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他還在沉睡階段,這一階段還是有解決辦法的,只要把他的夢境營造出他最渴望的樣子,執念消除之後,之後的龍族劣根就好辦多了。”

“虎王前輩,你現在說一個令他刻骨銘心的人,誰都可以。”

虎王瞬間想到了石源,在魔黎河的帶動下,他也緊張了起來,直接開口道:“石源。”

怕對方想成越光北,虎王特地用黑白輪迴盤凝練出了一個栩栩如生的白衣少年來。

某無源之森的祭壇石頭動了動,然後有一道白光從石頭中飛出,在天空中飛璇了一圈,最終徹底陷入死寂中。

那道白光並未迴歸,而是眨眼間消失了蹤影。

一株巨大的枯草從祭壇下顯出虛影,他掃了某處一眼,然後又消失了,消失之前,還不忘了隨手斬出一劍。

最近這顆石頭越發躁動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莫不是要有什麼大動作?

這可是鎮界石。

鎮壓諸天萬界用的, 萬一讓它給跑了,那整個諸天萬界都可能就此消失在無盡暗海中。

“老實點。”

枯草虛影徹底消失前,還不忘了踹了石頭一腳。

機器人雙修指南 ,這才把心徹底放下。

只要還能碰到,就說明源沒有跑。

只要源沒跑,那一切都好說。

虎王驚呆了,因爲他陰陽二氣弄出來的石源直接擺脫了他的控制,衝進了敖羽的體內。

敖羽的夢裏。

一個巨大的黑影正在折磨着一個小龍。

小龍正是敖羽。

“沉淪吧,殺戮吧。你我本就是一體,龍族生來便應該是世界的霸主,這般躲躲藏藏你不覺得窩囊,我還覺得委屈呢,如果你再不與我融合,那我只好弄死你,親自掌控身體了。”

“這麼強大的身體,我想都不敢想,讓我來吧,你只會藏着,我們龍族怎麼能如此沒骨氣。”

“不行,石源不會同意的,而且你若是佔據了身體,對石源起了殺意,也會失去自我的。”

巨大的龍形黑影忍不住大笑道:“石源?一塊石頭而已,我在源界尚且怕他幾分,但這不是源界,我又何必怕它?它難不成還敢追到這裏來打我不成?就算來了又能如何,我現在已經壯大了起來,不僅如此,我還感應到了本體的呼喚,等我吞噬了你,就去尋找本體。”

小龍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你不是我嗎?怎麼會有本體?”

“哈哈,我當然是你了,我是你的血脈深處的存在,但我也是你的祖先,是真正的龍神之祖!?多少年了,我找過萬族天驕,可是他們的身體都太過孱弱,根本無法承受住我的血脈之力,等我控制了你,找到本體之源,就可以傳承本體的全部實力,以你的血脈,說不定我還能更進一步,從超脫中掙脫,真正進入那傳說中才會有的神話境界。”

小龍此刻已經完全聽不懂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完了。

“本想留你一命的,但外面的那傢伙已經猜到了我的心思,所以我先下手爲強了。”

黑色龍爪碾壓而下,一道白光一閃而過,一切都結束了。

敖羽睜開雙眼,一股兇戾之氣徹底釋放。

大陣在一瞬間崩碎,敖羽搖身一變化身數百丈巨龍,直接衝向了天空。

其實敖羽是想要擡手毀掉這座城的,但因爲感受到了威脅,所以才逃走了。

他現在的血脈確實強大,但實力還很弱。

這不是逃跑,這是戰略性撤退。

他已經感受到了本體的所在世界,離這個世界並不遠,只要他衝破一層界壁,就能趕到了。

強大的力量,完美的身體。

神話級別的強大實力,都在等着他呢。

傻妻撩人 ,虎王有些懵了,他現在只能問魔黎河:“這是什麼情況?”

魔黎河將小混沌逮了回來,黑着一張臉回答道:“我計算錯誤,他並不是壓抑太久了,他是血脈裏藏着一個不要臉的老陰比,一直覬覦着自己後代的天才。”

龍族的話,那應該是龍神,或者是傳說中才有的那個龍神之祖了吧。

混沌有些躍躍欲試,如果是那個混蛋的話,估計在石源面前也走不過一巴掌。

剛剛那個虎王凝聚的石源它也看到了,那感覺那神態那氣質絕對是石源本尊無疑了。

他好像也進入了敖羽的體內。

恐怕現在那個龍神之祖還洋洋得意,殊不知他已經被一個更加恐怖的東西盯上了。


小混沌很想去湊一下熱鬧。

真的很想去呀。

“魔黎河,我們要不要追上去呀,說不定這樣能遇到越光北呢。”小混沌只是單純的想要去看看熱鬧。

但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魔黎河一拍手掌雙眼放光道:“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走,我們去見小北哥。”

魔黎河連東西都沒收,便離開了。

不過他早就留下了無數的錦囊,這種情況他又不是沒有計算過。

他的屬下自然知道現在該做什麼。

然後整個臨源城就出現很神奇的一幕。

當魔黎河踏出臨源城的那一刻,整個臨源城空了一半。

就連城主,也在天源鏡暫時離開之時無聲無息消失在了城主府內。

虎王已經很聰明瞭,他是這麼認爲的。

可現在他真的有些迷糊了。


但是這時候也不好意思的問,因爲再怎麼說都感覺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他雖然有時候不是很要臉,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很要面子的。

※※※

源塵真的不想再聽這貨瞎逼逼了,他直接擡劍便砍。

結果驚奇的一幕發生了,這個老奸巨猾的老頭虛影竟然沒有躲避,甚至還有心思冷笑道:“別白費功夫了,我說過,這把劍是有靈的,你貿然使用是會反噬自身。哎,不聽老人言吃虧在……”

後面的話,老頭再也說不出來了。

因爲那把古劍已經斬斷了他的一切生機。

同一時間,龍吼聲從遠處傳來,似乎有幾分興奮,幾分癲狂。 源塵看向巨龍裂開的胃部,然後看向了外面。

冰潭之外,那是一條新的巨龍嗎?

怎麼有點眼熟呢?

是錯覺嗎?

敖羽?

源塵擡手揮了揮,大喊道:“敖羽,這裏?我在這。”


敖羽的龍腦袋垂下,正好看到一道老頭消散的場景。

然後纔看向揮劍似乎在挑釁自己的屠龍少年。

本體的氣息呢?

沒了?

巨龍絕對不相信是被這個屠龍少年殺掉的,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的。

自己的本體多麼能苟他還是很清楚的,這麼能苟的龍怎麼可能會死。

他死了,本體都不會有事。

難道是故意躲起來了?

巨龍腦袋再次盯着屠龍少年,他眼前頓時一亮:“本體一直在尋找天賦高的人,此少年天賦便很高,難道本體已經控制了這個少年?”

說完敖羽就落了下去,化作了那熟悉的少年模樣。

源塵有些疑惑,爲何這傢伙身上會有本體本源的氣息呢?

而且還有剛剛斬殺的老頭的氣息。

對了,這老頭說過自己是什麼龍神之祖,估計敖羽可能是這老頭的後代。

不過現在被自己解決了,應該沒事吧。

開封了?

感受到古劍的暴動,源塵怕一順手把敖羽給斬了,他急忙抱住躁動的石劍,笑道:“你怎麼來了?”

‘敖羽’還以爲本體在問他突然到來的原因,他立刻咧嘴笑道:“我現在怎麼樣?”

說着‘敖羽’還轉了個圈,像是個小孩子在炫耀。

其實這是本體與分身的正常見面反應。

像之前的源塵與本體見面,便有些不一般了。

通靈法醫:警長老公太兇猛 ,依然客觀道:“太弱了。”

這都分開三年多了,你就到了這個實力?

當初給你昇華的血脈之力都是鬧着玩的?

怎麼就這長進?

跟福澤差的遠了。

福澤是上一代的分身的祭品。

源塵有着所有分身的記憶,自然知曉福澤的存在。

這很奇怪嗎?

這非常奇怪!

如果讓那一山的分身知道了源塵的想法,那些人估計會驚掉下巴。

他們都如同新生,記憶空白,但卻有一大串的任務,爲何只有你例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