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帶在空中來回的旋轉,另一頭撞向了鬼王的鬼爪,一聲震天的聲響出現了。

「轟!」

大地塌陷,一聲聲的轟鳴,此起彼伏,而肖月梅的彩帶打到了鬼王的手掌之上以後,也被對方傳來那磅礴的元力震得向後急速退去,臉色慘白,身體搖搖欲墜。

陳軒一個箭步,接住了向後退去的肖月梅,把他攔到了自己的懷裡,身體再次慢慢的滑落。

剛才肖月梅的一擊,沒有傷害到鬼王,卻救下了被自己招入擎戈的十幾人,要不是自己的這一擊卸掉了大部分的元力,恐怕前面的十幾人此時肯定會剩下不到一半,最少有一半被鬼王殺死。

但是就算肖月梅的彩帶撞向了鬼王的手掌,卸去的大部分的壓力,這十幾人現在也不好受,剩餘的元力還是把這這些人扇飛,一個個全部倒卷回來,嘴裡都開始流出大量的鮮血。

這一次的撞擊看來他們也受到了傷害,每個人都是臉色慘白,身上都不同程度的都受到了輕傷。

十幾人感激的看了一眼肖月梅,但是隨後目光又黯淡了下去,知道就算肖月梅出手,也不能挽救此時的戰局,看來今天這些人都要葬身此地了。

「剛才你為什麼不走,再走恐怕就沒有機會了!」肖月梅被陳軒接住以後,問道。

「我為什麼要走!」陳軒閃爍著無比明亮的雙眼道。

「你真是氣死我了,難道你也要留下來一起陪葬,我知道你的實力跟你的境界不符,但是此時這個鬼王可是窺道境的強者,就算你在妖孽也不是他的對手,難道你不知道嗎!」肖月梅氣憤的道。

「那又能怎麼樣!」陳軒不冷不熱道。

陳軒放開了肖月梅,身上的戰意終於開始掩蓋不住了,從自己的身體竄了出來,狂暴的戰意瞬間撕裂了圍在陳軒四周的一些斷木,這些斷木被陳軒的戰意直接掀飛。

肖月梅站在旁邊一陣發愣,沒想到這個小子的戰意這麼強烈,正常人碰到這樣的事情,第一個是想著怎麼逃生,他卻激起了無邊的戰意,難怪你就是一個怪物,肖月梅撇撇嘴自語道。

陳軒身上的戰意一露出來以後,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連受傷的這十幾人也都注意到了,剛才陳軒在場這些人也都知道,只不過是礙於面子,無法向陳軒開口,因為在擎戈出發的時候,他們就得罪了陳軒。

站在遠處的鬼王也發現了陳軒的身上變化,這也是鬼王一直忽略的一個人,因為鬼王自始至終也沒有把陳軒放在眼裡,因為陳軒不夠看,一個連螻蟻都算不上的人物,怎麼會吸引他的注意呢。

但是此時鬼王的臉色一變,也被這股衝天的戰意吸引了,臉上露出了一股玩味的笑容,「難道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死活嗎,一個不到元武境的小子,竟然敢對自己發出挑釁的殺意!」鬼王自嘲道。 現在的場上的情況再次發生了變化,陳軒身上突然爆發的戰意,吸引了鬼王的目光,四周的空間此時已經被自己封鎖住了,鬼王也不怕這些人能逃走,目光看向了身上充滿戰意的陳軒。

陳軒的身體開始向前走去,每一步邁出都是堅定的腳步,一聲聲的腳步聲在這座叢林里傳出,每走一步,都會敲開這些人的靈魂,每走一步都會有一絲的戰意爆出。

鬼王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發現了陳軒身上有一股不可屈服的精神,而且他也嗅覺到了陳軒的身上有一股令他顫慄的氣息,這股氣息深深的鑽進了鬼王的魂海。

這個小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自己剛才完全的忽略掉了,「劍兄弟,你知道這個小子的來歷嗎?」鬼王問起來站在自己身後的劍鳴敘。

「回鬼王前輩,這個小子是丹軒門的一名核心弟子,名叫陳軒,實力不可小覦,就連我也只能跟他戰成一個平手,一身的實力也是鬼神莫測,變化多端!」劍鳴敘道。

「這個名字我怎麼這麼陌生,丹軒門什麼時候也出現了這樣的天才弟子,為什麼我不知道!」鬼王疑惑道。

「這個晚輩也是不清楚了,但是我就知道丹軒門的核心弟子之中排名第一的是『賀亮』第二的是『王棟亮』但是還沒有聽說出現了這個小子,也許他是這最近幾年才出來的吧!」其實劍鳴敘也不知道陳軒真正的來歷,陳軒的名號也確實鮮少有人知道。

「一個連聖子都不到的人物,竟然能發出這樣的氣勢,看來他在丹軒門也是一個天才的人物了,不過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扼殺天才!」鬼王喋喋道。

陳軒終於邁出了幾十步,走到了離鬼王百米支持停了下來,其他的十幾人都再次的圍在了一起,都向後退了十幾步,都被陳軒身上散發的氣勢驚呆了,誰也想不到陳軒的身上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小子,報上名來,我不殺無名之輩,聽說你也是丹軒門的弟子,不過你可有什麼強大的師傅,沒有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經過剛才劍鳴敘的事情,鬼王還是小心的問了一句,因為像這樣的天才弟子,在宗門都會受到一些老古董的關注,甚至后收到自己的門下,作為關門弟子,所以鬼王先問了一下,也算是給自己找一個借口吧,免得一會又會被對方亮出身份,而遭到尷尬,已經有了劍鳴敘的第一次,鬼王可不想一會又會忌憚哪個前輩,而不敢隨意出手。

「你放心,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子,在宗門也是一個普通的弟子,就算有,我也不會拿出自己的師傅做擋箭牌的,你就不用有所顧忌了!」陳軒譏笑道,又側面的嘲笑了一下劍鳴敘。

劍鳴敘聽見陳軒的一番話,氣得臉色發紫,擺明了這個小子就是說自己為了活命,把自己的師傅都搬了出來,明顯的就是瞧不起自己,但是自己還無法的反駁回去。

「好小子,果然牙尖嘴利,不過就算你在能說會道,今天也免不了跟他們一樣的命運,你們都得死,就算你是丹軒門的門主『史中山』的弟子,今天我也殺定了!」鬼王獰笑道。

「廢話少說,來吧,手底下見真章,我現在就要領教你的鬼王神功!」陳軒沒有多餘的廢話,身體一個彈射,一聲清麗的鶴鳴從自己的嘴裡發出。

「吃我一招鶴唳猿聲!」

陳軒的身體從地上彈射起來,一個鶴形的身體迸射而起,隨後鶴鳴就從陳軒的嘴裡發出,雙手化成一對厲爪,凌空抓下,朝鬼王的身體急撲過去,就像是一隻野鶴覓食一樣。

當野鶴髮現了水中魚兒冒頭的時候,都會凌空急速的飛下,在那千分之一的剎那,撲捉到水面的魚兒,現在陳軒的身體就是跟野鶴撲食一樣,雙爪朝鬼王抓去,凌厲的爪風在空中划裂了空間。

道道元力從陳軒的身體里噴發了出來,世界之力也隨之而動,冥冥之中總是有不斷的世界之力灌注到了陳軒的身體之上,又是有大量的虛影出現在了陳軒的四周。

高山,大海,沙漠。綠洲……這些都是一個世界的縮影,這些虛影再次的進入到了陳軒的身體裡面,從而變成了雄厚的世界之力,元力之中摻加了世界之力,力量就會發生變質,已經從元力發展到了另一種強大的力量。

十道雙爪上現在覆蓋的就是世界之力,世界之力無色無形,外人根本不能分辨,但是這個令人顫慄的氣息卻是能令人感覺的到的,對面的鬼王已經到了窺道境的境界,敏感度何其強大,也感應到了陳軒身上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他所存在的境界。

但是就算這樣,鬼王的臉上還是含有一絲的輕蔑,綠爪也是一動,身體也開始飛轉起來,綠茸茸的雙手,露出了尖尖的指甲,這些指甲開始延長,都變得有幾寸之長,上面也是覆蓋著一股死氣。

一旦要是被這指甲劃開自己的皮膚,那將要被這個死氣侵蝕自己的身體,到時候就會身不如死,會被這股死氣控制住,陳軒在死海的上空曾經就遭遇過了這樣的事情,但是現在這些死氣對陳軒的威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幽冥探爪手!」

鬼王的雙手也朝陳軒抓去,兩人雖然施展的武技基本都是以爪為主,但是此時一個施展非常的飄逸瀟洒,而另一個卻是死氣沉沉,但是威力都是同樣的巨大。

兩人的身體很快的糾纏到了一起,陳軒的手爪朝鬼王的腋下抓去,鬼王一個側身,躲過了陳軒的攻擊,右手也朝陳軒的小腹抓來,森森的寒意都能滲進陳軒的皮膚之下。

陳軒一個收腹,隨後左腳抬起,朝對方的丹田踢去,要是鬼王的右手抓到了陳軒的小腹,那也免不了被陳軒踢碎丹田的命運。

被鬼爪抓到小腹還有一線的生機,但是丹田被踢中,那將是修為被廢,從此只能做一個廢人,鬼王其實傻子,右手回防,手指一伸,朝陳軒的左腿抓去,一旦抓住,那將是血肉橫飛。

其實這是陳軒的一個虛招,在左腿抬起一半的時候,會然身體一個變向,右手鬼魅般的抓向了鬼王的左肩,凌厲的爪風在鬼王的左肩處一閃。

鬼王一驚,沒想到這個小子,這麼狡猾,自己的元力根本封鎖不住他,還能跟自己近身交手,鬼王身體一個扭身,躲過了陳軒的突然襲擊,但是饒是這樣,也讓鬼王大吃一驚了。

鬼王釋放無邊的壓力根本封鎖不住四周控制陳軒的空間,陳軒還是遊走在鬼王的身邊,一招連著一招,絲毫不給鬼王喘息的機會。

不但鬼王吃驚,就連其他所有人都是十分的吃驚,為什麼這個不到元武境的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戰力,而且鬼王釋放的壓力就算站在遠處的眾人都是感到十分的壓抑,陳軒在這壓力的中間,竟然遊刃有餘,這更加的激起了眾人不可思議的表情。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因為鬼王釋放的壓力就是死氣,鬼王的元力里包含大量的死氣,但是這些死氣對陳軒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因為陳軒修鍊過冥神之術的原因,任何的死氣,怨氣,對陳軒沒有任何的效果,反而陳軒還能藉助冥神之術克制與它。 天空之上兩條人影互相的交錯,拳來腳踢,陳軒的身體猶如一隻飛翔的仙鶴,上下飛舞,雙爪時而叼啄,時而撓抓,不斷的有鶴形的姿勢從陳軒的身上體現出來。

高空之上一片綠茫茫的一層光幕,這些光幕都是鬼王製成的,這些綠色的光幕開始向陳軒施壓,死氣再配上鬼氣,終於山嶽般的壓力開始向陳軒的雙肩壓來。

陳軒的身體終於開始變得無比的緩慢起來,速度要縮短了一半,再也沒有剛才那凌厲的攻勢,四周的空間被鬼王已經開始鎖定起來,鬼王也終於見證了一個窺道境界強者應有的尊嚴。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躲,你能在我的幽冥探抓手下活命,已經足以自傲了,接下來就受死吧!」鬼王綠色加上灰色的元力開始覆蓋四周的空間,想要把陳軒淹沒在這元力的海洋里。

「哼!」陳軒的鼻子冒出一聲冷哼,雙目怒射鬼王,一股冥神的力量開始從陳軒的身上顯現出來,陳軒又是精神力覆蓋自己的身體之上,頓時壓力就緩解了,身體的速度再次提升。

身體一動,這一次陳軒突然變招,放棄了鶴舞九天,畢竟這套武技還不完善,還需要以後自己去完善,一個巨大的拳頭才朝鬼王壓迫而來,陳軒竟然以力量抗衡鬼王的元力壓制。

「帝流拳!」

陳軒覆蓋世界之力的拳頭朝壓制自己的綠色跟灰色的光罩打去,那一陣陣的轟隆隆之聲從高空傳來下來,現在站在地上的這些人,基本也都飛上了天上,看著二人的戰鬥。

身體一個激射,在空中劃過了一條直線,朝攔在自己前面的光罩直衝過去,拳頭上散發的力量開始發出咔咔的聲音,四周的空間開始承受不住陳軒的拳頭,發出了咔嚓咔嚓的聲音,這些空間已經開始鬆動。

半個呼吸的時間,陳軒的帝流拳打在了攔在自己面前的一座光幕之上,一陣轟鳴聲再次傳出,一層層的波浪向四周捲去。

「轟!」

天地色變,四周變得一片黑暗,無數的空間開始塌陷,一個真空的地帶在四周形成,一股劇烈的狂風以二人為中心,向四周肆虐而去,站在遠處的一些人再次被逼退回去,根本不能進入二人的千米之內。

一層層的碎片開始掉落,綠色跟灰色的光幕像是蜘蛛網一樣,上面已經出現了大量的裂紋,被陳軒剛才的一拳生生的打出了幾道裂縫,很難再鎖住陳軒了。

鬼王大驚,自己布置的元力封鎖,竟然也被他破掉了,這個小子倒是是什麼怪胎,難道自己的鬼氣對他沒有任何的剋制作用嗎,鬼王自語道。

不但鬼王驚訝,就連跟在鬼王後面的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也都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場上的變化,根本想不到,一個窺道境的強者布置的空間封鎖,會被一個不到元武境的螻蟻輕鬆的破掉。

但是他們想破腦袋也許都不會想到,陳軒的身上會有冥神之術,也只有這種鬼神修鍊的秘術才才能剋制這種死氣的力量。

千分之一霎那,陳軒打裂了鬼王的元力護罩以後,身體的壓力基本消失了,身體再次掠進,手中的拳頭之上,道道光華閃過,不同的元力在不停的互相交錯纏繞,強盛的力量開始再次覆蓋到了陳軒的拳頭之上。

還是一記直勾拳,沒有華麗的招式,沒有多餘的動作,簡簡單單的一招,卻飽含著大道的至理,大道從簡,化繁為簡,蓬勃的元力從陳軒的身體開始迸射出來。

身體猶如流星,又猶如炮彈,又像是一個激射的子彈,朝前方百米之處的鬼王橫掃過去,那鬼魅般的身影忽隱忽現,身影變得朦朦朧朧,變得無比的虛幻,但是那狂暴的力量確實實實在在的,從四周傳來陣陣的轟鳴聲,就能感覺得到,陳軒的這一擊包含了多大的力量。

但是誰也看不到陳軒此時施展的是什麼樣的極致,影藏在衣服下面的龍鱗,像是一根根的龍刺一樣,全部豎立了起來,輸送給了陳軒猶如蛟龍一般的力量。

鬼王一看對方竟然主動進攻,鬼火大盛,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再次冒出鬼光,綠茸茸的雙手再次長出無數的細小的絨毛,灰色的指甲在天空泛起一陣陣的綠光,一看上面就是布置了無數種的劇毒。

鬼王的身體也是一探,雙手朝陳軒的雙肩拿捏而來,手臂之上也開始長出了綠色的絨毛,現在就連鬼王的嘴裡也發出了一聲聲的鬼哭狼嗥,凄厲的鬼叫聲從鬼王的嘴裡發出。

帝流拳沒有任何的阻擋,以一種無往的衝勁跟鬼王再次的交到了一起,陳軒一擊老虎掏心,拳頭朝鬼王的心臟掏去,但是鬼王何其機靈,雙爪一伸一縮,把陳軒的中路牢牢的封死住了,陳軒很難傷到他。

陳軒的拳頭出拳似箭,落拳如風,腳踢四海,身體如蛟龍,鬼王的身體猶如鬼靈,飄忽不定,而且手上散發著森森的鬼氣,陳軒也不敢靠近,只能朝對方的身體上招呼。

一陣拳來腳往,「蹦蹦蹦!!」兩人又是一陣交手,這一次陳軒明顯的吃虧,因為陳軒的元力沒有對方的雄厚,一陣爆炸的聲音從兩人的中間傳來出來。

「轟!」陳軒的一拳被鬼王封住了,一抓差點切到了陳軒的手臂上,要不是陳軒躲避及時,現在的手臂就會留下了五道鬼爪痕迹了。

一陣激烈的碰撞,陳軒的身體被對方雄渾的元力刮飛而去,身體被鬼王的大手一抓,只能暫避鋒芒,身體一個急退,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躲避了鬼王的襲擊。

但是此時鬼王佔了上風,怎麼可能讓陳軒輕易的離去,身體一個縱身,再次朝陳軒的雙肩抓去,還想要把陳軒撕裂成兩半,一旦抓住,可想而知的後果,畢竟陳軒的身體也是肉做的,不是銅牆鐵壁,就算是,也禁不住鬼王的一抓。

又是磅礴的壓力朝陳軒捲來,現在的四周元力的形成就像是一灘汪洋大海,完全的阻止了陳軒的任何的退路,還想想要把陳軒控制在自己的範圍之內。

「看來我還是嘀咕了鬼王的實力,元武境的巔峰自己也許能戰勝,但是窺道境,自己暫時還不是對手,除非自己能突破到元武境,但是此時好像根本不可能,現在的境界一直停留在半步元武的境界,根本沒有觸摸到元武境的門檻,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除非能尋找其他的幾種五行之力,藉助五行之力,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更快的提升實力!」陳軒邊退邊暗道。

鬼王施展的壓力越來越大,四周的空間硬度再次的增加,陳軒就感覺自己身上現在就像是背負著一座萬鈞的大山一樣,寸步難行,額頭之上開始冒出冷汗,但是還是在咬牙堅持,一股戰意再從自己的身體里射了出來。

蓬勃的戰意清洗了四周壓抑的情緒,陳軒的戰意再次高昂起來,那股不屈的精神再次回到了陳軒的魂海,捨身的意境,信仰之力,世界之力,這些力量再次開始加持陳軒,就連修羅之力也在陳軒的身體里穿梭,那已經呈現出金黃色的血液再次加深一分。 戰意瞬間就撕裂了眼前的那一股陰霾,蓬勃的戰意,不屈的精神,捨生的意志,這一切現在都呈現在陳軒的身上。

鬼王雙眼又是一變,綠油油的雙眼又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但是手上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那一對鬼爪還是朝陳軒拿捏而去。

電光石火之間,陳軒衝天的戰意把自己的氣勢給挽了回來,身體停止了向後急退的腳步,臉色陰冷,冥神之力從自己的身體開始向四周蔓去,像是水紋一樣,精神之力就開始四散開來。

「該結束了,沒想到你居然能跟我戰上三招,現在一切都該結束了,去死吧!」

鬼王說完,隨後無數的鬼氣從他的身體里被召喚出來,一個個的鬼影若隱若現,這些鬼影竟然在白天也能出來,都是被鬼王吸收的萬千靈魂,最後便變成了一個個的怨靈,想在這些怨靈全部被鬼王釋放了出來,想要吞噬陳軒的精血。

這一招果然殘忍,這些怨靈出來以後,影藏在虛空之中的一些物質全部被這些怨靈所吸收,現在方圓百米立即就感覺氣溫一低,就連空氣都是變得死氣成成,都是鬼王的傑作。

無數的厲鬼都朝陳軒席捲而去,張開那血盆大口,伸出幾尺之長的血紅色的舌頭,跟豎立的幾顆森森的獠牙,顯得無比的猙獰恐怖,這些怨靈颳起了一陣腥風。

陳軒根本沒有理會鬼王釋放的萬千怨靈,還是站立不動,但是魂海里的一股神秘的力量開始釋放了出來,這些力量開始向四周散播而去,沒有什麼強大的氣勢,也沒有劇烈的轟鳴聲,就聽見陳軒輕輕的一聲怒吼。

「冥神收割!」

陳軒一聲低喝,精神之力化為了一個收割靈魂的機器,從陳軒的身體里釋放了出去,冥神的力量開始顯現出來,這是陳軒第一次用冥神的力量戰鬥,不知道這一次的冥神收割能否把這些怨靈的靈魂全部的吸收掉。

鬼王一個手印打出,這些怨靈就像是部隊一樣,滾滾而去,嘴裡還是念叨了一些咒語,開始操控這些怨靈作出攻擊,無數的怨靈現在開始包圍陳軒,站在遠處的擎戈的幾人面色大變,就連肖月梅也是臉色劇變。

誰也沒想到陳軒能跟鬼王戰上幾招,本來剛才的一番交手,這些人看到了曙光,以為有一線的生機,但是此時看到了鬼王布置的萬千的怨靈牢牢的把陳軒封鎖住了,都開始變得躁動不安起來,畢竟陳軒現在一敗,那他們誰也逃不掉被殺死的命運,所以都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元力封鎖,陳軒已經破滅掉了,但是現在可不是元力封鎖,而是怨靈包圍,就算現在十幾個元武境站在中間也免不了被吞噬的結局,怨靈根本殺不死,除非修鍊火焰一類的武技,能靠火焰殺死這些怨靈。

但是此時陳軒明明顯的沒有施展任何帶有火焰的攻擊,而是身體站立不動,雙手掐印,不斷的咒語從自己的嘴裡念出,隨後身體之中的精神力再次變得旺盛起來。

怨靈越來越近,陳軒身體四周的精神力也開始發生了作用,一陣鬼叫傳了出來,撲在最前面的一直厲鬼開始渾身自動燃燒了起來,一股綠色的火焰從這隻厲鬼的身體之中點燃,隨後這隻怨靈就發出了凄慘的鬼叫聲。

不到彈指一揮間的時間,這頭怨靈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徹底的被陳軒的冥神收割給吸收了,正在操控的陳軒收取這股怨靈化成的死氣以後,最後再次演變成了精神力,融進了自己的冥神收割之中,就感覺威力再次的加大。

這一突然的變化,讓鬼王的臉色再次閃現了一陣驚恐,這是鬼王第二次露出帶有驚恐的表情,第一次是陳軒的身體泄露世界之力的時候,鬼王感到了顫慄,現在自己的怨靈被吸收而走,鬼王再次出現這樣的表情,這已經顛覆了這個已經修鍊了上百年的老狐狸。

陳軒臉色一喜,看來自己的冥神之力見效了,再次加大了攻擊的效果,冥神收割開始更快的向四周散去,一聲聲的鬼哭狼嚎從這些厲鬼的嘴中傳出,四周彷彿已經陷入了地獄之中,無數的厲鬼在接受油炸之苦。

又是一股青煙冒出,一直厲鬼再次變成了陳軒的養料,陳軒就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在不斷的攀升這,在勾魂森林裡陳軒沒有敢肆無忌憚的吸收鬼氣,死氣,現在又這樣的機會,陳軒當然不想放棄,不斷的有怨靈被陳軒的精神力化為了青煙,消失在了空中。

成千上萬的怨靈在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有上百頭的怨靈被陳軒融化掉了,但是這些怨靈也看到了陳軒身體上那強大的血肉之氣,都紛紛的朝陳軒撲了過去,想要蠶食陳軒的肉體。

「來的好,今天我就全部的收了你們,以作我提升實力的養料!」陳軒再次的加大了力量。

鬼王一看不對,自己的怨靈只要一到了陳軒的幾十米之內,就會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也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身體一個激射朝陳軒壓迫而去。

這一次鬼王身上釋放的壓力感覺更大,看來陳軒頻頻的躲過了鬼王的一次次的攻擊,已經深深的傷害到了鬼王尊嚴,一個窺道境的強者連一個真武境的小子都收拾不下來,已經是一件十分可恥的事情了。

現在的鬼王好像是發怒了,看來要動真正的實力了,從對方身上的氣勢就能看出來,對方一直沒有出全力,以為拿出一部分的實力就能打敗陳軒,看來鬼王也是失算了,這一次鬼王身上散發的力量足足比剛才提升了好幾倍。

不但冒出了死氣鬼氣,也出來了一股涼意,這是一個寒冷澈寒的冷意,這個鬼王領悟自己的道,也是屬於陰冷一類的,這一次鬼王動用了自己的道,也就是含有規則之力的元力,任何東西只要帶上規則,那它的力量就不是道以里記,已經超越了人類了,開始向更高的一個層次進發。

「鬼王師兄已經動用了他的全部實力了,這個小子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鬼王師兄多少年沒有出全力殺人了,今天竟然讓這個小子動用了鬼王師兄的終極實力,難道這個小子隱藏了實力?」站在遠處的兩名黑衣人,其中一人道。

「再怎麼強,一會也是要乖乖的給鬼王師兄吸收他身上的精血,螻蟻永遠是螻蟻,再怎麼厲害,那也只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看來鬼王師兄又要施展他的秘技了!」旁邊的另一名的黑衣人道。

「我們靜觀其變吧,我們只要看好不要讓這些人逃跑就行了,不然一會不好跟鬼王師兄交代!」

兩人說完還看了一眼遠處的十幾人,都從這十幾人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的慌張,這二人像是看到了一群綿羊一樣,嘴角都露出了一股陰狠的表情。

千萬頭的怨靈被陳軒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吸收了大半,陳軒就感覺自己的識海再次被擴大,這些怨靈溶解以後,都是變成了精神力,最後被陳軒吸收。

鬼王看著自己的怨靈被對方吸收一空,心在滴血,但是此時一驚顧及不了這麼多了。

「小子,你廢了我這麼多的怨靈,那我只好把你的身體炮製成一個傀儡,供我驅使,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現在開始承受我的怒火吧,真的以為我能不能奈何與你嗎!」鬼王身上爆出一層綠光,隨後就淹沒了四周任何的色彩。

「鬼驚風!」

鬼王一聲怒吼,四周就颳起了一陣鬼風,隨即身體變得無比的陰森。 突如其來的一個變化,陳軒也所料不及,沒想到鬼王剛才一直都沒有動用全部的實力,現在才是拿出了自己的應有的力量,狂暴的力量立即壓制的陳軒都喘不上起來,四周的怨靈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山峰一般的壓迫感。

狂風在怒吼,鬼神在傲叫,陰風在聚集,四周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鬼王剛才製造的一招,「鬼驚風!」

狂暴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陳軒的身體突然一個下沉,朝下面落去,但是不管陳軒怎麼落,但是這狂暴的壓力怎麼也擺脫不掉,劇烈的喘息聲從陳軒的嘴裡傳了出來。

鬼王那綠色的瞳眼散著無比陰冷的眼神,身體開始向陳軒飛去,鬼風都是從鬼王的手上發出,一股強似一股,而且這些力量開始形成了一座萬丈巨山,開始壓迫在陳軒身體的上方,任由陳軒如何的穿梭都擺脫不掉了這萬丈巨山的壓迫。

「咚咚咚!!!」

陳軒的雙腳終於落地,身體生生的讓鬼王的氣勢給逼了下來,腳底下面發生了一陣震動,一個一尺之深的大坑在陳軒的雙腳之下,那萬丈巨峰也隨之而到,落到了陳軒的頭頂之上。

一個骨骼交錯的聲音從陳軒身上傳來,雙腿開始打晃,要承受不住著巨大的壓力,雙腿開始彎曲,要向下跪去,就連後背都開始彎曲,但是一股不屈的意志時刻在影響著陳軒。

世界之力開始灌注陳軒的雙腿,身體一個直立,再次的站立起來,這是一個世界的力量,怎麼可能會被一座大山所能壓迫的,但是陳軒想要做出反擊也很難,身體被牢牢的控制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