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先生,歡迎來到美國!”

Rob Friedman 一進入會議室就看到坐在對面的年輕人,不用問,光是從外在的氣勢就能判斷出對面誰是F.L 的董事長。

雖然事先了解到了F.L董事長很年輕,但親眼見到還是很驚訝,看起來似乎還沒有自己兒子大吧……

(老外長得就早熟,16歲的看起來就像30多的)

隨着Rob Friedman帶着頂峯娛樂的高層出現在會議室,此次的談判正式拉開了帷幕…… 頂峯娛樂高層看起並不是很多,加上Rob Friedman 也總共纔來了兩人。看起來是滿面春風,信心十足,但是張衛國卻從對方的眼神裏看到了隱藏的錯愕。

“沒想到張先生如此的年輕,用你們中國的話來說,是年少有成啊。”Rob Friedman 伸出手,笑道。

“過獎,我也只是一個大工作的,真正的高人可不是我。”張衛國跟着笑了笑,與Rob Friedman握手。

“哦?您這麼說,我倒是很想見見這位高人了。” Rob Friedman作出驚訝狀,心中到確實起了興趣。

“哈哈,只要我們這邊談好了,我想,您很快就可以見到他了。”張衛國若有所指的話語,讓Rob Friedman 心中開始思考,對方所說的高人和這件事有這麼什麼關係。


只不過如果兩人見面,這身份轉變就是他要適應的了。

……

《黑暗騎士》中,蝙蝠俠開的那輛戰車,可都是專門定製的,這款超酷的迷倒了無數觀衆的超級汽車是好萊塢爲了電影的需要而專門設計的,因此我們在馬路上不可能看到。但是,設計師也不是憑空想像而出的,在它身上也濃縮了現實汽車的造型藝術。特別是蘭博基尼和悍馬,蝙蝠車正是綜合了這兩個車型特點而提煉出來的。在以往蝙蝠俠影片中,蝙蝠車都與時代同步,並在張揚中發揮到極致。

對於蝙蝠俠來說,助他對付邪惡的最佳拍檔,並不是人,而是與他形影不離的蝙蝠車——一種多功能戰車,源起於韋恩企業其中一項科技實驗。具有5.7升的容量,340馬力的發動器,重2.5噸。內附180公斤的轉矩,可在5秒內加速到90公里/小時,可飛躍2~3米高,凌空橫跨28米距離,然後安穩落地,並可於任何角度急速轉彎。在故事中,蝙蝠車原是軍用車,用於裝載人員和裝備跨越壕溝和便於在開闊地帶通行,但因價格昂貴,韋恩公司沒能大規模投產,卻被蝙蝠俠發現,從而發展成維護正義的工具。

就連看到這輛車的時候,都是被他霸氣的外觀所吸引。甚至想上去體驗一把,這種車在平時可是想見都見不到的啊。

不過諾蘭顯然不會給高宇這個機會,這輛車可經不起折騰,高宇的車技他也是有幸見識過幾次。這車要是借給他玩玩,估計這電影就沒法拍了。

其實在所有的汽車中,高宇最中意的還是悍馬,美國軍方的專用車,就和中國的解放是一個性質。

張衛國來到美國的消息,高宇自是知道,自己兄弟現在在幹什麼,他也知道。而且離他們拍攝的地方並不是很遠。

說實話,高宇也確實很想過去,這畢竟關係到自己以後的發展大計。但高爺爺卻不着急,都走到這一步了,他不覺得還能有什麼事能阻擋自己!

……

“羅博先生,你不覺得,您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錯了嗎?!’ 當聽到對方獅子大開口,竟然要3億美元的收購費時,張衛國並沒有生氣。

頂峯娛樂的發展史,他在來之前自然是詳細的瞭解了。

頂峯娛樂(Summit Entertainment LLC)創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這家公司的幾位創始人,像帕特里克-瓦茨伯格、鮑勃-海沃德和大衛-加瑞特,都是野心勃勃之輩,他們一開始就把這家新公司定位於可以跟各大製片廠平起平坐的好萊塢頂級玩家,而不是小打小鬧的製作公司。

不過,在最初的十多年裏,這個定位更像是個笑話,跟其它好萊塢大製片廠挑戰者一樣,頂峯娛樂受困於財力不足,他們無法吸引好萊塢的頂級導演和明星,其票房成績在各家大發行商中常年只是副班長的位置。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頂峯娛樂眼光不俗,挑中了《兩杆大煙槍》和《記憶碎片》這些如今已經被奉爲經典的獨立電影,但遠水解不了近渴,它們總歸不是《哈利-波特》這樣的現金牛。

如今,羅博還在自己面前太高價錢,自己公司的狀況,他不可能不知道。但還是這副樣子,那麼很明顯,是在故意太高爲難。

對付這樣的傢伙,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認清現實!

“張先生,我不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Rob Friedman 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一絲的慌亂。

“頂峯娛樂一開始就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我可以肯定,今天是我們主動來尋求合作。如果我們放棄,用不了多久,要求合作的,恐怕就要變成你們自己了吧?!”

“我不敢說別的,F.L雖然在中國時間不長。但是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信心,我們將會成爲中國乃至亞洲娛樂風向標。這些年我們的發展,相信您也調查過了,看在眼裏。沒有一部作品是失敗的。當年《舞出我人生》還有其他好萊塢電影在中國撈了多少票房,相信你也是清楚的。”

張衛國頓了頓,繼續說道:“您很清楚,就目前的貴公司的現狀,完全不能支撐大的製作。資金短缺。據我所知,貴公司如今恐怕都不能支撐一部大製作了吧。”

張衛國臉上的笑容越來越自信,“其實我們的合作還可以換一種方式,並不是您所想象的那樣。”

“F.L可以入股,但是,我們必須是大股東,絕對控股,這是毫無疑問的。當然,您的股份我們原封不動,甚至可以追加。當然,公司的總裁,還是您,除了重大的日常管理。我們不會介入其他事情。”

張衛國最後的提議卻是Rob Friedman沒有想到的,確實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先前還以爲是要完全吞併的。但是現在這個提議確實有讓他意動了。

其實張衛國的策略有點像“一國兩制”,只不過,張衛國的控制慾更強。

“那麼,你們打算注資多少?!” Rob Friedman 最終還是鬆口了,對方看起來,是自己接觸過得最有誠意的。

“2億美元,71%的股份!” 張衛國咬牙:“如果不同意,免談!”

一時間,會議室陷入了寂靜,F.L的手筆不可謂不大,誠意也夠大。現在的頂峯娛樂更本就不值2億美元。所有人都看向Rob Friedman,等待着他的最後答覆。

…… 經過一個多月的合作,高宇和劇組,尤其是克里斯蒂安·貝爾。在此之前,克里斯蒂安·貝爾也一直和諾蘭的關係不錯,兩人都是英國人,從諾蘭的《致命魔術》就開始合作,算得上是親密無間的合作伙伴了。

高宇在諾蘭的引薦下也認識了克里斯蒂安·貝爾,在拍攝過程中,兩人逐漸成爲好朋友。

克里斯蒂安·貝爾13歲時主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執導的電影《太陽帝國》而成名,是英國著名的童星。可以說從13歲開始,他就收到了人們的關注,其後有出演各種類型的電影,其表演深度和廣度讓它成爲全球如今最傑出的的演員之一。

但真正讓他聲名鵲起的應該就是諾蘭的《蝙蝠俠:開戰時刻》開始在全球掀起狂潮。以席捲姿態覆蓋衆多影迷,爲黑暗騎士三部曲拉開序幕。

諾蘭告訴高宇說他第一次見到貝爾時候,就被他的眼睛吸引,“我意識到,他可以帶來強烈的感覺,貝爾的出現無疑是令人難忘的。”

但是諾蘭也表示了疑慮,因爲他說他透過寬大飄蕩的襯衣看到了貝爾身上醒目的脊椎骨,於是他告訴貝爾自己需要的是一個超級英雄而不是一個吸毒者,而貝爾也以自己實際行動告訴諾蘭:改變體重?這可不是難事。

在短短的兩個月,他練就了蝙蝠俠必不可少的二頭肌和三頭肌。飾演韋恩大少爺毒舌老管家的老牌演員邁克爾·凱恩說貝爾在這段期間每天都未曾間斷俯臥撐和引體向上,艱難卻執着的完成了肌肉型轉換。

諾蘭通過這次合作十分欣賞貝爾,認爲貝爾最大的特點是“自我總是靠邊站”,這對講一個故事顯得尤爲重要:“貝爾是一個慷慨的演員,總是用全部的自己去表演着故事的一部分。”

諾蘭說,“我從未見過如此專注和執着的演員。自私點講,我意識到貝爾是個能讓我毫不費心的演員。當我接手這輩子最大的電影製作時,知道我的主角能做好本職工作,感覺很棒。”

不過諾蘭再說完這些話的時候,看着高宇:“當然,現在還需要再加一個人了。”

高宇不可知否的笑了:“我就當你是在誇我了,雖然偉大的演員很誘人,但是我真正的理想卻不是這個啊。”

聽到這話諾蘭非但沒有露出奇怪的表情,反而開心的笑了起來:“哈哈哈,你還真是一點都沒有其他中國人該有的謙虛啊。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

“好吧,那你說說是什麼?!” 高宇有些懷疑,自己理想雖然不難猜,但是好像也沒告訴過其他人吧。 超新人 ?!

“成爲一個偉大的歌手!” 諾蘭看着有些詫異的高宇:“其實上次去你家看到那一堆的樂器我就知道了。不過你知道,你讓我佩服的一點是什麼嗎?!”

“我還有讓你佩服的地方啊,那我真得好好聽聽了,說吧是什麼。”高宇倒還是得到諾蘭對自己這麼高的評價,雖然自己的表現一直不差,但諾蘭做多也就是給自己豎個大拇指,然後說一句“GOOD”,像如今天這樣的話,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因爲我知道,你認識很多音樂巨星,可你一直沒有憑藉他們中的任何人,寧可默默無名也不願意開口。如果有他們幫忙,就算是一句話,對你以後的發展也會好很多。但,這並不是你讓我真正的佩服的地方。我對你的敬意從銀行搶劫那次就開始了…..”

說到這,諾蘭停下來看着高宇,拍着高宇的肩膀:“我雖然不知道你以前發生了什麼,但是我能看的出來,能讓你那麼落寞。那一定是我無法想象的事。”

看到高宇看向自己,諾蘭笑了:“不用這麼看着我,再怎麼說,我也是活了半輩子的人了,還是個導演,這點眼裏還是有的。本來當初邀請你接拍小丑逇時候,我是有些擔心的,但是前段時間你從中國回來後就完全變了,纔算是讓我徹底放心了。這個時候的,纔是你本來的狀態。”

“其實說這麼多,我就只想告訴你,有什麼事,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你雖然厲害,但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全能的,總有你解決不了的。我希望你能真正放開。”諾蘭的的話讓高宇眉頭皺了皺,不過很快便舒展開來。

看着諾蘭就要說話,卻不想,被諾蘭一嗓子“Action!”喊沒了。在好萊塢片場,導演喊“開拍”的聲音都特別隨性,並不像中國導演喊“開拍”那麼有氣勢。


所以就在諾蘭喊完之後,高宇還沒緩過神呢,克里斯蒂安·貝爾就朝着高宇撲過來了,還好這幾個月自己也不是白混了,反應夠快。不然可就要出糗了。

不過,諾蘭的話讓高宇有了些感觸。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萬能,但是如今的現實,很多時候,自己只能充當“****”。

在一切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自己就必須是萬能的。不過,高宇知道,自己並不會孤獨,自己的好兄弟會一直陪着自己,分擔着。

而張衛國也確實沒讓高於失望。

就在與頂峯會面的5小時後,一份新的合同達成了協議,放在了兩位老總面前。2億,71%的絕對控股,給予鮑勃個人8%的股份,而且讓他繼續擔任總裁一職。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以後,這家公司還叫頂峯娛樂,只是老闆恐怕就要改姓了。這條消息,F.L並沒有刻意隱藏,但是也沒有對外宣佈,至於記者們什麼時候能發現,就不是自己關心的事了。

當天下下午,張衛國就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兄弟。高宇知道後,確實有些驚訝,按照他的設想,能控股61% 就算是頂天了。沒想到還硬生生的提高了10%。這樣,以後就更不用擔心,他們能翻出幾多浪花?!

誇獎的話並沒有多說,感謝的話也不必多說,所有的一切,兄弟兩人心中自是不言而喻。但是張衛國此次來美國的行動絕不僅僅於此。

既然收購了頂峯娛樂,自是不能讓他閒着。《舞出我人生2》的發行頂峯娛樂先前已經拽到了自己手裏。但是,高宇對於此並不能滿意,或者說,是不能知足。

因爲他知道,要讓頂峯娛樂迅速崛起,靠可別的公司聯合出品,尤其是迪士尼的試金石。是高宇不樂意見到的。

所以,帶着 誠意,張衛國找上了如今在在全球都享有盛譽的小說家——《暮光之城》的作者斯蒂芬妮·梅爾。

…… 轉眼,《黑暗騎士》的拍攝也即將進入步入了第三個月的拍攝,拍攝也接近了尾聲。這次,劇組又將降臨**進行拍攝。

算上《色戒》的拍攝,這算是自己第二次來**進行拍攝了。而這次的行程也在官網進行的公佈,將會在8月12前往**。

這對期盼已久的中國“蝙蝠俠粉絲”和“恆星”們來說,算得上是他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所有的粉絲們都在準備着,摩拳擦掌,等待着偶像們的降臨。

不過在8月份,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在發生,比如,SM推出了一直全新的女子組合——少女時代,在8月5日出道了。

寄託了李秀滿重整雄風,稱霸韓流女團的決心之作,少女時代的出道就受到韓國娛樂媒體的關注。

8月1日,少女時代的第一個MV《重逢的世界》正式公開[7-8]。8月2日,少女時代在首爾SBS大廳錄製《人氣歌謠》出道舞臺,並在錄製現場舉行小型粉絲見面會。8月3日,少女時代的第一首單曲《重逢的世界》正式上市[9]。8月5日,在《人氣歌謠》播出時,少女時代以歌曲《重逢的世界》正式出道。

當初還是一個個的小丫頭,現在馬上就要成爲公衆關注的明星,幾個十幾歲的少女們都承載着自己的夢想,幾年的辛勤付出和汗水終於換來了回報。其中的艱辛自是不足爲外人所知。


8月5日成爲了少女時代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最美好的回憶。雖然過去幾天了,但每每想起,少女們還是會感到緊張刺激。

尤其是對於徐賢來說,那一天的經歷成爲了她最美好的回憶。

……

SBS《人氣歌謠》演播大廳後臺,少女們正在後臺緊張的準備着,徐賢也是緊張的握着小拳頭,傑西卡這個冰塊。萬年不化的臉上,也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雖然在演出前, 她們在練習室不知道演練的多少遍,但真正要面對觀衆,心裏還是會發怵,因爲今天對於他們來說,太過重要。

今天的表演將會是自己等人正式出道的首次表演,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打歌。意義,非同一般。

“西卡姐,我好緊張。” 徐賢拉了拉鄭秀妍的袖子,可憐巴巴的說道。卻發現平時看起來冷靜沉着的“冰山公主”如今也是咬着嘴脣,不說話。但眼神裏投射出的目光,還是讓人感受到了她內省的緊張的情緒。

“原來,西卡姐也會緊張啊。” 徐賢雖然年紀最小,但懂得卻是不少,看到鄭秀妍如此的表現,頓時也明白了,對方也在緊張。

傑西卡聞言瞪了徐賢一眼,便閉上眼睛,不再回答徐賢的問題,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徐賢被鄭秀妍的目光嚇得縮了縮脖子,也不在說話,在心裏默默的開始記自己的歌詞,作爲老幺,她絕對不能掉鏈子,拉姐姐們的後退。

……

如果高宇在現場的話一定會發現少女時代出場的順序竟然和自己當初的一模一樣,雖然自己當初也只是被趕鴨子上架,但也一度是時期成爲了一段佳話。

不過,今天然後很多人奇怪的。李孝利竟然也來到了人氣區歌謠的現場,倒不是說,她不應該出現在人氣歌謠,而今李孝利的人氣,多少娛樂界節目想要邀請,都要看對方的檔期能不能空開。李孝利作爲如今韓國最火的女歌手,已經成爲了很多出道新人的心目中的偶像,也是衆人競相學習的對象。

但是今天,並沒有李孝利的打歌,她出現在現場,難道是要頒獎?!

李孝利拜訪過後臺的前輩們,就出現在了少女時代的面前。讓少女們大吃一驚,紛紛低頭行禮,李孝利對於現在的她們來說還是比較遙遠的存在,她們需要仰望。

她們也在奇怪,李孝利怎麼會出現在她們面前,因爲按照規矩,應該是她們出道之後帶着自己跌作品親自拜訪纔對。但是,現在她們還沒有出道啊?

“李孝利前輩好!” 少女們整齊劃一的聲音響起,引得周圍的人頻頻關注。

“不用這麼多禮,都放輕鬆點,你們一會就要上場了,按說我也不應該這個時候出現的。”李孝利今天並沒有穿舞臺表演服裝,只是一身隨聲的運動服,看起來應該不是來表演的。

聽到李孝利這麼說,所有人才擡起頭,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這位大前輩。

“呵呵,你們之前的表演我有看,確實很不多,我看好你們,加油!”李孝利鼓勵的話語,在少女們聽來無異於雪中送炭,能得到李孝利 這樣大前輩的鼓勵,頓時讓她們緊張的心情爲止鬆弛,變得輕鬆的些許。

旋即李孝利目光投向站在衆人身後的徐賢,“小賢,我可以這麼叫你麼?!”

李孝利的話讓衆姐妹一驚,小賢什麼認識李孝利這樣的前輩了,而且聽其稱呼,關係似乎不一般啊?! 紛紛將目光投向了縮在身後的徐賢。

一下被十幾雙眼睛盯着看,雖然都是親密無間的姐姐們,徐賢心中還是會有些害怕的說。前輩在叫自己,徐賢乖巧的走到李孝利面前。

“前輩好!”清澈的聲音傳進李孝利耳中,加之對方乖巧的模樣,讓李孝利好感頓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