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那小子可是比我先來的,你怎麼能讓我比他先進房間?”雖然聽信唐天元的話,但段羽仍舊迷惑不解,連忙問道。

“放心,爲師自有方法。”唐天元徐徐的說道,語言之間,充滿了自信。“你靠近那個點名字的傢伙。”唐天元接着說道。

“哦?”段羽輕咦一聲,但身體已經緩緩的靠近了那名點名字的老師。

只見段羽剛剛那名老師,一股看不見的青煙,便是飄散而出,直接飄進了那名老師的鼻子裏面。

“好了,退回去吧,別讓那個小子看見,萬一耍賴了,就得不償失了。”唐天元緩緩的說道,一副大功告成的樣子。

段羽沒有發問,然後不留跡象的退了回去,而這一切,孔明都是沒有發覺。

“呵呵,孔明,馬上,就能知道是誰贏了。”段羽一副自信的說道。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閣下那麼自信?也不怕輸了沒臉見人?”孔明倒是沒有發覺,哈哈一笑道。

“等下去,便能分曉。”段羽沒有多說話,淡淡的說道。

孔明看着段羽,他不明白,段羽爲什麼有這樣的自信,彷彿什麼都知道了一般。

時間不長,徐曉虎便是從屋子裏面跑了出來,興高采烈的跑到了段羽的身邊,道:“羽大哥,我通過了,四星斗氣,進入了初級班!現在老師要帶我去看看班級,我就先去了啊。”

“去吧,看完以後,直接回家,不用等我。”段羽摸了摸徐曉虎我腦袋,微微一笑的說道。

“嗯!”徐曉虎高興的一點頭,便跑了出去,找老師看班級了。

孔明一愣,過了好大一會才反應過來,不解的問道:“這個小孩子,就是你的弟弟?”他在死亡森林歷練的時候,去過徐家酒館,自然見過徐曉虎,這時又看到徐曉虎叫段羽爲大哥,不禁心中疑惑,開口問道。

“怎麼?有問題?”段羽扭頭反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點名的老師大聲吆喝道:“段羽!前去測試!”

段羽一聽,心中一喜,答應了一聲,隨後有些戲謔的扭頭對孔明說:“好像,是我贏了?”

孔明大吃一驚,連忙上前走到那名點名的老師身邊,質問到:“明明是我先來的,爲什麼讓他先進去測試?”

那名老師微微一驚,隨後臉一板,不滿的說道:“這就是你對老師的態度?我自然有我的理由!”也難怪,孔明當着這麼多人面前,如此強硬的質問這名老師, 這名老師面子上自然是過不去,也自然不會給孔明一個好臉色。

“呃……”孔明也知道自己的態度不好,說道:“對不起,老師。”隨後便是退了回去。

這時候,段羽的聲音傳了過來“記住我們的賭約!”隨後哈哈一笑,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測試的房間。 段羽大搖大擺的走進測試的房間,可是他剛剛邁進去一步,挺拔的肩膀頓時垮了下來,恢復成平常模樣,與孔明在一起時的高手風範頓時煙消雲散,分明是兩個人!段羽見什麼人,說什麼話,做什麼事的本事,已經練得如火純青。

段羽心中其實還是有一絲忐忑,上一次的測試失敗,給他留下來一些陰影,不過隨後想想自己的實力,也就釋然了,如果武師的實力,還能測試失敗,段羽真的可以找塊豆腐撞死得了。

收撿心神,段羽走進了測試的房間。


測試的房間不大,也就一百多平米,裏面有着四名老師,看見段羽走了進來,其中一名臉長鬍須的老師淡淡的說道:“來這裏!”

段羽聞言,緩緩的走向那名老師。那名老師的身後,有一塊黑黝的巨石,那分明就是當初測試時用的測試石!

“來,把你的手放在上面。”臉長鬍須的老師,看着段羽淡淡的說道。

不用他說,段羽也知道該怎麼做,走到測試石的跟前,段羽的右手伸出,緩緩的放在了測試石上面。

右手剛剛接觸測試石,測試石上便發出了濛濛的紫光,而且那紫光,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明亮。最後,把已經很明亮的房間,照射的更加的明亮起來。

四名老師都僅僅的盯住段羽,打氣都不敢喘息,現在段羽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七星斗氣的階段,而段羽好像沒有發力一般,閒情逸致的看着這四名老師。

“加油,努力一點!”一種青年老師,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段羽的身後,眼睛緊緊盯着測試石顯出來的數字,略微有些緊張的說道。


段羽清然一笑,隨後調動鬥氣,輕輕的發起力來。

原本停留在七星的測試石,頓時紫光大亮,上面七的數字,也便成了八,隨後直接便成了九,九星斗氣!

四名老師同時用袖口擦了擦頭頂上的大漢,但還是眼也不眨的看着測試石,試圖有上面奇蹟出現。

段羽微笑的看着四名老師,隨後將鬥氣快速的輸入測試石,只見測試石上的紫光,慢慢的暗淡下來,最終,變的黑黝無光。


“咔……”一陣咔咔像是上面東西斷裂的聲音傳進來段羽和那四名老師的耳朵裏,隨後不等人反映,測試石竟然直接爆裂開來!石塊更是四射而開,射向了段羽和那幾名老師。

“叮,叮,叮……”五道叮叮的聲音,頓時響起,段羽和那四名老師的身體上,已經蒙上了一層鬥氣,將飛射而來的石塊,通通防住。

臉長鬍須的那名老師神情有些激動,看着段羽問道:“呃,哪個。”可是,他不知道段羽的名字,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連忙翻起手中的小冊子。過了一會兒,臉長鬍須的老師,合住了手中的小冊子,擦了擦頭上的汗,說道:“哪個,段羽同學,你現在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就是現在出去,小張老師會帶你去中級班。第二,就是再進行一些測試,測試成功了,進入高級班!”

要知道中級班和高級班,根本就是兩個概念!加納皇家學院,一共分爲三個大班,第一,就是初級班,只要你體內擁有鬥氣,再繳納一些相應的學費,你就能夠進入初級班學習。第二,便是中級班,進入中級班德前提條件,便是要有武者的實力,不過,一些皇親貴族,是可以靠着關係,靠着金錢給買進來的。進入中級班,學費是全免的,自己只需要拿些錢,繳納住宿費,然後夠吃飯就行。第三,便是高級班,高級班與前兩個班完全不同,要進入高級班,必須要有武師的實力,不然,即便你是皇親貴族,即便你是超級爆發戶,也是不得進入的。只要能進入高級班,就代表你已經是加納帝國預訂好的將軍,官員了。加納帝國許許多多的名將,大部分,都是從加納皇家需要的高級班畢業的。

段羽微微一笑,答非所問道:“老師,我可否向你打聽個人?”

這名臉長鬍須的老師,眉毛一挑,有些驚訝的說道:“可以,你要打聽誰?”

“黃力!你們有沒有聽說話黃力這個人?三年前來到這裏上學的。”段羽問道。

“黃力?哈哈哈……”這名臉長鬍須的老師直接大笑起來,其他三名老師,也是撇過頭,偷偷的笑着。

這名臉長鬍須的老師,有些揶揄的說道:“你確定,你找的是黃力,不是別人?”

段羽茫然的點了點頭,他不明白,爲什麼一提起黃力,這四名老師通通大笑起來。

“吊車尾黃力,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名臉長鬍須的老師有些誇張的說道。

“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段羽唸叨着這句話,心中卻是在想,“沒想到力子混的這麼好,已經有名的這種地步,讓普通老師都是說起黃力,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段羽心裏剛剛一高興,隨後觀察到老師那揶揄的表情,變的茫然起來,“如果力子真的那麼出名的話,這些老師不可能是這樣的表情啊?”

不想其他,因爲在想也想不同,這就是段羽的鴕鳥心態。段羽接着問道:“黃力在中級班,還是高級班?”

“黃力啊,自然是在中級班,不過差點沒有上去。”臉長鬍須的老師,揶揄的表情一點也沒有隱藏,全部被段羽看在眼裏。

“那,我就不測試了,我要去中級班!”既然得知黃力就在中級班,段羽自然要過去,他來這裏上學,沒有別的事情,只是爲了和黃力在一起罷了。比老師,加納皇家學院的院長,遇見唐天元,估計只是擦鞋子的份,段羽自然不怕學不到什麼。

“好,小張老師,你帶他過去吧。”臉長鬍須的老師一點頭,對着身邊那名青年老師說道。

“嗯。”這名青年老師也是微微點頭,便帶着段羽走出了測試的房間。

剛剛出來測試的房間,段羽便瞧到正在等待的孔明。段羽快速的跑到了孔明身邊,低聲說道:“中級班。”

孔明一想與段羽的賭約,便是低下頭來,垂頭喪氣的說道:“瞭解!”

“哎,段羽同學,你怎麼不走了?”小張老師也是走了過來,有些疑惑的問道。

“哦,老師,這是我一個朋友,我們等他測試完了,一起去中級班吧?不然你又該再跑一趟了。”段羽嘿嘿一笑道。

“你怎麼知道他一定能到中級班?”小張老師問道,隨後他都想扇自己一巴掌,既然段羽和孔明是朋友,兩人的實力,對方肯定知道,自己還問這麼幼稚的問題。

這個時候,點名得老師大聲說道:“孔明,進去測試!”

孔明一聽,然後看了一眼段羽,便是跑進了測試的房間。而段羽和小張老師,便是在屋子中等待。

時間不長,孔明走了出來,來到段羽的身邊說道:“中級班。”

段羽微微一笑,拍了拍孔明的肩膀,話裏有話的說道:“做的好!”

“我們走吧!你們倆,跟着我!”小張老師看見孔明來了,站起身來說道,隨後便是走出了屋子。段羽和孔明不敢耽擱,也是連忙的跟着小張老師走出了屋子。 段羽和孔明,跟着小張老師緩緩的走出了屋子,外面仍舊有許許多多的人正在繳納測試費用,人不減少,反而有一種越來越多的跡象,倒是讓段羽暗暗吃驚加納皇家學院的吸引力。

“跟着我來!”小張老師沒有多餘的廢話,只此一字,然後便是緩步走進了學院,段羽和孔明在他身後,緊緊的跟着。

加納學院內部,與從外面看起來,毫不相同。內部一共分爲四大區,按照班級,第一大區是初級班,包括教室,練武場,食堂,等一系列設施。第二大區是中級班,在這些條件之上,更是多加了一個比武臺,讓學員可以進行切磋,每次切磋,都會成爲學院中飯前飯後談論的焦點,畢竟是武者切磋,可以從中學到不少的東西。

第三大區就是高級班了,至於高級班,學院外部的人是不會知道里面的情況,初級班和中級班,都與高級班相隔一片森林,而這片森林,被評爲了第四大區,分割森林,意思是將高級班與外界分割出來了。

沒有進入加納皇家學院的人,是不會知道他有多大,此時段羽和孔明已經跟着小張老師走了將近半個時辰了,還沒有走到中級班的寢室樓,可見加納皇家學院一共有多大。

終於,小張老師在一棟樓層的面前,停了下來,隨後扭頭說道:“這個,便是你們的寢室樓,以後可別迷路。”小張老師把段羽和孔明看做鄉村裏來的孩子,有些戲謔的說道。

孔明眉頭一皺,面色一寒就要出聲,而段羽手疾眼快,按住孔明,然後嘿嘿一笑,說道:“迷路了,我們可以找小張老師您嘛,以後還要多多仰仗您呢。嘿嘿……”說完,段羽手中須戒白光一閃,一陣嘩啦啦的聲音便是響起,而他身邊的地上憑空出現了一堆金幣,少說也有幾萬枚。

“老師,我撿到了幾萬個金幣,還請您代爲保管。嘿嘿……”段羽嘿嘿笑道。

而小張老師,先是一驚,不過馬上恢復常態,四處看了看沒有其他人,便是將地上的金幣收回到自己的須戒中,頗有含義點頭的說道:“也好,我先保管着,一會見了主任,我將這些金幣上繳了。估計你會得到獎勵的,哈哈哈……”

段羽和小張老師,同時含有韻味的看着對方,點了點頭,哈哈大笑一聲。

孔明就眼睜睜的一場賄賂發生在自己的眼前,嘴巴張的老大,馬上就能塞進去一枚雞蛋了,同時心中想道,還能這樣賄賂,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小張老師一笑,說道:“這棟寢室樓不適合你,你還是再換一棟吧,走,我帶你去。”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道理再一次的得到了驗證,其實這棟寢室樓,是平民居住的地方,還有一棟,是有錢有權的孩子,居住的地方,條件什麼的都不相同,自然是另一棟比較好一點。

段羽一揚手,問道:“老師,請問黃力居住在哪一棟樓裏面?”段羽現在還不知道,兩棟樓,一棟是平民樓,一棟是貴族樓,黃力身爲一介草民,自然是居住在平民樓裏面。

小張老師的笑容還沒有完全收撿,難得遇到像段羽這麼“懂事”的孩子,他也就沒有隱瞞什麼,說道:“黃力居住在這棟樓裏,三樓309號寢室中。”


段羽聞言,微微一笑:“那就不勞煩小張老師了,我們就在這棟樓裏找一個房間居住吧。”

小張老師一怔,低聲對段羽說道:“101號房間,是這棟樓裏最好的一個,你可以去哪裏居住,這是101號房間的鑰匙,嘿嘿……”然後將鑰匙遞給了段羽。

段羽接到鑰匙以後,心中一喜,隨後他旁邊的地上,憑空又出現了一堆金幣,比起剛纔,只多不少。

“老師,我有撿到了一堆金幣,哎……這年頭,不是人找錢,是錢找人,老師,‘麻煩’你一會交給主任吧。”段羽一臉嘆息的說道。

小張老師一臉正色,嚴肅道:“放心,我不會嫌麻煩的,這是我的責任,我一定會給主任的!”隨後右手微微一揚,那堆金幣又是消失不見,進入了小張老師的須戒之中。

小張老師拍來拍段羽的肩膀,低聲說道:“有事找我。”隨後又大聲的說道:“你們兩個,先進去吧,我還要去接待新人,這年頭,像你這麼‘懂事’的孩子不多嘍。”看起來是那樣的虛僞,不過段羽卻是接着話道:“老師,以後,我會一直懂事下去,撿到錢以後,一定會交到你的手中。”隨後遊補充道:“就麻煩您交給主任了。”

小張老師一副嚴肅的摸樣,道:“主任太忙,我就幫你轉達吧,呵呵,好好幹,小夥子,很有前途。”隨後大手一擺,便是離開了段羽和孔明的視線中。

從頭到尾,孔明都是看在眼裏,充滿的震驚,這兩個人,也太會演戲了吧,明明沒有別人,還演的那麼像,把賄賂能說成撿到的錢,上交而已,都是妖孽級別的人物啊。孔明感嘆着,但是段羽卻不含糊,賠笑的面目在小張老師走了以後,恢復原樣,對着孔明說道:“走吧,我的打手同志?”

孔明心中一陣無奈,他剛纔還想不明白,爲什麼打賭會輸了,但看了段羽賄賂老師的整個過程,孔明心中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想必段羽就是用了這種方法,才贏得了打賭的勝利。不過,賭約上只說了比誰先進去,又沒有說能不能使用手段,段羽這樣做,倒也不算違背賭約。孔明也是一個拿得起,放的下的人,三年而已,勤加修煉的話,很快就過去了。

孔明一翻白眼,不滿的說道:“以後當着別人的面,不能叫我打手,不然,賭約作廢!”

段羽毫不在意的說道:“好吧。”隨後又補充道:“走吧,小明同志。”

孔明險些口吐白沫,決定不在理會段羽,率先走了進去。

段羽看着孔明,搖了搖頭,呢南着說道:“還真是一個小憤青!”然後大聲的對着孔明喊道:“小明子,我們要先去一下三樓,309號房間,找我一個以前的朋友。”

孔明頭也不回,道:“那你還不快點!”隨之便是速度再次加快,直奔三樓。

段羽嘿嘿一笑,跟我比速度,你還嫩着呢。段羽的什麼事強項,無可置疑的是速度,雷翔九天使用出來,就算是九星武師的速度,也是不如段羽。

只見段羽沒有什麼動作,隨之一陣微風輕輕的吹了過來,段羽也是慢慢的消失!是殘影!

孔明速度極快,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達到了,三樓,回頭看了看,有些高興的說道:“比速度,我還比他強一點!”

“嗨!”一道**突然傳進了孔明的耳朵了,孔明難以置信的看了過去。

只見段羽斜靠在牆壁上,打着哈欠說道:“等你好大一會兒,你怎麼纔來!”

孔明眼如魚目,吃驚的看着段羽,顫顫巍巍的說道:“你,你什麼時候上來的。”

段羽一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比你早上來一會兒而已。”然後便是一個華麗的轉身。段羽和孔明,在無形之間,又進行了一場比試,然而,結果還是段羽贏得了勝利!

“小羽?”一道疑惑的聲音傳進了段羽的耳朵,段羽正在華麗的轉身,也是極爲詭異的停止,隨即興奮的大叫道:“力子!” 段羽有些目瞪口呆,看着黃力,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先前那些玩世不恭的摸樣,瞬間消失,憋了半晌,纔開口說道:“力子,我來找你了。”

黃力聽到這句話,心中一顫,有些難以置信的驚叫道:“小羽,真的是你!”

“力子,不是我,還會是誰?”段羽欣慰的一笑,說道。

“小羽!”黃力手中的木盆子掉在了地上,卻是絲毫不管,然後飛快的跑到看段羽的身邊,抱住了段羽。

段羽這個時候,纔是注意到黃力手中還拿着一個木盆子,盆子裏面放滿了臭氣熏天的臭襪子,數起來,整整十幾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