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大海氣的肥肉甩動,大聲吼道。

葉無雙轉過頭一雙寒如冰霜的眸子狠狠的瞪了一眼彭大海。

彭大海本想再說些什麼,可是當他接觸到葉無雙那毫無感情可言的眸子時,全身止不住顫抖了一下。

這是人對恐怖氣息的本能反應,彭大海嚇得不敢再說話,甚至都不敢和葉無雙對視。

“好了,彭主任你少說兩句,是我們學生做的,我會將他交給警方處理,倘若不是,那作爲校長,我會盡全力保護我們的學生!”

寧建國一臉正氣堅定的說道。

聽到寧建國這麼說,葉無雙感覺心頭一暖,自己果然沒看錯人,這個校長確實是個處處爲學生着想的好校長。

“葉無雙,你配合一下警官,去吧。”

寧建國看着葉無雙點了點頭說道。

“好吧,那我就去一趟。”

葉無雙看着寧建國那有神的雙眸,說道。

“走吧,老實點!”

馬壁走到葉無雙身邊,一手準備抓住葉無雙。

當馬壁的手剛搭在葉無雙肩膀上時,葉無雙調動真氣,肩膀微微一震,馬壁的手就被彈開了!

“我自己會走! 腹黑總裁狠給力 !”

葉無雙冷冷的說道。

馬壁看着被震的發麻的右手,一臉的不可思議,暗自心驚!

他壓根沒想到葉無雙看似瘦弱的身體卻有這麼大的爆發力,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的手給彈開了?!

馬壁一向對自己的身手和力道是相當自信的,至少對付一般的匪徒都可以輕易將其拿下。

可是剛纔馬壁卻對這莫名其妙的力量感到心驚,一下子剛纔強硬的氣勢像泄了氣的皮球焉了下來。


葉無雙經過何思雅的身旁時,輕聲問了一下句:“你真的不相信我嗎?”

“……”

葉無雙說完輕笑了一下,繼續大步朝外面走去。

何思雅楞在了原地,自己相信他嗎?

應該是相信他的吧,不然剛纔自己怎麼沒有反駁?

何思雅其實也是不太相信是葉無雙做的,畢竟他從自己的父親那裏聽來,葉無雙似乎還是個醫生。

醫生是以救死扶傷爲己任的,怎麼可能是殺人如麻的儈子手呢?

想來想去,何思雅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至於是哪裏不對勁,卻又不知道,而且現在人證物證皆指向葉無雙,這讓她的思緒感到非常混亂。

何思雅甩了甩頭, 護花司機 ,大步跟着出了辦公室。

當葉無雙和警察們離開後,寧建國便嚴肅的說道:“這件事不要告訴學生,以免影響到他們的學習。”

所有領導都非常有默契的點了點頭。

畢竟要是這樣的事要是被學生們知道了,那還不得引起慌亂!


學校竟然出了一個殺人狂魔,那學生家長怎麼敢將自己的孩子送到學校裏來?

領導們還要靠這些學生們賺錢呢,當然不會傻到將這事說出去。

吩咐完畢後,所有領導便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

向校門外走去的警察和葉無雙正好被一些在室外上體育課的學生們給看見了。

一下子上課的學生們都開始議論紛紛。

此刻在五樓的走廊上的王猛看着被警察帶出去的葉無雙,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小子,還敢跟我鬥?接下來的日子就準備蹲監獄,吃子彈吧!

說完,王猛狂妄的大笑了起來。

作爲大家族的王猛,他的心智確實不是普通高中生比得了的,至少普通高中生不會想到這種極端的報復方式!


當然此刻正朝學校外面走去的葉無雙並不知道,也沒看到這一幕!

走出校門,葉無雙很老實的跟着上了警車絕塵而去。

此刻站在教學樓樓頂的一位身穿紫色唐裝的老者目睹了葉無雙被帶走的經過。

一下子那蒼老的臉上顯得有些不自然,也有些不解!

隨即,老者趕緊拿出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嘟嘟嘟——

“喂,是老李嗎?有什麼事?”

電話那頭傳出一道極具威嚴的蒼老聲音。 枯瘦鶴髮老人聽着那道熟悉且依舊威嚴十足的聲音,心頭都有些顫抖。

那無形的威壓雖然是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但卻能讓人實實在在的感受到,這纔是真正的上位者氣息!

鶴髮老人一下子變得恭敬起來,即使是相隔千萬裏,鶴髮老人仍然顯得十分的謙卑。

“老爺,我是老李,有件事我要向老爺稟報。”

鶴髮老人恭恭敬敬的說道。

“哦?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電話那頭響起一道帶有疑惑的聲音。

“老爺,剛纔……我看見警察將少爺帶走了。”

鶴髮老人顫聲說道。

“什麼?!警察爲什麼要帶走雙兒?”

電話那頭的聲音威壓之氣明顯濃重了幾分。

“好像是警察懷疑少爺殺了人,所以將他帶走了。”

“殺了人? 至尊醫神 ?”

“三條人命!”

“都是些什麼人?”

電話那頭那道蒼老的聲音帶着疑惑。

“三個普通人。”

“你確定是雙兒殺的?”

“不確定,這些天我並沒有發現少爺和人有什麼過節,少爺根本沒有殺人的動機!”

“那爲什麼警察要帶走他!?”

電話那頭的聲音分貝提高了不少,震的鶴髮老人的耳膜嗡嗡作響。

“好像是人證物證皆指向少爺,目前少爺的嫌疑最大。”

當鶴髮老人這句話說完,電話那頭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約莫過了幾分鐘,鶴髮老人忍不住打斷說道:“老爺,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這事我也不好插手,如果沒有證據,那我還是可以保釋他出來,但現在人證物證俱在,而且死的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我有通天的能量也不能顛倒黑白……”

電話那頭響起了有些無奈的聲音。

“可是老爺……”

“老李,你不用說了,我相信我的孫子不是一個嗜殺的人,人若不是他殺的,那我會力保他沒事,倘若真的是他殺的……那我也只能當沒有這個孫子!好了,就這樣,這件事你要時刻向我彙報。”

說完,那邊就掛了電話。

鶴髮老人無奈的掛了電話,喃喃自語,少爺,希望這件事千萬不能和你有關係,否則……

被叫叫做老李的這個鶴髮老人非常明白自己老爺的性格,自己的這個老爺一切都爲百姓着想,他能提刀殺盡千萬侵犯華夏的敵人,但卻在百姓的問題上卻剛正不阿!

鶴髮老人望着警車離去的方向搖了搖頭,幾個跳躍,便消失在了教學樓頂。

——–

靖海市,警局。

此刻葉無雙被帶進了一個密封的房間裏,房間比較狹小,而且隔音效果極好。

在葉無雙面前坐着兩男一女三個警官,表情嚴肅,手裏的筆正在紙上寫寫畫畫。

“姓名?”

一個長相粗狂,肌肉紮實的男警官面無表情的問道。

“葉無雙。”

葉無雙從學校帶到審問室一直都在想自己被陷害的事,但始終摸不着頭緒。

從進入審問室,葉無雙就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封閉的房間,已經猜出了個大概,這裏應該和自己朝代的審問犯人的地方差不多,不過環境卻比自己那個朝代的環境要好得多。

至少這個年代審問犯人是可以坐着的,而不是被吊着。

“哪裏人?”

“濮陽縣人氏。”

“什麼?哪有這個縣?給我老實點!”

其中一個男警官馬壁聽完葉無雙的回答,頓時怒氣上頭,訓斥道。

“就是河南省濮陽市。”

何思雅皺了皺眉好看的眉頭,櫻脣輕啓。

她真爲自己的這個得力副將感到丟臉,竟然連古今地名都搞不清楚。

不過讓何思雅納悶的是,這一直盯着自己眨眼的無恥小人爲啥會蹦躂出一個唐朝的地名,這讓她非常不解,不過幸好自己對歷史地理有些研究,不然就要像馬壁一樣丟臉了。

“呃,好吧,這個我其實知道,只是一時間忘了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