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自己這凝氣成液的宗師,與這幾十個武功不弱,最高有幾個一品境界的女子若是拚死交戰。純以實力而言,還是她們要勝上一籌。但既然是拚死交戰,趙哲有把握將她們大半人幹掉。但在雙方猶若切磋性質的較量下,趙哲卻是被幾十個女子施展出來的劍陣壓得厲害。

尤其是,她們的陣法本來就是極其奇妙。六個二品三品之間的女子忽而聯手一擊的時候,竟然爆發出了宗師級的一劍。就連趙哲,也不得不施展出全力應對。好在那群女子沒有殺他的意思,反而是覺得這樣和他交戰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在施展了一些秘術,將他嚇了一跳之後,不由得心中都有些得意。哪怕是將他嚇了一跳之後,反過來被他有些惱羞成怒的回頭報復過來。

這傢伙惱羞成怒的樣子,還真是挺可愛的。只是,他的報復手段,實在是……但心中都又有些不受控制的,願意讓他報復一下。

那宗師級的白衣女子看的是直搖頭,這群姐妹將好端端的九天玄女殺陣玩成什麼樣子了?好像用殺傷力十足的劍陣,在和那人玩遊戲一般。但又不得不承認,那傢伙的實力還真是很不錯,殺陣之中的一些威力強大的招數,雖然應付的狼狽了些,但卻是總算都接了下來。

幾十個白衣女子在布陣上猶若漫天飛舞的仙女兒一般,步履輕盈而優美,每一次騰挪折閃,凌空飛舞的姿態都那般的妙曼。趙哲玩的也是十分開心,在漸漸地適應了這個劍陣之後。趙哲開始了反擊,憑著他強大的修為,高強的武藝。猶似一隻遊盪在花叢之中花蝴蝶,東飄西盪,這裡撩一把,那裡采一下。時不時的,冒出了某個女子又羞又惱的嬌嗔,但卻往往伴隨著他佔了便宜還賣乖的得意笑聲。那些被佔了便宜的女子心中又好笑又好氣,這可惡的傢伙還真是膽大包天啊,不行,得讓他見識見識厲害。陡然之間,她們有些人劍勢又厚重了幾分。當然,那劍意之中,竟然沒有半絲半毫的殺機。

雙方之間,哪裡還有半點交戰的味道,反而是好像變成了男女之間的一種交際舞蹈,一種遊戲。步履翩翩,衣袂飄飄,每一下形動意凝之間,彷彿都蘊含著天地至理。趙哲也是從這種奇妙的劍陣之中,學到了不少東西,領悟到了一些平常沒有辦法觸及到的東西。雖然仍舊與那些女子在玩鬧,但一顆心,卻彷彿沉澱在了奧妙的自然之中。

即便是這裡沒有風,但在人行動之際,哪怕是再輕微,都會劃破空氣,產生些許氣流。而趙哲,彷彿能感受到了這些風,更是感覺到自己融入了這些風中。整個人,在每次騰挪折閃之間,彷彿都與風融為了一體,飄忽不定,卻極為符合自然之道。最重要的是,他整個人隨風飄蕩之際,更是憑添了幾分飄逸神采。

雙方之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開始有些功力薄弱的白衣女子不勝體力,開始退出了劍陣。隨著人數開始減少,劍陣的威力也開始一點點減弱。終於,趙哲呵呵笑著,整個人疾風般一躍,跳出了劍陣的範圍。只覺得渾身氣機通暢,舒爽不已,已經又有一段時間的瓶頸,開始隱隱約約有了突破的跡象。

閉著眼睛,將剛才領悟而來的一些奇妙感覺牢記在心中。再次睜開之時,卻不由得對這些氣質不俗,漂亮,又單純的女子們好感憑添了幾分。其實他知道的,在這一群數十個白衣女子若是一開始就啟動劍陣的全部力量拼殺。自己哪怕是凝氣成液的宗師境界,輸面還真是不小。

但是隨著這一陣模擬演練下,不但讓他感受到了自然之風的道理,讓自己的修為隱約有些突破的跡象。更是有些熟悉了那個劍陣。即便是自己與之硬拼,也不定會輸了。

「多謝諸位漂亮妹子啦,剛才讓我領悟到了不少好東西。」趙哲笑吟吟的向她們揮手打著招呼。

「誰是你的漂亮妹子啦?不過,我剛才也是好像領悟到了些自然的奧妙。」某個白衣女子,嬌笑的說道:「所以,你不必謝我啦。多謝謝其他人吧。」誰知道,那些白衣女子,七嘴八舌的都說自己領悟到了不少境界,修為隱隱約約有了突破的跡象。一個個是又驚又喜。要知道,修鍊之人,每次突破自己,有所提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的瓶頸,往往會卡住一個人的一生。

「既然大家都獲得了好處,那我就不謝了。」趙哲嘿嘿一笑,眯著眼睛道:「回頭我們再切磋切磋,我要讓你們這些小妞兒,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厲害。」

」你就吹牛吧。」「還真正的厲害呢。」「對對,要不是我們姐妹手下留情,你早就被……」

女孩子們,又開始七嘴八舌的嬌笑著反駁了起來。

那個為首的宗師女子,不由得有些後悔沒有加入劍陣。剛才好像所有人都有了額外的領悟,就連那個白狐裘的公子哥都似乎有所突破的感覺。可惜,自己沒有加入,否則定也會有所突破。只是見得自己姐妹著實有些七嘴八舌的埋汰那傢伙,竟然都忘記了正事。不由得輕輕咳嗽了兩聲,將人的聲音都壓下去了后,對著趙哲道:「剛才切磋也切磋了,玩也玩夠了。這位公子,可以告訴我們你的來意了吧?」

「呃,其實是這樣的。」趙哲的臉色忽而變得有些凝重,原本挺小白臉的模樣。一下子也變得剛毅而沉穩了起來,眼神有些憂鬱,又有些如同時候深潭一般的讓人看不透。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搖頭道:「你們都是些好女孩,算了,我就不打攪了,就此告別,再見。」趙哲招呼躲在一邊看好戲了半天的萬里鷹,作出了一副憂心忡忡,但想馬上離開這裡的派頭。

趙哲說的你們都是好女孩,不由得讓她們心頭都有些舒坦。但見他似乎有難言之隱,又似乎有些決絕感。不由得立即有女孩子出言挽留道:「公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題?」

「對啊,說與我們聽聽,說不定能幫忙呢?」「公子,你要走了,還會不會再回來?」

「呃,我會回來的,一定。」趙哲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好像在發虛,目光遊離不定,好像在躲避著什麼。

「你撒謊,你的眼神出賣了你。」眼尖而心思又有些玲瓏的女子們,紛紛對他斥責了起來:「你你你,怎麼能說謊騙我們?」「啊?那是不是意思就說,他走了之後就不會再回來了?」「不能就這麼讓他走了。」「對,決不能讓他走了。」「想走,哪能這麼容易?」

趙哲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表情,舉手投降道:「喂喂,我說諸位漂亮妹子。你們這敢情合著是土匪窩啊?來了就不能走了啊?」但轉而卻又勉強的一笑,對她們揮手道:「好了好了,和你們相處的時間雖然很短,但真的是挺開心的。時間不等人,我得走了。」說著,準備跨上萬里鷹。

「不行不行,你不能走,你還沒把事情說出來呢。」「我們這裡不是土匪窩,但是是九天玄女殿。來我們玄女殿搗亂的人,哪能這麼輕易放他離開。」「對對,我們玄女殿是什麼地方?哪裡能容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姐妹們,劍陣伺候。」

呼啦啦的,又是人影閃動。那些白衣女子好像很認真的,開始施展出了她們的劍陣,生生的又是將趙哲圍在了裡面。其實她們的想法也很簡單,從小在這山頂長大,身邊只有姐妹,師傅,師祖。見過的生人極少,見過的男人更少。趙哲這人,不但長得還不錯,又風度翩翩,懂得討她們歡心。一起練武還能促進大家的進度。如此難得的傢伙,哪裡能讓他這麼輕易離開了。尤其,他的眼神已經將他深深地將他出賣,這一走怕是不會再回來了。這讓她們一下子焦急了起來。尤其是又有人找到了不錯的借口,玄女殿哪裡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啊?

「好吧,好吧。」趙哲投降不迭,乾笑道:「算我踏錯賊窩了。我認輸,認輸,要怎麼樣才肯放我離開?」

一說要怎麼樣才肯放他離開,白衣女子們都沒有了主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實在想不出什麼條件才肯讓他離開。主要是心中,倒是不想讓他離開。好半天後,終於有個白衣女子說道:「你先說說,你來玄女殿的目的。然後我們考慮要怎麼樣才放你走。」

「對對,老實交代你來的目的。」「不說的話,九天玄女殺陣是不長眼睛的。」

「好好好,我說我說。」趙哲笑了起來,笑得很輕鬆:「其實,我是聽人說玄女殿有不少漂亮妹子。所以,就,嘿嘿……果然名不虛傳啊。」

啊?這這個目的,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一個個俏臉微紅,沒好氣的瞪著這色狼。有的開始嬌嗔道:「你你你,還真是個,混蛋。」「算了算了,這種人就讓他走吧。」「唉,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七嘴八舌的,都開始對趙哲有了些惡感。似乎不準備再為難他了,而是放他離開。趙哲似乎鬆了一口氣,對眾女揮了揮手,騎上了萬里鷹,眼神在掠過那群白衣女子的時候,掠過一絲依依不捨,剛準備離開之時。

卻是聽得那個領頭的宗師白衣女子斥聲道:「姐妹們,不要放他離開,他是在撒謊。」

一下子,劍陣陡然間又將他圍在了裡面。尤其是她們佔據了些高位,防止他破空離開。

那白衣宗師見得趙哲眼神露出了錯愕,心中不由得微微有些得意:「這傢伙,竟然敢騙人。若不是自己識破了他的表情和眼神,還真是要給他騙了去。姐妹們都從他那裡獲得了好處,自己卻沒有,豈不是太不公平了?」然而心中又不由得開始暗忖,莫非這傢伙真有什麼難言之隱?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第兩百二十三章先天小妞

……

「說不說?」「不說我們動手了啊。」「姐妹們他要是再不說就把他扒光了。」

最後那個提議一出,一下子寂靜了起來。紛紛看著提出了那個餿主意的白衣女子,那女子白臉一紅,吐了吐舌頭尷尬道:「我,我是說。反正他也說我們這裡是賊窩,土匪窩了。那,那個,還不如那個……」

「對對,反正我們是土匪了。脫,脫他。」幾個膽子大的白衣女子,再次瞟向趙哲的時候,眼神中已經不懷了好意。

趙哲有些哭笑不得,女人一紮堆起來,倒也是挺瘋狂的。忙不迭臉色發白道:「別,哥服氣了。哥這就招。」

「等一下,為了防止你再說話,我盯著你的眼睛。」那個白衣宗師也是見得好笑,本來其年齡也不大,又是生長在這基本沒有外人進來的地方。心思格外單純。有些好玩的上前也是參與進了遊戲。

「呃,其實。我這次在外面招惹到了一批強敵,聽說玄女殿高手比較多,所以過來試試能不能找到些幫手。」趙哲彷彿還真怕這群女子干出點什麼誇張事情,急忙老老實實的招供了起來。

「嗯,這次沒有說謊。」那白衣宗師點了點頭,不過卻是臉色有些不好道:「你在外面招惹了強敵,竟然跑跑玄女殿來找打手了?真是虧你想得出來,不知道我們玄女殿的人從來不出去的嗎?」

「對對對,現在我知道了。」趙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神情有些瀟洒道:「好了,既然我已經說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等一下。」果然如趙哲所料,馬上有人出來阻止道:「先和我們說說,你這次出去后,有幾成把握打敗你招惹的強敵?」

「這個?」趙哲臉色有些猶豫,緩緩地搖了搖頭道:「敵人的數量,幾乎是我們的一倍。而且有不少高手。正面打敗他們,比較困難。」

「數量多又有什麼用?」馬上又有白衣女子神情不屑道:「如果我們出動劍陣,任他幾百人也逃不出我們的天羅地網。」

「呃,那個,我說過,對方的人比較多。」趙哲乾笑了兩聲,向她們揮手道:「好了,這次遇到大家也算是緣分。我真的要走了,如果順利的話,還能在其他地方邀到些幫手。」

「你又說謊,如果你還能在其他地方邀到幫手,怎麼可能狗急跳牆的跑到玄女殿來?」白衣宗師似乎對趙哲的謊言很憤怒。

狗急跳牆?趙哲差點從萬里鷹身上摔下了,不過話又說了回來,自己的確有些狗急跳牆的味道。否則,還真不可能跑來玄女殿。

「對對,你來了又要走,難道是嫌棄我們武功低微,幫不上你的忙嗎?」其他白衣女子,也是惱羞成怒的說道。轉而對那宗師女子道:「大師姐。剛好師傅師叔們都在閉關,我們偷偷出去幫幫他吧,很快就回來的。」

見那白衣宗師正在考慮,趙哲急忙擺手道:「免,真免了。一來是我不想你們這些嬌滴滴的女孩子都死掉,二來,你們人數太少,還真幫不到我什麼。好了好了,大家別擋路了。如果這次我不死,回頭會再來探望大家的。到時候給大家帶些禮物。」

前半句話還像樣,但什麼人數太少,卻是讓那些白衣女子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有的不服氣的說道:「我們人數不少了,這裡有四十幾人呢。」

「你到底招惹了多少敵人?」白衣宗師,眉頭也是蹙了起來,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畢竟眼前這個人實力很強,比自己都強一籌呢。能讓他鄭重其事的說對方人數很多,那肯定不會少的?

「呃,那個。三百八十萬。」趙哲隨口乾笑了兩聲,弱弱的說出了這個數字。

三,三百八十萬?在場所有的白衣女子,都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那可是三百八十萬啊?這種誇張的數字,她們這輩子是想都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就連那個白衣宗師女子,都忍不住面色有些蒼白,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掩嘴直呼:「天吶,你到底幹了什麼事情?招惹到了三百八十萬如此誇張數量的敵人?」那可是三百八十萬,自己這幾十人進去,滄海一粟也。

「我們玄女殿總共才一千多人。」其他女子,也是臉色有些發白。

「對不起,看來我們幫不上什麼忙了。」那白衣宗師臉色有些歉然道:「就算我有本事說動其他諸峰姐妹,總共才一千多人,幫不上太大的忙。更別說,即使是冒險,我也至多只能帶著這些姐妹們偷偷下上幫你。幾十人,根本派不上用處。」

「恩,我也別想你們這些我看的挺順眼的漂亮妹子去戰場。」趙哲笑眯眯的揮手道:「好了,在下告辭了。如果有幸活著回來,我會偷偷來看大家的。」

好多白衣女子,臉上都露出了些依依不捨的模樣。只是,如此誇張的數字,她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對付。

「對了,我差點忘記了。你說他們比你們的人數不過多了一倍而已。」白衣女子臉色又是一滯道:「難道,你已經籌集到了兩百萬人幫你打架?」

「嗯,兩百萬應該還不不止的,最終差不多會在兩百三十萬左右。」趙哲嘆了一口氣道:「可惜,雙方的實力相差還是挺大。」心中卻是有些苦笑,這玄女殿就算了,就算她們真願意來也罷了。剛才不過是逗她們玩兒罷了。還真不想她們這群思維單純的女孩子出去拚命。

「大師姐,如果我們能請動殿里祖師幫忙,召集所有姐妹的話。」有白衣女子提議道:「還是能夠對付很多人的,如果對方都只是些普通人的話。我們一千多姐妹,加上像大師姐這樣的高手,至少能對付十萬人。」

「對了。如果能請動殿里的寶貝……」「噓,不要胡說。」

「你叫什麼名字,如果有機會出來的話,該怎麼找你?」那白衣宗師臉色有些黯淡,悄然問道。

「我叫,趙哲。」趙哲略一猶豫,就立即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自己的本來名字,就是叫趙哲。還在那群女子目瞪口呆,掩嘴直呼的時候。拍了一下萬里鷹的腦袋,讓它向上攀升。

然而萬里鷹剛煽動了翅膀,一股龐大而令人窒息的力量就洶湧壓迫而來。即便是萬里鷹這種強大的異種猛禽,都顫抖的撲騰一下掉了下去。

「喝~」趙哲大喝了一聲,凝氣成液級的宗師力量驟然間爆發了起來。雖然抵不住那可怕的威壓,卻是令的一人一鷹壓力陡然消除了不少。萬里鷹那對靈動之極的眼眸之中,露出了駭然之色。然而它也是靈性十足了,知道此時不走,恐怕再也走不了了。

急忙撲騰著翅膀,向上竄去。然而才竄出去十幾丈,高空之中薄霧之前就多了一個朦朦朧朧的女子身影。只見她嬌叱一聲道:「姓趙的來到我們玄女殿,難道還想活著出去嗎?」威壓十足的一掌向下拍來,氣流涌動,仿若排山倒海一般。

趙哲急忙沉吸一口氣,同樣將全身的力量都調動了起來。狠狠地一掌迎去。

蓬~一聲巨響之中,趙哲與萬里鷹的身形直往下墜去。虧得趙哲也算是實力雄渾了,還沒落地之前,就一個翻身而靈巧的站在了地上。萬里鷹也是銅皮鐵骨了,大多數的攻擊力被趙哲承受去了后,它也只是勉強在地面上站穩了腳跟。

先天級老妖怪。趙哲一下子就知道了她所處的級別,然而讓趙哲駭然的是,這個先天級老妖怪,似乎比莫卧兒王朝那個聖者還要強悍一籌。畢竟兩者都曾相遇過,在這個先天級女子身上感受到的威壓還要強上一籌。

「接我三成功力的一掌竟然毫髮無損,你說出去也盡可以自傲了。」那先天老妖身子漸漸清晰了起來,背負著雙手往下飄落。直直到了三四丈高的地方,神色冷淡的俯視著趙哲:「你明知道我們玄女殿不歡迎姓趙的人到來,為何還要前來送死?」

「師祖!」一群白衣女子,急忙臉色一凝而行禮道。

「送死?」趙哲聳了聳肩膀一笑,真元凝集之時,整個人也是輕輕的向上飄浮了起來。直直漂到了比她略高一些的時候,神色才輕鬆自如道:「你以為,我要是沒有點憑仗敢來你玄女殿?」與她不過七八丈遠,趙哲可以輕易的看清楚她的臉。也許她認為這是她們自己的地盤,由此沒有蒙面之類。讓趙哲驚訝莫名的是,這個女子竟然顯得極其年輕,至多就是三十未到的模樣。身材不高挑,但卻是嬌小玲瓏。別有一番滋味。也許是已經修鍊到了先天級的緣故,她的皮膚格外好,細膩而柔若凝脂。

見得趙哲竟敢與她飛到同樣高度,又是大大咧咧,絲毫不加掩飾的打量著她的臉和身材。他難道不知道,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敢如此看她了。就連魔門和少林那兩個同樣等級的存在,也是不敢如此用放肆的眼神打量她。

不由得臉色一沉,嗔怒道:「大膽,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憑仗?」說罷,身形一閃之間,幾乎就到了趙哲面前。玉掌若有若無的朝他胸口印去。看似輕輕巧巧的,但趙哲卻清楚的很,若是被她這一掌打中。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雖然他也是飛在空中,但他不是先天,只能勉強凌空虛浮而已。要想極其靈活的騰挪折閃是萬萬做不到的。

急忙氣勁一松,向下墜落而去。幾乎是與此同時,讓小黑打開了空間門。意念神動之下,一具具穿戴著戰甲,臉上戴著虎牙軍一樣的修羅面具的金甲屍魚貫而出。在趙哲的神念指揮下,兩具率先出來的金甲屍身形閃動間,擋在了兩人之間,力大無窮的手臂揮動著大刀向她攻去。

即便是那個先天級老妖,在見到了詭異的空間門和竄出來的金甲屍時候,臉色也不由得一變。雖然她不認為眼前這兩具金甲屍能擋住自己多久,但至今,那空間門之中仍舊有源源不斷的修羅黑甲男子竄出。十個,二十個,三十個。

呯呯。倉促兩掌將兩具金甲屍擊退後,她整個人又立即飛升到了十來丈遠處。面色冷艷,卻有些難看的望著這一切。她數了一下數字,總共五十九個。不,連上那個姓趙的,總計六十個宗師級實力的強大存在。尤其是那個姓趙的,還有先前出來的十個,都是已經有了凝氣成液級別的實力。只是那先出來的十個,氣息十分奇怪,渾身上下幾乎沒有半點生氣,但實力之強,就連她這個先天級強者都忌憚不已。莫非,是一群傀儡?不對,後面出來的那些,一個個氣血很旺,顯然是真正的宗師級實力,雖然都是初級的宗師,但人數實在太多,這種誇張的數量就連她也是只覺得渾身乏力。

再次看向趙哲的時候,眼神已經不一樣了。見得她面色有些惱怒道:「姓趙的,你是故意帶這些宗師來砸我玄女殿的嗎?」眼前六十個宗師級實力的人,還真是把她給嚇住了。雖然她自認為如果逃跑的話,這六十個人根本攔不住自己。然而,這玄女殿,恐怕就要毀於一旦了。

「我說,大妹子。」趙哲摸了摸鼻子,苦笑搖頭道:「剛才我明明就想走的了,是你攔著不讓我走,還喊打喊殺的。」

那先天女子神色一滯,冷哼不迭道:「別以為我們玄女殿好欺負,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大。但我們玄女殿一千多人,高手無數。宗師級的強者也有五名。如果雙方硬拼的話,鹿死誰手未曾可知。」

「師祖,趙公子真不是來搗亂的。」先前那白衣宗師急忙解釋道:「他不但對我們沒有半點惡意,反而還頗為友善。只是他在外面結了仇,想來我們這裡拉些高手助陣的。」

「哼,你們之前說的話,我已經聽到了。」那先天女子,對於趙哲的臉色格外不好看:「你是趙國皇室的什麼人?難道不知道我們玄女殿,對於你們趙國皇室沒有半點好感嗎?」一雙美眸在那些虎牙軍身上掃來掃去,只是冷哼道:「你們這代皇帝也的確是個了不得的人,竟然網羅到了如此眾多的高手。哼,還個個穿著修羅戰甲。大手筆啊,真是大手筆。」

「修羅戰甲?我管它叫虎牙戰甲。」趙哲緩緩搖了搖頭,開始脫起了身上的衣服。取出了一套戰甲,兩名虎牙兵立即上前幫忙穿了起來。很快,趙哲身上就完整的穿上了戰甲。一改之前的貴公子氣息,彷彿一下子,身上散發出了無數殺戮氣息。身材魁梧而勇猛。看得那群白衣女子,一個個張大了嘴巴,面面相覷。原來這傢伙,穿上一套戰甲后,憑添了好些魅力。比原先的貴公子模樣神氣了許多。只是臉上那個面具,好像是惡鬼一樣,兇猛而惡煞。

「果然是將虎牙軍重建了。」那先天女子,神色有些複雜之極。幽幽道:「不過,虎牙軍歸虎牙軍。這身戰甲,卻是叫修羅戰甲。你身為皇室之人,又怎麼會半點不知?你看看那造型,面具,就是仿製修羅而造的。」

「修羅戰甲就修羅戰甲好了。」趙哲不無所謂道,對於戰甲的名字,他倒是不太在意。不過好像這個先天女子,有些在意。穿上了戰甲之後的他,氣勢和之前完全不同了,渾身上下,瀰漫著一股子蕭殺之氣。聲音也變得格外冷淡,背負著雙手道:「如果你知道虎牙軍,自然也知道虎牙軍的編製肯定不止這麼多。你以為,你們玄女殿能擋得住我虎牙大軍的攻伐?」

「你究竟是什麼人?」那先天女子臉色變得很陰冷,盡量在剋制著自己不當場翻臉。因為她知道,如果一旦真開戰了。整個玄女殿恐怕只有自己能有萬全把握逃出去。這傢伙手頭有異禽,誰也逃不過他追殺。

「也不怕讓你知道。」趙哲聲音變得極具威嚴,配合著他那身兇猛而威武的修羅戰甲,好像還真是戰神轉世一般的沉凝:「朕就是大趙當代皇帝。」

「什麼?」之前的那些白衣女子,均是臉色大變的望著先前還風度翩翩,此時卻變得煞氣十足的趙哲。不敢相信,這剛才和她們玩了半天的可惡傢伙,竟然是當今的聖上,永泰皇帝。難怪,難怪他會說自己手中能有兩百多萬人打仗。一個個面色沉凝,低著頭,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永泰!」先天女子,至此時,也是忍不住呼聲了起來:「永泰,你竟然是大趙的皇帝永泰。好,好。你竟然敢不遵祖訓,殺上我玄女殿來,簡直是膽子太大了,太大了。」

祖訓,有那玩意么?趙哲心下愕然。也許有吧,但自己是穿越的,哪裡知道什麼祖訓不祖訓的。不過,此時卻不能弱了氣勢。沉聲而搖頭道:「恰恰相反,其實這次朕來玄女殿。是想和玄女殿化解仇恨的。畢竟,當年哪怕是我們祖先互有仇恨,那也是過去數百年的事情了。你雖然已經是先天級強者了,相比當時,你還沒出生吧?」

「化解仇恨,這不可能。」那先天女子震怒異常道:「天下姓趙的,都該死。尤其是你們皇室一族,更該死。」

「冤家宜結不宜解。」趙哲聳肩笑了兩聲:「不過,既然你不同意化解仇恨,那便也罷了。朕告辭了。」趙哲回頭,向那幫子白衣女子揮手告別。重新跨上了萬里鷹。此時的他,就不信這先天女子敢對自己下毒手。饒是先天強者,陷入了這麼多宗師包圍之中,也只有死路一條。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遠遠地看著自己走。

誰料,趙哲卻是估算錯了這個先天女子對於大趙的仇恨。只見得她立即長嘯一聲,而她自己,卻是朝趙哲飛身而來,似乎想要玩拚命的勾當:「我師傅交代過,但凡姓趙的到了玄女殿範圍,殺無赦。 dota傳奇教父 姓趙的,你要想走,只有踏過我的屍體。」

十名金甲屍身形一閃,立即擋在了前面。雖然他們無法飛翔,但即便是穿著一身修羅戰甲。彈跳力也是非常誇張的。呯呯呯,一連串的交擊聲中,不斷有金甲屍被震退。又不斷有金甲屍拚命阻攔攻擊著她。悍不畏死的金甲屍,在這一刻表現出了恐怖的戰鬥力。一般宗師面對先天強者,氣勢就要弱了幾分。然而,金甲屍卻是絲毫不怕。用他們強悍的身體,以及恐怖的實力糾纏住了那個先天女子。

可怕的糾纏能力下,那先天女子幾次想騰空飛走,卻是被躍起的金甲屍逼了下來。如此,她越落越下,幾乎就要被逼到了地面上。其餘一干宗師虎牙兵,也是紛紛呼喝著上前交戰。以她先天級實力,要想擊敗一具金甲屍,那是輕而易舉,也許不足半分鐘,就能幹掉它。

然而,在數量如此懸殊的情況下。那先天女子,也唯有被糾纏的難以發揮出強大實力。她的極限所在,怕是能同時應付五六具金甲屍。數量再一多,也唯有防守了。畢竟,不論是金甲屍還是那些宗師虎牙兵,所爆發出來的擊殺力量也是很強的。硬挨幾下,定是會受傷。

螞蟻多了,都能咬死一頭象。更別說,趙哲那些金甲屍和宗師虎牙兵,實力本身就極其強大而可怕。只是,若想取她性命,一來是太浪費一個先天高手了。二來,怕是她不顧性命的爆發起來,絕對會讓自己損失慘重。趙哲見佔到了便宜,遂用嘯聲將宗師虎牙兵,以及金甲屍都召回。將他團團圍在了中間。

而那先天女子,則是凌空虛浮在半空之中。心中也是駭然之極,以為自己能在萬軍從中取人首級,哪怕是讓自己受重傷,也要將那個姓趙的留下。誰知道,他的那些麾下竟然個個不怕死,死命的糾纏住了她。

雙方,一下子對峙了起來。

……

(6k保底)(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第兩百二十四章沾點便宜

……

這方趙哲落腳的山峰平台,雖說不小,能讓數十白衣女子居住而寬鬆之極。然而,隨著那先天女子的銳嘯聲后,其他山峰的高手正在不斷趕來。好在她們的長輩知道此次來犯之人不容小覷,一些實力低的留在了外圍。只有一些按照趙哲的實力劃分方式,達到二品以及以上者才進入了這平台。饒是如此,頃刻之間,這數百米方圓的峰巒平台之上,已經擠滿了數百人。

家底豐厚啊,見到玄女殿有如此眾多的高手,趙哲也忍不住讚歎了幾聲。從來的這些人就可以大抵推算出,這玄女殿擁有二品的高手將不下於兩百人,一品高手也有數十。最重要的是,她之前說的玄女殿有五名宗師,此時又來了三個。加上之前的白衣宗師,一共已經四名,另外一個,估計是在閉關之類。

最重要的是,那些白衣女子之前已經透露了。整個玄女殿,不過是一千多人。然而這一千多人的實力,還真是讓人目瞪口呆。若非趙哲有小世界,可以耗費靈石,用裡面的靈氣已經時間頻率不同而培育出大量的高手。否則見到這些人時候,還恐怕真搞不過。

然而此時玄女殿雖強,比之趙哲的虎牙軍還要差上幾籌。虎牙軍唯一比對方稍差些的地方,就在於軍中沒有先天級高手。然而不論是在宗師數量,還一品高手的數量上,遠超過玄女殿。

「你想和朕硬拼?」趙哲那修羅面具下的眼睛都不由得眯了起來:「不錯不錯,你們玄女殿的確擁有很強大的實力。如果擺開九天玄女殺陣,更是威力憑添。」

「又有何不可?你雖然麾下宗師多……」說到此處,就連那個先天女子都忍不住好一陣鬱悶。什麼叫宗師多,簡直是多的離譜。當然,此時的她是不可能滅自家威風,長他人志氣的。臉色沉凝不已:「然而,我玄女殿擁有一千多弟子,擺開九天玄女殺陣來。就算你虎牙軍三百人都在,且剩下之人,個個都是一流高手。你的實力,不過是比我們略勝半籌。想威脅我,門都沒有。」

「三百虎牙兵?」趙哲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我說大妹子,你是不是太小瞧朕的手段了?實話告訴你吧,朕的虎牙軍,總數已經超過一千。實力最低的,也乃是一品巔峰高手。不知道什麼叫一品巔峰吧?簡而言之,就是那些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宗師級別高手的簡稱。別說你有區區一千弟子,再多一倍,朕也完全有能力叫你們全滅。」

「什麼?」那先天女子饒是以先天之尊,臉色也是變得駭然不已:「這,這不可能。天下靈氣最充沛的地方,就是這崑崙玄女峰處。你不可能再尋到一處比之更好,培育出如此眾多高手之地了。」若是有三百虎牙兵,哪怕對方宗師眾多,但自己弟子們的九天玄女殺陣也不是等閑的。與之硬拼雖然損失慘重,但也不是沒有半點獲勝機會。然而,對方若是擁有一千虎牙兵,且個個擁有他所說的一品巔峰,半宗境界的話。全滅己方,簡直是輕而易舉。也許她身為先天強者,一心想要逃跑勉強能做到,只是玄女殿的其他人,能否逃跑活命,就全是命了。心中不覺有些發苦,自己空有一身先天境界實力,在面對這種可怕勢力的時候,也無法與之硬撼。唉,好端端的讓他走便是了,非得攔截他下來做什麼?如今倒好,騎虎難下。

「趙,不,皇上。」先前對趙哲還算友善,雙方結下了些友情的白衣宗師女子弱弱道:「那個,我們祖師性子急躁了些,對皇上多有得罪,皇上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與我們玄女殿計較好嗎?」

其他之前和趙哲建立了些不錯關係的白衣女子,也開始紛紛對趙哲軟語相求了起來。她們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個皇上有全滅玄女殿的把握。急忙又的軟語相求,有的則開始撒嬌了起來。

「其實呢,原來朕聽說你們玄女殿不將大趙皇室放在眼裡。又是隨隨便便把進入範圍內的趙姓者幹掉,朕是挺惱火的,不過來了之後一看。」趙哲緩緩說道:「原來你們這些女子,也是挺單純,並不像傳聞中那麼凶神惡煞。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個隱居門派。所以,朕也並不想為難你們。」頓了一下,趙哲靜靜的看著那個先天女子,冷笑不迭:「可是你們這位祖師,在朕離開之際不但偷襲壓迫,還想將朕的性命徹底留在這裡。朕若不做點什麼,怕是大趙皇朝的臉面盡喪,朕的威嚴也將掃地。」

「哼。你想怎麼樣?大不了,我們與你拼之一死。更何況,你剛才自己也說了,有三百八十萬大軍正在對你趙國虎視眈眈。就算我們全死了,至少也能拼掉你三百兵力。」那先天女子,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然而形勢比人弱,說話之間也不過是外強中乾而已。更讓她忌憚不已的是這皇帝那神秘的空間寶物,不但可以藏兵,還能隨時將士兵從那空間門中召喚出來。這種驚天的手段,怕是她們殿閣內的至寶,都無法相比。而且聽他口氣,似乎剩下的虎牙軍也全部藏在了那個神秘空間之中,想想都令人膽寒。虎牙軍啊,那可是橫掃天下從無對手的強悍軍隊。而且似乎比傳言中的最強虎牙軍還要強上一籌,畢竟當初那橫掃天下到最後虎牙軍不過剩下了三百人。如今,這個變態皇帝的手中,竟然握著一千個虎牙兵。雖說他現在沒有放出來,但她卻知道,這個皇帝對自己似乎不屑說謊。

「拼之一死?」趙哲的聲音有些似笑非笑:「雖然朕不太願意在這種關頭與你硬拼,白白損失軍力。但是你要知道,朕若是為了維護我大趙的尊嚴,維護虎牙軍的威名。即便是明知道錯,也會一路錯到底的。因為,大趙是不會受威脅的,虎牙軍更不會受威脅。」說到最後半句之時,趙哲的聲音格外充滿威嚴的氣勢,彷彿正在蓄勢待發,準備一舉將敵人都擊潰。直惹得那個先天女子臉色一變,嬌軀不知是怕還是憤怒的,微微顫抖著。

「那個皇上啊。」之前那個白衣宗師,又是開始對趙哲求情起來:「您的虎牙軍威名赫赫,總不能和我們這些小女子計較吧?那個,要不,我們給您些賠償?」說著,那白衣宗師一咬牙,掏出了自己珍藏的幾塊靈石出來:「皇上,這些靈石雖然不值多少錢,但還請皇上見諒。」

「靈石?」趙哲見到靈石,眼睛也不由得一亮,隨手深處手來一吸。那幾塊靈石就飛到了他手中,這一手,又是讓人神色一滯。打量了幾眼,卻是發現這幾塊靈石品質不錯,有兩塊竟然已經是中品靈石了。便是眉頭一皺道:「你怎麼會有如此靈石?」

「這?」那白衣宗師女子,不由得臉色微微一變。在看向了那個先天女子,得到對方點頭后,便回答道:「是殿里發放給各位姐妹的,之所以我們修鍊比較快,不單單是這邊靈氣充沛之故……」

「原來你們玄女殿竟然擁有靈石礦脈,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趙哲哈哈大笑著,彈指將那幾枚靈石還了那白衣宗師。反而對著那先天女子冷笑道:「既然你們有靈石礦脈,那就賠償一萬枚靈石,朕也不與你們玄女殿計較了。」

「一萬靈石?你做夢呢是吧?」先天女子忍不住惱羞成怒道:「永泰,你知道一萬靈石是什麼概念嗎?沒有,我沒有這麼多靈石,你就算是把這裡所有人都殺了,也沒有這麼多靈石。」心中卻是暗罵,這傢伙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剛才之所以肯讓她那得意徒孫把靈石礦脈的事情說出來,就已經是算好了想用靈石來賠償這個永泰皇帝,從而保住自己玄女殿一脈。雖說這皇室有祖訓,任何皇室子子孫孫,都是不準踏入玄女殿,也不得為難玄女殿的任何一個人。然而很顯然的,這個永泰皇帝似乎並沒有將祖訓放在眼裡。要不然,也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更不可能會喊打喊殺的。

「你們有一條礦脈的好不好?」趙哲也是氣色一凝,聲音不好聽道:「一萬靈石,已經是看在之前那些白衣大妹子的份上了。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你們這些玄女殿女弟子,最差的都有三四品實力,能差靈石嗎?一句話,給還是不給。」趙哲之前,為了讓小黑省點靈氣,沒有開通空間門讓那些一品虎牙兵出列。但是現在,聽說了玄女殿竟然擁有一條靈脈,一下子,連小黑自己都精神抖擻了起來,強烈要求趙哲將那條靈石礦脈搶過來。

甚至,不息血本的打開了空間門,讓那些修為達到一品巔峰境界的虎牙兵都出來。那些虎牙兵的動作也是極快,一個個的竄出來后,立即在趙哲身前擺好了陣型。雖然在這山頭上,不適合騎馬打仗。但按照他們如今的實力,哪怕是步戰,實力也不會差半分的。

由於大家都知道聖域門開著需要耗費很大,虎牙兵的動作非常迅猛,不浪費一星半點力氣。只是片刻之後,所有虎牙兵都已經出來,並密密麻麻的佔據了整個平台。而那個先天女子,臉色愈發的難看,蓋因趙哲不但沒有說謊,好像還把那些虎牙兵的實力說差了些。那些人,不但個個是宗師以下的巔峰。而且大多數人的身上,都流露出了一股股血腥味道。只有在戰場上用性命拼殺過,而且數量不會少的敵人,才會漸漸形成這種血腥味道。

由此可見,這支虎牙軍不但實力強悍,人數眾多。且都不是那種初上戰陣的初哥。要說起來,她們玄女殿的那些女孩子,才是真正的雛鳥。很多人,這輩子都沒有與人用性命廝殺過。在面對一千名虎牙兵,齊齊散發出來的煞氣,一個個氣勢陡然間被壓迫,甚至有些喘不過起來的錯覺。

「好,一萬就一萬。」那先天女子,也是心灰意冷了起來。一萬靈石,這種損失雖然會讓她心疼到了極致。然而,卻總比玄女殿,徹底遭到毀滅來得好。之前她還說有把握拼掉趙哲三百兵力,但等她實實在在看到了所以的虎牙軍后,那些信心便沒了。最終結果,怕是連他們兩百人都沒辦法拼掉。就算自己先天境界又怎麼樣?對方只要出動六七個最強的,就能將自己纏得死死。出動一二十個,說不得自己還要栽在這裡。九天玄女殺陣雖然厲害,但在對付這些都有玄鐵戰甲護體的強大軍人,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就很不錯了。雙方硬拼之下,鐵定不是對手。從這些人面具後面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來,也許在場的所以人中,也就是那個皇帝還算有點憐香惜玉味道。 豪門老公很癡情 其他人,那種鐵血的感覺,說不得在一接到命令后,就會展開殺戮。

實力相差太大,先天女子悔得連腸子都青了。自己好端端的,去攔截他下來做什麼?他要走就走好了,如今倒好,不但被人氣的半死,還非得賠出一萬靈石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