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的性格如此糟糕,自然她的寵物也不是什麼善類。

貓女小聲在赫麗貝爾耳邊說道:「那個沒種的男人真的什麼也沒對艾麗兒做嗎?」

赫麗貝爾拍了拍艾麗兒的頭,點頭道:「艾麗兒不用擔心,那隻狗是吧,他雖然很色,但卻很膽小。有句話怎說來著,有色心沒色膽!」

「他真是太可憐了,難道他**旺盛的時候都是*慰?」

「他只會對著電腦屏幕上的二次元女性流口水,唔,說不定他會很噁心的去吻人家呢!」

「變態!」

「沒錯,他就是變態!」

張小雨雙手捂住耳朵,「啊呵呵呵……沒聽到,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令人髮指的幼女與貓女啊!

太陽的,一大早心情就糟透了!

張小雨瞅著窗外嘰嘰喳喳的麻雀,「啊,啊。你們也在嘲笑我是吧,嘲笑吧,無所謂,有什麼關係呢,我又不在乎!」

在乎,為什麼要在乎,我本來就是一大塊物質垃圾而已。

張小雨腦補出來的好朋友,小朋:「小雨吶,你怎麼能這麼貶低自己呢?就算是垃圾也有尊嚴的!」

「小朋,你不會明白的,垃圾就是rubbish!」

「小雨,不要妄自菲薄,垃圾燃燒之後也能發光發熱的!」

「小朋,我燃燒之後只會變成一堆骨灰。」

「小雨,你太悲觀了。」

「小朋,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是你太樂觀了。」

「小雨,你不覺得那個呆毛女很可愛嗎?」

「小朋,不要被她可愛的外表給欺騙了,她表面上是貓,內在是母老虎。」

「下仆!我肚子餓了,快去給我做飯!」

幼女開始作威作福了。

張小雨平靜地盯著幼女,然後又看了看貓女,你們還算是女孩嗎?女孩難道不會做飯嗎?為什麼我要受你們的氣?想吃東西自己去弄!

艾麗兒頭上的呆毛晃了晃,像是想去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刷!」貓女手上多出了一把剪刀。

幼女吃驚道:「艾麗兒,難道、難道你要剪掉那個下仆的**?」

貓女笑而不語。

「噢,賣糕的!開什麼玩笑啊!」

張小雨開始狂奔!

貓女的速度出奇的快,三兩步就把張小雨按在了地板上。

「求、求你了!不要傷害我的蛋蛋――」

「哈啊?你在說什麼啊?」

「咔嚓!」、「咔嚓!」、「咔嚓!」……

艾麗兒剪的是張小雨的頭髮,他的劉海太長了,只露出一張嘴巴。

很快,艾麗兒完事了。

「不是長得很帥嗎?為什麼要用頭髮遮住自己的眼睛呢?」 「呼呼呼~~~」

幼女的心情似乎很好。

張小雨也懶得去理會。

原因無它,幼女的愉悅建立在張小雨的痛苦之上。

因為艾麗兒的原因,張小雨終於露出了他的廬山真面目,黑髮帥哥一枚。大概是遺傳了他母親的優秀基因,因為張小雨的父親不是什麼好人,好人會包養正值花季少女的高中生么?

沒錯,張小雨的母親在高中時被他的父親包養了。

除了在照片上見過自己的母親,張小雨基本上對那個女人的概念停留在「母上」的符號上面。沒有多少關係吧,她只是生下了張小雨,然後帶著一大筆money瀟洒地去追求她的人生了。兒子什麼的,好煩啊,留給那個糟老頭吧!張小雨的母親一定是這麼想的。

不能責怪她,畢竟在這個物質橫流、**至上的社會,女人,年輕且很漂亮的女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

一言以概之,張小雨是不幸的產物。

雖然他本人覺得沒什麼。

「有什麼關係呢,我現在生活的很好啊,父親大人給我留下了那麼大一幢房子還有一大筆遺產。我很幸運,比起大多數孤兒。」

真的幸運嗎?

艾麗兒迷上了張小雨。

她是花痴。

原來貓女中也有花痴啊。

「小雨~~」

艾麗兒從背後抱住了張小雨,並且親昵地用臉頰蹭他的後背。果然,她是貓。貓的習性還在啊,就算她現在95%的姿態是人類。貓耳、貓尾還在。好萌啊,張小雨真是一個幸福的傢伙。

張下雨正在擦地板。比起用拖把,他更喜歡用抹布。習慣而已,他喜歡手腳並用在地板上跑來跑去。

「喀!」

幼女嘴裡的巧克力發出清脆的響聲。因為她看到了自己的寵物正親密地黏著她的下仆。區區一隻下仆,區區一隻下仆囂張個鳥!

幼女的獨佔欲很強。

就算張小雨在赫麗貝爾的心中只是一卑賤的下仆,她也不容許艾麗兒染指。雖然艾麗兒是她的寵物。

其實,張小雨是這麼定義艾麗兒的:這隻白貓是幼女的備用肉乾,如果有一天幼女餓到不行了就吃了艾麗兒,貓肉啊,應該很好吃吧。

艾麗兒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迹啊。

喂,吉尼斯官方的鑒證官在哪裡?快點給艾麗兒認證書,這是一項新的吉尼斯紀錄啊!一隻白色的貓成功的從餓紅了眼的幼女口中逃生了,時間,沒有上限。

「艾?麗?兒――」

幼女皮笑肉不笑。

「喵~~」

貓女在賣萌!

真是可惡的貓女啊,不過好萌!張小雨在心裡偷樂著。

赫麗貝爾露出尖尖的牙齒,眼睛里釋放著野獸才會有的殺氣,現在的幼女是一隻母豹。隨時都可能撲上去,優雅地把張小雨的身體撕爛。

「呵呵呵……艾麗兒,快起來,你的主人生氣了!」

張小雨用極為噁心的微笑勸解他背上的貓女快點和他保持一段距離,50公分左右的距離。

「喵~~☆」

貓女頭上的呆毛根本沒有接收到張小雨發出的求救電波。真是遲鈍的貓女啊,某種程度上。

貓女的戰鬥力可是很強的,張小雨知道的,因為他見識過了而且深刻地體驗了。因為他不久前還被貓女從背後捅了一刀呢,現在想起來還很痛!

那是什麼,蘋果汁?

天啊,幼女的小手怎麼能把一枚那麼大個的蘋果給捏成果肉呢?而且都流出汁水了,蘋果汁滴在了地毯上,好臟!張小雨忍不住去搶救他家的土耳其高級地毯。

「艾麗兒,雖然我知道自己的魅力很大,可是你這樣做會讓我很困擾的!」

張小雨是這麼對貓女說的。

貓女曰:「喵~~」

太陽的!我聽不懂貓語啊!張小雨淚濕了抹布。

幼女捏爆了兩根香蕉、三枚蘋果。

真噁心,她居然再吃自己捏碎的apple,很色的吃法。性感極了!

三次元的女性萬歲!張小雨在心裡歡呼。

「萬歲個毛啊,待會幼女就會收拾我了!」張小雨隨感到了無限的悲愴。

「咕~~咕~~」

幼女的腹中飄出極為不雅的聲音。

她餓了!

天曉得幼女的胃是怎樣工作的,她每天吃的東西是張小雨的四倍!四倍哎,張小雨可是食量旺盛的高中生哎!

「蒂亞大人,您、您一小時之前不是才吃完一大盤炒麵么?」

幼女吊起眉梢訓斥張小雨。

「一小時,60分鐘,3600秒!我3600秒沒有吃東西了,你是鬼么?想要虐待自己的主人嗎?」

張小雨:「……」

蒂亞大人,您不是一直在吃巧克力么?而且現在還在吃蘋果啊!

不能反駁,張小雨如果反駁就會換來幼女精神與身體上的摧殘。

超s幼女!

比起幼女,張小雨背上的貓女的食量就小多了。太犯規了,明明幼女喝了那麼多牛的乳汁,她的胸部還是那麼平坦。貓女的胸部卻很大,張小雨的脊背感覺得到。

站起身來,張小雨向廚房走去。背後黏著一貓女。艾麗兒手腳並用攀爬在張小雨背上,就像是一在爬樹的猴子,不對,是爬樹的貓!

幼女發現自己的雙手黏答答的,因為捏爆水果的緣故。

赫麗貝爾隨意地把自己的雙手在沙發上抹了抹,幼女超級邋遢的!

幸好張小雨沒看大蘿莉神的動作,否則他會抓狂的。張小雨超級愛乾淨的。

「艾麗兒,你不覺的很累么?」

「喵~~」

可惡,快點給我用人類的語言!

「艾麗兒,你和蒂亞大人認識多長時間了?」

「喵~」

都說了我聽不懂貓語的!

「貓女,不要再黏著我了!」

「哇!好有個性,帥呆了,酷斃了!」

聽到張小雨的訓斥,貓女頭上的呆毛左右搖擺,似乎很興奮!

「難道、難道貓女有m屬性?」張小雨在心裡想道。

艾麗兒在張小雨耳邊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呼~~」

「呵呵呵……或許這樣也不錯……」

張小雨在傻笑。

含住了,貓女突然含住了張小雨的耳垂。

「喂,喂,快住手!哦不,是住口!」 某名人曰: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爆發吧,爆發吧,張小雨!

你是男人,你是男人!

「可是那枚幼女很恐怖啊!我打不過她。」

「你還是男人嗎?」

「那個,我胯下的東西可以證明我的性別――」

「既然有**,雄起吧!去把那隻幼女壓在你身下!」

「不要,她會把我的蛋蛋剁碎喂鱷魚的!」

「你甘心嗎?甘心被那隻幼女騎在你頭上?」

「如果她不殺我的話,似乎沒什麼大不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