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無戒冷問道:「為師的話你敢不聽!?」

面目苦澀,凄美如零落的花,星眸失魂,彌月再次說道:「月兒一切皆為師尊所授,月兒理當應承師命。可要與哥哥斬斷……情絲,捨去一切,恕弟子不孝,月兒願以死……還報師恩!」

說了這話,彌無戒臉上也是驚訝一閃,看著自己最滿意弟子堅定不屈的臉龐,他實在難以想象,平時溫柔恬靜的徒兒竟也有如此剛烈的一面!

為了至親之人可以捨去自己的寶貴生命,這需要何等的勇氣與決絕!

繞是以他彌無戒冷淡的xing子,臉上也有些動容。

僅過片刻,彌無戒忽的仰天朗笑,開懷暢快,先前冷漠儘是散去。那一笑聲撼天動地,直驚雲顛,便是在百裡外,也能如數聽到這大笑之聲。

「師尊……」彌月莫名望了彌無戒一眼,心中萬分詫異。

「好!好!好!好一對至情至xing的兄妹!不說外界,便在彌族之中這份真摯情感也是難得珍貴。月兒,你能做到如此,當真難得!不愧是我彌無戒的弟子!」大笑之餘,彌無戒也不忘嘆道,語氣中儘是欣慰之意,似對這寶貝徒弟更加滿意了。

彌月心頭疑惑,正yu說些什麼彌無戒拂袖一揮,卻見一股輕柔之力將彌月扶起,如是站好。一改先前冷態,彌無戒笑道:「怎麼,是在疑惑為師先前為何那樣對你?其實也沒什麼,為師只是想知道月兒你與你哥哥的感情到底如何。一番試探之下,為師很滿意!」

彌月似不敢相信,一雙美目睜大,極是秀氣可愛。過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俏臉微紅,不知該氣惱師尊的舉措,還是這種結果令她放下心中巨石。

「月兒不怪師尊吧?」彌無戒和善笑道。

「師尊哪裡話,只要師尊不將月兒與哥哥分開,月兒已經很感激了。」少女臉上依舊紅韻未消,本就一張絕美似仙的玉臉,這下更是艷麗誘人。

彌無戒笑道:「嘴上不說,心裡還是怪為師吧?」

「月兒豈敢!」彌月連忙否決道。下一刻她就呆住了,她發現她的反應太過激烈了點,這不明擺著心中怨怪師尊嗎?臉上一紅,一時手足無措。

彌無戒風輕雲淡一笑,全然不顧少女心中那份哀怨,說道:「為師召見你來,是有一樣重要東西交付與你和你的哥哥。另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與你說。」

說到這裡,彌無戒一改先前,滿臉儘是鄭重之sè。

彌月臉上也是一肅,道:「師尊請說。」

輕點頭,彌無戒手指上納靈戒青光一閃,便有兩枚龍眼大小丹藥出現在手心,渾體天藍,丹紋繪晰,丹味飄香。彌月心魂亦是一盪,這讓她不禁好奇起來。這是兩枚何種丹藥,竟能讓她的心魂為之顫動,一看便知不是凡物,只怕品階比龍血塑骨丹還要高上幾籌。

彌無戒玩著手中兩枚丹藥,鄭重說道:「此兩枚乃十品巔峰丹--寂神丹!藥效是適合靈神之下所有人服用,固神養息,待ri后衝擊靈神境界也有極大裨益。這等丹藥放在偌大彌族之中也是寶貴之極,月兒你一定要妥善保管好,最好回去之後將此丹服下,以免變故叢生。」

說罷,將兩枚丹曲指一彈,便入了彌月手心中,感受到雙丹上不斷散出的奇異力量,彌月似乎可以感知到自己停滯許久的境界,有了一絲鬆動跡象,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彌月欣喜之極。

本來她便是七階靈者,若是能再上一階,就是八階靈者之列。原本預期半年九階靈者,如今一看,只怕達到靈師也不是不可能。不是她自誇,而是作為彌族第一天才,她確有這個實力。

在遠古家族中,年輕一輩中一旦有人晉級為靈師,家族便會派出靈聖之上強者進行靈氣灌體,修行一ri千里,遠不是一般勢力可比擬的,靈氣灌體,只有靈聖境之上才有這個本領,而擁有此境界的強者,無一不是大陸的超強人物。

彌族作為上古流傳下的大家族,不說靈聖,連天神都是擁有。

想到這裡,彌月也是興奮異常,接受靈氣灌體的她,定能一躍好幾個大境界,成為靈君、靈王也不是不可能。

實力的提升,意味著地位提高,一旦她地位升高,她就可以為自己哥哥拉動更好的資源,天材地寶也不在少數,那樣,就再沒人說他哥哥是廢物了。

想到這個可能,彌月心中甜蜜一笑,像吃了蜜糖般開心。

小心翼翼的收起兩枚丹藥,彌月收斂一禮,道:「月兒謝過師尊!」

彌無戒淡淡一笑,只是點頭,畢竟這兩枚丹他也只是替人代勞而已,與他倒是沒多大關係。當然,為了自己寶貝徒弟,以他的身份弄到一枚寂神丹不難,至於彌塵的那份,就自動忽略了。彌族是不會為了一個資質平凡的人提供寂神丹的,只有像彌月這樣的天才才是彌族重點培養對象。

「東西交給你了,下面,為師要和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彌無戒一臉凝重,神情嚴肅之極。

彌月鄭重點頭,神sè肅然,洗耳恭聽之極。


彌無戒肅聲道:「其實,這些事情為師本不想如今對你說,畢竟這不是現在的你能左右的。但自從上代族長退居后,便立下天神之上不得參與族事的規定,若有違規者,以叛族罪論處!而這代族長大權獨攬,幾乎將整個彌族攏於手中,但他還是擔心一點,而就是這一點會牽扯到月兒你的xing命安危!」

彌月本就聰慧,豈不知其中厲害,脫口而出道:「他們擔心師尊率領的【九冥】?」

彌無戒點頭,說道:「不錯!【九冥】可以說是脫離這代族長一系的duli組織,直接隸屬於上代族長。在權威上【九冥】無法與他們相提並論,但論到戰力,【九冥】幾乎壟斷了彌族靈帝境之上的jing英戰士,遠不是這代族長一系可以抗衡的。在明面上,他們不敢與為師爭鋒,但在暗裡,難免會使用一些下三濫的招數。作為我弟子的你,是他們最佳攻擊對象!這一點,為師希望你能理解!」

彌月心中凜然,問道:「師尊可有辦法解決?」

彌無戒搖頭,眼中冷光寒冽,沉聲道:「無他,一個字——殺!!」

殺!!!

這一字脫口,彌無戒身上傳出冰人的寒意,磅礴氣勢鋪天蓋地,無數殺機蔓延八方!使十數里方圓內籠罩了一片肅殺與濃重!鳥獸飛絕,天地變得昏暗yin沉!

他宛如從地獄爬出的修羅惡煞,帶著死屍的血腥味,冰冷的眸子,不帶絲毫情感!

彌月臉sè蒼白,顯然也是被自己師尊這驚天殺氣給震懾住了,眼中閃過一絲驚懼!

片刻之餘,彌無戒才散去身上的殺氣,但他仍顯得冷如冰雕,不帶半分溫度,說道:「這片大陸,本就無道理可言。殺人者,人恆殺之!為師希望你能深明,對待敵人,不要給他任何一絲翻身的可能,斬草除根,永絕後患!否則,最終付出慘重代價的只會是你自己!」

彌月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複雜神sè,只是動搖片刻,便恢復一片冷冽,道:「月兒明白,ri后絕不會給敵人留下逃生的可能!」

滿意一點頭,彌無戒又道:「當然,讓你這麼做,其實並不是為師的初衷。只是如今的彌族狀況,已經容不得你有任何的馬虎,到底是彌族的族長,雖然比起上代族長差了很多,但他畢竟是彌族的正統領袖。想要將他拉下水,至少以為師現今的實力還辦不到!所以,月兒,你做的每件事,都不能被族長一系的人抓住把柄,否則,這將會很難收場!」

說到這裡,彌無戒又笑道:「不過月兒,你也無需太過擔心,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若是因為危機,從而束縛自己的本心,這樣的人即便再是天才,最終也不過是別人腳下的一塊踏板!你天資絕頂,除卻一些天生妖孽之外,僅為為師生平所見唯一一個以十五歲之齡,達到七階靈者。你先天資質足夠,差的只是在血與火中生死錘鍊!美玉雖好,也要經過雕刻才能顯示它的風華。溫室草木,只有歷經才知道途艱險。為師一直所期望的便是月兒你ri后能成為彌族的強大支柱!族長一系的人,就當是給你的一次磨礪吧!」

聽了這話,饒是以彌月沉靜xing子,也難免深吸了一口涼氣。將龐大族長一系之人當成踏腳石,說這話之人,需要何等的霸道與氣魄!?

彌月不知道,也不需知道,她只相信她的師尊絕不會害她便是。誠如彌無戒所說,溫室草木,若不經風雨險阻,怎能傲立世間?以十五歲之齡達到七階靈者,彌月又豈不知其中利害?能有今ri之成就,豈是單憑天資這種虛無縹緲東西決定的,也只有彌月自己心裡清楚,她是付出了何等龐大代價,否則她斷斷不能以如此年紀就有這般實力,其間過程怎是一個「苦」字說的清的?

彌無戒突兀想起什麼,說道:「對於你,為師倒不是太過擔憂,但你的哥哥……才是月兒你最大的軟肋,若ri後有人拿你哥哥作威脅,月兒你會如何做?」受到師尊炯炯直視的目光,彌月剛要脫口而出,卻又忽的止住,低頭咬牙苦苦掙扎一番,才說道:「月兒會盡最大努力將哥哥救出!」

彌無戒搖頭,眼中閃過一絲痛惜,問道:「倘若以你哥哥為代價,讓你去死,你如何做?」彌月一聲「我」字脫口,卻又忽的頓住了,眼中掙扎之sè更濃,良久似下個了極大決心一般,一字一頓道:「只要哥哥能活著,我願意!」

我願意!語氣中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沒有一絲一厘的質疑,彷彿亘古歲月流失,也無法動搖這真心誓言一般!!而彌無戒卻是極盡苦笑,片刻后,才擺了擺手,道:「痴兒!果真痴兒!罷了,為師勸不住你,早知如此,當初為師就應狠下心一掌了結了你哥哥,真不知他有什麼好,竟能讓月兒你做到如此地步!罷!罷!罷!月兒你先下去吧,為師想一個人靜上一靜。」「師尊……………」彌月還未說什麼,彌無戒就已經擺手,轉過身去,不言不語。見此狀,彌月也知難而退,只得恭聲一拜:「弟子告退!」

說罷,彌月便是退下,略走幾步,停下回望一眼,見彌無戒依然淡漠不回首,眼中失落一番,靜靜離開了。前者剛離幾道隱晦氣息,下命令道:「選出三名靈神、二十名聖者務必保護好月兒與他的哥哥,若有不測,提頭見我!」那幾道隱晦氣息心神一凜,皆道:「是,首領!」隨著幾處空間波動,這幾人全部散了開來,不見蹤影…………而此刻,在彌族某處青崖之巔,一名黑衣中年男子直立此地,正是與彌無戒先前有過交涉的神秘人物——彌絕!望著眼前雲氣翻湧,白氣飛旋,他的臉上緩緩現出了冷酷笑容,似在冷笑一般…………「遊戲已經開始了,可有準備好,彌天神……」 彌界,某地。少年此時盤膝坐於木床上,身體顫動,又似忍受著什麼極大苦痛一般,兩排牙齒早已繃緊,發生了幾聲牙嘣的聲音,清脆入耳。坐在床上的彌塵,兩隻稚氣小手同時也在翻動著奇妙異手印,散出淡淡地青sè幽光,十分詭異。其身上隨著印訣手式不斷變化,冒出了絲絲黑氣,但卻顯得微淡。被這股黑氣所籠罩的彌塵,雙目緊閉,整張清秀臉龐佈於黑幕中,神秘異常。如此這般持續大半個時辰,突地,他的身軀猛顫一下,一口鮮血忍不住又是從嘴角處流下,神sè蒼白。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轟」的巨鳴,在彌塵體內猛然炸開,引得他全身鑽心之痛,若不是他毅力遠超常人,他斷然已經棄下陣來了。想到不久前剛吞下龍血塑骨丹引起的疼痛之感,彌塵心中就不禁一陣苦笑。在服丹之前,他早已猜想到煉化此丹過程中絕對是艱險重重、困難無比!他已無限擴大龍血塑骨丹的藥力之大,可當自己親身體驗之後,彌塵別提多鬱悶了,連腸子都悔青了。這哪是吞服什麼神丹啊,看是毒丹也是不為之過。如今,龍血塑骨丹藥力依在他腹中徐徐化開,但這種看是緩和的藥力,內里卻霸道異常。一股強大的氣波以彌塵為中心向四處散開,使得周邊空氣為之一凝,連修鍊專用的屋室都狠狠一顫,可見其藥力著實不同凡響。

隨著這股藥力的暴烈而出,彌塵臉上亦是一白,額角處冒出滴滴冷汗,順著略顯清秀的臉龐滑落,剛落途中,就被藥力所產生的熱量蒸化為烏有。

感受到體內一股股雄渾藥力向著他的全身筋骨血脈充斥而去,這雄渾無比的藥力在彌塵體內驚雷炸開,再次感到撕心痛楚湧上心頭。全身各處猶被萬千針同時扎住一般,刺骨的錐心更讓彌塵吃盡了苦頭,幾乎繃緊了各脈神經。緊咬住牙關,臉上露出堅毅之sè,同樣也顯得蒼白如紙,似在承受極大苦楚。若不是xing子堅忍之人,只怕在開始服用之時,就已放棄抵抗,任其宰割了。

畢竟這種非人能承受的疼痛不是誰都能忍受住的。更何況彌塵只有區區四階靈力,連靈者都是遠遠不如,堅持到這裡,他xing子堅忍是一方面,但最重要還是彌塵天生經脈粗壯,能承受常人所不能承擔的洗脈之痛!不錯,正是洗脈!!!

彌塵由於天生經脈粗壯,從而導致經脈中雜質巨量,無法將靈氣迅速凝練,才致使彌塵無法像常人那般修鍊。這種情況是彌族一位丹道宗師斷定出來,彌塵自然深信不疑!天生經脈粗大,體內靈氣濃度較常人自是濃郁不少,但彌塵寧願不要這種如同雞肋般的利處,也不背負十年的廢物之名!如今,有了龍血塑骨丹相助,只要能忍受住洗伐經脈的痛意,彌塵深信他將永遠告別廢物名聲。也能像常人那般正常修鍊,不必再擔心廢脈的問題。一直壓在他心中十多年巨石,也終於可以徹底放下了。想到此處,彌塵心內信心倍增,連帶著之前的痛感也弱了幾分。跟隨體內藥力不斷化開,衝擊彌塵各處經脈,在他的身體外圍隱隱約約出現一張青綠sè光膜,這張光膜一旦暴露在空氣中,就彷彿無底的黑洞,貪婪吮吸著周圍不斷攏聚的靈氣,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吸吮,逐漸形成一個青珠虛影,盤旋在彌塵頭頂,盡情吸著天地靈氣。而這一切,彌塵卻毫未察覺到。他此時正緊緊地咬住牙關,因為無盡鑽心之痛,令得他齒間顫抖而發生更大「咯嘣」聲響。不自然間,他的嘴角處咬出一絲血花。盤膝坐好的姿勢,似老僧坐定,不受外界打擾。手中奇異印式仍翻連不斷,快得連眨眼都比之不過。而隨著這些舉動,彌塵身上氣勢就愈強一分。「嗚」的一聲龍吟,自他體內嗚咽而出,一股更勝之前的藥力爆發而出,那一種錐心針扎的痛苦,更使他青經筋暴跳,臉上細膩冷汗不斷流下,臉sè蒼白如紙,無一絲血紅潤sè。而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猛烈攻勢,彌塵連苦笑機會都是沒有,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著劇痛,拚死堅持而已!

比起先前更艱難的翻動手印,兩隻略含稚氣的小手也在不停顫抖著,如果不是為了不讓前功盡棄,彌塵真想此時大聲痛吟一番!痛!痛!痛!

猶如來自九幽的烈火在焚灼著軀體,被熊熊烈火包圍,鑽入骨髓!又感到自己這副殘軀被野獸撕咬,血肉淋漓,白骨暴露!想到失敗后不但會再次受到族人的譏諷,而且辜負了妹妹彌月的無限期望。彌塵很怕!他很害怕少女因失望而變得傷痛的眼神。她不在乎世人看法,可彌塵在乎,他厭惡被女人保護的感覺!每當想到這種不堪過往,他都覺得這是男人一生中所不能容忍的恥辱!!

因此,他不甘!


不甘被命運左右的他,想要以這種屈辱鞭策他前行!為了此,他寧可捨棄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命運若不能被自己掌控,終為他人所奴役,與待宰豬羊有何區分?

修鍊一途,本就是逆天之道,縱天資有限,也要與天斗!每個人生下都不是絕對的王者,天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還是具備一顆無畏天地的心!心中冷冷一笑,用出全身力氣保持此時狀態,對於體內洗脈伐髓之痛充耳不聞。即使身上因藥力狂暴而漲出傷口,流出鮮血,他依舊維持入定姿勢,不動分毫。原本顫動身體也是逐漸平和下來,開始全力煉化體內無盡藥力,達到最佳效用!

歷經幾ri非人折磨,彌塵依然在痛苦中煎熬度過。全身骨頭酸麻,像散了架般,抽不出一絲力氣,而由於體內那股霸道藥力尚未被完全煉化,反而變本加厲,沖勢比一開始尚要猛上幾分。

彌塵體內宛然成了一個小型戰場,雄渾藥力不斷對他各處血脈進行猛攻,每擊一次,就好比被巨石砸中心口,沉悶無比。

如果不是為了心中堅持,彌塵早已放棄抵抗。經歷洗脈時間已經足足過去三天三夜,這三天內彌塵沒有片刻休息時間,水食亦未進過,身體疲倦程度已達到極限,再加上jing神上的消耗,兩處夾擊。可知,彌塵這三天內,無時無刻不在經受著折磨。

坎坷再多,也有過去的一天,更別說經過這幾ri沒ri沒夜的煉化,龍血塑骨丹的藥力幾乎已經被他淬鍊完畢,身體力量也是達到一種飽和狀態,只剩下極少一部分未被煉化。

而且,令彌塵更為驚喜的還不是這些,而是他的實力竟在極短時間內達至八階靈力,比原來整整高出四階靈力。若按以往還不知要修鍊何許年月,這怎能不令彌塵欣喜若狂?

十六歲八階靈力,在偌大彌族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中等之才,雖然只是墊底的那種。彌族不比一般勢力,其中天才也分三六九等。通常以十六歲之齡,實力在五階至七階靈力屬下等,八階至靈者一階為中等,二階靈者以上便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人物。而彌塵原本只有四階靈力,被稱為廢物也不是沒有根據。

彌族作為遠古巔峰勢力之一,神之血脈極其濃厚。下等資質的都是極其稀少,大多數處在中等或中等之上,妖孽般天才偶爾會出現一些。例如他的妹妹——彌月,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想到這裡,彌塵就有一種快瘋癲的衝動,畢竟他過去實力實在弱得實在可憐,估計就是彌族中一些老祖宗見到家族出現這麼一名「天才」,恐怕會忍不住一掌拍死他,實在太丟家族的臉面了。從彌族創建至今就從未出現過這般「驚天動地」的「天才」,這簡直是不堪入目!

可想而知,他的資質不但彌族一些先賢看不過去,就論彌塵自己灌上這種稱謂也抬不起頭來見人。不過,如今已是不然,有著龍血塑骨丹相助,他將徹底脫離廢物的名號,光想想就讓彌塵暗自激動不已,亢奮無比!比見到一名絕世佳人裸身在前還要激動!

廢物的名頭一直像一塊巨石壓在他的胸口,喘不過氣!

正因為明白弱小的痛楚,沒有絲毫尊嚴可言,彌塵才更想獲得強大的力量,擺脫困境!

靈獄大陸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在這裡,不會存在同情,若想獲得尊嚴,唯有爬的越高,走的更遠,站在大陸最巔峰處!!!

「哼,命由我而不由天,若天無路可行,我便打出一條道。縱有一ri身死魂消,葬身九幽,也好過一生懦弱、掙扎無力!」「天無道,我有自己之道。我這一生,不奉天,不信神,只信我自己!」「前方之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我也要抓住一線生機,背道而馳!」「這一舉,非生即死!」心中極度不甘的理念,化為了煉化丹藥強有力的能量,散去身心疲憊,不管不顧那無數次衝擊而產生的痛意,畢竟經歷長時間非人折磨,對於更大痛楚早已有些麻木了,又怎會在乎這些無關緊要的小痛小癢?的確如此,現在只能用小痛小癢來形容了,近九成藥力被吸食一空,已經翻不起什麼大浪來了。此刻,彌塵拋去腦中雜念,維持本心,加速煉化剩餘藥力。雖是安然度過最危險時段,但xing子向來小心的他,也不會有任何鬆懈,自得大意。

萬一這丹藥有什麼後續暗勁,結果他可就有的哭了。所以彌塵一直保持著小心之態,以防備不測。隨著筋骨不斷強化,彌塵清晰感到自己血肉中有著十分狂暴的力量,一種極大漲破之感生起。好在他天生經脈粗壯,可以容下如此濃厚靈氣。此時連彌塵自己都有點不太相信他本體有著這般強大實力,堅信這股狂暴力量全力一擊,估計就是七階靈力的人也要被一拳重傷!可想而知,這次洗脈給彌塵帶來極大好處,讓他一時有種不真實感。可當發覺這一切皆為真實,彌塵可謂是熱血沸騰、戰意濃濃!恨不得立馬見證一番實力幾何!「咯嘣」「噼啪」的煉骨之聲不斷響起,彌塵身上氣息也隨之增強一分。終於,伴隨著一聲巨大轟響,從他體內散發出強橫力量波動,形成氣場,向四周震蕩而去。石桌移位,玉杯碎裂,恐怖力道擊在牆壁上,讓整個房間都為之震動起來,出現幾道裂紋,久久不息!「呼」吐出一口濁氣收回散在外面的靈氣,頭頂上盤旋青珠似有靈xing一般,微微一顫,遁入彌塵體中,有種血肉相連之感。久久,彌塵睜開了雙眸,那黑耀如星辰的瞳孔,散出奇異光芒,幽夜深邃,如流星一般閃過,詭異萬分。握了握拳,肌肉崩起,醞釀一股恐怖能量,拳頭冒出黑氣,運足全身氣力,猛地一下朝著牆壁擊去!「崩」的一響,牆上先是出現一個半丈大小坑窪,再是如蜘蛛吐絲般向四周龜裂,傷痕滿布,觸目驚心!看著這一傑作,彌塵也是吞了吞口水,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他一擊造成的。這個修鍊專用的房室堅硬程度,足以抵抗住一名一階靈者的全力攻打,而他竟也打出了一個這麼大裂口,這也太…………厲害掉了吧?!一種名為幸福的感覺包圍住了彌塵,讓他眼中閃爍著興奮光芒,望了望捏緊的拳頭,一股滔天自信悄然在他心中生起。他現在實力雖只有八階靈力,但要讓他此刻對付一個普通一階靈者也是能勉強應付,當然,這不包括彌族那些越級挑戰的怪胎!就如自己妹妹彌月,在五階靈者之時,就曾在十招內擊敗一名靈師,還是在不動用靈技的情況下。外人不知,但他卻是一清二楚,他的妹妹手上至少掌握兩門地階靈技,七門玄階靈技,秘術也有三四種之多。更別說彌月如今已達七階靈者之境,全力之下,幾乎可橫掃靈師階別人物!彌族第一天才,名至實歸!自己妹妹很出眾,彌塵絕不否認,但對於彌族這種大家族來說,天才這種東西永遠是層出不窮的。嫡系之中,年輕一輩足有數數千之數,加入旁系的有數萬之巨。其中以十六歲之齡超越靈者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之眾。彌族少主彌岩便是其中佼佼者,曾以一身如堅甲般的土屬xing之力,僅三階靈者大敗一名五階靈師,硬抗七階靈師於不敗之地。可知,對於這等天才,跳級戰鬥如吃飯喝水般簡單。因此,彌塵不會自大到立足彌族天才之列。作為彌族頂尖天才,至少也要以靈者實力擊敗靈師,否則一切免談。正想之際,密室石門被從外推開,走進一名身著藍裙的少女,十五六樣子,樣貌極美,雪膚凝脂,冰清玉潔,瞳眸深處如秋水之波,清秀靈動。這少女不是彌月又是何人?見到少女來臨,彌塵飛快奔來,一把摟住少女那柔弱無骨的嬌軀,幾乎激動興奮道:「月兒,你看到了嗎?我成功了,終於成功了!我再不是廢物了,不是廢物了…………」說這話時,彌塵語氣有了一絲哽咽,但更多的卻是幸福的激動!抱住少女嬌體,彌塵真有一種想將她融入身體的衝動!而這時,彌月卻已是呆住了,連彌塵說什麼話都是未曾聽清,就被他一下子抱在懷中。這種久違的溫暖感覺,依舊是如此熟悉的氣味,讓她鮮活的心,有了一絲顫動!

千言萬語,莫過於此!

待回過神時,彌月覺得自己的臉像「火燒雲」一樣,整張玉臉紅的滴血,依偎在少年寬大溫和的懷裡,她就像一個初入家門的小女人,萬分羞怯!什麼功法靈技,全被她一股腦兒,拋去了九天之外!那充滿陽剛,卻不失男子霸道的氣息,嗅入少女鼻中,她只覺這一剎那心醉如夢,夢境過處,是chun暖花開!一時沉醉其中………… 「哥哥,可以放開月兒了嗎?這樣很疼呢……」耳邊迴旋起少女宛如天籟的聲音,彌塵這時才發覺自己竟抱著懷中少女那麼長時間,而且下意識里用了如此大力氣,以至於少女肌體緊貼在他胸口,讓他心中生起一絲異樣的快感,彷彿來自最遠古的衝動,眼中一片火熱!

「咳咳」乾咳兩聲,在這種思想剛剛產生,彌塵連忙把它掐滅。略微尷尬的鬆開懷中少女,乾笑問道:「呃,月兒,剛才我不是故意的,你,不會介意吧?」

內里還羞的少女,用著蔥白玉手撫住發燙臉頰,那羞澀嬌艷的神情,就是向來坐懷不亂的彌塵,眼光也有些發直,喉嚨干滾。

對自己妹妹都能產生這麼齷齪……的想法,還真是畜牲!彌塵心中暗自苦惱不已。

「呵,月兒才不會介意呢。不過,哥哥剛才還真是大膽。要知道,月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男生抱得這樣緊呢!」臉上微紅,少女額頭低下,綻放著親膩含羞的笑意,目光中似乎閃過一道喜sè以及……緊張!

「呃!」彌塵只得訕訕而笑,在這種尷尬情況下,一向大腦遲鈍的彌塵,還真不知說什麼好。


彌月心中激動,但也未忘了此行目的,輕笑問道:「哥哥,龍血塑骨丹……煉化了嗎?」

彌塵先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臉上開始自得起來,笑道:「那是自然,如果連這種小事都處理不好,我也沒臉見月兒你……」

還未說完,就發現一處柔軟抵在自己嘴上,讓他的下言生生吞回肚子里。彌月望著他的雙眸,美目含情,嬌嗔道:「哥哥,下次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你是月兒這世上至親之人,即便永遠都是……那般,月兒也會守護哥哥一生一世!」

聽著少女yu羞還嗔、百般柔情之話語,彌塵便是個木頭人心中也是感動不已。同時心中也暗暗發誓,一定要守護好這份兄妹之情,不容許任何人玷污!

「那個,月兒可以把手拿來了嗎?這種感覺,挺怪的……」彌塵不免尷尬問道。


「嗯!」輕輕點了點頭,聲音很低,玉美臉上亦是彩霞遍布。心中頗為不舍將玉指從少年唇上移開。而這一切,彌塵是無法察覺到的。

「嗯,八階靈力,這已經很不錯了,哥哥在彌族之中也能排上中等了。」查看了下彌塵所處的境界,彌月頗為滿意點頭,笑道。


還未待彌塵自得一笑,彌月又接著道:「哥哥也不要因此小看彌族的天才,只要是十六歲晉級靈者的,憑著特有天賦,最低也能越三階戰鬥,甚至擊敗靈師也不是不可能。這樣的妖孽怪胎,在偌大彌族沒一千也有八百之數。所以,哥哥以後的路還很長!」

深有同感點頭,望向少女臉龐,彌塵心中暗自嘀咕:他們是怪胎不錯,但月兒你卻是怪胎中的怪胎!

「哥哥,胡思亂想什麼呢!」彌月見他盯著自己,哪還不知他心內想法,內心中甜蜜之時,臉上也布上一層韻紅,頗具風情嬌嗔道。

「咳,月兒,那個,你的氣息好像又變強了點啊!」彌塵見時不妙,連忙扯開話題,問道。

彌月點了點頭,笑道:「嗯,前一天月兒已經突破到八階靈者了。」

「八階……靈者?!」彌塵震驚的差點眼珠子突出來,腳上一軟。心內不斷念叨,這才幾天過去,就從七階靈者升到八階靈者了,這小丫頭……天賦未免太恐怖點了吧?

擦擦臉上的冷汗,自己這妹妹,實在太那啥了,簡直不讓人過了啊……

同樣,心中亦是自豪之意大起,再怎麼說,彌月也是他親妹妹不是?當妹妹的這麼厲害,作為兄長臉上也有光呀!

看到自家哥哥這般震驚,少女心一動,輕笑一聲,倒入少年懷中,小鳥依人的依偎在他懷裡。光潔的側臉緊密貼在他的胸口,傾耳聆聽那醉人心魂的心聲!

絕美的俏臉,宛如琉璃美玉,完美的沒有一絲瑕疵。清風吟笑,是無限悠長的柔意,那幸福含笑的臉上,美目閉合,一陣滿足。

「傻瓜哥哥,月兒再厲害,也永遠是你的月兒,又何必在乎他人看法?」

彌塵一呆,隨即臉上現出柔和之意,撫著少女溫潤而黑亮的如雲秀髮,輕聲道:「不錯,月兒永遠是月兒,是哥哥最親的妹妹啊……」

聽到「妹妹」兩字,彌月不由來心中莫名一痛,但很快掩飾過去。在少年懷抱當中,柔聲笑道:「嗯,月兒相信哥哥,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蓋世強者!月兒一直堅信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