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等我下次再回來之時,能看見一個繁榮的世界,還有,既然世界有了我這個意志了,那我就爲這個世界取個名字吧。”

“以後我們世界就叫明鏡界,我們所有生物統稱爲明鏡人或者生物。”

“我希望,我們的世界的名字有一日,可以響徹在所有世界中。”

一聲激動的吼叫從城主府中響起,隨後,大廳如同沸騰的鍋爐般,不停的抖動。

在無數的喧鬧聲中,昆羽帶着城主出現在外面。

昆羽隨手切割了兩塊巨石,化爲兩把躺椅。


舒爽的嘆了口氣,昆羽躺了下來。

一旁的城主驚異的看着石椅,也跟着躺了下來,同樣舒爽的嘆了口氣。

閉着眼,享受着最後的時光,昆羽輕聲道。

“我馬上要走了,接下來就靠你了,好好發展,這裏是我們征服所有世界的起點,我會投入大量資源,儘快讓世界晉升。”

城主同樣閉着眼點了點頭。

突然,昆羽愣了一下,就在城主好奇睜開眼看向昆羽之時,昆羽輕笑一聲。

“在走之前,送你一份大禮,別再說我這個世界意志吝嗇啊。”

城主嘟囔了一聲。

“我什麼時候說你吝嗇了。”

晴朗的天空開始下起了雨,這個雨和普通的雨不同,這個雨是由濃郁的能量匯聚而成,是最純淨的能量。

深淵。

一個準皇以下生物完全到不到的地方。

巨大的空間中,五個準皇面色凝重的圍繞一圈。

半日前,身前這張似紙非紙的圖紙,泛起了耀眼的光芒。

劇烈的能量波動從內傳了出來,一絲令他們驚異的氣息穿透空間在他們的身前擴散。

事情一發生,準皇迅速請示了雷祖,而在探查過這一絲氣息後,雷祖激動的吼道,不惜代價也要穩定試煉之境。

隨後,埋在異空間中的神祕寶庫被打開,無數純淨的能量被振動的試煉圖吸收。

一道道光華在圖紙上飛快的閃爍,耀眼的光華幾乎要把試煉圖給點燃。

如此閃爍半日之久,吸收能量的速度不減反增。

不得已,第二寶庫的能量也被迫開放。

隨着光華流轉,試煉圖中間竟然出現了一道縫隙,縫隙越來越大。


就在準皇們不知所措之時,裂縫將試煉圖撕成兩半。

試煉之境中,昆羽拍了拍城主的肩膀。

“我該走了,佔了人家這麼多好處,總該出去和人家說說的。”

城主站起身來,神色肅穆的一禮到地,口中唱諾。

“恭送明鏡之主。”

昆羽輕笑一聲,擺了擺手,身旁裂縫出現,一腳踏出消失在世界中。

城主久久不願起身。

漆黑的空間中,昆羽閉眼感受了一番那道隱祕的連接,念頭一動。

鏈接斷裂。

而此時,寶庫中的試煉圖咔嚓一聲,化爲兩半,分裂開來。

左半邊泛着劇烈光華的圖紙冒着渺渺青煙,消散在了半空中,剩下半截圖紙失去動力,跌落下來。

不知何時,幾位準皇身後,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在陰影中,安靜的注視着這一切。

突然,前方空間出現一道裂痕,一個身影踉踉蹌蹌的跌了出來。

茫然的眼神看了一下週圍。

隨後癱軟的坐在地上。

眼睛一眨,嚎啕大哭起來。

“啊,我終於出來了!”

一旁的準皇挑了挑眉毛,忍者脾氣,輕柔的將癱坐在地的身影扶了起來,輕聲問道。

“你叫什麼?怎麼會從空間中出來。”

身影抹了把涕淚縱橫的臉,抽噎道。

“我叫……”

“昆” 站在偌大的殿堂中,昆羽好奇的打量着周圍的場景。

昏暗的大殿中,泛着點點星光,頭頂遍佈着米粒大小的發光明珠的碎屑。

微亮的光芒給大殿中帶來神祕的氛圍。

低下頭,看着端坐在首位上的魁梧身形,昆羽收回心神。

帶他過來的幾個準皇默不作聲的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魁梧身形影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容。

嚴肅的聲音傳出。

“你就是昆?”

昆羽不知道魁梧身影的身份,但明顯的壓迫感讓他明白對方實力一定不弱。

很配合的點了點頭。

聲音繼續問道。

“想必你也知道試煉之境中出了些事,我就不給你解釋前因後果了,你把看到的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昆羽輕笑一聲,將早已準備好的劇本娓娓道來。

“我們進入平臺後就失去了進入時的記憶,我醒來的時候周圍大部分都還沒醒,隨後收到印記消息,我帶着我的隊伍開始向密林探索。”

魁梧身影揮了揮手,打斷道。

“這些我們都知道了,你直接從印記破碎後說起。”

昆羽裝模作樣的思考了一會,邊回憶邊說道。

“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本來印記給的消息說的是空間會分割成小塊,用於對戰。”

“結果,天邊出現的黑霧籠罩了整個小城,隨後,印記就破碎了。”

“周圍的試煉者莫名的發瘋一般相互攻擊,我就往小城前方的房子跑,也不知道摸了什麼,就打開了一個機關。”

“地下空間裏只有一個沒有頭的生物軀殼,從脖頸出散發着大量的聖潔能量。”

“也沒什麼特殊之處,我們就出來了。”

“接下來,天就亮了,他們五個想出去,我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所以他們就先回來了,我們四個留了下來。”

魁梧的身影食指輕敲着石椅的扶手,隱藏在黑暗中的面容看不清任何表情。

昆羽說道着,故意停了一下,有些諂媚的說道。

“那個,雖然這次試煉是以出來爲勝,但我不是不願意出來,而是想爲深淵調查試煉之境的情況,所以,我是不是或多或少也能獲得一些獎勵?”

一個閉着眼的準皇猛然釋放氣息,眼神冰冷的看着昆羽,冷漠道。

“試煉的規則就是先出來的五個生物爲最終勝者,你既然不是五個中的一個,沒道理還能獲得獎勵。”

氣息撲在昆羽身上,準皇的氣勢讓昆羽不自覺的挑了挑眉。

不久前還是世界之主的他,被這道氣息激的有些隱怒,好在,昆羽立刻收攏了心神。

現在的他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王級,哪怕已經晉升爲王級巔峯。

趕忙俯身,昆羽趴伏在地上,不再言語。

“剩下的試煉者呢?”

魁梧的身影再次出聲。

昆羽顫抖着身體沒有回話。

“嗯?”

語調一變,大殿中的氣勢開始逐漸凝重。

不過很快,凝重的氣勢撞向剛剛發話的準皇身上。

只一下,高高在上的準皇半邊身體炸裂。

等身體恢復,這個準皇和昆羽一樣,趴伏在地上,身子瑟瑟發抖。

“你先出去吧。”

話音落地,準皇如蒙大赦,着急忙慌的從大殿中退了出去。

趴在地上的昆羽 ,眼中精光一閃。

好一招,殺雞儆猴。

剩下的準皇們紛紛眼觀鼻,鼻觀心,不再出聲。

魁梧的身影發話。

“你繼續說。”

不再抖動的昆羽點了點頭,緩緩道。


“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在試煉之境中,我們看見一個王城,王城裏面全是失了神智的臣民,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城主。”

“我們還沒搞明白怎麼回事,整個試煉之境就開始震動,聽城主說,好像是什麼世界融合。”

“我也不明白,只是感覺整個世界都裂開了,像是破布般被撕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