連累到你的,這是我和福格里拉之間的事兒。」莎莉說完,跑開了。

「看樣子你不不做我的男朋友都不行了,這場戲還得繼續演啊。」艾米搖搖頭,無奈的說道。

「好啊,我無所謂,反正是假的,不是真的。」陸彥笑著說道,「這麼說來,以後出門,我就可以以你男朋友的身份了,這倒是一個不錯的體驗啊。」

「少臭美了,別得意,你的麻煩還在後面呢。」艾米笑著說道。

陸彥無所謂的點點頭,吃完晚飯後,陸彥也沒什麼事兒可干,就坐在院子里乘涼。

自從陸彥來到內馬飛利爾的家后,匪徒就只來過一次,從那之後,別墅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事兒。

就在陸彥正想著的時候,突然,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陸彥並沒多想,直接就接聽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聲音悅耳冬天的女人聲音,這不僅讓陸彥頓時一怔。

「喂,是陸彥陸先生吧,你好,我是雅典娜,還記得我嗎?」

「這個,我還真點不記得了。」陸彥尷尬的笑笑說道。

「沒事兒,只要我記得你就好,現在好嗎,我想請你吃頓飯,有時間嗎?」雅典娜笑著問道。

現在陸彥剛吃飽喝足,如果地方在早半個小時,或許自己會答應她。

「雅典娜小姐對嗎,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時間,不然下次吧。」陸彥拒絕道。

雖然雅典娜有點失落,但陸彥說還有下次,說明就會有機會感謝一下他了。

「好吧,那就這麼說定了,下次你可一定得賞臉啊。」雅典娜微笑著說道。

兩個人沒聊太長的時間,就各自掛斷了電話。

陸彥剛進屋去休息,這是,莎莉走了出來。

「陸彥,剛才給誰打的電話啊,偷偷摸摸的,不會是給哪位美女打的吧?」莎莉故意問道。

「你猜的沒錯,我就是接的一個美女的電話,你不睡覺,怎麼跑出來了?」陸彥好奇的問道。

「這不是看你在外面,就出來找你嗎。」莎莉說道。

「找我,你有事兒嗎?」陸彥好奇的問道。

在陸彥看來,很少的可能莎莉會主動找自己,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沒搭對。

「有事兒,當然有事兒了,而且還是大事兒。」莎莉那表情就跟真的似得,陸彥不得不相信。

「剛才我說你是我表姐的男朋友,看你那樣子貌似很開心啊,不會真喜歡我表姐吧?」莎莉低聲說道,「要想追求我表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你還得經過我這一關,不然你過不去。」

陸彥忍不住笑了,說道,「你以為我會跟福格里拉那麼傻啊,甘心被你騙錢,兩千塊啊,對他來說估計沒什麼,但對於我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算你識相,不過提醒你啊,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少和我表姐套近乎哈。」莎莉提醒道。

陸彥點點頭,笑著走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