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自己不動手,拍賣行的人也會徹底的將王越解決掉的。

王越看到這一幕後,冷冰冰地說道。

“既然你有這樣的要求,那麼我就滿足你。”

說完之後,王越一臉兇狠地向着金少爺走路過去。

既然他有這樣特殊的要求,那麼自己就滿足他吧。

說實話,自己還是第一次有人討打。

當金少爺看到王越向着自己走來,有些詫異。

隨後他咬咬牙直接說道。

“小子,你敢在這裏動手,你可考慮清楚,這裏可不是一般地方,到時候如果你敢出手的話,你就死定了。”

看到王越一臉兇狠的樣子,金少爺有些害怕。

話說王王越不會真的對自己動手吧,但是王越根本就沒有理會他,依舊一臉冰冷的走向了他。

當週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相互看了看,話說王越不會真的動手吧。


當金少爺看到王越並沒有理會他,他怒吼道。

“臭小子,給我站住,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就在他的話說完,那邊的王越忽然一步邁了過去,一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щшш_ ttкan_ ℃o

當金少爺看到王越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嚇壞了。

他看到王越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讓他一臉的恐懼。

“啪!”

金少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王越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

隨後金少爺臉變得紅腫了起來,管家看到金少爺被人打了,也反應了過來,怒吼道。

“臭小子,你簡直是找死,敢打我們少爺都愣着做什麼呢?給我一起上!”

管家的話說完,身邊的保鏢向着王越衝了過去。

不得不說,他們看到眼前一幕都傻眼了,誰也沒想到王越膽子這麼大,敢動金少爺。

不過就算王越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啊。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好半天才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來。

隨後他們一臉同情地看向了王越,王越接下來死定了,要知道還從來沒有人敢在古董拍賣行搗亂。

恐怕不光是古董拍賣行的人,就連金少爺身後這些保鏢,他也不是對手。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王越躺在地上痛苦大喊的場景了,王越簡直太沖動了,接下來他死定了。

只不過隨後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直接愣住了。

“砰砰砰!”

就在這些保鏢衝到王越的面前,準備好好教訓一下王越的時候,王越出手輕而易舉就解決了他們。

從一開始到現在根本沒用了多少時間,如果不是他們親眼看到的話,誰也不相信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王越的實力也太厲害了。

當管家看到這一幕後臉色直接變了,隨後他準備逃離這裏。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王越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從來沒有人從我的眼底下逃跑。”

王越說完後,直接一把將管家拽了起來,管家現在嚇壞了,然後不停的大喊道。

“臭小子,你瘋了,這裏可是古董拍賣行,你如果要是在這裏鬧事的話,你就死定了,趕緊把我放下來,不然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管家現在希望王越能夠看在這家拍賣行實力雄厚的份上,然後放了自己,只不過他現在還是很後悔。

因爲王越接下來說的話,讓他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別說是一個分部了,就算是在總部,就算是打了你,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說完之後,王越直接一拳打了出去,管家重重的飛了出去。

衆人看到這一幕後直接傻眼了,沒有人敢說話。

話說王越的實力也太厲害了,而且膽子也太大了吧。

做完這一切後,王越直接來到了***的面前,看着他臉色蒼白的樣子,王越冷冰冰地說道。

“願賭服輸,明白嗎?”

王越說完後,一臉冰冷的看下***。

這個傢伙最好願賭服輸,不然的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

“你!”

***有些嚇傻了,王越的眼神十分的冰冷讓人很恐懼,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過這時候有幾個人向着這邊走來,當他看到打頭的人的時候,***一臉的高興。

金少爺急忙和人打招呼說道。

“白先生,有人在拍賣行搗亂。”

只是來到這裏的不是別人,正是拍賣行的負責人白先生。

既然他現在來了,那麼就沒有什麼擔心的事情了,他絕對不會允許如此惡劣的事情發生了,他一定會狠狠地教訓王越。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了。

周圍的人看到白先生來了,一臉同情地看向了王越,他們能夠知道,接下來王越死定了。

白先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畢竟這裏可不是誰都能惹是生非的地方。

劉彤也一臉無語的看向了王越,沒想到王越竟然如此的囂張,接下來他可能死定了。

要知道,如果他今天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或許還是個十分優秀的古董界的苗子,只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了。

那邊的金少爺也來到了白先生的面前,捂着自己的臉,一臉憤怒的說道。

“白先生,這個傢伙竟然敢打我,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教訓一下他。”

金少爺相信白先生一定會接下來好好教訓一下王越的,但是隨後白先生說的話,讓他直接傻眼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金少爺,從今天開始,您將被我們拍賣行除名,以後不準踏入我們拍賣行,包括任何分佈。”

白先生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金少爺,這個傢伙竟然敢和自己惡人先告狀,簡直太有意思了。

要知道,在白先生的眼中,就算是得罪所有人,他也不敢得罪王越啊。

所以,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再發生了。

當金少爺聽到白先生的話後,愣了一下,忍不住問道。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可是你們這裏的VIP用戶。”

金少爺覺得白先生簡直是不是傻了,畢竟自己被人給打了,而且他還要把自己驅逐出去,收回自己的VIP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知道自己的這張VIP卡也是從他父親那裏偷來的,現在如果要是被人給扣押回去的話,那麼自己回去也不好交代。


更何況自己竟然被驅逐了出去,永遠除名了。

如果這件事情被自己父親知道的話,那麼自己可就死定了。

等到金少爺的話說完,周圍的人也將目光放到了白先生的身上。

話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因爲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王總。”

當白先生的話說完,周圍的人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隨後他們一臉畏懼的看向了王越,看來眼前的王越不僅是他們看起來的那麼簡單,要比他們想象的要厲害的多。

敢在拍賣行鬧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沒有人知道。

而旁邊幸災樂禍的這些人也悄悄地後退了好幾步,因爲他們不想得罪王越。

其實,這些傢伙在王越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雖然金少爺現在十分的不甘心,但是金氏家族就算厲害也和拍賣行比不了。

所以他只能將自己的貴賓卡交了出來,可以知道這一次自己回去的話,肯定會被父親狠狠地教訓的。

做完這一切後,他急忙離開了這邊。

如果要是繼續待着的話,那麼也是自取其辱。

見到金少也離開了這裏,那邊的***臉色有些難看,隨後他準備逃離這裏,他萬萬沒想到這一次得罪了惹不起的人。


不過就在他離開的時候,白先生的兩個手下直接擋住了他。

隨後對着***說道

“***,人要願賭服輸,既然答應人的話就要做到。”

剛纔他們的談話,白先生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不得不說,他對於這個***還是一臉的鄙視,他之前可是和人家打賭的,結果現在卻不認賬了,真是讓人有些噁心。

***聽到白先生的話後,臉色越來越難看。

隨後,他苦着臉來到王越面前說道。

“王總,這一次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不過我已經這個年紀了,還是放過我吧,算我求求你了,我以後再也不敢這麼隨意點評別的東西了,您看可以嗎?”

***一臉苦笑着看着王越苦苦哀求地說道。

他現在也只能低頭了,不然的話,沒有任何的辦法希望王越能夠放過自己。


不然的話,如果今天真的給王越跪下的話,自己名聲徹底掃地。

周圍的人聽到***的話後搖搖頭,沒想到***也有今天,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成這樣。

王越看到他的樣子後皺着眉頭,隨後直接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