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韓燁竟然在江東城挖了這迷宮一樣的地道,不愧是江東城首富啊。

「你對江東城的了解超過本王啊。」秦楓笑道。

「請王上恕罪。」韓燁跪道。

「此番若能擊潰許國鐵騎。日後,江東城便是你韓江子的封地!」秦楓拍怕他的肩膀,說道。

「謝王上!」韓燁五體投地。

秦楓看着韓燁,突然有種劉備遇到諸葛亮的感覺,彷彿前途一片光明。

……

當日,衛延帶着數千虎賁衛向江東城出發。

秦楓讓他們沿路召集流民,虛張聲勢,讓許國人以為他們要正面交手。

兩日後,許國大軍果然如同韓燁所想,全軍駐紮在江東城了。

「侯爺,齊龍如今困在梁都。我們此番攻下樑都,真要把他活着帶回去嗎?」江東城的城主府中,安侯陳猛坐在上首,麾下有將軍問道。

要知道眼下許國,只要齊龍一死,那安侯就是唯一的軍中戰神!

「當然要救!」

陳猛斬釘截鐵地說道:「齊龍是我許國元帥,自然要救。」

「希望齊龍元帥能等到本侯的到來啊。」陳猛隨後又補充了一句。

這一下,眾將士都明白了陳猛的意思了。

這一戰,梁國要拿下,齊龍也不能留!

「侯爺果然宅心仁厚!」有將軍稱讚道。

很快,四周響起一片恭維聲。

「侯爺,還有一件事情,聽說梁國的大軍已經在江東城。他們聚集了數萬流民,想要與我大軍抗衡。」有將軍笑道。

陳猛笑了,搖頭道:「真想不到如此不堪一擊的大梁,齊龍元帥是怎麼落得數萬大軍折損,自己還落到梁國手中了呢?」

「侯爺,不若讓屬下出手,一舉擊潰城外的梁國流民!」有人當即站出來說道。

「不着急,本帥剛到江東城,兵疲馬倦,還要休整一些時日。」陳猛微微一笑。

「傳令下去,沒有本帥的命令,所有人不得出城迎敵!」

「是!」

一眾將軍齊聲應道。

似乎在他們眼前,梁國已經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只等著被踐踏了。至於城外那些流民就算數量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但陳猛等人又豈會知道之後會為此刻的決定付出多大的代價!

。 「不是…什麼我就要死了。」

「不對,就算是我真的要死了,起碼也得讓我吃頓好的最後一餐呀!」

傅流琛差點就又要被自家大哥繞進了,但陸玖玖的存在,讓他及時收住了自己的臨門一腳。

「玖玖…你就看他欺負我嗎?」

戲精一秒上線,傅流琛立刻化身為深閨怨婦,語氣哀怨,還不停的沖陸玖玖眨眼,試圖喚回陸玖玖的疼愛。

他聲音太過纏綿悱惻,噁心的宋慕辰差點沒有把手裡的披薩呼他臉上。

但…饒是如此。

處在暴風中央的陸玖玖不依舊不動如山,不僅身上沒有一點點的情緒波動,就連眼神都沒給他一個。

雖然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街邊買來的十塊錢的螺螄粉,但在她認真的姿態下,所有人都覺得,那碗里早已不是一碗粉,而是千金都換不來的瓊漿玉露。

一直到挑完最後一根酸筍,她才放下碗仰起頭。

學著傅流琛剛剛和自己說話的語氣一字一句緩聲道。

「不,然,呢?」

「反正,你剛剛不是自己說了,我就是為了兒子才管你?」

傅流琛:「……」

「你說的對,你是挺讓人討厭的。」

傅流琛:!

「所以…我為什麼還要慣著你?」

「別說什麼一頓飯不吃餓,我現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傅流琛,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我不允許你不準死。當然我知道,讓你閑著不挑事兒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從今天下午開始,你就給我按照這份時間表開始上班。」

「上班??」傅流琛懷疑自己幻聽了。

但下一秒,陸玖玖擦了擦嘴,就把一份文件甩到了他面前。

文件的前幾頁全是賬單。

不僅詳細的寫明了玖玖之前給人看病的收費標準,還按照之前他們兩個人的見面次數算了一個總和。

雖然一項項看似不太多,都在傅先生承受範圍之內,但加起來就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了。

但看病這項居然也不是這份賬單的大頭,賬單的大頭是陸玖玖對自己三個孩子做的教育計劃。

「不管你是不是三個孩子都是因為你來到這個世上的,那你就有義務在他們成人之前進行撫養,所以麻煩您死之前,先把撫養費一次結清。」

傅流琛:「……」

「哦對了,這只是我給你發的工作安排。你自己公司的,稍後傅星辰會發給你。」

「你也別說什麼你沒有胃口不吃飯,沒有力氣幹活之類的。」

「不想吃飯,咱們就吃藥,丸子藥丸子也不想吃,我就直接讓人給你輸營養液。」

陸玖玖說完,抬手按了一下牆上的護士鈴。

一分鐘之後,漂亮的護士小姐姐便推著小車進了房間,面帶微笑,語氣和藹的沖著傅流琛道。

「尊敬的傅先生,請問今天您想怎麼進食呢?我們有沖好的代餐粉,傅太太親自提供的藥丸,還有絕對能保證您身體營養的液。」

傅流琛:「……」

傅流琛:「我想吃飯。」

看著護士小姐姐,又瞅瞅一臉淡然的陸玖玖,傅流琛頭一次感覺到了原來吃飯也是一種奢侈。

聞言,護士小姐姐微笑不變,繼續道:「不可以呢傅先生,今天沒有準備您的飯呢,而且吃飯影響您的工作效率。」

傅流琛:???

「不是,你們想要馬兒跑,總得給馬兒吃草啊。」

「好的,那今天就給您青草味的代餐粉,您請慢用。」

護士小姐姐說完,便將一杯綠油油的液體送到了他手邊。

傅流琛:「……」

儘管液體還沒入喉,傅流琛已然感覺自己被那抹綠色侵蝕了腦子,下意識吞咽了下口水,滿口苦澀:「玖玖…」

護士小姐姐:「傅先生的,您叫舅舅也不行,而且…您也不用看宋先生,就在半個小時前,傅太太已經完成了對我們醫院的收購,如今,我們醫院已經姓陸了。」

傅流琛:???

「所以…」

「如果您不想因為醫療事故去世的話,還請加油努力喲!」

傅流琛:「……」

***

一連喝了三天不同味道的代餐粉。

又被逼著每天工作12個小時。

傅流琛總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千萬不要招惹自己媳婦,女人狠起來,那真的是……

他的『訴求』陸玖玖聽到了,所以她每天都會來陪著他——看他工作。

因為他說他想死,她便準備壓榨完他最後一點勞動力。

於是每天,傅先生都活在痛並快樂中。

也因為太忙碌的原因,他甚至沒有時間去思考和懷疑人生。

每天睜眼時。就會有青草只和無數來彙報工作的人等著他。

閉眼時,陸玖玖還會在他身邊,讓人給他念,他一天給她創造了多少收入,距離他還債還有多遠?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能力太差,還是數字太龐大。

傅流琛感覺自己都快用盡洪荒之力了,可…

還是好遠好遠。

***

「玖玖,我知道錯了,你讓我吃飯吧。」

「我不應該喪的,而且,在這裡真的限制了我發揮。」

看著還債目標,每天的進度只能前進幾個百分點,傅先生陷入了新的焦慮中。

並且主動要求和陸玖玖和解,還請陸玖玖幫他看看腦子。

陸玖玖十分淡然的聽他說完。

若有所思地托著腮幫子手指輕輕的在茶几上點著。

「看腦子這事吧…你知道的,我並不擅長精神科。」

「不過…如果你要求的話,我也可以試試。」

「但是這是個長期的過程,我怎麼能保證在這個時間裡我不盯著你,你不會胡搞呢?」

「還有,我覺得我們的賬單計算方式也有問題,比如你的前女友給我吃掉的麻煩,也會影響我的心情。影響我的心情,那我做事的效率就會降低,還是會損失金錢。」

「那…」

傅流琛感覺自己彷彿陷入了一個奇怪的圈子裡,永遠都上不了岸的那種。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還有點高興?

難道他真的瘋了?

「這樣吧,你老在醫院裡躺著也不是個事兒。還浪費醫院的資源。」

「我新買了家公司,你幫我打理吧。」

傅流琛:??? 「呼嚕嚕!」

祝融立刻對着小公主發出了略帶歉意的聲音。

小公主瞬間一愣,隨後露出了略帶疑惑的表情,像是不太明白祝融的意思。

「呼嚕嚕!」

見到小公主有點沒聽清的樣子,祝融再次發出了略帶歉意的表情。

接着,他緩緩地走到了小公主的面前。

小公主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但是並沒有表現出攻擊性。

看到這一幕,祝融便知道小公主原諒他了。

他再次慢慢地靠近小公主,接着用鼻子朝着小公主的鼻子碰了過去。

察覺到祝融的靠近,小公主微微一愣,但並沒有躲開。

看到小公主的反應,祝融便知道這一次的「危機」算是過去了。

老虎的思維都比較簡單。

他們很少在一個問題上糾結很長時間。

哪怕是聰明的小公主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