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猶豫,鄭薇薇道。

「為什麼,中午你們不還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分手了!」尹風很是不解,甚至有些責怪鄭薇薇。

「我在秦叔叔家裡,這件事電話里說不方便,你來秦叔叔家裡,我告訴你原因!」

「好,你等著,我馬上就來!」

半個小時后,秦朝陽和鄭玉森一起回到了別墅。

本來想要責罵鄭薇薇的鄭玉森看到那憔悴的容顏,直接將嘴裡的話給咽回。

秦朝陽也在拿眼神看秦天,不過秦天卻對他輕輕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著急。

「薇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落座后,鄭玉森忍不住問道。

鄭薇薇有些猶豫,這件事實在有些難以起口,看出她窘狀的秦天開口道:「鄭叔叔,還是我來說吧!」

於是在接下來,秦天將整件事的過程給詳細講訴了一遍。

聽完后,鄭玉森和秦朝陽都是大怒,鄭玉森更是恨恨道:「沒想到尹風居然是這樣的人!」

秦朝陽也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關切問道:「老鄭,你打算怎麼辦?」

「哼,那尹家勢大又如何,大不了老子離開南江!」

鄭玉森冷哼道,雖然他有些心疼自己的產業,但總不能因為自己的公司就毀了女兒的一生。

「小天,這件事你得幫鄭叔叔!」

秦朝陽突然朝秦天道,神情凝重,不容置疑。

「爸,鄭叔叔你們放心,這件事算不得什麼,最多三天,就能解決!」秦天說道。

聞言,鄭玉森不由詫異的看向秦天,顯然並不相信秦天的話:「小天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件事你還是不要插手了!」

如果換做其他人,就憑這句話,秦天就懶得搭理他,但鄭玉森是老爸的好友,他不能不管。

於是道:「鄭叔叔,你或許認為我年齡小,不知事情輕重,但請你相信我,這件事我一定能解決!」

說到這裡,秦天拿出手機,撥通了林成天的電話:「老林,來我家一趟,我事找你!」

見到這一幕,鄭玉森有些迷惑,秦朝陽卻道:「老鄭,你不相信小天,還不相信我嗎,這小子的確有些本事!」

「好,我就相信小天一回!大不了我提前退休,反正這些年掙了不少,夠後半輩子花銷了!」鄭玉森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那不至於!」秦天笑笑,隨後,秦天又接連打了幾個電話。

不到二十分鐘,林成天就來到了秦家。

「秦少,秦先生!」

林成天客氣的向秦天父子行禮。

「老林不必客氣,坐吧!」

秦天擺擺手,示意林成天不要客氣,隨即替雙方引薦道:「老林,這位是我鄭叔叔,在南江開了一家安保公司,鄭叔叔,這位是林成天林總!」

「您好鄭總!」剛剛落座的林成天又站起來和鄭玉森握手。

「林總太客氣了!」

鄭玉森笑著回應,心裡卻覺得林成天的名字有些熟悉,於是試探問道:「不知林總是做哪行的?」

「哈哈,我以地產為主,其他生意也涉及了點,不過都是小生意,不值得一提!」林成天謙虛道,在秦天面前,他可不敢倨傲。

「林總你也太謙虛了,你可是我們江城的首富啊!」

秦朝陽笑著插口。

頓時,鄭玉森表情微微一滯,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難怪他覺得林成天的名字熟悉,原來對方是江城首富,但江城首富怎麼被秦天一個電話給叫了過來,而且對秦天還那麼客氣?

「老林,我今天找你來,是打算撮合你和鄭叔叔的合作,你覺得如何?」秦天再次開口。

「哈哈,當然沒問題!」

林成天大手一揮:「這樣鄭總,凡是我公司旗下的安保事務都交給鄭總的公司來負責怎麼樣?」

鄭玉森一愣,連忙點頭道:「能與林總合作,是鄭某人的榮幸!」

確定了合作關係,鄭玉森心中的陰霾消散了不少,二人自然是越聊越投機。

大概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呂無敵、許成幻、姜成山三人聯袂而來。

見狀,林成天連忙站起迎了上去,唯獨秦天穩坐如山。

看到這一幕,鄭玉森雙目微微一縮,能讓林成天起身迎接的人來歷肯定不簡單。

更讓他驚訝的是。

三人和林成天簡單招呼后,就齊齊上前來向秦天行禮問候,神態間都透著恭敬與敬畏。

隨後,由林天成開口,將三人的身份給介紹了一遍。

三人是武道家族的家主,同時,也在各自家族的公司掛著董事長的名頭。

因此,林成天這一介紹,鄭玉森就算是見多識廣,也有種如夢如幻的感覺,因為這三家公司都是江北省的超級企業,其資產都在兩百億以上。

這樣的老總,平時他要見一面都難。

但現在,這三個老總都客氣無比的和他打招呼,隨後更是提及到了合作的事情,並且在短短几分鐘就達成了幾項合作項目。

一時,鄭玉森心中大定,就算南江那邊的業務全部黃了,但憑藉江北的業務,他的安保公司也能更上一層樓。

同時,他心中對秦天也多了一層好奇,小小年紀,有什麼能力讓這個等級的富豪對他言聽計從。

同樣,一直充當旁觀者的鄭薇薇也被震得不輕,看向秦天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莫名的意味。 鄭玉森與林成天的公司,以及許家、姜家、呂家達成合作之後,已經內心大定,完全不將南江各個企業以及富豪的解約放在心上,甚至心中已經打算將公司搬遷回江北省的打算。

「老呂,你和陳家溝通得怎麼樣了?」

秦天將呂無敵叫到一邊詢問。

呂無敵道:「陳家聽到這件事牽扯到了您,很是重視,他們已經派人徹查這事,很快就會給回復!」

巧的是,呂無敵話一落,他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然後看向秦天道:「是陳奇峰的來電!」

「接吧!」

秦天示意點點頭。

呂無敵接起了電話,與對方溝通了起來,但很快,他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並忍不住道:「陳兄,你可要考慮清楚了,鄭小姐可是秦先生的好友!」

面對呂無敵的威脅,陳奇峰的語氣也凌厲了起來:「呂兄,小鋒是我唯一的兒子,不過一次小小的冒犯,用得著擊穿他的一條腿嘛!你可以轉告那秦天,對他我們陳家可以不計較,但那個鄭薇薇和她的家人必須得到懲罰!」

聽到陳奇峰的話,呂無敵很是生氣,甚至覺得對方昏了頭,居然如此不將一個宗師放在眼裡,這完全是在作死啊。

掛掉電話后,呂無敵剛想開口,秦天卻擺擺手:「我都聽到了,你也不必再聯絡童家,這件事我會親自去處理!」

「秦先生,這是不是太抬舉陳家了?要不,還是我們三家出馬?」呂無敵道。

「不用!」

秦天若有所思的道:「陳家敢這般不給面子,甚至叫囂著要處置我的朋友,必定有所依仗,你們過去未必能奈何得他們!」

南江省,陳家主宅。

掛掉電話的陳奇峰嘴角卻浮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說實話,如果在以前,他們陳家還真會忌諱一位疑似宗師的強者,但在一月前,他陳家的一位先天高手已經突破到宗師初期。

不過一直處於保密狀態,為的就是打童家一個措手不及,但這件事的發生,卻是讓陳家看到了揚名立萬的機會,如果能夠將那位在燕京出了不小風頭的「少年宗師」給擊殺,陳家必定名聲大作。

至於陳鋒,他雖然覺得有愧於他,但比起家族的利益,一個不爭氣的私生子又算得了什麼,所以,針對秦天,並不是因為陳鋒,只是他們陳家需要一個借口而已。

掛掉電話后,陳奇峰來到了一座小院外,敲門而入。

一個精神抖摟的勁裝老者正在樹下擺弄茶具。

「奇峰來了,來嘗嘗我的手藝!」

老者倒了杯茶遞給陳奇峰。

「多謝二叔!」

陳奇峰微笑點點頭,拿起茶杯喝了口,讚美了一句,便談起正事:「二叔,我已經回絕了呂無敵。」

「呂家?」

陳東天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微笑:「江北的武道世家真是越混越回去,居然讓個毛頭小子騎在頭上作威作福!」

陳奇峰笑了笑:「二叔,你說那秦天敢不敢來南江?」

「不來則罷,來了,南江就是他的埋屍之地!」陳東天不以為然的道,突破到宗師后,他信心膨脹,正想找人打出威風來,正巧遇上這件事,他自然要拿秦天開刀。

「要不,我命人去布置布置,先試探下那小子的深淺!」陳奇峰謹慎道。

「用不著!」

陳東天擺擺手,譏笑道:「什麼狗屁少年宗師,還不是吹噓出來的,武當的連易才先天初期,就算老夫沒有突破宗師,要敗他也易如反掌,那秦天小兒不就敗了連易,居然被吹噓成宗師,如果宗師真這麼好成,老夫也不會停留在這個境界足足二十餘年!」

「小心使得萬年船,還是試探下為好!」陳奇峰再道。

陳東天有些不滿,加重了語氣:「放心吧,那小子的實力能達到先天後期就頂天了,再突破前,我還以為憑藉先天巔峰的實力能和宗師對抗一二,突破后,我才知道當初的想法多麼天真,先天和宗師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再強的先天,在宗師面前也彈指可滅!」

「好吧,那就聽二叔的!」

眼見陳東天堅持,陳奇峰也不好再提試探之事。

江城,秦家。

鄭玉森與眾人相談正歡,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接完電話后,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老鄭,又發生了什麼事?」

秦朝陽問道。

鄭玉森怒聲道:「公司的幾個股東打算撤資,看來,我還是得回南江一趟!」

「鄭總,不知有句話當講不當講!」

林成天突然開口。

「林總請說!」

林成天笑著道:「鄭總,不如你將公司搬回我們江北算了,有姜先生、呂先生和許先生他們的支持,你的公司絕對更加紅火!」

「多謝林總提醒,我會考慮,不過,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好那幾個股東的事!」鄭玉森說道,同時,心中已經決定,等這件事過去,他就將公司給搬回江北。

「爸,我和你一起回去!」

鄭薇薇道。

「還是我陪鄭叔叔走一趟吧!」秦天突然開口,陳家不給面子,並揚言會對付鄭家,如果任由鄭玉森一個人回去,那必定會有危險。

「秦先生,要不我們派人跟鄭總回去?」

呂無敵提議道。

「是啊!」

姜成山和許成幻都跟著附和。

「不用,我正好過去解決陳家的麻煩!」秦天態度堅決的道。

二十分鐘后。

秦天開著鄭玉森的那輛賓士轎車向江北省而去,車上除了鄭玉森外,還有鄭薇薇。

本來鄭玉森打算讓她留在江城,可惜,她態度堅決,而且說這件事因她而起,她不能躲避。

「小天,你和姜先生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之前鄭玉森就對這件事十分好奇,只不過沒有機會開口,現在終於有機會發問,他自然不會放過。

「我和他們都是武者,算是互相給面子!」秦天平靜的回應道。

「似乎他們對你都很尊敬!」鄭玉森再道。

「武者之間講究強者為尊,我實力比他們強,所以他們對我比較客氣!」秦天謙虛道。

一時,鄭玉森和鄭薇薇都對武者大為好奇,提出能不能讓秦天講講武者的世界是怎麼樣的。

對此,秦天也沒有拒絕,簡單給他們講訴了一遍。 高速行駛的賓士轎車內,聽完秦天對武者的介紹后,鄭玉森一臉唏噓道:「原來我以為所謂的功夫高手,只是電影小說中虛構出來的,沒想到現實中居然真的存在!」

「小天,你在武者中算什麼級別的?」

鄭薇薇突然開口問,父親公司的穩定已經讓她的情緒恢復了不少。

「我算宗師級別的武者吧!」

秦天隨口道,對於鄭薇薇的普通人來說,對武者並沒有直觀的認識,所以,當聽到秦天是宗師武者,並沒有感到多少驚訝。

「那你能打得過十個人嗎?」鄭薇薇再問。

「如果只是普通人,能打得過!」

秦天笑笑道,其實先天級的武者,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超凡的存在,除非在特殊的環境下,不然,就算常規的熱武器都難以傷害到他們分毫。

「那你這個宗師還是挺厲害得嘛!」鄭薇薇誇獎道。

聽到對方的誇獎,秦天卻有些哭笑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