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後,只聽轟隆一聲,東邊兩公里處的地面突然炸開,一個枯瘦的身影衝了出來,窺天境的威壓顯露無疑,南美獸盟的老祖宗、沉睡了一千多年的老妖怪,終於在靈氣潮汐的作用下、在丁牧的不懈努力下,甦醒了!

熊人看到這一幕,露出了興奮之色,雖然他已經被老妖怪這窺天境的威壓震懾得不敢動彈,但他還是一臉狂熱。

看!

這就是我們南美獸盟的老祖宗!

能夠叱吒天下的真正強者!

剛纔那小子再強,也絕對不是老祖宗的對手!

丁牧也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一千多年了,終於碰上了一個像樣的對手,真是太不容易了,就是這個對手出場前的準備時間太長了。

飛到空中的那個枯瘦身影終於落下,一眼就看到了丁牧,露出幾分疑惑的神色,似乎是在回憶什麼。

熊人則是顧不上丁牧的警告,急忙衝到枯瘦人影身邊,“老祖宗!您可得給我們做主啊,咱們南美獸盟好不容易纔發展到如今的規模,竟然被這小子都給毀了,就連我的雙手,都被他給砍了!老祖宗,您可一定要好好教訓他,殺了他給咱們南美獸盟的兄弟報仇!!”

枯瘦人影瞥了熊人一眼,感受到對方也有獸化的氣息,就知道是自己人,當下發出一聲冷哼,“我武玄沉睡這麼多年,竟然有人已經忘記了我當初的威名,都敢來這裏撒野了嗎?”

丁牧御劍來到武玄面前,“武玄,你還記得我嗎?”

熊人冷笑,“小子,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和我們老祖宗說話?你就在一邊安心等着,老祖宗會親手收拾你的!”

武玄聽到丁牧的聲音,覺得有幾分耳熟,又盯着丁牧看了幾秒,冷漠的臉竟然慢慢發生變化,下意識地後退一步,撞到了熊人身上,隨即一腳把熊人踹出去:特麼的你小子吹牛比,別帶上我! 丁牧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武玄,武玄此時心裏也很是無奈,因爲他已經認出了丁牧。

一千多年前,他憑藉窺天境第九層的修爲縱橫華國,建立了獸宗,成爲一宗之主,威名赫赫,一時無兩,正道宗門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結果卻引來了丁牧。

當時的丁牧看起來就只有煉體境的修爲,他根本沒把丁牧放在眼裏,但是真正交手之後才發現丁牧的恐怖,根本不是他能對抗的。

被丁牧打敗之後,他僥倖逃得性命,但是他一手建立的獸宗就沒這麼好的運氣,被丁牧帶領無數正道門派剿滅,他見識過丁牧的強大,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是丁牧的對手,便離開華國,來到南美髮展。

在南美建立獸盟之後,他也確實收了幾個不錯的徒弟,耐心經營數十年,他感覺自己的修爲已經進入了瓶頸,在當時的靈氣濃度下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入禪境,便決定沉睡,等待靈氣潮汐的出現,希望能借助靈氣潮汐一舉突破。

但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剛剛醒過來,就碰上了丁牧!

這特麼還怎麼玩?

丁牧來到武玄面前,笑道:“看來你是記起我來了?”


武玄很是無奈,“夜辰,當初的事情都過去了一千多年,你還不肯放過我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你以爲我大老遠跑過來是幹嘛的?恭喜你出關嗎?”丁牧反問,“過了一千多年,我以爲你多少會有點進步,沒想到你比一千多年前還要差勁,就你這點本事,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來?”

“你不要欺人太甚!!”武玄面色轉冷,“一千多年前我能從裏手裏逃得性命,如今我一樣能做到!”

“是嗎?一千多年前你能憑藉窺天境的修爲飛行,而我只能在地上跑,所以被你逃走了,但是現在,你覺得你還能逃走嗎?”

丁牧拍了拍陰陽劍,意思是他已經學會御劍術了,就算武玄飛行,他也能輕易追上。

武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麼說,你是一定要跟我爲難了?”

“行了,別廢話了,當年你也是一方梟雄,何必如此扭扭捏捏?拿出你的本事,咱們好好打一場,也不枉費我大老遠跑過來一趟。”丁牧懶得再跟武玄廢話。

武玄知道丁牧的脾氣,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了任何商量的餘地,雙手打出幾個法訣,他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

首先是他的身體,竟然生出了類似龜殼的東西,黝黑一片,看起來就極爲堅硬;然後是他的雙手化作狼爪,四肢明顯粗了一圈,腦袋則是變成了猛虎的樣子,額頭一個黑色的王字,頗有幾分威勢。

這就是武玄鑽研多年的成果,他可以將身體不同部位進行不同的獸化,而不是隻能選擇一種獸化方向,單說他身體上覆蓋的龜殼,就能擋住高階法寶的攻擊,正是這過人的防禦,讓他的戰力能夠輕鬆翻倍!

這一次丁牧沒有着急出手,而是等着武玄獸化結束,誰曾想武玄獸化結束之後,沒有和丁牧動手,而是轉身逃跑!

獸化之後,武玄的身體強度和力量都有了明顯的提升,方便了戰鬥的同時也方便了逃跑,丁牧明顯愣了一下,他是真沒想到武玄身爲一名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妖怪,竟然也這麼慫。

好在他已經修煉了御劍術,雖然武玄的速度很快,但一樣比不上他御劍的速度,因爲他是飛的,而武玄是跑的。

輕易追上武玄,劍域激發,數道劍意飛射而出,正中武玄的後背,打在武玄獸化出來的龜殼上,竟然只留下一道道白痕,沒有給武玄造成絲毫的傷害。

武玄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來,他的修爲沒有多少提升,但是丁牧的戰力似乎和以前也沒有什麼區別,領悟了劍域竟然還不能破開他的防禦,要不試着反打一波?

他心思急轉,認定了現在的丁牧破不開他龜殼的防禦,突然停住身形,猛地跳起來,朝着丁牧撲過去,一雙狼爪帶出數道殘影直指丁牧的咽喉!

丁牧笑了,這還管送貨上門的?

收劍,擡手,輕輕一抓,武玄的兩隻狼爪就落到了丁牧手裏,任憑武玄如何掙扎,都掙脫不開。

武玄面色大變,右腿狠狠朝着丁牧小腹踹過去,希望能讓丁牧收手,但是丁牧不管不顧,任憑武玄的右腳踢中小腹,臉色沒有任何變化,倒是武玄只覺得踢中了一塊鋼板一般,右腳的骨頭幾乎都要震碎了,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不是丁牧的實力沒有進步,而是丁牧最強大的地方不是劍域,而是他強大的肉身!

就丁牧現在的身體強度,就算丁牧不做任何防禦,武玄也不可能傷到丁牧分毫!

這就是丁牧的變態之處!

“你完了。”

丁牧發出一聲輕笑,雙手用力,武玄的身體就被扔到空中,不等武玄激發體內靈氣飛行,丁牧就高高躍起,一拳砸到武玄的胸口,武玄體內剛剛凝聚的靈氣就被打散,一股劇烈的疼痛讓他幾乎失去行動能力。

隨後丁牧激發御劍術,來到武玄身體的上空,雙手握在一起,對着武玄的後背狠狠砸下去,武玄的身體就如同炮彈一般栽進了山頂,半天都爬不出來的那種。

丁牧又落到地上,來到武玄身邊,踹了踹武玄的身體,“喂!起來,別裝死了。”

武玄沒有任何動靜,好像已經暈過去了。

丁牧皺眉,他記得武玄沒有這麼不抗揍的啊,一千多年前他暴揍武玄的時候,兩人可是實實在在地打了十幾分鍾,這次交手連一分鐘都沒有就玩完了?

難道是沉睡時間太久了,實力都下降了?

或者說他這段時間修爲提升太快,一不小心,力氣用大了?

好吧,有這個可能。

丁牧感覺很是無語,本以爲武玄甦醒之後,他能好好跟武玄打一場,沒想到當初叱吒風雲的武玄竟然也變得如此不堪了。

伸手抓住武玄的右腿,稍稍用力把武玄從地面里拉出來,突然一道寒光閃過,竟然是武玄的右爪朝着丁牧的咽喉抓過來!

丁牧不驚反喜,原來這貨裝死! 既然武玄還有繼續戰鬥的力量,那丁牧就不會留手,左手瞬間抓住武玄的右爪,稍稍用力便聽到骨頭斷折的聲音,武玄的右爪已經耷拉下來,但是武玄沒有放棄,忍着劇痛,左爪再次朝着丁牧的咽喉抓過來。

丁牧見狀,乾脆也不躲了,右手以攻對攻,抓向武玄的咽喉!

武玄的心一橫,拼了!

終歸是武玄先出手,他的左爪先一步抓到丁牧的咽喉,他的臉上露出幾分獰笑,左爪用力,幾乎所有的靈氣都凝聚到了左爪之上,勢必要將丁牧的咽喉抓斷!

一陣刺耳的聲音過後,武玄面色大變,他的左手忍不住顫抖,左爪上的指甲幾乎完全被磨平,而丁牧的咽喉卻絲毫無損,就連一點皮都沒有破!

不等武玄震驚,丁牧的右手已經抓住了武玄的咽喉,稍稍用力,武玄就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這一次他是真的認栽了,不服不行,本以爲丁牧的實力有所下降,但實際上丁牧的實力比一千多年前提升了一倍都不止!

也就是丁牧如今還卡在納氣境,若是丁牧順利突破到神合境,滋生了元神,還不知道要強大到什麼地步!

“夜辰,你贏了,殺了我吧。”武玄也是徹底放棄了,這一次他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希望。

丁牧笑了,“別急,你肯定會死,但不是現在。我在想,如果把你練成血魂丹,會不會有額外的效果?就比如可以增加身體強度?”

武玄愣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夜辰,你竟然知道煉製血魂丹的方法?這難道不是邪修的手段嗎?或者說,你已經自甘墮落到成爲一名邪修了?”

“哦,對了,我倒是忽略了,現在地球上靈氣稀薄,那裏還有正道、邪道和魔道的區別?誰的本事大誰就是老大,你有這份實力,修煉一下邪道功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沒有人能把你怎麼樣。”

丁牧搖頭,“你不用這麼說,既然我跟你說了,就不怕你泄露出去。你知道爲什麼你創立的獸宗會被劃爲邪道嗎?不是獸化功法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你很清楚修爲不夠高、心志不夠堅定的人修煉獸化功法會引起性情大變,因爲獸化功法不單單是身體上的變化,還有性情上的變化。”

“一個人,獸化之後如果無法壓制內心那股野獸一般的慾望,那他還是人嗎?獸化功法可以提升實力,而且非常明顯,但實力提升越大,對社會的爲害就越大。你明明意識到這一隱患,卻沒有做出任何阻止,任憑你宗門內的弟子爲禍一方,要不然你創立的獸宗何至於淪落到被無數正道練氣士追殺的地步?”

“事到如今,你難道還沒明白嗎?功法的好壞,並不能決定一切,我活了這麼多年,見過的事情太多了,邪道功法、,魔道功法我都知道,血魂丹只是其中之一罷了,爲了達到我想要的目的,我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使用邪道或者魔道功法,但我不會做出危害社會的事,這就是你和我之間最根本的區別!”

“夠了!你不用在我面前假仁假義!”武玄發出一聲冷哼,“成王敗寇,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無話可說!”

“那行,走吧,在南美這邊可沒什麼煉丹爐,跟我回去,也能讓你發揮一點最後的餘熱。”

說完,丁牧帶着武玄御劍飛行,通過對講機找到巫穹和史巡,一路往外走。


史巡對丁牧這麼快就解決了武玄表示非常震驚,他剛纔可是體會到了武玄的強大,窺天境的修爲一點都做不得假,竟然連幾分鐘都堅持不下來?

但是他也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丁牧已經表現出了超乎他想象的戰力,和他已經不是同一個境界的人了,所以還是少知道一些比較好。

但是巫穹就沒這麼多顧忌了,他對武玄很感興趣,因爲他能感受到武玄的強大,毫不誇張地說,武玄已經能夠在身體強度上和巫穹相比了,如果獸化之後,絕對能夠勝過巫穹,雖然丁牧沒說,但是他已經動了心思,要不要找機會和武玄過兩招。

來到雨林邊緣的時候,丁牧停住腳步,問道:“史巡,你還打算留在這裏嗎?”

史巡笑了,“爲什麼不呢?我已經在這裏住了幾十年,習慣了,南美這裏就是弱肉強食的法則,沒有那麼多的約束,我覺得在這裏就挺好,如果我跟你回去,怕是已經受不了那種平靜的生活了。再說了,就我現在這個年紀,就算有靈氣潮汐出現,怕是也沒有多少時間可活了,爲什麼不在這裏活得瀟灑一點?”


丁牧點頭,“也是,那就這樣吧,保重。”

告別史巡,巫穹就徹底沒了顧忌,問道:“丁牧,這個武玄很厲害吧?抓回去是要給我當陪練嗎?”

丁牧失笑,“你先把咼熊打敗再說吧,咼熊對上武玄恐怕都懸,你還是別想太多了。”

巫穹撇撇嘴,“有比咼熊更好的陪練,我還找咼熊幹什麼?”

“你覺得武玄會對你手下留情嗎?”丁牧反問。

巫穹想想丁牧和武玄交手時的動靜,很明智地搖頭,“大概,不會吧?”

“夜辰!我可以給你的朋友當陪練,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閉嘴,你沒有資格提條件!”丁牧直接打斷了武玄的話,不是他不想借着這個機會磨鍊一下巫穹的戰鬥技藝,而是武玄真的很危險,目前來看,除了他,沒有誰是他的對手,回到華國之後,稍有不慎,讓武玄逃出去,哪怕只是逃出去一分鐘,就很可能帶來想象不到的後果!

一個人的能力越大,所能造成的災難就越大,當初官方找到他的時候,就明確表示出了這個意思,如果他不和官方合作,必然會引起官方的對抗,這不是他想看到的,而且雙方合作開始之後,整整二十多年的時間,他才和官方真正建立起了有一定信任基礎的合作關係。


他是親自經歷過這種事的,所以對處理武玄這件事上,就變得非常謹慎,在確定武玄沒有任何挽回的可能之後,就必須滅殺,這個過程,不能出任何意外!

至於讓巫穹提升的計劃,可以等幾天,讓他消化完前幾天感悟到的戰鬥技藝之後再去崑山找咼熊對戰,雖然慢一點,但絕對不會出什麼意外。 離開雨林之後丁牧用衛星電話聯繫了小田,讓他安排飛機送他們回去,這個時候就不得不說丁牧復出之後的好處真的太多了,不用再顧及自己的身份,只要不危害到社會安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柯尼塞格可以隨便開,隨便兜風,去什麼地方也不用訂機票或者自己開車,私人飛機包攬一切。

就連情報網都已經完全啓用,想要調查什麼東西,不用再借助官方的渠道了。

雖然他的情報網比不上官方渠道,但也很厲害了,至少民間的情報組織,絕對沒有比他的情報網更厲害的。

乘坐私人飛機返回京都,小田他們早就在機場等着迎接了。

還是葉清凌第一個衝出來,“丁牧,你沒事吧?”

“沒事,不用擔心。”丁牧表現得不冷不熱,和衆人打了招呼,然後纔看到蕭伍和沈桓都在。

“拜見師父!”兩人齊齊出聲。

丁牧微微點頭,“行了,就你們端着架子,這裏沒什麼事了,都回去吧。”

蕭伍和沈桓苦笑一下,他們也想和丁牧像朋友一樣相處,但問題是他們的身份不允許啊,畢竟在他們那個年代,可是講究一日爲師終身爲父的,面對師父,再怎麼恭敬都不爲過。

丁牧又把小田叫過來,“情報網準備得怎麼樣了?”


“已經恢復正常運轉了,老大,以後你想要什麼消息,直接跟我說,我保證全都給你弄出來!”小田拍着胸脯保證道。

丁牧點頭,“不錯,那你就跟官方說吧,我從現在開始,復出了。”

“好!老大,我就等你這句話呢!”小田表現得比丁牧還興奮,“我相信官方得到這個消息,也一定很高興,不過就是你又要開始忙了。”

丁牧拍拍他的肩膀,“靈氣潮汐來臨,就算我想閒也閒不下來。對了,有件事要跟你說,我給你找了一個接班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