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戰局飛往另一個戰局,沒有人注意到白璇在飛行中短暫地消失了一瞬。

在出來,速度已經可以由自己來控制了。

這一下果然如寧聰所說的那樣並沒有留手,雖然有降雲斗篷在,白璇仍然覺得身上的五臟六腑統統移了位置,那滋味別提有多難受了,即便落了地,仍然覺得氣血翻騰。

白璇皺著眉捂著胸口,身體已經自發的從書神界中汲取木元素和水元素來修復身體,不消片刻,已經再次恢復如初。

此刻她離寧聰已經有段距離,而離葉生卻是非常近了。

葉生此刻正站在化成原形的非天身上,一人一龍威風凜凜,煞氣騰騰,而另一邊的宋凝則要委頓不少,在他們三人的面前,居然是一隻巨大的怪物。

沒錯,就是怪物!白璇完全看不出對方的物種起源,倒像是各種動物拼湊而成,頭身巨大,而尾巴看起來又像龍尾,長著尖利的牙齒和利爪。

「這是什麼東西?」白璇驚呼

「守門獸」葉生和非天配合著躲過又一輪攻擊。「你沒事吧?」

「我還好,不夠有人追殺我」白璇看準機會,也跳到非天的背上。守門獸,聽起來和守界蟲差不多,當然看起來也是一樣的不好惹,恐怕這一位的武力值還要在守界蟲之上,要不然葉生這個天仙也不會還在同對方僵持。

「寧聰?」葉生一面揮舞著碧霄劍,一面詢問道

「正是」

「走,我們過去」葉生輕跺了下腳,非天當即領悟,一扭身,便沖著白璇來的方向過去,身後的守門獸自然也被吸引過去,又是一陣地動山搖,敢欺負她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寧聰本來正一臉猙獰地追殺白璇,此刻見到葉生他們過來,不由得一愣,尤其是見到跟隨在葉生身後的東西,更是錯愕不已,一時間表情變得十分的滑稽。

以葉生的修為來說,想要解決掉寧聰並不太難,只是既然能借刀殺人,又何必自己親自動手呢。

有時空輪在,葉生他們很快就超過了寧聰,這樣一來,這守門獸想要對付葉生必須要先解決寧聰才行。

而且在對方的眼中可沒什麼先來後到一說,只要進了它的領域,先打敗了再說。

當即,守門獸便轉移了目標對寧聰動起手來。

「你是怎麼過來的?大神呢?」葉生此刻有了空閑的精力開始詢問白璇事情。

白璇便將兩人分開后所發生的情況飛快地敘述了一遍。

那宋凝並沒有跟過來,葉生也不在意,早知道對方有著自己的小九九,既然已經進來了,她也無需關注對方,只要那宋凝別不長眼的來招惹他們就成。

要知道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名門正派,殺人奪寶這種事情還做不出來,若是宋凝有這個機遇,他們也樂見其成就是。

「運氣不錯」知道白璇得到了紫煞手套,葉生誇了一句,趁著寧聰對付守門獸的空閑時間,又開始指揮著白璇給非天療傷。

之前聽到了怒吼聲,果然是因為受傷的緣故。

原來他們到了裡面,發現那裡有一扇石門,也不知怎麼的就觸碰了機關,就將這守門獸給放了出來,非天因為離得近,一個不查被對方一爪子抓到身上,還好反應快顯了原形出來,要不然,恐怕這一下就要被攔腰截斷了。

葉生的身上雖然有陳浩煉製的療傷的丹藥,效果也很好,但比起白璇的五行元素來說終歸是差上了一些。

白璇聞言二話不說,便開始為非天療傷,原本傷口的位置因為丹藥的關係,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白璇將木質元素在非天的身體內遊走了一番,將可能出現隱患地地方全部清除乾淨。

非天用巨大的龍頭對著白璇點了點,瓮聲瓮氣地表示了感謝。

要知道白璇和非天以及宋凝合三者之力,這麼長時間都沒能夠將這守門獸擺平,寧聰作為一個六階的散修,要靠著一個人力量來對付,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很快就被這守門獸追得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只能夠憑藉著身法,險之又險的從對方的爪縫中逃脫。

「不如我們先放下各自的仇怨,先合力對付這個大傢伙如何?之前你們既然能夠和它打成平手,現在加上我的話,未必沒有反敗為勝的可能啊」寧聰終於忍不住開口,他心中很清楚在這樣下去的話,他很可能就在劫難逃了。

他費了這麼大的力氣來到這裡,還什麼也沒得到,寧聰覺得很不甘心,而且他也不想死。

葉生眼眸一閃,雖然她十分厭煩這寧聰,但不得不承認對方的話有一定的道理。這守門獸彷彿不知道疲倦,雖然短期內看不出來,但時間長了,不利的一定是他們。

「快點做決定把,這裡只有我們幾個人而已,我死了,你們的機會就更小了!」寧聰再一次險而又險的從守門獸的利齒間逃脫,對著葉生喊道。

他知道這裡做決策的人是葉生,因此也只對著她一個人喊話。

「答應他吧」宋凝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不打敗這隻守門獸,我們誰都甭想進到裡面去。」

葉生想了想,終於開口

「好」她深深地看了寧聰一眼「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是在耍花招。」

寧聰眼睛一亮,連忙搖頭,保證自己沒有其他的心思。

葉生這邊便催著非天加入,白璇也再一次的將白練劍拿在手上,而宋凝的武器則是一對魂叉,只見她小小地身材飛快地舞動著一對魂叉上下紛飛,交織成一片密網,讓那守門獸不敢近身,而且是不是的還會偷襲對方一下,只不過偷襲的位置比較陰損,總是對著那守門獸下腹偏下的一處,當然也很有效。

若是偷襲成功,總會引來那怪獸一陣怒吼,行動也會變得遲緩一些。

好吧,這怪獸看來絕對是公的無疑。

有了葉生等人的加入,寧聰身上的壓力驟減,終於能緩過一口氣來。

白璇並不放心寧聰,對他的話自然也不會相信,因此在打鬥的時候,會分出一些精力來盯著寧聰,發現對方真的如同他說的那樣,也在全力的對著守門獸發起攻擊。

場中的局勢終於由膠合狀態發生了變化,勝利開始向著葉生他們的一方偏移。

突然,異象突起,白璇正操控這白練劍對守門獸發起攻擊,在場人中,只有她的修為最低,所以戰鬥也只是負責查缺補漏而已,引怪的自然是葉生和非天。

白璇早就從非天的身上跳了下來,畢竟她和非天接觸的不多,若是在非天的身上還不如到地面上要來得自在。

正當她全力應付眼前的守門獸的時候,原本好好戰鬥的寧聰,突然腳下一個踉蹌撞向白璇,白璇措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撞了個正著,身體直直地向著守門獸的口中撞去,而後者卻在撞完了白璇之後返身就跑,迅速的脫離了戰場。

「小白!」葉生喊了一聲,卻並沒有趕了過來,反而向著寧聰追去,時空輪加速到極致,幾乎下一刻就已經到了寧聰的面前。

「噗——」是利器刺穿肉體的聲音。

「怎、怎麼會!」這樣······

寧聰地速度慢了下來,難以置信地看著葉生那張冷漠地面孔在眼前放大,又低下頭去看著身體中插著的劍,葉生自然不會為他解惑,乾脆地攪碎了對方的丹田和元嬰,連靈魂也一同化為了灰燼,她給過他一次機會,然而,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白璇已經能夠聞到那守門獸口中發出的腥臭的氣味,這守門獸合眾人之力不過是平手,自然不是她能夠應付得了的,不知道對方的牙齒會不會破開自己的防禦。

當然白璇並不打算以身試險,正當她準備進入書神界的時候,卻突然被攔了下來,身體被拉入到一個微涼地懷抱中,突然間彷彿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怪物的吼聲也已經遠去,只有那面如意幡搖得正歡。(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不用看也知道身後之人是誰,即便如此白璇還是仰頭看去,直到看見那張熟悉的臉孔后,心才終於落了地。

就這樣恍恍惚惚被帶離了危險源,都沒有察覺。

「你剛剛去哪了?」

「被事情耽擱了,這個稍後再說。」澹雲樓看著眼前的守門獸眯了眯眼睛,雖然清楚看守這裡是職責所在,但傷到他所在意的人就是對方的不對了,即便是神,也是會偏心的。

「我不方便對它出手,你過來,我把力量傳給你」清冷地聲音在白璇的耳畔響起。

「傳給我不好吧,你可以傳給葉生······」白璇說道一半就收聲了,澹雲樓抿著唇沒什麼表情,但白璇清楚對方不高興了。

當然白璇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若是葉生動手還說得過去,這樣就不會把澹雲樓暴露出來,而自己不過是大乘期,若是突然實力大漲,難保一旁的宋凝不會多想,若是橫生枝節反而不妙。

至於守門獸,白璇書神界中給出的解釋便是是神按照自己的想法創造出來的生物,用於看守之用。

也就是說對方雖然看起來是活物,但實際上根本就沒有靈魂,它所有的意識不過是守住眼前的大門,門若是失守,那麼它便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不得不說,那位神君的想象力還真是重口味。若是她的話,說不定會考慮把守門獸的樣子化成一個毛絨兔之類的可愛生物。

既然守門獸是神君創造出來的,那麼澹雲樓不出手也是可以理解的了,說不定那神君能透過怪獸得到他們的信息也未必,澹雲樓現在還沒有恢復,並不適合暴露出來。

「我準備好了」白璇向澹雲樓示意,很快便覺得一股澎湃的能力進入到自己的體內,那能量要比從書神界中汲取的真靈氣還要純粹。

白璇根本沒有猶豫,直接出拳,紫煞手套上雷光閃動。

根本不需要找尋若定,巨大的光芒將守門獸整個包裹在其中,一個巨大的獸形影像一閃而過,快得讓人難以捕捉。

那光芒過於刺眼,讓在場的眾人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只能夠聽見在光芒之中守門獸驚恐絕望地吼聲。

然後在下一瞬,所有的聲音都戛然而止,光芒也消失了,巨大的場地中央除了被打鬥碰下的碎石外,什麼都沒有。

守門獸救這樣消失了,只是一擊而已,白璇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方才力量存在於體內的感覺還沒來得及消失,那種彷彿將世間萬物踩在腳下的感覺簡直不要太好,怪不得大家都想要獲得強大的能力,這便是神才能夠具有的能量么,她還需要多久呢。

「結、結束了么?」宋凝擦了下眼鏡,有些不敢相信,之前他們打的萬分艱難的守門獸就這樣被一掌所擊敗。

現在她轉向白璇的視線也彷彿是在看怪物一般。

白璇無辜地對著她笑了笑,宋凝連忙回一個討好的微笑,不管之前對方抱著什麼小心思,就目前看來,至少很長一段時間,宋凝都不會打他們的主意了,不得不說震懾的效果還是出奇的好呢。

「門開了」葉生也跳了小賴,非天恢復了原形,在這種充滿重力的空間內飛行,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雖然白璇之前幫他修復了身體,但是精神恢復起來畢竟要相對緩慢一些,這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對方現在根本懶得說話。

大門緩緩地在眾人的滿前開啟,這一次,宮殿的主人並沒有在故弄玄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三個平台,每個平台上都擺放著一件法寶。

若不是方才白璇露了一手的話,宋凝現在絕對已經上去搶了,畢竟來的時候已經說好了,誰拿到就算誰的。

但是現在,雖然眼中充滿了渴望,還是強自安奈了下來,對方可是連守門獸都能夠一下擊殺的存在,就算這裡的寶物一個都不給,她也說不出什麼來。

「道友,你看·····」

葉生還沒有說什麼,只見原本還圍在白璇身邊的如意幡突然沖了出去,而最左邊平台上的東西也彷彿受到了召喚一般憑空飛起。

兩者越來越近,最終碰撞到了一起,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就這樣相融合了。

白璇有些蒙了,這是什麼情況。

小如,你怎麼亂吃東西,亂吃東西會壞肚子的好么。

相容之後的如意幡也發生了不小的改變,由原本的旗子狀的外邊,變成了一把扇子。

沒錯就是一把扇子,扇子上印著的卻是如意幡的樣子。

白璇默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是對方把如意幡給融合了,這麼說還是放在那裡的寶物更高一籌。

好在這把扇子看到白璇后還是一如既往的親近,這多少給了白璇一點安慰。

連忙用書神界來查詢一下,現在這個到底算是什麼東西。

陰陽扇,除了繼承了如意幡的全部能力之外,果然也算是一件逆天的法寶,仙器,可扇生死魂。

白璇眼睛一亮,這可是一件群攻的法寶,只要輕輕一扇,便能夠讓活人魂魄離體,再一扇便能夠送人歸西。

即便面對強大的對手,也可以讓對方的魂魄不穩,果然是一件好的寶貝。

白璇在宋凝艷羨的目光下,毫無壓力的將陰陽扇收入書神界中。

「澹雲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知道如意幡並非是一件完整的法寶,想到對方曾出言讓她同猿放要這如意幡。

澹雲樓不置可否,卻是間接默認了「陰陽扇也並非是此寶的完全狀態,一切隨緣,莫過強求。」

白璇連忙點頭,她也懂這個道理,雖然寶貝她也喜歡,卻也不缺。

此刻檯子上還剩下兩件法寶,一個是用玉瓶裝著的,而另一個則是一顆丹藥。

玉瓶之內的東西暫時還看不出來,但那丹藥卻是一眼就能夠看穿。

宋凝一見到丹藥的時候,眼中一亮,臉上也出現了急切的目光,緊張地看向葉生

「此處有三件寶物,方才道友身上的法寶與這寶物有緣,倒也無妨,剩下的兩件法寶中,可否將那丹藥留給我?」

葉生似笑非笑地看向宋凝,吐出兩個字來

「不好」

「你!這,方才打守門獸的時候我也是出過力的」宋凝急道。

「出力是沒錯,可若不是我們出手,這門也不會開」葉生看著宋凝的眼睛,看著對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才又話鋒一轉

「除非,你告訴我那丹藥是什麼?」(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最好不要想著耍花招,我自有能判斷你話中真偽的方法」葉生見宋凝的眼珠又開始轉動,好心的補上一句。

原本葉生也沒有想過要獨吞的事情,宋凝走到現在,雖然有著自己的小心思,但該出力的時候也沒有保留。

看似精明,但言談間又總給人一種涉世未深的感覺。要不然也不會把所有的心事都寫在臉上,更不可能直接了當的討要自己想要的東西。

要知道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你越要我越不給,而且有人爭的東西,會在人的心中變得更有價值。

宋凝張了張嘴,臉一暗。

白璇看了覺得有些好笑,看來若是葉生不說,對方是真的打算要撒謊的。

「其實,那個東西你們要了也沒用的」宋凝開口道「這個是冥修所需要的消業丹,因為冥修修鍊的方式與你們不同,而且汲取的是魂力,多少會沾染上業障,而冥修飛升的難易程度也是同業障成正比的,有了消業丹的話,飛升會容易很多。」

葉生看向白璇,白璇對著她點了點頭,證明宋凝並沒有說假話,當然也沒有全說,能擺放在這裡的丹藥又豈是凡品,這消業丹的效力是會持續上很久的,即便飛升到了仙界,也能夠不斷清楚體內因為修鍊而積累下的業障,修鍊起來絕對是事半功倍的效果,哪怕對金仙來說都是會發生爭搶的寶物。

而且這顆消業丹已經有丹紋出現,乃是極品丹藥,不知是出自哪位煉丹大師的手筆,竟然出現在了這裡。

不過宋凝能夠如此坦白已經足夠,看著對方眼巴巴地眼神看過來,葉生微笑地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這消業丹你拿去便是。」

宋凝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那就多謝啦」

說著便上前飛快地取下消業丹放入自己的儲物袋中。

看著對方全無防備的樣子,白璇不由得搖頭,竟然如此沒有防備的心思,若是這上面有什麼機關的話,豈不是樂極生悲。

如此一來,台上便只剩下這最後一個玉瓶,葉生直接伸手將玉瓶吸入掌中。

可以看出這玉瓶的材質上乘,恐怕也是那神界中之物,上面居然刻有獸神圖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