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仙突然感覺到身後一陣陣發涼,忽然想起站在自己身後的人是段了,不由得汗毛倒立起來。

「那個……我還有事兒……」

「庄小仙你個混蛋,盡然敢戲弄本姑娘,你死定了,侍衛們把他給我抓起來,關到天牢里去。」

段了一聲令下,庄小仙立馬被圍了起來。

「你們要幹什麼,我可是仙鶴門的人,敢對我無禮,小心我的宗門之威。」這話還真的唬住了侍衛們,可是還沒等庄小仙得意,一旁的秦壽便開口了。

「兄弟,不是我不幫你,仙鶴門是何等的勢力,你冒充的時候應該好好打聽一番才是,你當仙鶴門是幹什麼的,捉妖組織嗎?」

仙鶴門要是有你這樣的弟子,估計那幾位祖先都能被氣活過來,竟然串通小妖來騙吃騙喝,更可氣的是竟然還想騙色。

「我……」

「來人,把他帶到死牢里。」

「不是,剛才不還是天牢嘛,怎麼一轉眼改死牢了,了了,我對你可是真心的,你不能殺我啊……」

庄小仙的嘴像連珠炮一樣說個不停。

「你再啰嗦,我就在這兒弄死你。」

「……」

段了是真的生氣了,原本以為有庄小仙在皇宮她們晚上還能安心一點兒,可沒想到這裡的一切都是他的惡作劇。 就在庄小仙即將被拖走的這會兒,秦壽終於站出來說話了。

「先等等。」

他一開口,庄小仙心頭一喜,感激的看著秦壽,希望他能幫自己說說好話,誰知他只是一腳將那隻小鼠精也踢了過去。

「把那個小東西交給我,讓我來審理一下,也許還會有意外收穫。」秦壽想從它口中得到一些關於魔族的事情。

說完就彎腰拎起來那隻小倉鼠精,那小傢伙還不忘地上的沒味兒堅果,用小爪子一通划拉,把嘴巴塞得滿滿的。

「原來你也是個小吃貨,走吧。」

「等一下,秦壽我請你也出去。」段了攔住秦壽的路,並且指著他的鼻子說。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她叫我走,哦,是了,她們並不知道皇宮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以為就是這些小鼠妖在搗亂。

「你說讓我走我就走啊,你還沒有給我報酬呢,怎麼著也得讓我吃了這頓飯吧。」秦壽只能裝厚臉皮。

「你……」段了無語,不過仔細一想,要不是秦壽的到來,拆穿了庄小仙的惡作劇,恐怕這裡的人還生活在恐懼之中,這麼一想段了心裡才勉強好受一些。

「壽壽,我不讓你走,你就忍心讓我看著你們吃好吃的嗎?」風風略帶委屈的聲音響起。

這個讓秦壽犯愁了,這龍氣防禦力極強,是根本不可能打破的,怎麼才能帶風風進去呢?

突然他看到了地上那個明晃晃的袋子,有了主意。

「我有方法讓你進去,只是你要受點兒委屈,儘管我已經知道了答案,我還是要問一句,你願意嗎?」

風風稍作猶豫,但是飯香撲鼻,像是有一隻無情的大手抓住了她的尾巴一般,讓她進退兩難,最後風風一咬牙,點了點頭。

「我同意了,不就是進袋子一會兒嗎,為了好吃噠,我拼了。」

嗖的一聲,秦壽剛剛打開袋子,風風就鑽了進去,秦壽一收袋子,完美的掩蓋住了風風的氣息,成功進入龍氣之內。

「哇,好久沒看到這麼多好吃的了,風風太幸福了。」

「有那麼誇張嗎,就你這個小混世魔王會沒有好東西吃,你少騙我了,對了你怎麼沒叫姐姐她們一起來。」

風風一聽這話吐了吐舌頭,她才不想和人分享好吃的呢,更不想有人和她強秦壽。

「我叫她們回去了,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她們就走了。」

「啊?她們走了,哎呀,你不知道我們這次到蔡城的任務嗎,你把她們騙走了,我還怎麼完成任務啊,你個小壞蛋。」

風風完全不理會秦壽,竄上桌子就開始大吃特吃,一百多道菜一眨眼的功夫兒就被她消滅了一半兒,看得段了目瞪口呆。

這也太能造了,難道她就不擔心自己的體重嗎?

秦壽本來想給風風來一次思想教育的,但是看到她如此速度,趕快搶救下幾盤珍饈,不然都被風風給吃了。

「我能幫你啊,人家好歹也是一隻實力超群的九尾白狐,隨便發點兒力,就比蛇姬姐姐她們強,再說了我就不信在我的震懾下,還有那個小妖敢反抗,嗚嗚,真好吃,太爽了……」

「沒錯,你是個實力超群的吃貨,算了,反正她們都回去了,這次就原諒你,交給你一個任務,去問問那隻小倉鼠,皇城附近有沒有什麼魔氣特別重的地方。」

段了一聽魔氣,頓時想起了國師府的事情,心裡有些不安。

原來在這皇城裡還真的有魔族存在,這麼說來秦壽不肯離開,就是因為那些魔族了,看來這個人雖然有些不修邊幅,但還沒有那麼壞。

「好的,我也好奇它們是那裡來的妖族,交給我了。」滿足了口腹之慾,風風乖乖的去辦事了。

這個時候段了才湊過來。

「喂,這皇城裡是不是還有什麼妖邪,你……」

「嗯,的確是有的,這裡的龍氣正在以我們難以察覺的速度流失這,這皇宮地下怕是有什麼寶物,被魔族盯上了,你知道是什麼嗎?」

秦壽就一直沒弄明白段了怎麼會在宮內有這麼高的職位,按理說宮裡的總管都是『斷了』的男人,只能說段了的家族背景不簡單,沒準兒她的祖父和老皇帝有什麼交情。

「寶物,怎麼會,我自小就生活在皇城中,可沒聽說過有什麼寶貝,你不會是為了那子虛烏有的寶貝來的吧?」

「我說在你眼裡就沒有世上就沒有好人了是嗎,我這次是帶著師門任務來的,怎麼會貪圖你們的寶貝,切……」

秦壽一本正經的說著。

段了肯定是不相信他這話的,於是她響了方法來試探秦壽。

「經過你這麼一提醒,倒是想起來了,皇城中確實有一件寶貝,而且我還知道具體位置。」

「真的,在哪,在哪……」

秦壽一聽真有寶貝,立刻兩眼放光的靠了過來,當他看到段了鄙夷的表情時,立刻明白他被耍了。

這女人真狡猾,老是能讓我露出本相,如果既能完成任務又有寶貝可那,那麼這次就算跑斷腿兒也值,如果只是這樣平了事兒回去,得幾句不輕不重的誇獎,那不是太虧了。

秦壽最早是這樣打算的,這番心思恐怕連他師傅也不清楚,沒想到被一個初次見面的小丫頭給識破了,他頓時覺得臉有點兒疼。

「咳咳……我們可是真心來幫忙的,你老是這麼沒有誠意,肆意取笑我這可不好,再說了,我這是幫你們解決麻煩,收取一點兒報酬也無可厚非吧。」

秦壽儘力為自己找台階兒下。

「切,說的這麼大意凜然的,好吧,我就相信你一回,不過這座皇城裡確實沒有聽說過有寶物,魔族來這兒的目的還真不好推測。」

不愧是皇宮的總管,尋常的女子聽到魔族的名字,恐怕都要嚇哆嗦了,看看人家面不改色的,真是難得啊。

「壽壽,我打聽到了,附近魔氣重的地方有好多的,我們兩個可能忙不過來了……」風風的聲音越到後面越小,最後乾脆沒動靜兒了,看來她是意識到自己犯錯了。 秦壽眉頭一皺,更加確信了之前的猜想,皇城之內肯定有吸引魔族注意的東西,只是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風風,這下你知道自己做錯了吧,不過還有機會補救,那幾個小傢伙就是最好的幫手,你……」

「就他們啊,早就臣服在了我的威嚴之下了,哈哈,不過這幾個傢伙沒有什麼戰鬥力,只能做做通風報信兒的事兒。」

秦壽站起身來,若有所思,然後沖著段了走去。

「你要幹什麼,我可幫不上什麼忙,不然我又何必去找你們。」段了被他盯得一陣兒發毛。

「你當然能幫上忙,把庄小仙放出來,讓他來協助我們吧。」

庄小仙,他就是個騙吃騙喝的傢伙能幫上什麼忙,這傢伙不會是想跟他一起到皇宮尋寶的吧。

「要我說也是,我大哥……哦不,是庄小仙,他只是想跟你套套近乎,雖然這個招兒損了點兒。」

小皇帝在段了威嚴的目光下,真成了小狗了,儼然是一副女王范兒。

「照你這麼說還是我的錯了?」

小皇帝不敢在說話了,段家和皇室的關係確實很微妙,與其說狗兒是這皇宮的主人,不如說是段了,除了一些國家決策性的問題,是由狗兒處理,而其他瑣事都是由段了說了算,小皇帝也是她一手帶大的。

「現在不是討論誰對誰錯,我看那小子挺禁揍的,所以想讓他幫我吸引敵人的火力,這樣一來不是比殺他更解氣?」

秦壽也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挽救庄小仙,不然即使段了不殺他,他也有可能在天牢里呆一輩子。

段了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秦壽說的還有點兒道理,於是也就放鬆的口吻。

「好吧,可以放他出來,但是你可不能讓他跑了,不然的話本姑娘的氣兒沒地方發泄,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你怎麼能威脅壽壽呢,他可是為了你們好,妄我剛才還一口一個姐姐的叫你,哼,不理你了。」

風風上來為秦壽助陣。

「哎,風風,你怎麼跟了了說話呢,我們這也是為了任務,所以你就擔待著點兒,了了你放心我不會讓他跑了的,行動的時候我帶著他,一旦他有逃跑的動機,我立刻弄死他。」

小皇帝被秦壽的狠話嚇得往後退了退,雖然他也下過殺人的命令,但是他還沒有親自動過手。

「你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很熟嗎,你憑什麼向我保證,我信不過你,這樣吧你們行動的時候帶著我,讓我來監督。」

反正我也沒見過魔族長什麼樣,不如去湊湊熱鬧,嘿嘿,本小姐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我就不信還能被嚇到。

「不行,你不能跟我們去,尤其不能跟在壽壽身邊,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差,我怕你把他拐跑了。」

浮風這個傻丫頭再吃乾醋。

就算你再怎麼厲害也是個年紀不大的小丫頭,跟我斗你還嫩了點兒,你越是生氣,我就越開心,我還就跟定秦壽了。

段了放肆的笑著,氣的浮風辮子都歪了,卻拿她沒有辦法。

「風風,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的定力一向很好,再說了了了就是個姿色平平的普通女孩子,我的品位有那麼差?」

秦壽有些不服氣。

「那倒是,她還沒有蛇姬姐姐漂亮呢,這麼說你是不會喜歡她了,嘿嘿,那我就放心了。」

浮風傻傻的笑了,世界上有兩件事情是浮風絕對不會放棄的,一個是秦壽,另一個就是美食了,如果非要分個輕重,這個問題她也沒有辦法回答。

兩人一唱一和可是把段了氣的不輕,更可氣的是兩人還沒完沒了了。

「了了,你確定要和我一起偵察魔族的動向嗎,別到時候嚇得腿都直不起來,還要我背你回來,我覺得這個工作莊小仙很樂意接受,不如一會兒你跟他商量一下吧。」

「是啊,是啊,你看我家壽壽的身體這麼單薄,恐怕也背不動你,你還是為自己找一條退路吧。」

段了只覺得怒火中燒,火氣直直的往上頂,結果竟然當眾暈倒了。

「大哥還是你厲害,能把姐姐氣暈過去,你著實是個人才,改天教教我唄。」原本段了還有那麼一絲意識,暈的不是很徹底,結果狗兒這一句話,算是送了一個完美的助攻。

「哈哈,小意思啦,以後有機會一定教你,趕緊把你大哥放出來吧。」

秦壽哈哈一笑,連他也沒有想到段了氣性這麼大。

「哎,好嘞,衛兵還不把人帶出來?」

「是。」

士兵夜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滿懷敬意的向秦壽鞠了一躬,然後交談著跑向天牢。

浮風這個時候戳著手指走了過來,可憐巴巴的樣子讓人憐惜。

「壽壽,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啊,都把姐姐給氣暈了,要不等她醒過來,我給她道個謙吧。」

「額,過分嗎,我不覺得啊。」

一會兒的功工夫兒,庄小仙又被帶了回來,一見秦壽他就開始失聲痛哭,彷彿找到他失散多年的親爹一樣,鼻涕哭的老長。

「兄弟啊,謝謝你救了我,從今以後我一定好好為你賣命,不然我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庄小仙洋洋洒洒的說了一長串兒,秦壽實在佩服他的文采,但他實在沒有時間去收拾耳朵裡面的老繭。

「行了,收起你這些老套的陳詞吧,你的腦袋只是暫時回到了你的脖子上,至於你能不能保住命,還得看你的表現。」

庄小仙一聽這話,收回了感激的淚水。

「什麼情況,你想要我怎麼表現?」

「也沒什麼,我相信以你那細微的道行也發現了這皇城附近隱藏的魔氣,我不知道你是哪門哪派的,但是我眼力一向很好,你很抗揍,我想請你來做個沙包。」

原來是有求於我啊,那我就可以稍稍調高一點兒姿態了。

這樣想著他漸漸舒展開自己的腰肢,然後堂而皇之的坐下來擺譜,鼻子都快橋上天了。

「了了,你怎麼醒了,這傢伙還是沒什麼悔改之心啊,我看你也就不用給他機會了吧。」

噌的一聲,庄小仙條件反射一般的站了起來,慌忙回頭去看段了,哪知道根本沒人。 段了就是庄小仙的把柄,所以秦壽已經想好了怎麼去控制這個滑溜的傢伙,就是利用段了。

「我湊,大哥人嚇人是回嚇死人的,不過華油說回來了,了了對我,實在是太絕情了,我為了她都不惜使用下三濫的手段,違背了我做個實誠人的準則,可卻換來死牢一游,哎……」

庄小仙一陣兒傷感,別人都沒拿他當回事兒,但是年紀小一點兒的狗兒卻很吃他這一套。

「早知道大哥你這麼以往情深,我就該答應你之前要娶姐姐的要求,都怪我啊。」

「狗兒是你的外號,你不要真的拆著那個方向努力好不好,你能不能用點心,你姐姐何嘗不知道庄兄弟的深情,她只是不好意思開口罷了。」

秦壽藉機開始給庄小仙下套兒了,秦壽此話一出,庄小仙果然上當,立刻就把耳朵豎了起來,屁顛兒的來到他跟前。

「你說的是真的嗎,這不可能啊,她都把我打入死牢了,他要是針對我有好感,他是不會這麼對我的。」

「這正是她想保護你的的表現啊,按理說你耍了我,我就應該要你的命,可是了了她根本沒有給我機會出手,直接將你打入死牢,你想想這皇宮裡誰說的算?」

皇城之內自然是小皇帝說的算,可實際上了了才是這裡的女王,所以說秦壽說的都是真的了,哇哈哈,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哪,我得去感謝一下她。

庄小仙開心的,估計連屁屁上都開了花,不顧一切要往段了休息的地方沖。

「哎,你幹嘛去,了了現在……」

「嗯?了了她怎麼了?」

嘿嘿,上當了,任你庄小仙再怎麼滑溜,還是被我給拿住了吧,秦壽一邊想著一邊做出悲戚的樣子,為了力求演技的逼真,秦壽特意逼出兩滴淚來。

「你倒是說話啊。」

庄小仙急的不行。

「了了她被潛伏在皇城周圍的魔族給抓走了,你們看見狗兒都被嚇壞了嗎,是不是狗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