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這次的事情很麻煩了,能出動這樣的武裝直升飛機,你還是在這華國的腹心重地,顯然不是一般人了,這背後的勢力絕對可怕。

心裏面想著,他迅速的拿出衛星電話,急切大喝。

「快,大家不要再等在原地,對方出動武裝直升機,等下很可能會往你們那個方向,搜索,現在立馬散開。

我現在試著引開他們,你們注意找地方隱蔽。在重複一次,對方擁有大火力的新形武裝直升機。

而且還帶來了人數不名的武裝人員,你們立刻在原地隱蔽,做好戰鬥準備,以防出現萬一。」

呼叫完畢,也不等古巨星他們反應,葉天便隨手把衛星電話關機了,以便讓對方尋找衛星電話的信號,定位到自己的具體方位。

這個時候,對方連武裝直升機這種大殺器都出動了,鬼知道會不會還有什麼其他的手段,再怎樣的小心也不為過!

心裏面想著,葉天迅速的往隱蔽的地方跑,快速的思索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私人武裝?

這不可能,不過這種直升機是帝國最新研製出來的,是新一代的主力武裝直升機。

一直到現在也才服役沒多久,製造出來的也沒多少,恐怕就連軍中都沒完全替換更新,根本不可能有私人武裝能弄到手。

更不用說這10萬大山深處帝國腹地,就算真的有哪個神通廣大,能夠撬動帝國的根基,買到這樣的武裝直升機。

可他敢把這直升機開到這裡,那純粹是腦殘加被牛踏,找死都不痛快的舉動。

很那幾架直升機,分明就是帝國最新產的武裝直升機,能出現在這裡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某個手段通天的人從帝軍當中調遣過來的。

也就是說毒坨蛇小隊的背後,還有一個能量巨大的人,否則的話絕對不會輕易的弄出這樣的大殺器來。

再一聯想到他們的改造和之前遇到的那些種種人物的相似,一個答案便在葉天的心中若隱若現,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那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葉天無法去想,只能儘可能的去躲去閃,慌不擇路的在森林裡亂闖著,直到看到了一個山洞,更想也沒想的沖了進去。

……

天空一片的昏沉,黑雲涌動,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上,喊殺聲震破天際,數百修鍊者為著一株淬血草大打出手,一下子便橫屍遍地。

葉天躲藏在一塊巨大石頭后,眼神中帶著一些迷茫,他根本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己莫名其妙的在原始森林裡為陸展鵬尋找藥物的時候,被那奇怪的雇傭兵小隊追擊不說,而對方更是出動了最先進的武裝直升機。

在一番戰鬥之後,為了包括李琳在內的其他隊員的安危,葉天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蹤,引開了那些代表著死神的直升飛機。

只是相比於在空中飛行的直升飛機,在森林中穿梭的葉天顯然處於劣勢,根本沒有辦法擺脫直升飛機的追擊。

要不是擁有者內氣,能夠讓他做出種種非人類的迅速反應,就已經死在了那飛機上的大火力器之下。

這麼一路奔逃,葉天突然發現了前方有一個山洞,山洞裡面有古怪的光芒,根本顧不得多想,便猛的沖了進去。

在這樣的山洞裡,那些直升飛機就算火力再強,也沒辦法攻擊到自己。

至於到時候怎麼離開,反正那直升飛機上的油又不是無限的,等到油料耗盡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從山洞離開了。

有誰知道,葉天剛剛踏入那山洞,山洞內古怪的光芒便頓時大發,轉眼間便讓自己身處到了一個古怪的地方。

再想要回去,身後卻沒有任何的山洞,也沒有任何可以回去的痕迹,就好像自己憑空出現在了這奇怪的世界。 沒有找到回去的辦法,葉天也沒有辦法回去,只能暫時是用的這個世界,可能的收集各種各樣的信息。

這是一個奇怪的世界,所有人都以修鍊為主,擁有著各種各樣的門派。

在地球上可以算得上是高手的內氣境界,在這裡卻不過是起步的初始,只要尋常人稍微修鍊一下,便能夠輕易進入到內氣一重。

而且不知道什麼原因,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原本已經達到那次三重的境界,居然又跌落回了內氣一重,要不是先天內氣仍舊存在,葉天都以為自己之前的內氣三重是假的了。

至於體內原本擁有的火神之力和大蛇之力,不知道是因為這方世界的古怪,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雖然葉天能夠感覺到,但卻暫時無法喚醒。

就是說現在的葉天實力跌回到了剛剛進入內氣境界的時刻,帶著內氣境界只是武者修鍊起點的世界,可以說是非常的危險。

當得知了這個消息的葉天,只能是一臉的囧囧有神,覺得這世界簡直是離奇到極點,內氣境界居然只是修鍊的起點,簡直是匪夷所思。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據說修鍊到頂級的最高境界,便可以任意撕開空間,去往自己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得到這個消息后,葉天原本失落的精神為之一震,想到自己要是修鍊到了這個方式,借最高境界是不是能夠撕開空間回到地球呢?

雖然不知道這樣的修鍊,要耗費多長的時間,到時候如果真能回到地球,又是否已是物是人非,但至少是一個希望。

葉天便加入了一個叫練霞宗的宗派,如今跟著宗派的人,來到了這個古怪的地方。

此後,他躲在巨石後面,身體根本控制不住的劇烈顫抖,一道道耀眼的血紅色光芒第一時間自他身上放射開來。

這是他身體裡面的血脈之力,感應到了一株名為淬血草的存在,正自己個兒的在興奮躁動,根本不受他控制。

「殺。」

「阻攔住那個人,殺。」

與此同時,外頭喊殺聲從未有停下來,慘叫聲此起彼伏,嗆人的血腥味更是擴散布滿任何一寸天地空間。

這讓曾經殺過不少人,自以為已經習慣了血腥的葉天,都忍不住有要反胃的衝動,因為這血腥氣是簡直濃烈到了極點。

有人搶得手中了那株,好像是要滲出鮮血一樣的淬血草,直接了當的就想著要扔了進去嘴裡。

可是不過轉眼之間,搶得手中淬血草之人,整一條手臂都讓人斬了下來,軀體也隨著之後被不計其數凌厲天地元氣轟得爆裂,血泥碎肉夾雜著碎骨橫飛,不可謂不慘烈。

淬血草似乎有著意識一樣,自己個兒飛上天空,向著葉天隱藏身形的巨大石頭極快的速度飛了過去,第一時間引動了數百修鍊者轟然驚動,全部追了下來。

葉天把一雙眼睛瞪得巨大,無比驚訝的張大著嘴巴,死死的壓迫控制著身體裡面的躁動血脈之力,想著要逃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淬血草對葉天身體裡面的血脈之力也有感應,化成了一道紅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了葉天的嘴裡。

淬血草入喉,瞬間化成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流進了葉天的周身經脈,最後盡數灌注進了葉天的那條血脈之力中。

「啊。」葉天情不自禁的狂聲大聲怒吼,身體裡面血脈之力爆發了,鮮紅霸道的獨特天地元氣席捲周身經脈,周身經脈都在這個種劇烈衝擊下,直接了當的擴大了一圈,肌體也似升華了一樣,流動紅色光芒,這意味著葉天,突破了。

「內氣境二重天,丫丫的,突破的真不是時候。」葉天非常的鬱悶,因為數百修鍊者已經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將他給圍得密不透風。

「煉霞宗的弟子?你吞服了淬血草?」一個灰衣老人雙眼神色陰狠凶厲的直直看向葉天身上所穿著的服飾看,居然沒有急著動手,其他人也都是這麼一般樣子,不過儘是神色沒有善意。

葉天稍微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自己身上所穿著的是煉霞宗弟子的統一服飾,煉霞宗在楚南州大地,可以說得上是一方大教了,只要是在楚南州混的修鍊者,哪個敢不給面子?

想明白這一層后,已經恢復正常的葉天挺直了腰,直直看向灰衣老人,平靜淡然的說道:「家師梅常森,不知道道前輩怎麼個稱呼?」

「梅常森?」

「這小子的師傅竟然就是梅老前輩?」

倒吸涼氣的聲音,第一時間此起彼伏,有些修鍊者甚至忍不住退了幾步。

縱使是境界不低的灰衣老人,也眼中的神光一變,神色陰晴不定,也不知道道究竟有沒有相信。

葉天卻是暗地裡叫苦,他的師傅哪裡是什麼梅常森。

嚴格的說道,他只是煉霞宗的一個普通到尋常可見外門弟子而已,還經常被許多弟子稱呼為廢物,因為加入門中測試靈血脈之力絡時,測試石竟測試不出葉天的身體裡面血脈之力。

由這時開始,葉天從那以後被人稱之為廢物一詞形容。

「有什麼作為證據?你要是在說謊,老夫必定抽你的筋,很是陰森剝你的骨,將你燉湯,熬出淬血草的藥力。」灰衣老人的聲音很是陰森,死死的直直看向葉天。

葉天雙眼神色冷了下來,正打算要說話時,一道靈動悅耳的聲音,突然之間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我可以作證。」

葉天感到無比的驚訝,迅速轉過頭看了過去,放眼所看到的景象的是兩男一女,全都是氣質不落凡俗,都是煉霞宗弟子,但葉天卻一個也不認識。

那稚氣女孩兒一件紫色長裙,清秀長發高盤,冰肌玉骨,如空谷幽蘭,帶過來一陣沁人心脾的馨香。

「晚輩東方曦兒,家師落音,我可以作證,此人確確實實是梅常森前輩的弟子。」稚氣女孩兒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的看向灰衣老人,那絕色秀美笑容令許多人有些恍惚。

葉天心中暗自感到驚訝,直直看向東方曦兒,看了又看。

原來她就是東方曦兒,這個女孩在煉霞宗名氣很大,仰慕者不計其數。

灰衣老人的神色不是很好看,卻勉強的擠出了那麼少許比哭還難看的微笑,說道:「既然這麼一般樣子,那老夫就不會再追究了,告辭。」

隨著灰衣老人轉過身去走遠,其他人縱使是不甘,也全部都陸續轉過身去走遠,畢竟眾目睽睽之下,沒有誰會傻到要上前去招惹得罪煉霞宗,淬血草雖然珍貴稀少,可是也得要有命去消受。

「多謝師姐救命之恩。」葉天笑著道了一聲謝,神情間帶著感激。

這裡已經不再是地球,有著無數比自己更強的人,隨時都可能殺了自己,葉天自然也是態度放低。

東方曦兒卻頭也不轉,平靜淡然的說道:「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兇險無比,這次算你運氣好。

可從今往後,可不要隨隨便便就把梅常森老前輩搬出來,這對於你來說並不是好事,反倒會惹來禍害。」

「是是,多謝師姐提醒。」葉天聽到這話並不以為意,還仍舊是一臉微笑。

雖然東方曦兒語氣很冷漠,但好歹人家才救了自己一命,怎麼也不可能對人家冷言擔待。

「哼,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也敢跑到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來尋機緣。

不知道死活,得到了淬血草,算你走了狗屁運,趕緊滾回宗門去吧。」

就在這時候,東方曦兒左邊方位的那個帥氣青年,滿臉不屑的掃了一眼葉天的衣袍后,神色傲然的說道。

葉天雙眼神色冷了下來,毫不客氣的回道:「關你狗屁的事,滾蛋。」

「找死。」青年大為憤怒,就想著要動手。

「葉易晨,算了,先去找你大哥吧。」東方曦兒皺著眉頭阻攔了下來,當先邁開腳步轉過身去走遠。

「不要再讓我再看見你,卑微的蚍蜉螻蟻般的東西。」葉易晨神情無比冷峻,抬起手掌,對著葉天做了一個砍殺的手勢。

「小心點,小子,哈哈。」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青年,轉過身去走遠之前,也語氣帶著調侃的大笑著說了一句。

直直看向三人轉過身去走遠后,葉天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地面上。

「一定會有那麼一天,老子會讓所有人都閉上臭嘴。」葉天低吼,眼中的神光很冷。

接下來,葉天也轉過身去走遠了這個地方,向著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最裡頭的地方跑了過去,他選擇的路線很偏僻,是一片原始蠻古森林,選擇這條路線的人很少很少。

一經進入蠻古森林,葉天便迫不及待的爬上了一株古樹,盤膝坐在巨大的樹叉上,運轉轉化之術,因為淬血草的藥力還有很多留在各大經脈里,需要淬鍊轉化。

隨著轉化之術運轉,葉天身體裡面的紅色天地元氣全部都加速流動起來,還剩餘在經脈里的淬血草藥力被卷了起來,跟隨紅色天地元氣流動,在這個之後被淬鍊轉化。 淬血草被淬鍊轉化,與紅色天地元氣徹底融合在了一起,第一時間,葉天感覺到天地元氣的品質,再一次得到了提升。

繼續看著那條下連丹田上通意識空間的血脈之力,葉天隱隱覺得它變得似乎有些不一樣了,越來越像一柄龍形利劍。

「二重天巔峰,遠遠不夠。」葉天睜開了眼睛,他看過一本關於血脈之力的古老書籍,古老書籍中記載,唯獨需要達到內氣境第四重化氣之境,血脈之力的強大,才可以得到初步體現。

關於血脈之力,浩瀚古史中,有龍武者三字出現過,龍武者所指的,便是擁有血脈之力之人,萬古罕見,一出現,必然震動天下。

第2章牛氓()

葉天跳下大樹,小心翼翼的掃視一圈后,朝蠻古森林最裡頭的地方快步跑了過去。

林中毒蛇猛獸出沒,不缺少一些太古遺種,如巨牙刀妖虎、金剛古犀。

葉天小心翼翼的避開一些不可力敵的強大凶妖,卻不可避免的與一些較為弱小的凶獸面對面的遇在了一起,但葉天並不害怕,反倒是有那麼一些興奮,這樣便正是他心中所想要的。

「來吧,畜生。」葉天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一股戰意涌動呈現,直直看向前方五丈遠處的一頭二級兇狠惡狼。

兇狠惡狼齜牙咧嘴,通體上下上下閃耀升騰著熾熱烈焰,弓起了龐大軀體,牢牢的盯死了葉天,隨時都可能會發起可怕而致命的攻擊。

葉天直接了當的動手了,一拳轟然砸出,血紅天地元氣猛烈狂放的爆發我來,這些天地元氣是經過血脈之力特別鍛造過的,葉天給它命名為血脈天地元氣,遠遠的勝過普通到尋常可見天地元氣。

兇狠惡狼也跟著發動了,發出長嘯聲,挾雜著可怕烈焰,撲擊殺向葉天,烈焰沸騰。

葉天卻直接了當的無視了兇狠惡狼的烈焰,可怕的拳頭擊穿火焰直接過去,姿勢霸道,快速迅疾的一拳轟在了兇狠惡狼的脖子上。

砰,來勢洶洶的兇狠惡狼被一拳轟飛出去了,脖子處塌陷了一大塊,直接了當的被砸暈了過去。

這樣子的情況,讓葉天自己也呆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忍不住狂喜。

二級凶獸,基本上等同於內氣境二重天,葉天能夠只一拳瞬間便干挺兇狠惡狼,完全可以看出他身體裡面的血脈天地元氣,確確實實遠遠超過普通到尋常可見的血脈之力。

葉天跑向兇狠惡狼,雙手布滿了血脈天地元氣,三兩下挖開了兇狠惡狼的腹腔,在兇狠惡狼的腹腔,他看到了一顆火紅的元氣結晶,天地元氣不斷四處散逸。

「果然有。」葉天非常的喜悅,抓起了兇狠惡狼元氣結晶后,邁開腳步迅速的離開,因為兇狠惡狼在這個之前發出過嘶吼,葉天擔心聲音會惹來其他凶獸。

葉天一口氣跑出去了一里多才停了下來,周圍林木密集,這個地方已經算得上是原始蠻古森林的中心地帶,顯得詭異而安靜,不會看到一頭凶獸出沒。

葉天三兩下攀爬到了了一株古藤纏繞的老樹,吞服下了兇狠惡狼元氣結晶,進行淬鍊轉化。

沒有多久的時間,葉天的身體發出一陣古怪無比的噼里啪啦聲響,就好像炒豆子一樣,並且有著紅色光芒升騰而起,無比熾耀強烈。

「內氣境第三重了。」葉天突然間睜開了雙眼,深邃的雙眼深處閃動著一道暗紅,顯得非常的興奮。

「按照這種速度,很快就可以達到第四重。」葉天已經忍不住有些期待了,同時又忍不住想痛快的大聲怒吼上幾聲。

在煉霞宗,葉天並不是沒有血脈之力,只是因為需要龐大的天地元氣來打開,憑著他個人的能力根本做不到,也因此造成了不能修鍊之假象。

在這個樣的情況下,葉天在宗門內自然是受盡欺辱,可謂是嘗遍了酸甜苦辣。

從那個時候開始,葉天便暗地裡發誓,今生一定要踏上武道那至高無上的巔峰,不會再受到任何人欺負。

「在這個世界,弱小之人永遠沒有說話的權利,永遠只能受盡他人的隨意欺辱,我葉天不能這麼一般樣子,絕不能!我一定要努力修鍊,打趴下所有敢欺負我的人。」葉天握緊了拳頭,眼中的神光堅定。

就在葉天做好了準備跳下老樹時,異常情況毫無徵兆的發生。

就好像悶雷一樣的獸吼聲,毫無預兆的爆發,聲波傳導過來之後,連大地都是一陣劇烈顫動,樹葉都被震得刷刷直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