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你怎麼變成五臂羅漢了。”

林霄冷冷一笑,“光光,我早就說過,這次你也一定是無功而返。”說完這句,閉目念頌道:“妖月出,山河變,一斬邪神,二斬妖魔,三刀齊出萬世寂滅。”

這是妖月第七式寂滅,林霄曾經在妖月的神識中看到過他使用這一招,這些年一直細心琢磨其中的關竅,怎麼也突破不了,今日,若不是被逼到瀕死,金身盡毀之際,恐怕還無法領會這一式寂滅。

“啊啊啊啊!”隨着林霄左一刀,右一砍,第三刀一出,似有無數光影對着前面劈過。

“轟”的一聲,三個巨型電人瞬間被劈散,乾淨利落,連影子都不見一個。

雲雷中響起那個熟悉的苦惱之音,“林霄,你給我等着。”

林霄紅髮飛舞,如一尊修羅殺神,五筆各執一刀,對着天空朗聲道:“隨時恭候。”

“唰”的一聲,赤血鳥看到林霄把臉扭向自己,渾身不禁打了一個冷顫。盯着這個渾身是血,五隻手臂的人類,它第一次在靈魂中有一真正的恐懼。

看着林霄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來,赤血鳥在挺了幾秒後,“咻”的一下張開翅膀欲要飛走。

“哪裏走!”林霄三步並做兩步的向前疾跑,“嗖”的一聲躍上赤血鳥雪白的脊背,惹得它巨大的身體左右搖晃,四周的叢林“啪啪”的折斷,無數根參天巨樹被撞得破碎不堪,赤血鳥劇烈的抖動着那對翅膀,“唰”的一聲飛起,似乎想把林霄摔下去。

林霄緊緊的揪緊赤血鳥的脊毛,用一種嚴厲卻堅定的聲音說道:“沒用的,我要定你了。”

“臭小子,趕緊滾下去,否則一會你從天上摔下來,我可不管。”

林霄一驚,朗聲笑道:“哈哈哈哈,傳說你通人言,果真如此。”

赤血鳥像一顆炮彈,“嗖”的一聲竄入雲層,向更高的天空飛去,兩側呼呼的風聲,狠狠的颳着,吹得耳膜唔唔鼓脹,林霄像一張狗皮膏藥一樣雙腿緊緊的夾在它的身上,俯低身子,隨着赤血鳥“嗖”的一聲衝了上去,一直到快要衝入大氣層,感覺到周圍的溫度迅速在下降,亂流一樣的細小石塊從臉邊打了過去,林霄暗暗心驚:“這傢伙難道能直接衝到宇宙?”

像是響應林霄的猜測一般,“唰”的一聲,赤血鳥衝出了潘星,如一隻大鵬般飛翔在太空中,天河圍繞在它雪白的身體間,或側或仰,或直或下。

林霄興奮極了,感覺到身體下面的這隻巨鳥胸中的氣憤,林霄慢慢貼緊它用神識溝通道:“我知道你不甘,身爲妖王,不甘被一個人族小子馴服,但生爲神鳥應翱翔於天際,享受與同伴並肩作戰的樂趣,哪像你這般每天昏昏欲睡,不聞不問,孤獨終老,難道你真的不寂寞?這樣長死不死又有何用?”

突然,赤血鳥停住了,雙翅“唰”的一聲收攏住,如一秉沒了耳朵的飛機,“嗖”的一直對着潘星急速落下。

“啊啊啊,死鳥,不喜歡聽我可以說點別的嘛,你不能自殺啊。”

雪白的鳥瞳中閃出詭異的一笑,赤血鳥仍然一動不動,向下直落,穿過大氣層、雲層後,林霄感覺自己以每秒幾千米的速度向地上扎去。


“啊啊啊啊!”林霄緊緊的揪緊了赤血鳥的背毛,雙目緊閉不敢再往下看。

突然,他停住了,確實停住了,林霄慢慢張開雙眼,看着赤血鳥站在林間的泉水邊,“咕咚咕咚”的喝着水,姿態優雅,氣質超然,就好像剛纔不是從幾千萬英尺的高度急速墜落,而是在鄰家小院散步回來。

他腳軟的一踹,惡狠狠的罵道:“死鳥。”

五隻手“啪啪啪啪”的對着鳥頭砸來,赤血鳥眼見着血呼呼的手對着自己的臉拍來,大喝一聲:“停,我同意與你籤魂印。”

林霄的手瞬間停住,顫抖的聲音從胸腔中傳出來,“你,你說的是真的?”

“哧——”一股極爲不滿的霧氣從嘴裏噴了出來,薰得泉水裏的小魚瞬間沒了蹤影。

“我赤血從來不說謊,你很強,非常強,作爲我的夥伴勉強夠資格了。”

林霄歪了一下嘴,“撲通”一聲抱住它的鳥頭狠狠的用臉蹭道:“爽,太爽了,我也有自己的坐駕了,而且還是這麼一頭拉風的坐駕。”

赤血鳥極其人性化的打了一個趔趄,身體“嗖嗖嗖”的化成10米模樣,一抖脊背說道:“用你的精血點在我的眉心,快。”

林霄一聽,“噗”的一拳砸在自己的胸上,噴出一口血,用手擦了擦向赤血鳥的眉心點去。

赤血鳥似是極其嫌棄的樣子,“你這副邋遢樣可真夠丟人的,趕緊去水裏洗洗。”說着一抖羽毛,林霄“呀”了一聲被甩了出去。

就在落水的一瞬間,兩道光圈慢慢的分別罩在林霄與赤血鳥的身上,上空兩道虛影似是冥冥中有了些許牽絆。

林霄明顯的感覺到身體裏似乎多了什麼。

“擦,臭小子,你這裏還有別人?”

林霄一愣,慢慢內視進神識中,只見妖月一身白衣臭屁的臥在地上看着什麼書,旁邊一隻小白鳥站在他的面前極其鬱悶的罵道。

“額,這,這是我的朋友,妖月。”

“妖月,這個你認識,赤血。”

妖月十分傲慢的擡眼瞄了一下,“哦!”

赤血鳥氣的立刻跳起來,衝過來就要扇妖月,林霄撫額痛苦道:“哎呀,把這事忘了。”

似是不知道偏幫哪頭,林霄從神識中退了出來,舉頭望去,只見無數只赤羽鳥向精靈部落的方向飛去,心中暗暗一拍大腿,“哎呀,糟糕,今天就是第10日,與蒙巴的賭約恐怕要晚了。” 林霄“唰”的一聲從水裏跳了出來,全身的真氣慢慢透出體外,衣服慢慢蒸乾,“啾”的一個響亮的口哨聲劃過,赤血瞬間站在泉邊,悶悶的罵道:“打個P口哨,正和那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打架,就被你打斷了。”

“你倆晚點再打吧,我得先回精靈部落。”說完抄起落在泉邊的那窩小傢伙,捧在懷中。

赤血鳥“哧”的一聲噴出一口熱氣,帶着林霄“嗖”的一聲直衝雲宵,在路過那道熟悉的懸崖邊,兩隻赤羽鳥一紅一藍正啾啾的呼喚着,似乎剛剛發現自己的孩子不見了。

林霄順手將鳥窩放回原處,朝着五隻小傢伙擺了擺手。

“啾啾啾啾!”小傢伙們拼命的朝着林霄啼鳴,似在戀戀不捨,兩隻大鳥激動的啾啾直叫,歡欣的拍打着雙翅,以示感謝。

林霄收回目光,坐在赤血鳥背上,似乎只是幾個呼吸間,就看到那棵極富神祕的撒母神樹,下面圍了許多人,中間的麗莎焦急卻茫然的望着這邊。

“他來了,他來了。”隨着麗莎的一聲呼喊,人羣“呼啦”一聲從兩側分開,林霄從赤血鳥上跳了下來,慢慢的走到麗莎面前,微微一笑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麗莎眼含淚光,脣邊扯出一抹笑容,驚得周圍的人滿臉的不可置信,蒙巴看着更爲刺眼,恨不得立刻將林霄千刀萬剮了。

“哼,你還真有這個膽量回來,我以爲你害怕不敵早就逃跑了呢。”

林霄微微一笑,“廢話少說,我贏了不許你再踏近麗莎5米範圍,永遠不許你再打她的主意,並且親口告訴大家上次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主使的。”

蒙巴微微一凜,狠戾之氣自身上涌了起來,結實的胳膊和線條繃的緊緊的,一瞬不瞬的盯着林霄的眼睛說道:“好,不過,若是你輸了,不僅要滾出潘星,我還要你身體裏全部的那種能量,你們管它叫舍利子,對嗎?”

林霄瞳孔微縮,閃過一絲詫異,“我以爲你會要我的命,想不到你要的是這個,倒是叫我意外。”

蒙巴冷冷一笑,一個響指將自己的赤羽鳥招來,跳了上去,笑道:“那隻就是你的赤羽鳥,呵呵,從來都沒見過,這小的個頭,輸了可不要哭鼻子哦。”

林霄回身瞅了一眼赤血,縮小了的赤血的確不起眼,通體雪白無一絲雜色,但身量卻較蒙巴的赤羽鳥小了10多米。

林霄微微一笑,跳上赤血鳥,接過麗莎遞過來的激光弩,柔聲囑咐道:“等着我的好消息。”

“嗯!”

一白一紅瞬間飛上天空,周圍的精靈人趕緊呼喚自己的赤羽鳥跳上鳥背,跟着飛了出去。

“快看啊,蒙巴首領已經成功的獵殺了一隻蒼鳩。”

蒼鳩,一種肉食禽類,以捕食弱小的飛禽爲主要食物,毫無靈智,破壞性卻極強,每每到換季時,都會看到它集體飛出,對赤羽鳥的鳥蛋大肆捕食,是精靈一族最爲痛恨的一類鳥,也是赤羽鳥的天敵。

“兩隻、三隻,四隻……”

“蒙巴首領好厲害。”

林霄這邊似是無人關注,突然一聲大叫響起,“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怎麼了怎麼了?”

“前面飛的那個是不是姓林的傢伙?”

“是啊,乘白鳥的那個。”

“他手裏竟然有二十隻蒼鳩,快看,還在增加。”

只見林霄穩穩的坐在赤血鳥身上,手中的激光弩就像流星小箭“噗噗噗噗”的不停急射,幾乎他身邊的所有蒼鳩都沒有逃出他的魔爪。

蒼鳩這種鳥雖然體積不大,可攻擊性非常強,而且速度飛快,絕不亞於赤羽鳥,只因爲通靈氣,被人們所不喜,要說速度還是非常驚人。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隨着精靈族的壯士們激動的大叫,蒙巴終於開始注意到林霄這邊的動靜,只見他每射一箭,光一般衝了過去接住一隻,再射一擊,再接。

天空中只留下白色的影子,箭箭命中,速度奇快。

“那隻鳥的速度怎麼那麼快,我感覺比高等的赤羽鳥速度還快。”

“是啊,我也感覺到了,蒙巴首領的赤羽鳥也快,可似乎並沒有它快。”

蒙巴眼看着林霄的背囊下拴着整整齊的蒼鳩,快有百十來只,心下大急。

寒光一閃,眼神中迸發出一股狠辣的味道,對着林霄這邊急速飛來。


“小子,那傢伙衝着你飛來了。”

林霄聽到赤血的提醒,抿嘴一笑,暗道:“來的正好,定叫他狗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哈哈哈哈哈,你這小子倒還有趣,看來有個伴也不賴。”赤血高啼一聲,眼看着紅色的身影向自己撞來,“嗖”的一聲升至萬米,向下急扎。

“蠢貨,敢和老子比速度,你死定了。”

“戳”的一聲,赤血鳥瞬間飛抵蒙巴的頭頂,對着他的腦袋就是狠狠一戳。

蒙巴大叫一聲,捂着血流如柱的腦袋,哇哇罵道:“林霄,你竟然指使你的鳥啄我,你犯規,你犯規。”

林霄笑了笑,神識道:“沒想到你還真挺狠。”

蒙巴抹了一巴臉上的血,露出猙獰的表情對着高空狠狠咒罵,“林霄,有種咱們比一比,看誰的射擊更精準。”

林霄冷冷一笑,張開激光弩,對着蒙巴,而蒙巴也張開激光弩對着林霄。

“嗖!”

“嗖!”兩箭,林霄與蒙巴同時鬆開手,蒙巴的激光箭瞬間向赤血鳥的眼睛飆去。

而林霄的箭輕輕的擦過蒙巴的耳朵,“噗”的一聲,箭尖帶着蒙巴被削掉的一隻耳只狠狠的紮在對面的石崖上。


“啊啊啊啊!”蒙巴痛苦的大喊大叫,四周傳來倒吸氣聲。

蒙巴心中暗笑,“哼,一隻耳朵換你一條人命,我賺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那支射向赤血鳥眼睛的激光箭會失去目標。赤血鳥突然身體變大,足有百米,激光箭如一根小小的火柴,“叮”的一聲敲在它碩大的身軀上,連針眼都沒留下一個。

“臥操,你這一身毛挺扛射啊。”林霄沒想到赤血鳥的防禦如此變態,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哼,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了,偷着樂吧,遇到我,你算是撿到寶了。”

“哈哈哈哈哈!”一人一鳥在空中上下翻飛,看得衆人眼花繚亂,再觀蒙巴這邊均心裏暗暗鄙視起來。

“平時看蒙巴首領很是光明磊落,想不到竟然想射殺人家的坐騎,那不等於要了人家的命?”

“哎呀,你看不出來嗎?他天空射擊比輸了,這是要下殺手,否則怎麼中途要改比什麼騎射精準度。”

……

蒙巴一臉灰白的看着眼前的白色小鳥慢慢變大,射出去的激光弩就像撓癢癢一樣,對人家一點威脅也沒有,不知誰高喊了一句,“這,這不是赤羽鳥,這是神鳥赤血。”

“什麼?”

麗莎遠遠的騎在鳥背上,看着那隻通體雪白,足有百米的大鳥,驚得大張着嘴巴喃喃道:“是真的,是真的,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那是全潘星唯一的神級飛鳥--赤血。”

“林霄,你贏了。”麗莎激動的策鳥飛了過去,眼看着佳人向自己飛來,林霄的心“唰”的一下變得好軟。

突然,一道極光對着麗莎的後心射來,當林霄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

“啊啊!”痛苦的喊叫聲卻並未從麗莎嘴裏發出,蒙巴捂着被射中的一隻眼睛,狠狠的向上看去,只見兩個男子站在赤羽鳥上,冷冷的說道:“蒙巴,枉我們兄弟倆替你背黑禍,你竟喪心病狂到這個程度。”

“我們知道你喜歡麗莎,她與咱們從小青梅竹巴一起長大,不僅是你,我們也很喜歡她。可我們知道配不上她,以爲整個精靈一族,只有你是真正的勇士,才配得起咱們精靈一族最美的女孩,想不到你的心這麼黑,對朋友不義,對喜歡的女人不忠,你簡直枉爲精靈一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