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黑甲人也是一陣的驚愕,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了,仔細觀看了一下,感覺到這些敵人的能量不是很多,即使不是星力,也能相對於來說是不強的,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能抵擋得住,說明這不過是一部分,相當少的一部分罷了,至於後面還有沒有,就顯然是有的。

很快一名黑甲人離開隊伍,通過傳送陣將這個消息報上去,因為預言中的敵人到來了,這是在五十年前就已經出現的預言,那時候很多人都不願意相信,可現在事實出現了,不相信也得相信,而沒有做好準備的,將會成為犧牲品,無論是國家還是種族,都是一樣的下場。

對於這些有底蘊的帝國或者王國來說,他們都不會認為虛假的,畢竟他們手中還是有一份資料存在,能夠查實一些信息,通過這些東西能夠了解的更多,也知道這不是不可能的,有一次就能有第二次,何況做出這個預言的就是傳說中的頂級存在,三年前更是直言而說。

現在沒有人會不相信了,這位偉大的強者,讓不少人準備了五十年,雖然可能不多,不過相對於突然到來時,那是大大的增加了銥星大陸上生靈的生存能力,還能有一定計劃的保證有生力量,以及強者數量,這是必然的結果,要是這樣還不能贏,那麼只能說明該沒落了。

很快莫羅帝國的高層,尤其是莫羅帝皇得到了這個信息,臉色自然是變了變,不過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將一眾大臣叫來,開始分析這件事,同時讓空閑的軍隊前往小邊城,盡量的去阻止那些莫拉族進攻,一定要組織好防線,不能讓他們突入進來,否則就糟糕了。

這個命令自然得到快速執行,而那些大臣們也快速的到來。 「相信各位愛卿都應該知道這件事了吧,是的,數萬年前的敵人莫拉族來了,就在出現在帝國的小邊城一帶,現在雖然帝國軍隊已經開進,不過敵人也不是好相與的,不然也不會成為數萬年的敵人,那時候差點就成功的佔據了整個銥星大陸,現在他們又來了,目的一樣。」

一眾大臣自然知道了這件事情,臉色自然不那麼好看,本來很好的生活,現在卻被莫拉族破壞了,只是他們沒有膽量去和莫拉族對抗,數萬年前的銥星大陸都不是對手,何況現在的銥星大陸呢,在心中很是憂慮,似乎已將看到了被殺死或者被奴役的下場了。

「怎麼,各位愛卿已經怕成這樣了,還算是帝國的大臣嘛,你們中誰想要去投降的,自己可以去,朕不會阻止,真說話算話,絕對不會阻攔的,不過你們自己想清楚,數萬年前的那些投降者,最後的下場是怎麼樣的,相信各位應該知道史料了,是的都是當作了最後阻力,讓那些該死的敵人有機可趁,最後都一個個的逃走了,能徹底的消滅他們。」

這個事實,大殿上的眾多大臣都是見到過,甚至是保留的最為完整的,可見當初那些人多麼痛恨這一舉動,最後將這件事記錄了下來,也是讓後世子孫能夠明白這些莫拉族不是仁慈的,就算是投降,最後還會將他們利用起來,以便他們能夠逃回去,下一次再來的。

這可是真實的教訓,被狠狠地記錄在史料之中,要是他們也這樣,說不定還會真的被記錄下來,成為教材呢。這一下眾位大臣卻是沒有一個敢站出來的,有的只有堅定地心,明白自己要麼一死,要麼或者,決不能投降,否則最後一旦那些敵人戰敗,他們也不會有好下場。

「陛下,臣等願意和帝國共存亡,現在臣等也沒什麼好顧慮了,會將底牌都拿出來,一起為帝國共度這個難關,臣等絕對不會投降,投降者就是敵人,應該全部上絞刑架斬首台。」

「很好,如此,我們君臣合力,就不信了這一次不能度過,朕在這裡保證,只要度過這一次危機,以前種種全部消除,對於在這次戰爭中有功的,不管是平民還是貴族都能得到豐厚的賞賜,希望各位愛卿不要在作出讓朕不滿的事情,只要有功朕不問出處,都有賞賜。」

「是陛下,臣等遵旨。」眾位大臣心中自然知道陛下的意思了,不能隱瞞任何的功績,否則他們就是罪加一等,以前的罪也會一併處罰的,他們絲毫不懷疑帝皇的決心,這是肯定的,心中都有了數,也是暗暗地鬆了口氣,這一次也是一次機會,開創輝煌的機會吧。

小邊城是一處戰端開始的地方,其實在大陸上,不少地方也已經開始了,只不過沒有小邊城一樣的運氣,或許不認可預言,最後呢,防備都沒有,全都是葬身在莫拉族手中,很是厲害,可見即使剛開始的莫拉族先鋒,如果沒有相當的準備,也是抵抗不住的攻擊。

打了路上的形式,一下子驟變,沒過一天時間,在莫羅帝國除了小邊城,還有兩處地方發現了空間通道,由於莫羅帝國准好了準備,防禦及時,倒是沒有怎麼重大的危機,不過同樣的敵人也已經迫不及待的進攻了,三處所在,讓莫羅帝國都是自顧不暇,敵人太多了。

至於其他的地方自然也多了,有些國家運氣好一點,只有一個空間通道,實則是他們的面積有限,有強盛一點的王國,也就是面積大一點的,運氣不好的也有三個,運氣好的只有一個,這隻能看各自的運氣了,沒有其他的辦法,主動權還是在莫拉族手中的。

傳到浮空島的時候,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了,不過陳宏卻是早就已經知道了,他不在意這些敵人,其實他也是很詫異了,竟然連高空也會出現那些莫拉族,真是沒想到的,只是在這裡出現的空間通道,全都被他毀去了,無形中為大陸了上減少了幾個空間通道,敵人也少了。

這些莫拉族可是死的不明不白呀,差不多都是死在空間通道中的,連走過空間通道都不行,實在是死的夠憋屈,只是沒有人會覺得不好,誰叫他們運氣差的撞上了這位呢,最後的結果能夠這樣,算是他們運氣了,否則的話,還會更加凄慘的,還是這樣死去的好。

「夫君,這些就是空間通道,真是夠稀奇的,難看要死,黑漆麻黑的,一點都不好看。」

「好看?月靈,不能這麼說,空間通道不是那麼容易形成的,剛才我破壞的那幾個都是有莫拉族強者製造出來的,可以看出來他們實力不弱,能夠製造出空間通道可見一斑呀。」

「再厲害,還不是被老公大人毀滅了,這些生物真沒用,一下都擋不住,太沒用了。」

陳宏聽著,沒好生氣的颳了一下月星的鼻子,說道:「他們能和我相比嘛,真是太不會說話了,難道你就希望他們能夠擋得住我的攻擊,然後看著我被他們攻擊呀,真是淘氣。」

「怎麼會呢,是月星說錯還不行嘛,老公大人,你就原諒我吧,最多晚上多陪你幾個姿勢,怎麼樣,這樣成不?」王月星似乎挑逗著說著,眼睛中充滿了狡黠的眼神,明顯的戲弄。

不過陳宏也不是吃素的,馬上就說道:「這樣也好,不過相信月靈很願意在旁幫忙的,呵呵呵。」在他心中很喜歡和她們逗樂,或許是除了釀酒之外的唯一樂趣了,時間寂寞呀。

他的套路,溫柔刺骨 「姐姐,不會吧,好姐姐,不要聽他的,妹妹會難受死的,相信姐姐不會幫忙的吧。」

「怎麼不會了,昨天你可是做了幫凶的,今天姐姐也要成為幫凶,嘿嘿,妹妹這一次你逃不過了,以前仗著自己是妹妹,沒少戲弄姐姐,現在就是該輪到姐姐出手的時候了。」

王月星聽著就不幹了,馬上就她嬉戲起來了,明顯的想要求著她姐姐,陳宏也就是在一旁看著,心中很高興。這些年過去,讓她們這樣生活,心中還是有些不好受的,浮空島雖然大,地方也是有限,也會憋悶的,好在她們姐妹從來沒有說過,一心一意的陪著他。

望著高空,現在大陸上已經是亂成一片了,或許就是這裡安寧一些,成為唯一的凈土。

是的,他沒有猜錯,在異族所在地也出現了莫拉族,而那些異族卻是早有準備,一下子大量的殺傷了敵人,讓他們獲得了首次勝利,沒有絲毫保留的攻擊下,莫拉族也是被打了回去,至於死掉的根本不會有人在乎,為了不污染環境,自然是及時燒掉,乾淨很多呀。

除了人族還有異族的所在地,就算是星獸生存之地,也有莫拉族的空間通道,一群群的莫拉族開始侵佔星獸的地盤。而星獸們自然不會這樣罷休的,對於領地意識極強的星獸,不會讓這些敵人佔據他們的領地,一隻只的星獸奮起反擊,讓莫拉族損失慘重的很。

數萬年前,莫拉族也是收到過星獸攻擊,自然知道這些星獸的厲害,不過沒辦法,只能承受了,他們現在是沒辦法在等待了,相信一定能夠打通這一條路,成為一個基地,那是時候就能夠源源不斷將莫拉族人帶進來,成為一批駐地人物,如此才能更好地佔領這大陸。

星獸的智慧也不會差與人類或者異族多少,而且不少星獸有著傳承記憶,也就是在他們的血脈中存在的東西,能夠更好地了解這些生物是什麼,不管多少年後,他們都能依稀的知道這些敵人的身份,了解以後,不少星獸更是聯合起來,尤其是那些實力強大的星獸。

實力強大就是好呀,能夠組織更多的人手,獲得更多的利益,這是沒有絲毫虛假的東西的,這就是星獸一族,在他們眼中就是強者為尊,只要實力強大,什麼都能做到,其他的都是虛假的,沒有絲毫的用處,更加在乎實力的差距,以便統領各個層次的需要。

這或許就是和人族異族不同的所在吧,相信對待自身的選擇會很不一樣,只是智慧的差異而已,在人族或者異族一變,即使沒有實力的,只要只會超強的人,還能指揮實力強大的強者,這就是最大的不同,不管陰謀還是陽謀,在這一方面,星獸一族差的比較大吧。

就算是如此,對於這些莫拉族還是一樣,都是星獸的敵人,沒有什麼值得可以客氣的,一樣的殺戮,為的就是星獸一族的生存之地,只有這些才能夠讓他們獲得生存,這些敵人都是該死的,即使智慧高超的強大星獸也是一樣的想法,才不會認為可以何其對待呢。

如此種種下,莫拉族被星獸一族攻擊的很慘,數萬年的恩怨要在這時了結。 烈星王國之中,自然也有空間通道,除了浮空島周邊,就是在離王都不遠的一座小山上,可是非常的近的,也是讓莫拉族有機可趁,實在是地理位置太好了,在這裡一般也沒什麼人,自然能夠安然的出現在這裡,只要不出什麼意外,相信可以奇襲烈星王國的都城。

「現在大陸上什麼地方都有哪些莫拉族,也不知道現在已經多少數量了,聽聽光是莫羅帝國就出現三處,其他的國家也不少呀,就算是異族那邊也有不少的莫拉族了,似乎我們這裡還沒有聽說嘛,難道運氣不錯的沒有撞上,這樣實在太好了,我們就安全了。」

「不要那麼自認為嘛,即使過了一兩天了,說不再出現的,我們也要警惕一下,不然的話,會出現差別的,現在整個王國都是在緊張中度過,也希望有敵人出現,可是也不能絕對的保證不是,一定要注意到每一個地方,絕對不能有一點的差錯,這是必須的,明白嗎?」

兩人似乎在為了莫拉族的事情爭論著,不過相互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說服對方,卻是到現在為止,已經在大陸湧起第三天了,他們烈星王國還沒有遭到莫拉族的襲擊,以為不會有敵人出現了,當然另一個人不這樣認為了,甚至以為還會更多的敵人會出現呢,很是不服呀。

雖然是好朋友,不過在這一點上,還是希望不會有敵人出現的,開開心心過一生不是很好,自然希望能夠安安全全的過下去了,這些年都這樣過來了,也不差這麼幾天了,更大的程度上相信不會又在有空間通道了,這種想法的人佔據很多,認為不會有出現了。

這輛就是依樂和比利斯,比利斯保持著樂觀的想法,或者就是那種多數派的人物,而依樂明顯的有些擔心,成為少數派的一員,不過不管怎麼想,都是可以思考的,即使想法不同,也不能算是不真,只能說他們運氣不錯,現在還沒有得到確切的消息,讓他們知道結果。

其實要是以前的話,在星耀鎮就已經有出現了,只是現在遇上了陳宏,那麼自然被消滅,他們自然是得到消息,只不過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在王都之外就有一個,只是有些隱蔽罷了,或許在他們認識中,不會出現在王都這樣的大城市前,那樣明顯不著調,可是現在偏偏有。

是的,正當兩人還想要討論下去的時候,就有人來報了,說了城外出現不明敵人,很像莫拉族人,現在已經開始向王都而來了,王都的軍隊已經集結,想必不久之後就能夠抵達,那時候就是一次較量,沒有誰對誰錯,只有勝利者,他們能不能勝利,沒有把握。

「快走,我就說不能放下吧,現在真的出現了,趕緊的走,絕對不能讓那些敵人攻進王都,否則的話,無論是誰都是擋不住他們的進攻,而且還會死傷無數,對於王國來說絕對是致命的危機,絕對不能抱有任何的幻想,相信王都中的諸位都是這樣認為的,希望沒事吧。」

「走吧,走吧,是我錯了,現在也不是說這些時候,趕緊的走吧,不要讓他們等急了。」

兩人趕緊帶著家族的武裝力量去應付敵人了,這裡可不是好玩的,說不定就會成為隕喪地,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隕落在這裡呢,肯定是需要認真地,絕對不能有絲毫的馬虎大意的,否則就算是他們這樣的強者也會被莫拉族毀滅,這是絕對是不允許的事情,強者才是重點。

王室的人已經在一旁等候著了,看到大貴族他們到來,相互之間致意了一下后,就趕緊的看向城外,希望敵人少一點才好,或許就是希望能夠確定一下心中的數量,才能不被自己打到,這是必要的,沒有絲毫的做作,每一個人心中都是緊張的要死,沒想到出現在這裡。

「陛下查到了,就在不遠處的山凹中,非常的隱蔽,死了不少人了,那些城外的村子都已經被滅掉了,我們這些偵查的人,也被殺了不少,現在他們正在集合人手,數量很多。」

國王一聽,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了,不用說也知道,這是最不願意聽到的信息,沒想到還真的出現在這裡,離王都不遠的地方,實在是太巧了,如此一來,就能夠更加確定了,只不過想要摧毀空間通道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需要付出的代價很多,不是說說就能夠成功的。

「各位前輩,你們說現在怎麼辦,這個空間通道是必須要摧毀的,否則就會源源不斷的湧來,只是我們實力不足,不能毀掉那個通道,要是能夠請到幾名星聖級強者就好了,相信他們就能夠摧毀空間通道,只是星耀學院力王都可不近呀,就算是要來也需要一段時間。」

「陛下放心,這段時間我們會保護好的,不過相信秘宮之中的人也應該出來了吧。」依樂很是不客氣的說道,在他眼中,王室是很強,不過比起星耀學院來說,還是很弱小,因為之前觸犯過,現在都沒有能進去的,也不太知道這秘宮之中的最強者是什麼層次的存在。

「放心,各位先祖還有供奉都已經知道了,已經出來了,只是憑他們還是人手不夠,需要多一點的人手,尤其是高端的實力還差很多,希望能夠得到星耀學院的幫助,這裡就靠各位了,供奉他們也會在這裡幫著獨擋莫拉族的進攻,王室一族不會後退一步的。」

這樣才能讓四大家族心安一點,除了依樂和比利斯所在的家族往外,其他的兩大家族,因為沒什麼天資的後代出現,就算是有星耀學院學員的稱呼,但是實力不怎麼強,只能堪堪畢業罷了,自然不上重點,在四大家族中,這兩家已經算是有些落差存在了,很不甘心的。

這是沒有什麼辦法,對天生的資質是不能改變的,就算是依樂和比利斯的家族也不是沒有出現庸才,天才也不多見,一代能有一個就很不錯了,甚至一個都沒有,這也是可能,只能讓老天來安排,除非想浮空島一樣的地方一樣的環境,否則很難想象有這樣的出生。

至於其他的家族,自然也讓他們的後代盡量的進入星耀學院,只是沒有達到三個條件的話,也一樣無用,就算是有天資也得不到認可的。這就是一個致命的條件,就算是有莫拉族來進攻的語言出現,星耀學院也沒有改變這三個條件,一樣的苛刻,可見學院要求之高。

「來了,大家準備,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敵人不會認為我們亂想就會放過我們的,也不用想著投降,相信各位應該知道下場是怎麼樣的,好了,大家準備好,玉通你來指揮吧。」

玉通是王室一員,不過並沒有貴族紈絝的樣子,從小很喜歡軍事,也是嚴格的要求自己,才能逐漸的登上場面,現在就是面臨一場大戰的時候,接過國王的旨意后,他馬上就進入角色,喊道:「各部注意了,準備好火油,石塊,快快快,投石車也準備好,預備。」

玉通看著城外不斷接近的莫拉族,一片的漆黑,可見敵人的數量非常的多,可在他心中只有興奮地心理,終於可以大戰一場了。這也是因為預言的關係,這五十年來,基本上是沒有戰事的,讓玉通很是憋屈,現在有機會,怎麼能不興奮呢,高興地來不及呀,眼中火熱。

「投石車,放。」他看到了敵人已經進入了射程中,馬上就開始讓投石車進攻對敵,一點都不能浪費機會,敵人數量太多了,要是不能趁機消滅一些,那麼對於他們就有大麻煩的。

一塊塊大型的石頭砸進莫拉族的部隊之中,而且還有這火油的沾染,燃燒著石頭上,變成了火石,不斷地吞噬著敵人的身軀,一次次的毀滅敵人,一個個小型的火場出現,霎時間連成一片,照耀著周邊亮紅亮紅的,一陣陣的熱流不斷地涌動,好像要烤焦了這片土地。

不過玉通並沒有讓手下停止,還不斷的讓投石車投放,讓火海不斷地壯大,可以更有效地殺傷敵人,擴大戰果。

城牆上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色難看或者興奮,也知道他們是不是恐懼還是喜歡,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就是消滅敵人,聽著敵人一聲聲的吼叫,一聲聲的痛聲,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滿足,不過相對於那些貴族子弟來說,絕對是遭難,是的,恐怖得很。

沒有參加過戰爭的他們,不會知道戰場的殘酷性,現在即使是第一次,也讓他們體會到戰場的慘烈,不是他們想象中的功績無邊,只是說說罷了,和實際相差太遙遠了。

即使如此,莫拉族絲毫沒有後退,依然前進,可以看到他們不斷前進的腳步,沒有絲毫的停留。 面對人族一般武器的攻擊,莫拉族雖然損失了不少的戰力,不過真正死亡的卻是不多,主要還是因為被砸死的多一些,而被火油燒死的卻是不少,他們身上的外皮明顯有著很好的抗火性,最後還有不少的從火中逃出來的,然後繼續跟隨著部隊前進,去執行命令。

「真是可怕了,原來這些莫拉族原來這麼厲害,就算是火油也不能太過威脅他們,只能用石頭砸死,實在是有些棘手呀,傳說中的敵人就是不一樣,對了馬上就叫人將火箭隊準備好,不管有沒有用,先用上再說,至於其他的石頭一樣,繼續投,就不相信不能殺死他們。」

得到了國王陛下的指示,玉通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更是密集的使用投石車,將一塊塊大型的石頭拋下去,將敵人砸死,至於火海有沒有用,只能看天意了,說不定還能起到一些作用呢,相信只要全力以赴,已經能夠得到不少的成績,就算是殺不死,受傷應該可以吧。

這倒是,或許不能徹底的殺死他們,不過讓其受傷還是可以的,何況也不是不能死亡,主要還是看巧不巧和,說不定了就能燒死一些,也能減輕一些壓力吧,何況這麼一大片的火海下,即使再怎麼有效地抵抗力,也能減少抗性,要是使用過頭了,他們就倒霉的時候。

基於這一點,熱情再次高漲,所有的士兵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不再猶豫,立馬加強了攻擊力度,至於石料,不用擔心,因為有了準備,史料準備的很是充分,也是當初以防萬一的心思才會,這一點倒是不錯,不然的話,現在的他們可是沒有辦法阻止敵人進攻了。

除此之外只能用人數去堆了,不過一想到那些能控制生靈的蟲子,讓人族還是異族都是害怕的要命,畢竟這是非常恐怖的東西,由不得他們不害怕,現在的他們正是希望不要近戰,說不定就會成為敵人的幫凶呢,那也死的太冤枉了,沒有死在敵人手中,卻死在自己人手中。

各大家族的人也看到了這一幕,知道莫拉族卻是強大,幾個首領人物和王室的談了談,最後決定先用星力的力量阻隔他們,然後儘可能地殺傷敵人,為之前有準備二慶幸不已,否則可能抗戰不利,那時候他們的族地也將會變成深淵地獄的,不得不讓人擔心非常呀。

王室供奉以及王室前輩一起喝各大家族的前輩走上前台,而投石車等武器也開始停止攻擊,知道自己一方要發大招了,他們用上去也是哦無濟於事,還不如等等再說,說不定能夠起到不錯的作用呢,何況那些士兵還是民眾都是崇拜的望著這些人,不停也不行的。

「開始吧,讓這些該死的敵人知道我們的厲害,讓他們知道我們人族不那麼好欺負的,加強進攻。」

聽到這聲音,所有人都是點了點頭,馬上就開始聚集星力。在城牆的上空,星力被緊緊地壓縮召喚,很快就有人感覺到了重重的威壓,這可是經過了不少人使用出來的星力能量,自然不那麼差了,而這些差不多都是星帝級的人物,至於星神級及其的還沒有出手。

不過即使如此,也能感覺到不同了,不久之後,眾人就能肉眼可見的觀看到星力的光輝在無盡的閃動,一點點的聚集起來,沒有絲毫的改變,一點點的往內壓,似乎就是要獲得更強大的能量,獲得消滅更多敵人的力量,也閃現出一絲絲危險的氣息,越來越強悍。

「可以了,準備釋放星雲墜落,快,不能再遲疑了,加緊控制,快快快。」為首的大聲的喊著,控制著主腦的存在,只要不能讓這些星力失去控制,否則的話,敵人還沒有被殺死,自己倒是被自己的力量殺死了,心中緊張是必然的,不過不能影響星力的集合,努力控制。

很快感覺到了差不多了,已經能夠控制起來,為首的大喝一聲:「星雲墜落,去。」

城牆上空頓時出現一朵朵的星雲狀事物,不過很快這些星雲狀的東西,飛快的進攻城牆下的莫拉族,一朵都沒有停下來,好像就是在無盡的星雲之中回蕩一樣,看上去非常的玄幻美麗,但是其中的危險絲毫沒有減少,只是城牆上的眾人確實看呆了,這實在是美妙了。

「轟轟轟」,強悍的震動聲絲毫沒有減弱,就算是城中的民眾都感覺到一陣陣的威壓,而且大地在不斷的震動著,似乎源源不斷的運動,讓他們心中有些害怕,是不是敵人攻進來了,這個想法一出現,就讓他們心中的恐懼急劇攀升,似乎下一刻就是他們的死地一樣。

好在很快他們就知道這是自己人在攻擊敵人呢,不是那些敵人攻進來了,如此一來才安靜下來,靜靜地等待著最後的消息。在想象中這麼強悍的攻擊,應該能夠消滅敵人嘛,只是他們心中的感覺如此,實際上也差不多,就是消滅了不少的敵人,很是厲害的敵人。

一個星雲墜落,讓不少的莫拉族被消滅,起碼也有個十分之一的數量吧,受傷的更加多了,效果還是不錯的,只是敵人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彷彿數不勝數,這讓眾人很是憂慮,只要有空間通道在,就不能完全阻止敵人的進攻,這讓人如何不心急,但又沒有辦法解決呀。

不要以為破壞了一邊的入口就能算是徹底的毀滅空間通道,那不是這個世界的生靈所能辦得到的,要不然的話,數萬年前就能毀滅不少的空間通道,其實這些空間通道不過是半癱瘓狀態,只要有強力的能量打通,還能能夠恢復的,所以才有莫拉族重新到來的時候。

至於封禁嘛,那是數萬年前的生靈,只要無法徹底的毀滅空間通道,那麼敵人還會再來,只是這等低端的空間通道,只要有上界的強大星芒者就能徹底毀滅,只是那些想要去尋找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就算是自己去了上界,依然是回不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回不來。

這也是芒星世界天道的設置,要是誰都能隨意的回來,豈不是亂了套了,何況那些強大的星芒者還會去管一個小小的底層芒星世界,被做夢了,要知道那些星芒者下來可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說不定還會引起本源的傷害,一輩子都休想恢復,真是可能回不去的。

如此種種,那些去了上界的生靈才會明白,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根本很困難,即使自己願意,也需要抵達一定的實力才行,而那個時候就逐漸的忘卻這些小事,到頭來還是以自己為重,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何況就算是他們做了,難道就不會出現其他的危機嘛。

這明顯不太可能,天道的強大不是任何人所能想象,阻止不了的事情,何必去自尋死路,除非有了可以逆轉天道的能力,否則還是老老實實的做自己吧,不要去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再說了要是沒有了外敵,內鬥還不是更加嚴重,說不定自己就會毀了自己的一切呢。

莫拉族經過了這一次損失,卻是更加嚎叫的衝上來,而且後方的隊伍也加入進來,似乎無窮無盡,沒有盡頭一樣的存在,只有不斷地出現,沒有消失一般。死去的一部分馬上就被補充到,讓原本的隊形再次飽滿,這一幕讓城牆上的人大聲的叫罵呀,這是不是太欺負人了。

接著再次發出了星雲墜落,連發了幾個之後,這些人能量也差不多見底了,趕緊的下去休息了,接著普通武器的攻擊,這樣一下,也差不多消滅一半的敵人,可是看到敵人後方的涌動,就知道還有不少敵人將會出現,實在是讓人心驚不已,這到底有多少敵人過來呀。

要知道從一開始攻擊到星帝級的攻擊結束,起碼也消滅了數十萬的敵人,可現在呢,卻沒怎麼看見敵人減少,似乎又在增加,這怎麼能不叫人叫罵,實在是欺負人呀,如此不讓他們失落又會怎麼樣,難道今天註定了王都會被隕落,這樣的事情是要不得,堅決不行的。

「各位,不能再拖延了,讓城中的職業者也過來幫一把,只要殺傷了敵人,就能得到賞賜,現在已經由不得我們選擇了,何況王都中還有不少的星芒者的,集合起來也算是一支強悍的隊伍,盡量的阻止莫拉族的進攻時間,為星耀學院的支援保證時間,快去吧,發下王命。」

很快那些自由的星芒者得到了王室的懸賞令,同時也得到了嘉獎的途徑,這些人自然不會不熱意,反正只要要城牆上發動攻擊就可以,其他的就不用他們管了,又能得到獎勵,多少的事情,怎麼能不高興呢,馬上就衝上城頭,開始攻擊那些莫拉族,一人或一團的組織著。 烈星王國王都是在激烈的抗戰之中,現在可是連自由的星芒者也被召集過來守護了,實在是莫拉族人太多了,殺死了大半還能再出現大半,這個仗怎麼去打呀,實在是難題無疑。

很多自由星芒者在攻擊之後,也發現了莫拉族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殺死了不少,還會出現更多的莫拉族人,完全能夠補充到被消滅一部分中,如此一來,真的不知道已經消滅了多少敵人了,根本就是沒辦法去具體的計數,不過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不能不出力,沒得選擇。

「真是嘛個*的,這些到底是怎麼來了的,怎麼沒完沒了的,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我們耗盡了所有的星力也不能將他們怎麼樣呀,實在是太多了,什麼時候是一個盡頭呀。」

「不要多說了,現在要是不能阻止他們,一旦攻入城池,一樣會沒命的,現在已經不是別人的事情了,更加關乎我們自己的命,要是不努力殺敵,我們會成為他們的殺戮品,還是趕緊的進攻吧,不要再多言了,別人其中也是一樣的想法,聰明的人不是沒有。」

「那是,只是這完全是沒有底線的嘛,殺了這多,現在還這麼多,什麼時候是一個盡頭,起碼給點提示嘛,這樣也能有一個動力不是,要是沒有的話,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在儘力了。」

這倒是,再不出聲提示,說不定真的會變成出工不出力,私心誰都會有,說不定就算是城池被攻破了,他們也能逃出去呢,前提就是有一定的星力做底蘊,只要自己有力量才是最好的保證,其他的都是虛假的,想要讓別人來幫助自己,沒有付出,絕對是不可能的。

這時候,玉通出現在眾人面前喊道:「各位,我們已經去求援了,相信星耀學院的支援部隊已經在路上了,請大家安心,只要他們來了,一切都不是問題,請大家安心,絕對不會欺瞞眾位,否則的話,我當面自盡,作為王室的榮耀絕對不會撒謊,各位請相信我。」

有了玉通的保證,這些自由星芒者才會好受一點,至於星耀學院的到來,那才是關鍵。沒錯,他們不是沒有聽說過星耀學院,而是他們大部分人都是沒資格進去,當年的他們就是吃過失敗的虧,不過也知道進去的條件非常的苛刻,不能滿足一條,就不能被選入,很嚴格。

「竟然去星耀學院求援了,要是他們來了,那肯定沒什麼事情了,說不定就能了解這一次危機呢,大家注意,我們可不能拉人後退,既然星耀學院的人要來了,我們同樣要做出樣子來,讓他們看看,我們也是有尊嚴的,一點都不會輸給他們,大家努力,消滅敵人。」

對於自身的榮耀,任何星芒者都是非常的自豪,自然不願意被別人比下去了,尤其是面對失敗過的星耀學院,更加不能讓自己失敗,否則的話,當年的失敗還會在繼續下去,更加沒有資格討論這些事情了,同樣會被人嘲笑,失敗者是沒有資格去嘲笑勝利者的。

雖然這樣的信息發出去了。不過還是讓眾人擔心,要是星耀學院的人來遲了,豈不是要遭,基於這一點,各隊人員,使出最後的力氣加緊的進攻,即使不能全部消滅,也要儘可能的阻止一下,讓時間變得更加充裕一點,這才是最為關鍵的,不能有絲毫的退避的心理。

在大陸上,現在越來越多的莫拉族進入了銥星大陸,烽火戰起的形式更加嚴峻,那些沒有準備的國度更是被毀滅,這些國度的人差不多都是被莫拉族殺光了,一個不留下,形成了血腥領域,實在是太過凄慘,一點人氣都不存在,而且還在不斷地到處殺戮大陸上的生靈。

至於那些強大的帝國,現在也變得有心無力了,他們的敵人同樣源源不斷的進攻者,不少的城池已經能夠被毀滅,當初的莫羅帝國更是被毀滅了四分之一的城鎮,死亡的人數更是多得數不甚數,即使拼盡了最後的力量,毀掉一邊的空間通道,但是大陸上的莫拉族還很多。

似乎已經沒有辦法阻止這些敵人了,能夠保持現在的僵持已經很了不起了,要知道現在可是連星聖級強者都加入進來了,不斷地消滅莫拉族人,以減少對於帝國的傷害,困苦無比。

好在莫羅帝國中心地帶還沒有、受到莫拉族的攻擊,還能保證帝國的糧食供應,以及這些年來不斷地積累,讓整個帝國才能不引起災難性的變化,不過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不然的話,總有一天會被敵人消滅的,那時候豈不是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絕對不能的事情。

動用能夠動用的力量,是的整個帝國才能僵持抗衡下來,可見莫羅帝國的底蘊還是非常的強大,要知道這樣的攻擊已經足足有三天時間了,可比烈星王國更加眼中,也能對比出各自的優劣性,底蘊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不是一朝一夕之間得到的,除非有特殊存在。

另外的帝國同樣如此,只是他們沒有莫羅帝國的好運,似乎不太相信預言,即使有了一些準備還是不足,損失更是慘重無比,差不多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土地以及人口,簡直就是末日一樣的存在,每天都有人餓死,沒有準備就是會引起恐慌,最好還不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至於那些王國的國度有準備的好一點,沒準備自然是更加凄慘,而那些公國之類的,基本上是沒有抵抗力的,差不多都是被毀滅了,只有少數的幾個有強悍力量的家族保住自己的城池,只是不知道能夠維持多久,說不定明天就會失敗,根本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下一天。

至於異族現在大陸上有不少,自然是加入到抗戰之中,他們有著自己獨特的能力,而通過了與人族的通婚,有不少的人族後代得到了異族的能力,在這一次抗戰中,取得了良好的作用和效果,其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非常的良好,似乎不用擔心敵人一樣的力量。

在異族的族地因為一見到莫拉族到來,一起群起而攻及,絲毫沒有給他們機會,一下子就將空間通道一邊毀掉,讓他們進不來,同時還派了人手加固空間禁制,雖然現在還不能徹底的封禁,不能能阻止一時,主要因為現在還是莫拉族活躍期,空間力量實在是太活躍了。

空間能量一旦過於活躍,很同意引起空間風暴,同樣的空間通道就會因此而形成,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有當空間能量*過去之後,才能徹底的穩定下來,才能封禁空間通道。不要以為莫拉族隨隨便便的就能打通空間通道,還不是因為力量這段時間空間能量的活躍。

想要讓空間能量平緩下來,其一就是有用強大的力量來撫平,不過這不是徹底的,下一次還會有,其二就是自然穩定,這個是最好的,也能保持空間能量的延續,說不定能夠延長時間呢,不過想要提前卻很難,付出的代價同樣可怕,就算是莫拉族也可能付不出這個代價。

陳宏就是這樣選擇的,自己雖然有能力撫平這一次空間能量的活躍,不過還會出現下一次,時間同樣會大大的減緩,還不如發泄出來呢,只要在時間限制內,擊退莫拉族,那麼就能幫著延長一些時間,這是最好的方法,也是他最希望的方法,其他他不會去用的。

星獸的領地中有不少的險地,因為空間經常地不穩地,以至於每一次空間能量的活躍下,是最容易打通空間通道的,也使得莫拉族人在這些地方最多,不過受到的攻擊也更多,而星獸有著自己的保護能力,想要控制它們非常的困難,就算是控制蟲也只能控制一些沒智慧的星獸,非常的低級,至於那些中高級的星獸,想都不用想,說不定自己就會被毀滅的。

為此可是大大的阻止了莫拉族的進攻,其主要原因還是在這些星獸所處的地方,真的是非常險要的地帶,一不小心就會死在裡面,優勢就算是星獸自己也會倒霉,不用說這麼多的莫拉族人了,實在是太密集了,想要不死都不行,最後的結果就是死傷無數,比人族要厲害。

天然的風險在這時候表現出了無比的威力,大力的阻隔了與大陸的聯繫,同樣將莫拉族損失慘重,就算是他們叫天罵地也不行呀,事實就是如此,不能不說他們也有倒霉的時候,就算是數量眾多也沒用,尤其是這些險地中,根本沒什麼能力阻止的,悲劇還在發生。

火影之血霧迷情 一面有一面,一邊管一邊,各地都有著不同的現象,是自己凄慘還是別人凄慘,其實在各個方面都不一樣,只不過是是看到的而已,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的叫囂了,還是絕望了。 「這邊走,我們先不去王都,這邊去,那裡應該是空間通道的地方,先去摧毀哪裡,這樣才能夠保證這一次使命的完成,否則還是一無是處的,前面走,不能再拖延了,快。」

沒錯,這就是星耀學院的支援部隊,帶頭就是星聖級西克特,當初他進入星耀學院的時候,也是星神級,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修鍊,以及兩位院長的指點,還時不時的能夠見一次陳東家,讓他的實力變化很大,最後終於突破了星聖級,心中自然是滿意非常,也有自知之明。

之後,就一直留在學院教導學生,或者為一些老師講解一些修鍊難題,為的就是讓學院的底蘊厚實起來,要知道學院建立之處雖然已經有不少的強者加盟,不過畢竟是外來的,自己培養的基本上是沒有,自然需要加強學院的歸屬感,其中學員變成老師是最好的途徑。

至於之後的那些加盟者,也同樣需要考驗的,一個都沒有因為缺少而濫用,用陳東家的話就是寧缺毋濫,否則寧可一個都不要,自己慢慢的培養,反正有他著一位絕世強者做後盾,什麼都不用害怕,別人想要來進攻也要好好地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能夠成功。

經過了這些年的培養,學院終於有了自己的底蘊,雖然還比較少,卻已經非常的不錯了,之少在強者層次不會比大陸上其他的學院來的弱,甚至更加強悍一些,甚至於更加有威力有震撼力,這是無可厚非的,以此來保證學院的威信,讓眾多的強者仰慕不已,紛紛來投。

這一次他也是代表著學院第一次任務,非常的重要,心中也知道關乎著學院的面子,不能有絲毫的差錯,否則就是費學院抹黑,就算別人願意,他也不願意了,這些年來,早就對於學院有了感情,不能不說時間能夠改變人,讓人打心裡的願意為其付出,成為自己的一份。

至於其他的成員,還有兩名星聖級的,雖然才剛突破沒多久,不過也算是穩定下來了,這一次太過重要,只能讓他們一起來,免得出現意外,還有十名星神級的強者,都已經到了中後期了,有的更是到了頂峰,只要時機一到,就能晉級星聖級強者,可見底蘊很是強大。

至於星帝級的,有十來個,都是頂峰強者,不過擔任的是警戒任務,想要毀掉這一邊的空間通道,只有靠星聖級強者,至於星神級,同樣是輔佐作用的,可見空間通道的厲害。

「是的,前輩,我們會小心的,大家戒備了。」隊中的人都是緊張的點了點,應了一聲。

西克特馬上就帶頭往目的地而去,現在已經到了星聖級初期頂峰了,機緣到了就能抵達中期,離大陸頂級強者有進一步,心中自然是高興,不過眼前還是先完成這一任務再說,其他不管這麼多了,帶著小隊慢慢的前往,不能讓那些莫拉族人感覺到,不然就糟了。

首席的騙婚新娘 仔細的觀看了四周,不遠處就是一個山凹之處,根據情報就是在那裡,他們也能看到不少的莫拉族人進進出出,顯然就是目的地了,看到終於找到了地方,心也逐漸的松下來,不過對外的警戒絲毫沒有鬆懈,這裡可是非常危險的,不能讓該死的莫拉族人知道,不然任務將會失敗,這是絕對不允許,各個隊員的手都是緊張的握著,前方的敵人數量太多了。

山凹處簡直就是螞蟻一樣的數量在進出,沒有絲毫的停止的意思,出去的自然就是王都所在的戰場了,看得真真的,實在是人太多了,似乎人數都沒有移動多一樣。莫拉族人都差不多,連武器裝備也差不多,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呀,沒有一點現象。

「大家小心一點,我們就要到了,去那邊,從那裡繞過去,相信很快就能抵達目的地的,走,那邊就是我們的目的地,相信很快就能完成這個任務了,都注意,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