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星河中誕生的魔獸都是強悍如斯,龍族也是從星河中誕生的奇怪物種,若是論整體實力者漆黑碧蠍王和龍族不相上下,但是有些地方漆黑碧蠍王要強大龍族不知多少倍,

「漆黑碧蠍王……從氣息上來看應該不是成年蠍王,不過在這惡劣環境中這魔獸的體質怕是改變不少,應該可以輕易誅殺武皇境強者,」凌浩喃喃自語,突然面色一變,「此地不宜久留,看來我得立刻離開這裡,」

唰唰唰,

凌浩破空而去,他之前感覺到那漆黑碧蠍王的氣息在鎖定這裡,當即滿頭大汗立刻逃離,

在騎龍秘境中不只有多少險境,曾經這片土地乃是星河的一部分,可以說是星河的河床,只不過星河被域外邪族搶走後,這裡就成為了兩大世界的戰場,常年戰鬥的反物質世界和武煉大陸本土,兩方大戰將這裡變成了危險與機遇並存的一塊殘破空間,

半空中,凌浩可以看到不少人從他身邊擦過都是朝著那漆黑碧蠍王去的,

「唉……這些個傢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漆黑碧蠍王那可是和龍族不相上下的物種……」凌浩搖搖頭,突然看見不遠處司徒盛傑和泗洪俊以及蘇瑾睿一行人向著那漆黑碧蠍王的地方前行,當即一驚,


「不好,」凌浩心中暗叫,他沒想到這些傢伙也回去漆黑碧蠍王那裡,簡直就是去送死,

大感不妙,卻無法阻止他們,他臉上的面具在回去通天塔之前是無法取下來的,若是這樣貿然過去恐怕他們不會相信自己所言,也許還會大打出手,

「算了,我還是跟上去一趟,也好在暗中保護他們,」凌浩心中做好打算,在土黃色的天空中隱蔽身形,悄悄的跟了上去,

沿途中,凌浩依舊看見不少人向那漆黑碧蠍王的地方前去,不過凌浩也不搭理他們,算算人數,恐怕這次進入祁隆秘境的天才們到去了那漆黑碧蠍王的地方,

「千萬不要全軍覆沒啊,」凌浩心中祈禱,他確實是沒有把握等夠從那漆黑碧蠍王的手底下逃脫,試想一個堪比武帝境強者的魔獸他小小的武王境想要逃脫那是不太可能的,

很快的,凌浩跟著蘇瑾睿等人便來到了這漆黑碧蠍王的附近,只聽煉丹師工會的一女子說道:「你們看那魔獸,鱗甲似乎堅不可摧,看氣息似乎是武王境巔峰的魔獸,要不我們等下上去撈一把,」

「不可,這魔獸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你看見那幾個龍族天才沒有實力比我們要強得多,照樣被這蠍子壓著打,恐怕這蠍子的戰鬥力很強,」蘇瑾睿凝重道,

不遠處有幾個強壯的少年天才在和那漆黑碧蠍王周旋,這些天才身穿龍甲,矯勇善戰,可是唯一的不足就是他們無法傷害這漆黑碧蠍王的任何一點皮毛,就算是他們手中那強大尖銳的神兵利器都無法傷其分毫,

漆黑碧蠍王那黑色的眼睛在環視四周,很快的他朝遠處一看那地方正是凌浩之前呆的地方,

迅速的朝著那地方前去,似乎那地方有什麼好東西一般,這漆黑碧蠍王盯著那建築物,黑色的眼睛中竟然能夠看出一絲期待,

凌浩疑惑,他在那地方呆了許久從來沒有見過什麼好東西啊,怎麼這漆黑碧蠍王像發了瘋一樣的朝著那地方去,難道那地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很強很厲害的寶物,

一百多號天域的天才有些上前和漆黑碧蠍王交戰,有些則是在一旁看著好戲,就好像面前這打鬥時兒戲一般沒有什麼看頭,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人都是等著撈油的,

龍族的那幾個少年最終無法將漆黑碧蠍王戰勝,只能懊喪的退下陣來,之前那昂首挺胸的身姿此刻變得沒有自信,衣服懊惱的樣子,

還有很多人在和這漆黑碧蠍王戰鬥,不過他們都無一例外的全部傷胳膊斷腿,都無法戰勝漆黑碧蠍王,

之間那漆黑碧蠍王向著那建築物前去,很快它便將那建築物拋開,塵土飛揚似乎在挖著什麼東西,

突然這漆黑碧蠍王像發了狂一樣的向著四周的一百多號人盯起來,最終鎖定凌浩,

凌浩大吃一驚,也顧不得什麼被別人注意不注意了,直接就跑,直入雲霄的開始瘋狂逃竄,

這漆黑碧蠍王見凌浩逃竄,似乎怒氣極重,極快的速度第一次展現在這些武者面前,恐怖咆哮在半空中響徹,同樣的衝天而起向凌浩狂追,

在場眾人都不知怎麼回事,司徒盛傑疑惑道:「這蠍子追那人幹什麼,難道那人拿了這蠍子什麼東西,而且那人速度好快,竟然超越我等,」

泗洪俊撓撓後腦勺,他顯然不知道剛才的事情是怎樣發生的,恐怕連頭緒都沒有,

蘇瑾睿冰雪聰明,當即率領煉丹師公會的其他兩位女子追了上去,眾人見勢也紛紛追了過去,

不遠處,天空中兩道流光飛馳而過,同樣都是黑色流光但是速度卻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那漆黑碧蠍王的速度之快令人望而生畏,簡直就不是魔獸能夠達到的速度,就算是當今鳳凰一族恐怕也無法達到如此快速,


而凌浩瘋狂逃竄,但是始終都在這漆黑碧蠍王的視線之內,這讓凌浩更加緊張起來,

「這畜生為什麼追我,難道……」凌浩瞳孔一縮,都怪自己大意竟然,臨走之前自己的氣味留下那建築物那裡竟然沒有清除,如此一來這漆黑碧蠍王怕是要追定自己了,

「邪魔之鎧,武裝,」凌浩心念一動體融施展,邪魔之鎧出現在身上速度頓時倍增,

可是即使如此這漆黑碧蠍王的速度依舊超快,凌浩始終都無法將其甩開,只能保持一定距離,這樣下去凌浩恐怕會被耗死,

堪比武帝境的漆黑碧蠍王耐力自然驚人,絕對不是凌浩這二重武王境可以媲美的,若是再甩不開這漆黑碧蠍王,那絕對是凌浩先支持不住,

時間過的快,凌浩的速度也很快,那漆黑碧蠍王的速度更快,在逐漸的與凌浩拉近距離,

而在凌浩此刻生死時速之時,遠處看著這兩道流光的一百多天才武者們驚呆了,


「這是武王境能夠施展出的速度嗎……武皇境恐怕也達不到吧……」

眾人心中都出現一個疑問,那就是這漆黑碧蠍王和被追之人凌浩到底是不是武王境的強者,因為這速度已經超越了武王境的範疇,

「這速度……一定得像族長彙報,」鳳凰一族女子盯著兩道流光咽了咽說道,

司徒盛傑盯著這兩道流光,只感覺自己眼前眼花繚亂,畢竟速度本來就不是他的強項,他的天罡神風最擅長的是遠程攻擊,可以說他最擅長的乃是遠程攻擊之法,

「師父曾經說過世上無人能在武王境速度達到武帝境,可是今日卻……」蘇瑾睿滿臉難以置信,那兩道流光的速度已經不是他們可企及的了,只能等待凌浩和漆黑碧蠍王停下來,才能看清楚一些,

———————————————————————————————————————————————————————————————————————————————– 儘管此時的蕭青山沒有從劉森口中得到關於追殺他的那三人的具體境界和實力,以及他是因爲什麼原因而無緣無故的遭受到追殺的,但是此時的蕭青山依舊是抱着替張小花還了劉森的一個人情地想法而決定無論一會兒發什麼什麼事情也要幫助劉森解決這個問題。

有句話叫做禍從口出,蕭青山和劉森怎麼也不會想到的是,正因爲當初劉森被蕭青山的一番教誨後,準備改過自新,一時間又不知道接下來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所以劉森就獨自在坡上村村外面的小樹林中自言自語的說着‘以後不做山匪該幹什麼’的時候,恰巧被剛剛路過此地地的那三人中的男子所聽到,這纔有了剛纔劉森悽慘被追殺的一幕。

“既然是這樣、我就明白了,你放心吧、我說過放你一條生路,那就絕對不會食言。”蕭青山認真的看着面前的劉森輕聲的對他說道:“這次我就勉強在幫助你度過這個難關,不過你要記住、在這次的事情過了以後,從今往後你再發生什麼事情、一切由你自己處理,還有這次幫你也算是看在你當初幫助張小花的份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劉森聽着蕭青山認真的話語,心中的驚喜之情自是不必有過多的言語,只見他一個勁兒的猛點着腦袋,對着蕭青山感慨萬千的說道:“謝謝、謝謝,這可算是幫了我的一個大忙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謝的話語了,那個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後我會注意的。”

蕭青山眼光中的殺機一閃而過,冷冰冰的盯着劉森一言一語的說道:“我希望我剛纔所說的話語,你能聽得進去、理解透徹,也去那樣做、千萬不要再像上次那樣,我說過的話絕對不會再說第二次了。”

“我知道、我知道。”劉森被蕭青山這眼中突然間一閃而過的殺機,震懾的整個人都在不知不覺當中出了一身的冷汗,一個勁兒的對着蕭青山抱拳說道:“這次給您添麻煩了、還要多多依照您,我先謝謝您啦。”

要是按照等級境界實力來說,身爲武師初期的劉森,雖然明顯不是蕭青山的對手、也大可不必對着蕭青山這般的低聲下氣;但是這個劉森雖然是心機頗多的一個人、奈何此人心機多了、膽子也就小了,思考的事情也就有些多,再者他所顧慮的事情則是更加的多。

就比如、他劉森在面對着蕭青山時,他就會想到、蕭青山除了在等級境界實力上比他要高上不少,按照它所思考的是、也就是他眼中的蕭青山,境界最少不會低於武師後期境界,那這一個等級上實力上,就會直接全面性的壓制他劉森。

但是僅僅因爲這個也就算了,更爲令人有些感慨的是,這個劉森不止單單考慮道這個方面,更多的是他還考慮到一直跟在蕭青山身旁的紫色噬金鼠,從它出手的速度、以及蕭青山對待它的態度上,還有話語當中得知,這個紫色噬金鼠竟然是鼠族未來的王者。

所以這個心機過多的劉森便有顧慮重重地想到;看樣子紫色噬金鼠和蕭青山的關係是再好也不過了,尤其是這個鼠族未來的王者紫色噬金鼠,更加的是得罪不起啊。

其實說的比較白一點便是,這個劉森做事有點畏手畏腳、前怕狼後怕虎,以後還需要多加鍛鍊纔是,也正是因爲這時候的蕭青山對於他的一番教誨和幫他過了這次的難坎之後,劉森痛改前非、一番痛定思痛,下定決心、一切往好的方面去發展,所以在以後身爲武師初期的劉森在沛亭做了一個亭長,當然這都是後話。

“你在逃脫身後的追殺時,那人有沒有追上你來、知道你進村了嗎?”蕭青山既然是打定了注意要幫助劉森一把,那麼他自然是會去能多瞭解一下對手便多瞭解一下,最起碼心裏也好有個數,在想了想以後蕭青山又補充了一句話問道:“你能確定此人的境界就是武師中期嗎?”

劉森一聽蕭青山這話,頓時有些面紅耳赤的說道:“那個我當時是着急逃命來着、也沒有看清楚這個人到底是有沒有追上我來,嗯、我是說在我進村的時候,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追上來,至於那個人的境界嗎、我想應該是最少不會低於武師中期、當然也絕對不會是武宗級別的,不然我可就是逃跑得再快、也會被他弄死的。”

蕭青山靜靜的聽完劉森所說的一番話語之後,在心中已經略微的有着一絲的瞭解,便在心中想到:“嗯、看這樣子這追殺劉森的那人、境界應該是在武師中期和武師後期中間,很有可能是一個人先行一步獨自追殺劉森的,那麼按照我現在的等級武師後期的頂峯境界來說,對付他應該是沒有多大的問題!”

如此思量一番過後的蕭青山心中已經大體有數,隨即擡起頭來看着身旁站在不遠處的的呂波輕笑一聲說道:“那個你剛纔都聽見我們所說的話語了吧?原本只是想和你開個玩笑話說還要在這裏住上個幾天,瞧把你給嚇得、呵呵,不過嘛現在我想一會就走,省得再添些個麻煩,你也就不用再擔心、我留在這裏會給你帶來什麼競爭壓力了。”

說完之後,蕭青山還不忘微笑着對滿臉通紅、尷尬不已的呂波眨了眨眼睛。

呂波滿臉通紅尷尬不已地都不知道受該往哪裏放了,連忙笑着對着蕭青山說道:“我、我真沒有那麼想過、嗯,我是那麼想過,可是我又不知道給怎麼說纔好,不過蕭大哥你是真的要走嗎?可是我剛纔聽他劉森說的話、覺得那個人是很不好對付的啊。”

伸手朝着呂波輕輕的擺了擺、示意他不要擔心,剛想說些什麼的蕭青山,忽然皺起了眉頭、苦笑一聲對着呂波沉聲喝道:“看來這次還是真的走不了了;呂波你趕緊扶着司徒鍾進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快、不要管、也不要去問爲什麼,按照我說的去做!”

呂波不明白爲什麼剛纔還好好的蕭青山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渾身上下彷彿洋溢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而他剛纔所說的話語更是讓人感到不可抗拒!

“你丫的、還在愣着幹什麼啊!”劉森一聽蕭青山沉聲對着呂波說出這話來,就知道蕭青山應該是察覺到什麼了,在見到呂波沒有什麼動作後,便對着他張口怒罵道:“別再那裏傻站着了,趕緊把你老丈人給扶進屋裏去啊!”

蕭青山並沒有阻止劉森對於呂波的怒罵,甚至這時候的他已經沒有精力去管身旁的事情了,但是在見到呂波雖然被劉森的一通怒罵仍沒有反應之時,心中對着看不清狀況的呂波就是一個兇狠的眼色瞪了過去,隨即一聲暴喝說道:“呂波!還在這裏愣着幹什麼!趕緊回去!”

就是蕭青山的這一聲暴喝才把有些不知所措的呂波給震得回過神來,連忙彎身抱起依靠在地上的司徒鍾朝着剛纔貂容進去的那間廂房跑了過去!又是剛巧碰見從廂房中聽到蕭青山的這一聲暴喝,以爲有什麼事情發生的出來看看的貂容。

“呂大哥、你這是幹什麼啊,那麼着急、剛剛我聽見蕭大哥喊那麼大聲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啊?”貂容看着彎腰抱着司徒鐘的呂波滿是疑惑的出聲詢問道。

呂波本就是不明白髮生什麼事情,又被蕭青山的這一聲暴喝給弄得心裏有些不舒服,在聽到貂容擋在門口,出聲詢問的時候、頓時顯得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我怎麼知道啊!你趕緊讓開、快點啊!別當在門口、趕緊的。”

讓呂波沒有想到的是就因爲自己的這一句話,竟然換回來的是貂容滿是委屈的哭泣聲,只聽見貂容臉帶梨花雨一般的看着呂波輕聲哭泣道:“呂大哥、你、你幹嘛這樣啊?我只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想要問問你而已嘛、你憑什麼衝着我發火啊?!”

“好了、好了,這是我錯了好吧。”呂波看着一臉淚水的貂容,有些心疼的對着她輕聲說道:“容容、呂大哥我不是故意的,說實話我也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只是說道讓我趕緊把司徒伯父抱進屋裏來,別的也沒有說啊,那個、容容你先讓開,我進去再說好吧。”

蕭青山一雙漆黑明亮的眼睛,緊盯着門口處、雙手後背緊緊地握拳後又再次鬆開,聽着耳旁傳來的貂容和呂波地對話,一時間使得他原本緊繃着的臉、竟帶着一絲的苦笑,在搖了搖頭之後,蕭青山對着身旁同樣是一臉苦笑和無奈的劉森沉聲說道:

“劉森、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可是要想好了再告訴我。”

劉森點頭答應着說道:“嗯、您有什麼話就儘管問吧。” 不遠處有幾個強壯的少年天才在和那漆黑碧蠍王周旋,這些天才身穿龍甲,矯勇善戰,可是唯一的不足就是他們無法傷害這漆黑碧蠍王的任何一點皮毛,就算是他們手中那強大尖銳的神兵利器都無法傷其分毫,

漆黑碧蠍王那黑色的眼睛在環視四周,很快的他朝遠處一看那地方正是凌浩之前呆的地方,

迅速的朝著那地方前去,似乎那地方有什麼好東西一般,這漆黑碧蠍王盯著那建築物,黑色的眼睛中竟然能夠看出一絲期待,

凌浩疑惑,他在那地方呆了許久從來沒有見過什麼好東西啊,怎麼這漆黑碧蠍王像發了瘋一樣的朝著那地方去,難道那地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很強很厲害的寶物,


一百多號天域的天才有些上前和漆黑碧蠍王交戰,有些則是在一旁看著好戲,就好像面前這打鬥時兒戲一般沒有什麼看頭,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人都是等著撈油的,

龍族的那幾個少年最終無法將漆黑碧蠍王戰勝,只能懊喪的退下陣來,之前那昂首挺胸的身姿此刻變得沒有自信,衣服懊惱的樣子,

還有很多人在和這漆黑碧蠍王戰鬥,不過他們都無一例外的全部傷胳膊斷腿,都無法戰勝漆黑碧蠍王,

之間那漆黑碧蠍王向著那建築物前去,很快它便將那建築物拋開,塵土飛揚似乎在挖著什麼東西,

突然這漆黑碧蠍王像發了狂一樣的向著四周的一百多號人盯起來,最終鎖定凌浩,

凌浩大吃一驚,也顧不得什麼被別人注意不注意了,直接就跑,直入雲霄的開始瘋狂逃竄,

這漆黑碧蠍王見凌浩逃竄,似乎怒氣極重,極快的速度第一次展現在這些武者面前,恐怖咆哮在半空中響徹,同樣的衝天而起向凌浩狂追,

在場眾人都不知怎麼回事,司徒盛傑疑惑道:「這蠍子追那人幹什麼,難道那人拿了這蠍子什麼東西,而且那人速度好快,竟然超越我等,」

泗洪俊撓撓後腦勺,他顯然不知道剛才的事情是怎樣發生的,恐怕連頭緒都沒有,

蘇瑾睿冰雪聰明,當即率領煉丹師公會的其他兩位女子追了上去,眾人見勢也紛紛追了過去,

不遠處,天空中兩道流光飛馳而過,同樣都是黑色流光但是速度卻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那漆黑碧蠍王的速度之快令人望而生畏,簡直就不是魔獸能夠達到的速度,就算是當今鳳凰一族恐怕也無法達到如此快速,

而凌浩瘋狂逃竄,但是始終都在這漆黑碧蠍王的視線之內,這讓凌浩更加緊張起來,

「這畜生為什麼追我,難道……」凌浩瞳孔一縮,都怪自己大意竟然,臨走之前自己的氣味留下那建築物那裡竟然沒有清除,如此一來這漆黑碧蠍王怕是要追定自己了,

「邪魔之鎧,武裝,」凌浩心念一動體融施展,邪魔之鎧出現在身上速度頓時倍增,

可是即使如此這漆黑碧蠍王的速度依舊超快,凌浩始終都無法將其甩開,只能保持一定距離,這樣下去凌浩恐怕會被耗死,

堪比武帝境的漆黑碧蠍王耐力自然驚人,絕對不是凌浩這二重武王境可以媲美的,若是再甩不開這漆黑碧蠍王,那絕對是凌浩先支持不住,

時間過的快,凌浩的速度也很快,那漆黑碧蠍王的速度更快,在逐漸的與凌浩拉近距離,

而在凌浩此刻生死時速之時,遠處看著這兩道流光的一百多天才武者們驚呆了,

「這是武王境能夠施展出的速度嗎……武皇境恐怕也達不到吧……」

眾人心中都出現一個疑問,那就是這漆黑碧蠍王和被追之人凌浩到底是不是武王境的強者,因為這速度已經超越了武王境的範疇,

「這速度……一定得像族長彙報,」鳳凰一族女子盯著兩道流光咽了咽說道,

司徒盛傑盯著這兩道流光,只感覺自己眼前眼花繚亂,畢竟速度本來就不是他的強項,他的天罡神風最擅長的是遠程攻擊,可以說他最擅長的乃是遠程攻擊之法,

「師父曾經說過世上無人能在武王境速度達到武帝境,可是今日卻……」蘇瑾睿滿臉難以置信,那兩道流光的速度已經不是他們可企及的了,只能等待凌浩和漆黑碧蠍王停下來,才能看清楚一些,

兩道黑色流光在天空中掠過,一道是極為恐怖的氣息另一道則是要弱小很多,

可是就是這如此巨大的實力差別,這兩道流光的速度竟然不相上下,讓人很難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