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石碑前走過去就可以了?

這,這是什麼辦法?!

楊憶山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暈,他甩了甩頭。

咽了下口水,問道:「就只這樣?!」

龍清月兩隻小一攤,懶懶的說道:「嗯呢!不然叻?」

本尊該做的都做了,剩的全看每個人自己的選擇了。

艾瑪,累死本尊了!

她揚了揚小手,「對了,其它幾域的人,你們順便通知一下。從石碑前走過後,進入兩界內通道后,該如何就如何!你們繼續吧,本尊轉轉去!」

說罷,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如同她來時,大大咧咧的來,又大大咧咧的走!

有人突然就出聲說道:「哦喲,真是任性喲!就不能開些尊口說詳細些嗎?」

然後,他立馬就收到了楊憶山的厲眸。

楊憶山狠狠瞪了他一眼。

收回視線后,他心裡也直犯嘀咕。

天師大人哇,您就不能說明白些?

您不造咱們這些凡夫俗子們,腦袋瓜子呆么?

猜猜猜,這怎麼能猜得著您葫蘆里賣的什麼靈丹妙藥哇?!

重生之時尚達人 真的就只從石碑前走過,就可以解決問題?

真的就這麼容易?!

幸好龍清月沒聽到這些人的心聲,不然,肯定會呸這些人一臉的吐沫。

你們知道個屁啊!

真要這麼簡單就好了。

你們曉不曉得?

你們翹屁屁呼呼睡的時候,本尊正學陣法!

本尊正在破陣,布陣!

龍清月甩著小手四下轉悠,大辮子甩在身後一晃一晃。

鮮紅色的齊膝長靴,走在灰暗的空間之下,走在穿梭的人群中,走的悠悠然。

她漫無目的四下轉悠。

或許,大約是搞了幾件事後,這張臉,就讓很多人記住了。

於是,她轉悠的範圍擴大了。

她轉悠到了四域公用的一塊小集市裡。

於是,她轉悠了小半個時辰,居然沒碰到一個不開眼來找事的人。

葉令凡正帶著人從這條道的另一頭往這一頭走,邊走邊吩咐著事情。

那會兒就收到消息,有人看到公主殿下在轉悠亂晃。

莫如涯三人怕她又遇上麻煩事,葉令凡趕緊就帶著人出來找。

他也怕這個活祖宗,又叫人給調丨戲了。

最怕的是叫東南兩域的堵上了!

可是有事情吧,你往往越怕就越會來事!

東南兩域掌域仙尊叫龍清月坑死後,樹倒獼猴散。

兩域現在重新洗牌。

前掌域仙尊的心腹們見龍清月後台過硬,兩域的心腹就糾集在一起。

然後,放出風聲說了,誰若想上位,就得替前兩位仙尊報仇。

不然,就不把兩域仙尊掌控的一些機要事情轉交出來。

為了那些物資或機要秘事,兩域鬧得最凶的幾位仙尊,只得先來找龍清月的麻煩。

四域聚集在一起后,人就越來越多,魚龍混雜。

一條路過來,什麼樣的人都有。

好像是自發的,有些人居然在路邊上擺上了小攤子。

吆喝人絡繹不絕,黑壓壓的人頭攢動,一片熱鬧異常的景象。

龍清月一路走來,東瞅瞅,西看看。

見到有意思的小玩意,她也會買下來。

此時,她正蹲在一個小攤位前。

這個小攤子上擺著的東西不多,品像不太好看,差不多都是破破爛爛的東西。 一路走來,龍清月就開啟了天目。

因為這個小集市,有點像前世那種擺地攤的味道。

這就讓她想起了,淘寶!

以前沒體會過,今兒就打算過過乾癮。

剛入手的幾件小東西,都是有些隱晦的寶氣。

眼前這堆小破爛里,居然有一件的寶氣,隱隱泛著金色!

一般來說,每件寶物自身的寶氣都孑然不同。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這件破東西上的金芒,龍清月居然感覺到一股子佛意。

「咦,你這玩意怎麼這樣殘破?莫不成從路邊的垃圾堆撿來的?」

她隨手抓起一樣,隨意的打趣道。

擺攤的人,看模樣是個四旬的男人。

一張木瓜臉,嚴謹肅然的抄著手,隨地而坐。

這人聽了龍清月的話后,眼皮沒動,嗡場嗡氣的說道:「我這些東西,都是在一個大坑裡撿的,你說的沒錯!你要麼?要就便宜些給你!」

龍清月一聽,就一樂!

沒成想,這人還真是實在人!

還真是撿來的?

這人的運氣可真好!

隨手一撿,居然撿的差不多都是好貨。雖然外表不咋的!

龍清月見他實誠,也不想誑他,就點點頭,「行吧,你這些東西我全要了,你說說價吧!或是你急需些什麼,咱們可買可換!哎呀,誰叫咱們投緣呢!」

說著,龍清月就把這一塊獸皮四角對摺,抓起就丟進小包里。

那人一見,就皺起了眉頭。

抬頭看著她,又打量了下她,問道:

「你隨意拿上一件就成了,何必都拿走?全是破爛,你買回去后,不是浪費嗎?」

龍清月一聽,就細細打量著這人。

剛開始吧,這人說的話,可以視為做生意的客氣話。

後來這一句話,可就是完全替人著想的話。

他明知自己的東西都破爛,看見被人都買走了,按說,他應該高興的。

但他沒有。

反而勸著客人少買些!

好吧,龍清月不說見識過很多人,但人心難測。

像他這樣的人,可以說是很少見了。

龍清月心裡默默推算了一番,挑了下眉頭,眸子里升起一抹興味來。

「喛,我說這位大哥,你是那個域的人?家中還有些什麼人?你有沒有興趣到我家裡來?」

本就有打算收一些合眼緣的人,做為自己的班底。

龍清月的打算就是,隨緣!

緣份到了,這人,這不,就來到自己的眼前了嗎?

那人一聽,立馬就冷下了臉!

他有些不高興的說道:「小姑娘,你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你不誠心買就直說,不必如此拐彎抹角。本人雖然是個孤家寡人,但也是有根骨的人。本人不會給人做奴僕的!」

龍清月一聽,就知道眼前之人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她笑了笑,「好好好,你說吧,你那些東西都值多少仙靈石?我說了全買就全買,你開價吧!等這些處理好后,咱們再說其它的!」

「小姑娘,本人還是勸你,一堆破爛真不必全買的。我真的只是隨手一撿,你若真看上的話,只把你看上的拿走就是,其它的就還給我吧!」

龍清月一聽,就知道這貨是一根筋的人!

她的腦中突然想到了莫如涯的那張臉,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家裡已經有了一個獃頭豬,再來一個?

還是不要了吧!

龍清月從小包里摸出一個藍玉小瓶,直接丟給他。「這裡面的丹藥應該對你有幫肋!對了,若你有意來做我的部下,就到北域來找我!我是楊靜月!」

說罷,她就扭身鑽進了人流之中。

「喛,喛喛,你別跑呀!」那人一見龍清月丟下一個小玉瓶子就跑了,急的在後面追她。

他根本沒打開藍玉小瓶,也不知道裡面的東西。

他以為,這小姑娘是沒事逗他玩!

東西到是其次,只是被人莫名的欺耍了,心底有些火氣。

他也就下意識的沒去想,龍清自報家門的話。

可是人頭攢積,人潮如海,一晃眼,龍清月的身影就淹沒在人流之中。

再無蹤影!

「嗨,真是晦氣!算了,反正都是撿來的東西,也不值幾個仙靈石!」

這人扭著脖子看了一圈后,見那小姑娘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索性就不找了。

然後,他就隨意的拔開了藍玉小瓶,一股子清雅的幽香飄了出來。

很快的就擴散開來。

離他最近的一些路人,紛紛驚問著,並四下聞著香味的來源!

「咦,什麼味道?」

「喲,是什麼好東西,這麼香啊?!」

這人立即傻眼了,呆若木雞!

然後,就看著一隻手從他手裡奪過藍玉小瓶,湊到自己鼻端處聞了一下,

「哇,好東西啊!你報價吧,這東西我要了!」

說完,那人就把藍玉小瓶子收了起來。

頗有頤指氣使,盛氣凌人的氣勢!

這人被搶后,就被驚回了心神,然後再聽這人的話,立馬被氣得滿面通紅!

他就算再傻也知道了,這藍玉小瓶里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

於是,他果決的回道:「不賣!你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