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下午三點開始,修鍊了14個小時的周鴻宇,看着腦海里成功勾勒出的凝字神文終於笑了。

看着在意志之海初生的凝字神文,對比其他神文要弱小一些,周鴻宇沒有立刻將凝字神文填充到戰技模板上。

雖然模板中的一個神文基點開始和凝固神文遙相呼應,但是周鴻宇沒有立馬去做這個事情,而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湮滅獸頭骨。

看着手裏的湮滅獸頭骨,周鴻宇回想了一下它的作用,穩固意志之海和蘊養神文。

嘆了口氣:「可惜了,穩固意志之海的作用,對我顯得雞肋了。」有着世界樹居與意志之海中,可以說周鴻宇的意志之海固若金湯,就算是蘇宇也不能比。

周鴻宇將湮滅獸頭骨吸入意志之海中,看着在意志之海中發光的湮滅獸頭骨,隨即便將凝固神文丟入頭骨之中。

凝固神文吸收著湮滅獸頭骨散發的光芒蘊養自身。

操作完一切的周鴻宇,終於一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

最終思考一夜的洪譚,還是決定動身趕往南元一趟,和師兄商量商量,這周鴻宇到底應該怎麼樣培養。

雖然師兄還是養性,但是洪譚認為師兄懂得肯定比自己多,畢竟師兄繼承了老師的神文。

對於50枚神文基點的戰技模板肯定會比自己更了解一些情況。

天剛蒙蒙亮,洪譚就動身出發,畢竟南元距離大夏學府的距離真的是一點也不近,他要早去早回,下周還要帶周鴻宇去見趙立。

洪譚的離開悄無聲息,沒有人知道。

下午周鴻宇才堪堪睡醒,收拾一番后便趕去學府,今天還有2個小時的課程要上。

下午的課程是一門小語種的學習,雷豹族的語言,這門語言周鴻宇未曾掌握。

課程中執教老師不單單講解語言的學習,還講述了雷豹族的歷史,以及對方的特點優勢以及天賦技。

執教老師很盡責,下方的學生聽得如痴如醉。

而老師後面的內容慢慢的就變成種族和生物課了

雷豹族的弱點主要有以下幾點······

這時屏幕中出現一張雷豹族的照片,上面標註著哪些部位是雷豹的柔弱處,種族劣勢。

當第二張照片放出后,周鴻宇明確感知到班上大部分學員的情緒變得亢奮了。

第二張的照片主要講解的是雷豹的解剖圖

……

執教的話語也開始進行解說:「雷豹的精血有用來築基也算是頂尖的材料,一滴千鈞鏡的精血價值4功勛值,雷豹的心臟可以煉丹,價值30功勛,牙齒可以銘刻符文·····」

可以說是將殺死雷豹后如何利用他的剩餘價值,給講的淋漓盡致,讓學員們恨不得立馬去戰場獵殺妖族換取功勛和資源。

下午的課程,在忙碌和收穫中度過。

放學后,周鴻宇再次來到了菊下樓。

菊下樓里的學員很少,這裏的葯膳價格昂貴,不是妖孽或背景深厚的學員很少來這裏吃飯。

畢竟兩頓飯趕得上一次秘境的價格了,而獲得的好處可能對於那些人來說,還不如秘境的效果好。

所以來這裏的都是妖孽和不差錢的,越是針對天才的東西,價格也是越貴。

周鴻宇要了一個包間,點了幾個有助於滋養恢復精神和意志之力的葯膳后就等著上菜。

期間周鴻宇詢問過服務人員,菊下樓是何人的產業,了解到是丹藥學院的產業。

這和周鴻宇想的不一樣,但是卻也合理。畢竟葯膳丹藥不分家。

一頓葯膳吃過,周鴻宇恢復了神清氣爽的神色,付出的卻是40點功勛值。

這一切對於他來說,都是划算的。

回到別墅,周鴻宇繼續自己的法則感悟。

······

三天的時間,周鴻宇都在感悟法則。

除去每天兩小時的課程,周鴻宇一天要感悟三次,每天15個小時的修鍊。

這三天,周鴻宇發現伴隨着意志之力的頻繁消耗和恢復,也會帶動意志之力的增加。

這三天他的意志之力蓄滿度增加了2點,不過他也再次勾勒了一枚神文。

『折』空間系的神文,特性是空間摺疊,可以用來趕路,也可以用來輔助攻擊,提升攻擊距離和速度,甚至本身就具備一定的攻擊性。

周鴻宇感覺他如果能夠勾勒出足夠多的空間系神文,最後他可以證道空間,成為空間法則的規則之主。

今天周鴻宇停止了法則感悟,他兩天勾勒了兩枚神文而且都是十分厲害的神文。

他覺得剩下的時間,他需要的是增加意志之力。空間法則之力,就在那裏什麼時候都可以去感悟。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推薦票,繼續求推薦票。因身體狀況今天更新有些晚,稍後還會有一章。 從七寶琉璃宗出來以後,千仞雪與陸梟在路上並沒有交談,兩人看似隨意的回到了府邸之中。

「嗯~還真的是累人呢,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沒那麼輕鬆就能應付那些老狐狸吧。」

書房內,千仞雪舒展了一下腰肢,難得的恢復了女兒身,她看著錶情沉穩的站在一旁的陸梟,語氣中帶有一絲好奇。

「說起來,好像你從沒和我聊起過你的母親吧。之前介紹那一朵綺羅鬱金香的時候,也沒有說過會幫助七寶琉璃塔進化啊?」

如果早知道那株綺羅鬱金香能幫助七寶琉璃塔進化,她絕對不可能將其送出去的。

要知道,七寶琉璃塔就已經是大陸最頂級的輔助系武魂了,一但進化,還有人能扼制住七寶琉璃宗的發展嗎!

她的目標可是整個大陸,如果七寶琉璃宗成為了她的障礙,她會毫不猶豫的將其剷除,怎麼可能做出這種資敵的行為。

「你也從來沒有問過啊。」

陸梟翻了翻白眼,他爹娘都死了。

換句話來說雖然他穿越的時候不是孤兒,但是現在已然是孤兒院中的一人了,沒事提起死去的爹娘找悲傷嗎!

「另外,誰告訴你綺羅鬱金香就肯定能幫助七寶琉璃塔進化了。它只是能幫助寧榮榮進化武魂而已。等到寧榮榮死了,七寶琉璃宗依舊還是那個七寶琉璃宗,變不了。」

陸梟一邊說着一邊將桌上的文件整理好,明天上朝需要用到的文件都給千仞雪放到了一邊,避免上朝的時候遺漏。

「誒?」

千仞雪雙手托腮,兩隻胳膊搭在了書桌上,她用詫異的眼神看着忙碌中的陸梟。

「誒什麼,我不是都說了,我的武魂是禁書目錄。算是脫胎自我母親武魂的變異武魂,雖然也有鑒定的能力,只不過鑒定的文字我是可以隨意改寫的。」

陸梟無奈的看了千仞雪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原本的記憶中精明能幹,城府極深的千仞雪在他面前似乎已然變成了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整天驚訝這驚訝那的。

這就離譜好么!

「對了,明天我需要請佘龍長老陪我出去一趟。」

整理好了文件之後,陸梟突然開口說道,千仞雪眨了眨眼睛,倒是沒有問需要佘龍去幹什麼,直接就點頭答應了。

當夜無話,第二天,千仞雪起大早前去上朝,佘龍則是來到了陸梟的房間中。

「我們是去辦什麼事情?」

對於陸梟,佘龍不知道自己該抱有什麼樣的看法。

自家的少主似乎太相信陸梟了,現在連動用自己去幹什麼都不過問,如果陸梟真的想要傷害千仞雪的話,機會是有很多的。

「幫她掃清朝堂上剩下的障礙。」陸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這次出去他並沒有像以前一樣裝扮成小廝的模樣,反而是從雪清河過往留下的衣服中找了一套比較合身的穿上了。

畢竟,現在他的身份是大皇子殿下的管家,同時還是七寶琉璃宗的貴客!

不得不說,陸梟是一個天生的衣架子。

雖然才九歲,但是身高已經達到了一米八,身材更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在裝扮整齊之後,哪怕是佘龍都不得不讚歎陸梟真的是生了一幅好面龐。

「少主在朝堂上還有障礙?」

對於陸梟的話,佘龍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畢竟讓他去打架沒問題,但是權謀政治他是真的一竅不通。

「一些老頑固罷了,哼,文有文法,武有武規。她雖然已經獲得了很多大臣的支持,但是因為沒有戰功,所以有不少手握軍權的大將軍目前的態度還是模稜兩可呢。」

陸梟活動了一下脖子,雪夜大帝是一個明君,他對這個國家的掌控還是很強的,但是他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

那就是將軍權分散了下去!

誠然,在這個世界是以個體實力為尊,一些封號斗羅更是帝國的座上賓。

相比而言,軍隊還真的不怎麼受重視,很多人對於軍隊的看法就是維護城市治安的,打仗或者決定勝負的戰鬥還是要魂師來。

但是說真的,封號斗羅能有幾個?魂斗羅又能有多少?

沒有魂聖以上能施展武魂真身的實力,普通魂師怎麼可能戰勝無窮無盡的軍隊呢!

雪夜大帝現在身體還十分硬朗的,但是一但他撒手人寰了,那些大將軍擁兵自重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他必須先排除掉這些隱患!

對於陸梟的考慮,佘龍是完全不知情的,他只知道自己跟在陸梟的背後,花費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來到了一座相當繁榮的城市之中!

庚辛城!

星落帝國金屬之都,在這裏有着著名的鐵匠協會,數萬名鐵匠生活在這座金屬之城之中,任何你能說出名字的東西都能在這裏打造!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雖然鐵匠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是星羅帝國甚至是天斗帝國大部分的軍備都是由庚辛城的鐵匠協會打造的!

可以這麼說,如果將庚辛城的鐵匠協會給端了,那麼短時間內星羅帝國的軍需儲備可能就要受到打擊了!

天斗帝國也是一樣的。

「公子,我們來這裏幹什麼?」

出門在外,佘龍自然不可能隨意稱呼陸梟的全名,所以在陸梟的建議下,佘龍選擇了公子這個稱呼。

「佘長老,你可知道這鐵匠協會的會長是誰?」

不知道是不是偏見的原因,陸梟總感覺星羅帝國的領地的空氣中都帶有一股血腥味,風吹在耳邊都好像有無數的生靈在不斷的哀嚎。

佘龍搖了搖頭,他貴為封號斗羅,去關注一個鐵匠幹什麼。

「當世三大神匠之一,魂聖樓高。」

陸梟邁步踏入了庚辛城之中,一股金屬的味道撲面而來,熱火朝天的叫喊聲更是讓人彷彿置身嘈雜的集市之中!

「魂聖!」

佘龍臉色微微一凝,他算是知道為什麼陸梟需要他一同前來了,目前為止千仞雪明面上還沒有任何一個手下能對付魂聖!

「而另外兩大神匠,其一為四大屬性家族之一的力之一族族長泰坦。最後一個,則是當代最年輕的封號斗羅,昊天斗羅,唐昊。」

·

· 艾德沃爾海戰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鬥,不論是海賊還是海軍此次戰役都損失慘重。

躲藏在陰暗處,所有人都在舔舐傷口,只有一個人例外——羅傑。

羅傑海賊團同樣損兵折將,然而羅傑的時間不多了,所有人忍著悲傷拼盡全力想要幫助羅傑完成最後的心愿。

與原著不同,道格拉斯·巴雷特雖說依舊挑戰羅傑失敗,但他選擇繼續留下來。

高端戰力並未有所損失,反而是斯賓塞、彼得姆在戰鬥中有所突破,實力更上一個台階,就算是面對海軍精英中將估計也不會落入下風。

「羅傑船長,聽說你接下來要去挑戰白鬍子,是嗎?」

舉著自己的潛水艇鍛煉,剛剛被羅傑擊敗的巴雷特臉上沒有一絲沮喪,相反對於挑戰白鬍子這位大海明面上的最強者,他更有興趣。

「啊哈哈哈。」

羅傑大笑著,「白鬍子那裡我們肯定要去,但是巴雷特,你可不要去招惹紐蓋特,那傢伙的脾氣可不怎麼好啊!哈哈。」

點點頭,這一世巴雷特還沒有那麼桀驁,「比海軍英雄卡普更強的男人,確實不是我現在可以招惹的。

不過聽說白鬍子海賊團二番隊隊長和之國武士光月御田實力不俗,倒是可以去試探試探。」

「啊哈哈,我的目的也是光月御田,這傢伙估計是大海上少數幾個能夠徹底解讀歷史正文的學者!」

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目的,提著酒瓶,羅傑眼神中帶著感傷。

終於來到這一天了!

尋找光月御田只是為了解讀歷史正文嗎?

當然不是!羅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四塊路標歷史正文。

在魚人島已經得到一塊,剩下三塊到底在哪裡,這一世羅傑心中早就知道下落。

夏洛特·玲玲的萬國、巨象象主身上的佐烏島、還有最後的和之國。

三塊路標歷史正文,和光月御田有聯繫的就有兩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