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小百合突然叫道,“你什麼意思?”

“哈哈,兩年前,西野先生爲了藥劑,殉國了,經過我們多方的調查,終於鎖定了目標,正是照片上這個人從中作梗,纔會導致任務的失敗,所以你現在有新任務了,就是擊殺此人!”

小百合皺着眉頭,看了一眼照片,淡淡開口,“他只是一個學生,你以爲你這樣子說我就信?”

“哈哈,看你吧,反正這個是組織讓我給你的,你不相信我,難道還不相信閣下的調查手段?”

小百合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糾結。“林天…好吧…我會考慮的,你先走吧,我想要一個人靜一會兒、”

龜田淡淡一笑,離開了。

小百合又坐回了椅子,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正是林天的樣子,雖然有些模糊,但是小百合卻一眼就認出來了,畢竟他們坐了兩年的同學。

“真的是林天嗎?”小百合突然笑了笑,說道,“師傅,你竟然被一個學生幹掉,真的還是悲哀,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調查清楚了,我會親自給你報仇,然後我就回國。”

她的臉上突然有了幾分猙獰,旋即消失…夜色正濃。

在另外一個地方,林天的家中。

林天和譚香雪兩人正在收拾碗筷,林龍輝還有嚴正道兩人癱在椅子上,閉着眼睛眼神。

“林天,你看看我爸爸,他竟然還在笑!”譚香雪細聲說道。

“哈哈,今晚嚐了我的手藝,是不是很幸福?”林天微笑得問道。

“討厭!”譚香雪拍了林天一下,說道。“你的廚藝確實不錯,但是我可是女孩子,如果廚藝比你差,我可會自卑的!”

“額…大不了我教你。”林天自信的說道。

整理完了碗筷以後,林天和譚香雪也坐在了客廳,看着電視。

夜更深了,今晚嚴正道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們兩個大老爺們在沙發上將就了一晚上,而譚香雪和李木琴睡,林天自己一個人睡….其實林天心中還是有些想法的,但是他卻沒有說出來…

在睡覺前,譚香雪朝着林天拋了一個媚眼,彷彿是在挑戰林天的勇氣一樣!

開玩笑,林天可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他正想把譚香雪直接拉進房間就地正法的時候,李木琴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天兒,你早點去睡吧。”她手裏拿着毯子,蓋在了嚴正道還有林龍輝神色。

林天尷尬的點點頭,輕輕地碰了一下譚香雪圓潤的某個地方,然後跑回了房間!

譚香雪臉色一紅,簡直紅到了耳根,渾身上下有一種**的感覺。

“香雪?你沒事吧?”李木琴問道。

“沒…”譚香雪搖搖頭。

林天回到房間以後,自豪的甩甩手,說道,“小樣,跟哥哥鬥,簡直還差了幾百年!”

半個小時過去了,家中一片寧靜。

原本要睡覺的林天突然收到了一條短信。

是譚香雪發過來了。

“房間裏面好熱…人家都脫光了!”

林天瞬間從牀上爬上來,睡意全無,他強忍着**,回覆道,“那你想要怎麼樣?”

林天有些激動地等着譚香雪的回答。

半響之後,林天手中的手機震動一聲,林天立馬打開了手機,但是他臉色一榻…有些無語的放下了手中的手機,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沒什麼,睡覺吧,反正你也不敢來…”

林天苦笑一身,渾身上下實在是燥的難受,沒有辦法,他只能去廁所衝了一個涼,這感覺簡直難受死了!

五分鐘過後,他從廁所走了出來。

門口突然出現一道倩影。

林天眼色一亮,正是譚香雪。

此刻的譚香雪穿着一件粉紅色的睡意,身材飽滿,皮膚白皙,這件睡意怎麼都擋不住她身上散發出的青春氣息。

一瞬間,林天的呼吸聲有些重了……


“你讓我進去。”譚香雪白了林天一眼。

林天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突然抓住譚香雪的雙手,撲通一聲,將譚香雪按在了牆角,他的嘴直接堵了上去!霸道的撬開了譚香雪的香舌。

譚香雪渾身扭動起來,似乎有些不滿林天,她的銀牙微微一用力,咬了林天的舌頭一下。

林天並沒有放棄手中的動作…他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


譚香雪渾身開始顫抖,她想要推開林天,卻沒有這個力氣。 “壞蛋!壞蛋!快放開我!“譚香雪紅着臉,這裏可是林天自己家裏,這個傢伙竟然直接就親上來了,手還那麼壞,亂摸!

林天邪邪一笑,“剛纔你不是還勾引我來着?怎麼了?那麼快就求饒了?“

“哼!纔沒有,你要是不停手我可就叫了!“譚香雪嘴硬的說道。

“你真的要叫?“林天鬆開嘴巴,問道。

譚香雪低下頭。“壞蛋,今晚不行,人家還沒有心理準備!“

“呵呵,那好吧。“林天鬆開了手,反正他也佔到了便宜,離開前,他狠狠地捏了一下譚香雪的翹臀,才離開。

譚香雪瞪了他一眼,這才進入廁所。

回到牀上的林天喘着粗氣,今晚差一點就把譚香雪吃了,他的**差點被他激發出來,悻悻一笑,不過這樣子也好,反正他也滿足了…只要譚香雪在他身邊就行了,其他的他不要求太多。

第二天早上,林天六點鐘就爬起來了,林龍輝正在洗漱,他有些失神的看着林天,這是在搞什麼?

林天連洗漱都沒有,直接走進了廚房,開始搗鼓起來,沒有一會兒,李木琴就被林天吵醒了。

“天兒,你在幹什麼?“

林天笑着說道,“做早餐啊。“

“做早餐?“李木琴狐疑的看着鍋裏的煎蛋說道,”那你怎麼不多做點?就做一份?“

“額!“林天一時語塞,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我等一下就要做剩下的了,不急,嘻嘻。“

“你個小滑頭,儘想着自己!“李木琴瞪了林天一眼。

林天只能苦笑,他還真沒有想着自己,這一份愛心早餐完全是幫譚香雪做的…

這時,譚香雪也起來了,看其模樣,昨天網上應該睡得不錯。

“好香!“譚香雪走到林天面前,看了看鍋裏,說道。”這個是給我做的?“

林天細聲說道。“你老公我早上六點就起來,爲我親愛的老婆做早餐,你以爲呢?“

“哈哈哈,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來親一下!“林天無恥的索吻。

“不要!你有口臭…“

……

林龍輝洗漱完了以後,在客廳看着報紙,他看了一眼廚房,喃喃道。“這兩個小鬼在幹什麼?“說着他站起身來。

卻被李木琴攔了下來,“他們兩個年輕人總是有很多話說,你個老頭子的,去了還破壞氣氛呢!“

“啥?我兒子!“林龍輝無語的說道。

“好了!別說了,吱吱嗚嗚,快去準備一下吃飯,等一下工作又來不及了!“李木琴幽怨的說道。

“額…母親,等過幾天不忙了,我準備帶着你去外面走一走,畢竟這些年我虧欠你太多了。“林龍輝嚴肅的說道。

李木琴突然臉色一紅,“死鬼,都什麼年紀了,還說這些,快去穿衣服!“

“哦。“林龍輝點點頭,回到了房間…過了一會兒他走了出來,看了一眼李木琴…

“你…要幹什麼?怎麼沒有換衣服?

林龍輝糾結了一會兒,然後走到李木琴面前…輕輕地抱起了李木琴,然後走進了房間裏。

半個小時以後,林天準備完了早餐,然後走出了廚房,發現客廳除了嚴正道還在睡覺以外,竟然空無一人。

“人呢?“林天撓撓頭,自語道。

嚴正道此刻正好被吵醒,他看了一眼林天,“小天,早啊,現在幾點了?“

林天笑着說道,“快七點半!“

“哦?那好,我去洗漱一下…你早餐都做好了…以後誰要是做了你的妻子一定很有口福!我家那個寶貝是不是還在賴牀?我去叫她!“

“爸!你說誰呢!“譚香雪從廚房走了出來。

“你醒了?“

“你說呢?“譚香雪叉着腰說道,”難道我真的那麼懶嗎?“

嚴正道摸摸鼻子,說道,“沒有啦,我就是有些奇怪,今天你怎麼那麼早救起來了?對了,龍輝呢?“

半響之後,林天看了一眼房間,林龍輝難道是太累了?所以去睡覺了?那李木琴呢?

“算了,你們先去吃飯吧,我去房間裏看看我爸。“林天放好了盤子,說道。


他剛走到門前,房門就打開了,林龍輝摟着李木琴走了出來,李木琴已經換了一身長裙,臉上有些潮紅…

“媽…你難道也去睡覺了?“

“臭小子!說什麼?難道我和你媽不能睡覺?“

“你說什麼呢!“李木琴拍了一下林天,說道,”我剛纔和你爸談一些事情,李木琴淡定的說道。

“哦…那來吃飯吧。”

“好。”

兩人來到了餐桌。

吃完早餐以後,林天和譚香雪收拾了一下碗筷,就出去玩了。

林龍輝和嚴正道兩人原本在客廳談論着什麼,等到林天兩人出去以後,嚴正道才放下手頭的東西,說道。“龍輝,你有沒有感覺最近小天和我家小雪兩人走的有點近?”

“有嗎?”林龍輝想了想,說道。“應該是同學的關係吧?”

嚴正道搖搖頭,說道,“不,我瞭解我家的女兒,她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一般男人都不進不了他的身,就算是男性朋友她也是冷冷的,從來沒有這樣子過…”

“難道是?我兒子比較帥?”林龍輝自語道。

“額…”嚴正道有些無語。

“怎麼了?我兒子還不錯。”林龍輝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