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微痛,那股觸及呼吸的痛感牽連到手心,恨不得用盡畢生去擁抱她,才能釋緩這刺痛。

霍南霆把她抱進了車裡,盛星闌便安靜地靠在他的懷裡。


沒有睡著,卻閉著眼睛。

很多人說酒後吐真心,盛星闌知道自己那顆封凍的心裡藏了一整個凜冬,所以她從不敢醉。

她怕真心脫離了自己的控制,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什麼觸及陳傷的過往。

不需要別人的可憐,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她拼了命想活成自己想要的驕傲樣子,所以她決不允許自己在這條路上露出什麼破綻。

全能小老闆

霍南霆修長的手摟著她的腰,試探性地想靠近盛星闌蜷縮在胸口的手,觸及她的拳頭卻發現她緊緊地握著,沒有一絲一毫的縫隙供別人突入。

她究竟是受過多少傷,才連醉的時候都不敢放縱自己?

霍南霆抱著她的腰,情不自禁地講吻落到她的發頂。

「沒事了,以後不會有人拋棄你了。」他低聲在她耳邊道,像是只讓兩個人聽見的密語,帶著綿長的安撫意味。

霍南霆能感覺到盛星闌微微動了一下,隨後從他的胸口起來,慢慢地抬起頭看著他。

眼睛里沉澱下酒精的三分醉意,還有七分是試探和不相信。

霍南霆握著她的右手,輕輕地帶到自己的唇前,將她緊握成拳的指頭一根一根地壓到自己的唇上親吻,最後落到手背。

「星闌如果戴了戒指,一定很好看。」他低笑道,眼底是一層瑩潤的柔軟。

盛星闌頓了頓,微微呆愣地低頭伸展開自己的五指,似乎是順著他的意思在觀察自己的手是不是真的適合戴什麼首飾。

霍南霆溫暖乾燥的掌心就在這個時候貼附上來,指尖扣入她的指縫。

盛星闌嚇得想抽回手,卻被他輕輕地扣住了指尖。

「是我,是我。」

他在她耳邊輕聲呢喃,飽含深情,「我是你的,除了你不要我,沒有其他東西能分開我們。」

盛星闌的自我防備,就像是一道穿肉而過的鐵鏈,重重地刺穿霍南霆的心臟,動輒是血淋淋的痛。

霍南霆吻著她的耳際,在心痛之餘意外地發現自己也擁有了這樣一份陌生了二十四年的感情。

他心裡也會裝入一個人,也會在世間萬事與她的衡量之間不由自主地向她傾斜。

痛感和暖烘烘的飽脹感交織在心口,讓他的聲音都帶了三分溫溫然的柔意,「你是我的。」

盛星闌低著頭,視線不知道落到窗外的哪裡,似聽進去了,又似沒有。

霍南霆看著她略微呆萌的表情低笑,卻又總不好跟一個小醉貓計較。

剛想換個姿勢抱他,卻驚覺盛星闌在他的手鬆動的時候用了力道,一下地扣住了他的手。

這是他第一次被她緊握,不是在夜深時候求而不得的退讓隱忍,也不是白日里對他虛虛實實的逃避躲藏。

交往大半年, 都市超級穿梭系統

哪怕一覺之後的明天,她酒醒了之後依然會帶上自己虛假的面具。

但至少在這一刻,霍南霆的心率有一瞬的不齊。

到別墅的時候,兩個小崽子已經睡著了。

霍南霆抱著懷裡貓一般乖巧的女人走到卧室,將她輕輕地放到床上。

盛星闌便自己坐了起來,雙腳踩到鬆軟的地毯上,低頭去解開高跟鞋的扣。

總裁,你太撩人

女人的長發微亂,因為沾了雨水還有一小縷貼在臉測。

燈光明亮下來的時候霍南霆才發現她的臉頰到鼻尖都有一層淺淺的桃紅,像是初綻的桃色落到了她雪白的臉上,帶了三分嬌俏可愛。

他知道她酒還沒醒,卻也知道她喜歡乾淨。

「不要泡太久,我去給你煮一杯醒酒茶,你去暖暖身子就好。」

他微微彎腰跟她平視,語調同七仔八寶說話時無異,就像在教導一個小朋友。

盛星闌點點頭,發頂那一縷飄然而起的落髮也跟著晃動了兩下,實在可愛。

霍南霆沒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包子,很是喜歡她。

盛星闌走到浴室里自己開始脫衣服,霍南霆在一樓的廚房裡幫她煮了一小杯醒酒茶。

霍南霆端著溫熱的醒酒茶上來的時候去兒童房看了一眼,七仔跟八寶睡得安穩,沒有響動是不會醒的。

他悄聲關上門,這才端著杯子走到房間。

浴室里安靜無聲,他看著時間,將近十分鐘了。

擔心盛星闌又像上次一樣睡著,他放下了茶杯推開了浴室的門。

只見她坐在魚缸里,肩膀上還有沒沖洗掉的泡泡,一頭長發凌亂地綁成丸子頭,正專心致志地看著睡眠那隻隨著水流浮浮沉沉的沐浴小鴨子。

霍南霆這才心安下來,走到浴缸旁邊,抬手輕輕地撫了半邊漣漪,「不是讓你不要泡太久嗎?」


盛星闌的目光還落在沐浴小鴨鴨身上,沒有因他的聲音而分神片刻。

霍南霆有點吃味,就那種心底有怨又不想對她發泄的那種情愫,所以他抬手拿起了那隻黃色的小鴨子。

「啊……」盛星闌低低地發出了聲音,目光追隨著他的手。

霍南霆放好了鴨子,這才回到浴缸邊緣,「我剛剛跟你說什麼來著?」

盛星闌卻只是看著他的眼睛,好半天才用手捧起水面一碰泡泡朝他吹了過去。

霍南霆眯著眼睛,任由泡泡被她吹落到自己的眼角。

剛想教訓她這幼稚的行為,就見到盛星闌身後用濕暖的指尖揩去了那點泡沫。

「小哥哥……你長得好帥哦。」她躲在水裡怯生生地道。

他頓了一下,臉頰上似乎還有那點餘溫未散。

「那你喜歡嗎?」

他看著她的眼睛,淡聲追問道,輕得似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慌亂些什麼。

不過是簡單的問個喜不喜歡的問題,此前也求證過不少次了……

可偏偏,他就是心跳有些快。

浴缸里的女人想了想,大眼睛認真的看著他,然後點了點頭,一字一句既慢又認真,「喜歡。」

「我喜歡你。」

霍南霆的喉結微微滑動了些許,到最後還是不爭氣地別開了視線。

眼底藏了一縷隱怒,似在訴說這個喝醉的女人太過狡猾。

明明知道……他有多經受不住她的撩撥。

「那我要親你了。」霍南霆單膝跪在浴缸前,頗為認真地道。

他怕盛星闌現在是喝醉的狀態,不知道什麼是一般的喜歡,什麼是戀人之間的喜歡。

浴缸里的女孩猶豫了一下,隨後淺淺地往浴缸邊緣靠了過來,仰頭的時候露出了雪白的脖子跟鎖骨。

隨後她輕輕斂著眼眸,虛虛地閉上了眼睛。

聲音是被沐浴香波跟溫水浸染的酥軟,「你親吧。」

霍南霆松怔了一下,隨後右手抬起,順著她沾濕貼合在臉頰的落髮撫了過去,輕輕地捧住了她的臉,半是溫柔半是虔誠地落下吻。


對,虔誠。

一個與他二十四年生活分別的詞語,此刻卻被面前一個喝醉酒的女人帶連出來。

吻別,霍南霆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耳根有燒燙感。

就好像是……他趁盛星闌喝醉佔了她便宜一樣。

意識到再下去就洗不完這個澡了,他抽身站了起來,「好了,洗完快點出來,喝醒酒茶然後睡覺。」

浴缸里的女孩沒有回答,他又不想自己回頭的時候失了心神,猶豫再三,他低頭,卻發現女孩半張臉都躲在浴缸里,剩一雙清明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她。

而她的耳根,紅得似乎滴血。

兩個明明什麼關係都落到實處的人,居然能因為一個淺淺的吻而青澀得像是十六七歲剛剛談戀愛的小年輕。

霍南霆凝著她片刻,率先是笑了出來。


「好了,我在外面等你,快點出來。」

盛星闌垂下眼睫點點頭,「好。」

霍南霆走出浴室,這才發現自己的心跳比尋常快了些許。

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一種名為心動的異常。

就像是渾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轉,那股微燙的感覺遍布全身,讓人的靈魂都微微為之發顫。

還沒從剛剛那個青澀又淺薄的吻里回味出來些什麼,桌面的電話先響起來了。

霍南霆低頭,卻發現是奕謙打過來的。

「二爺,景池又買熱搜了。」

霍南霆的臉色沉下三分,蹙著眉,「什麼熱搜?」

「就是把之前說盛小姐蹭熱度的那個營銷號又拉出來了,然後……那天晚上盛小姐回公寓的時候被她的腦殘粉跟蹤,她在這裡下了點文章。」

盛星闌那天的事情被她樓下的小妹妹錄了個將近三十秒的視頻。

那家人為了蹭她的名氣,添油加醋地把視頻公布了,說是自己見義勇為,在變.態手裡救下了當紅明星。

那天盛星闌帶著口罩帽子,視頻又模糊,南易認清楚是她。

可有好事者卻發現了站在盛星闌隔壁的葉茹。

說她一頭黃毛濃妝艷抹,身子又瘦骨嶙峋,一看就不知道是什麼正經工作的女人。

隨後,輿論一傳十,漸漸就演變成盛星闌再出道前不乾不淨,疑似坐台女的傳聞。

霍南霆瞳孔中的溫度驟降,指尖落在桌面上輕輕地點著,「適可而止地壓著那些輿論,讓景池繼續作。」

「可是,盛小姐她……」

「實力說話,《罪》上映在即,不能因為景池的一點手段就壞了星闌的前程。」 「昨天我聽了你說的一番話,感覺有些明悟,回去之後卻怎麼樣都畫不出你說的意境,所以今天想翻閱一下前輩們描繪的意境之說。」出雲郡主一邊說一邊瞄了一眼李嘯天手中的《魂力基礎入門》。

「你居然看這個?」出雲郡主不禁大吃一驚,能對畫符有如此高明領悟之人,居然還看這種入門書籍!難道這書有特別的神奇之處?

出雲郡主面色一紅,道:「這本書你不看了吧,能不能讓給我看看?」

李嘯天一聽,毫不猶豫的將《魂力基礎入門》遞了過去,心中卻想這種入門書籍圖書館這麼多,幹嘛非要我這本呀!

出雲郡主趕忙接過來抱在胸前,生怕李嘯天反悔似的,可惜這下就看不到大胸了,不過李嘯天反而松下了一口氣,要不下面可要支帳篷了,「你不要郡主郡主的叫我了,我叫楚書萱,我們既然是同學,你以後叫我書萱姐姐吧,周大得同學?」

「書萱姐姐!」李嘯天很聽話的叫了一聲,心想反正是替周大得叫的,做不得數。

楚書萱說完咯咯一笑,似乎對佔了李嘯天這個便宜很高興。

這一笑又惹來不少人的注視,有些強勢的男生還憤憤的走過來想要看看是誰在圖書館公然違反規定,走近一看,我的媽呀,居然是八玄學府十大美女之一的出雲郡主,這幾個男生還揉了揉眼睛,這個窮小子是哪裡來的,沒見過呀,出雲郡主看起來聊的很開心,不禁讓人醋意橫生。

楚書萱又把自己的幾個疑問虛心向李嘯天求教,李嘯天根據大能記憶點撥了幾句,聽的雲書萱眼中精光連連閃過,同時李嘯天也把自己關於陣法基礎上還不太明白,但書上又沒有解釋的地方和雲書萱交流了一下,兩人聊的不亦樂乎,圖書館里的同學換了一波又一波,直到黃昏之時沒人再來的時候,兩人才意識到時間不早了。

「哎呀,都這麼晚了,大得同學,看起來我們該走了。」楚書萱依依不捨的對李嘯天說道。

李嘯天點點頭,不想這麼一會就快到晚上了,美女作伴的時間過的真是快啊,而且還能了解到這麼多關於陣法的知識,相信回去一定能畫道符了。

兩人剛出圖書館大門,李嘯天頓時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有殺氣!」

只見門外站著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俊逸少年,面容雖然清秀,但卻透著一絲陰冷,尤其是現在眼中充滿殺氣,給人一種想要逃開的感覺。

「書萱……」這男子輕輕叫了一聲,似乎有些委屈。

李嘯天一愣,莫非這個男的是楚書萱的男朋友?

楚書萱聽是聽見了,但是卻根本不理,嘴上不耐煩的說道:「狗皮膏藥,別理他。」說完拉著李嘯天就要離開。

李嘯天沒想到楚書萱竟然主動拉自己的臂膀,只覺得雲書萱小手冰涼,特別滑膩,不由的輕飄飄起來,這一拉,兩人靠的極近,李嘯天還能聞到雲書萱身上好聞的味道。

看在別人眼中,不知道的還當是一對情侶呢!

這一下,陰冷男子再也淡定不下來了,眼中射出道道凶光,要是眼神能殺人,李嘯天恐怕已經千瘡百孔了。


「書萱!他是誰!」陰冷男子一步擋在兩人面前,渾身散發出恐怖的威壓,袖袍無風自鼓,玄力出體,這是開元境十階的表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