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過宇宙神兵器拿出來進行叫賣的,提前足足一億年發放請帖,甚至都給古聖界發放請帖。

「到時候去看看。」東伯雪鷹挺有興趣,『蟶裙』這聽都沒聽過的寶物,他是買不起。可一場盛會,還會有其他大量寶物一起出現的,會有許多稀罕物。

……(未完待續。) 七星海閣的寶物盛會,東伯雪鷹還是很有興趣的。

接下來的日子,他卻一直在府邸內,要麼就是在靜室內參悟修行,要麼就去專門的演練殿廳進行試驗招數,在不急不躁中,對《滅世十三劍》和《盤波圖》感悟也漸深,甚至滅世第四劍感覺都有望了,主要是當初在太虛天宮的時候,成為虛空神后在時光殿內修行了超過七十億年!

這七十億年,讓東伯雪鷹底蘊頗深,甚至都將滅世第三劍簡化為了『魚龍殺』,這能簡化,也代表了東伯雪鷹的境界。

如今攻破古聖教駐地,心情大好,輕鬆下有所進步,對『滅世第四劍』有了較為清晰認識,只要再多花費些時間,相信就能悟出。

「嗯,待得七星海閣盛會結束,我就回一趟太虛天宮,去時光殿閉關參悟滅世第四劍。」東伯雪鷹也暗想道。

……

東伯雪鷹悠閑在修行,卻苦了一人。

「這個叫東伯雪鷹的竟然一直在府邸內不出來?」在一座酒樓內叫著一桌美食,邊喝酒邊慢慢吃著的矮胖男子眉頭皺著,透過酒樓窗戶遙遙瞥了一眼遠處,雖然距離上萬里,可他卻依舊清晰看到那一座府邸。

那是東伯雪鷹所在府邸!

矮胖男子,穿著普普通通,臉上有著黑色花紋,一雙暗金色眸子有著一絲不耐煩。

他的氣息內斂,從表面看,也就一個普通的虛空神!

然而實際上……他卻是混沌境巨頭『黑厭老祖』,在古聖界完好時期他就名聲赫赫,絕大多數終極存在都沒他活的久,論實力,在混沌境巨頭中他也是排在前列,比魔祖、天哭門主都要強上一截,而且他性子較為邪異,並沒投靠宇宙神,而是獨來獨往,以擅長刺殺出名。

當然。

來到天水城的僅僅是他的一個化身,因為一旦殺了東伯雪鷹,這可是太虛天宮內殿長老,且還是在太虛天宮的十二座混沌城之一的『天水城』動手,太虛天宮一定會震怒,他逃都逃不掉,自然不可能真身前來。

化身可以收斂改變模樣氣息,一旦刺殺成功,化身立即主動消散!只要不留下任何蹤跡,太虛天宮根本查不出。

「按照情報,這個東伯雪鷹剛來天水城時,就喜歡去一座座酒樓飯館,幾乎天天在外逛。怎麼滅了古聖教一座駐地后卻一直不出來?」矮胖男子『黑厭老祖』有些無語,他以最快速度趕來,就是希望東伯雪鷹在外閑逛時進行刺殺。刺殺成功,他就可以悠閑悠哉離開了,可現在東伯雪鷹不出來,他也沒任何辦法。

******

轉眼,三千年已過。

府邸靜室內。

燃香香味瀰漫,盤膝坐在蒲團上的東伯雪鷹,他皮膚表面正有著一層漆黑的力量覆蓋,這力量源源不斷從遙遠的混沌虛空中降臨!正是被《行者秘藏》法門引導而來的極為凝練的混沌虛空的力量,因為被法門壓縮凝練都變成黑色,極度的冰冷,且帶著破壞性……

「噗。」東伯雪鷹張開嘴,一吐,一道彩色流光飛出,而後消散,彩光在靜室內逐漸消散。

這彩光,便是混沌虛空之力中無法吸收利用的部分。

「真沒想到這三千年還能將我的行者秘藏更進一步。」東伯雪鷹露出喜色,其他方面雖都在緩緩提升卻沒有明顯進步,行者秘藏如今卻是達到了第二十九層!

「嗯,還有半個月就是盛會舉行之日。」東伯雪鷹心情頗好,剛突破后他又繼續參悟行者秘藏,他也想儘快的達到第三十一層,到那一天,虛空行者這一體系自己才算達到合一境,不管是身體、兵煞,還是對虛空的掌控也將會有一個質變。

半月一晃而過,東伯雪鷹起身,「轟隆!」靜室門開啟。

「希望這一次盛會,能夠給我一點驚喜。」東伯雪鷹有些期待,這還是他第一次參加七星海閣的盛會。

嗖。

走到府邸的院落中,東伯雪鷹憑空消失不見。

他直接施展虛空遁行朝七星海閣趕去,畢竟府邸距離七星海閣也有三十萬里路,他可沒心情慢慢飛。

……

「嗯?」

都買下一座小院的『黑厭老祖』時時刻刻都在釋放秘術,小心的探查著東伯雪鷹的府邸周圍一帶。因為東伯雪鷹的府邸乃是整個天水城法陣的其中一個重要核心,所以他的秘術探查也不敢滲進這座府邸,只敢在府邸之外。

三千年時間,黑厭老祖早就有了長期守候的準備,作為混沌境巨頭,就是一億年時間對他也不值一提。

忽然黑厭老祖睜開了眼,暗金色眸子中有著吃驚!

因為,他秘術探查的範圍……

感覺到一道虛空穿梭,刷的就穿過了三十萬里抵達了七星海閣。

太快了!

東伯雪鷹如今就算是瞬移,在聖界的規則壓制下,瞬移一次距離也超過十五萬里,僅僅三十萬里距離對他而言僅僅只是一剎那!

黑厭老祖剛發現東伯雪鷹……東伯雪鷹就已經抵達七星海閣。

「七星海閣?」黑厭老祖氣急。

「你就不能慢慢飛?」

「就不能出來逛一逛,走一走?憋了三千年,就不出來散散心?」黑厭老祖有些惱怒,可他自己也明白,強大修行者一次閉關百億年都很常見,僅僅三千年哪裡會覺得要散心?

黑厭老祖只是覺得憋屈。

剛發現東伯雪鷹,東伯雪鷹就進了七星海閣。

「七星海閣,該死。」黑厭老祖嘀咕,「七星海閣,是七星海聖界三大聖地聯手創建,專門賣賣寶物,這地方的戒備之森嚴,還遠超東伯雪鷹的府邸,我一旦滲透探查定會被發現,根本沒法在七星海閣內進行刺殺。」

「等。」

「等他出來。」黑厭老祖默默道,「這次做好準備,就算他從七星海閣直接虛空穿梭,我也得立即攔截住他。」

他決定保持最高警惕。

一旦發現東伯雪鷹出來立即攔截!因為東伯雪鷹的虛空穿梭速度,從七星海閣到府邸只要剎那,時間太短,不能絲毫分心。

這種最高警惕……也是很累的,不過短短一兩天,黑厭老祖還是願意的,畢竟一旦成功,他就能得到賞金560顆源界石!

……

嗖。

七星海閣入口,憑空出現了一名白衣青年,正是東伯雪鷹。

「東伯長老。」僅僅一個呼吸時間,天水城七星海閣主事人就滿臉熱情親自來迎接了。

**(未完待續。) 主事人一身金袍,笑呵呵的連說道:「我叫雨奇,是天水城這一座七星海閣的閣主,雖擔當這閣主,不過我還是太虛天宮弟子。」

「哦?」東伯雪鷹微微點頭。

也不奇怪,畢竟七星海閣背後就是太虛天宮、始祖島、瑤光聖境這三大聖地,重要的成員估計都是三大聖地派出的。

每一座大城,都有一座七星海閣,也都有一閣主。

龍王的至尊寵妃 「東伯長老隨我來。」雨奇閣主熱情的很,他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說道,「這次盛會,我們天水城這邊的分閣,只有十五位參加,到時候和會其他分閣一同出價爭奪寶物,競爭就激烈多了,聽說這次還吸引了不少混沌境,甚至有些是從東麟聖界等其他地方趕來。」

東伯雪鷹頗為好奇。

在不同的分閣,同時進行爭寶,有點意思。

「請。」雨奇閣主將東伯雪鷹引入了一屋子,屋子內早有侍女等候,還捧著酒壺。屋子有一大窗戶,透過窗戶便看到遠處的高台。

「這次寶物盛會名叫『蟶裙盛會』,是因為最珍貴的寶物就是叫『蟶裙』的奇物,其實我也沒聽過,據說這次不少其他聖界的混沌境趕來,就為了它。」雨奇閣主說道,「對了,在這之前,我還需要看一看東伯長老有哪些寶物,確定東伯長老可以叫價的極限。」

「嗯。」東伯雪鷹一揮手。

嘩!

密密麻麻大量寶物擺滿了小半個屋子,這些物品東伯雪鷹也是打算賣掉的。

「這麼多?」雨奇閣主有些驚訝,立即開始仔細分辨,擔任分閣閣主,分辨寶物是最基本的,他分辨速度比東伯雪鷹當初還要快。

「這些寶物可以換取385顆源界石。」雨奇閣主微笑道,「這麼多源界石,足以買到一些奇珍了。」

時間流逝。

雨奇閣主陪著東伯雪鷹聊天,轉眼一個時辰過去,終於窗戶外的高台上一道紫衣女子出現,紫衣女子氣度不凡,笑著掃視周圍一圈,笑道:「我,明虞,為七星海閣九位元老之一,今天這一場蟶裙盛會是我來主持!」

東伯雪鷹一驚,明虞星主?瑤光聖境的混沌境存在。

旁邊雨奇閣主立即說道:「明虞星主也僅僅只是虛影,她如今定是在瑤光聖境地盤的某一座大城的七星海閣進行主持。」

「我們就直接開始。」紫衣女子顯然早就很熟練,她一伸手,掌心中出現了一朵紅色花朵,一片片花瓣都鮮艷欲滴,甚至表面隱隱有水珠凝結,她手掌一揮,這紅色花朵忽然變幻,變成了一名紅色甲鎧女子。

「這是有著能通過星辰塔第三層實力的合一境傀儡生物。」紫衣女子微笑道,「底價一百源界石。」

「一百一十顆源界石。」

「一百一十一顆源界石。」

只見窗外不同方向都接連傳來聲音。

雨奇閣主立即在旁邊解釋道:「這些聲音,都是各個分閣參加出價的,東伯長老你出價,你的聲音也會在各個分閣響起。」

東伯雪鷹在旁邊看著,對於這合一境傀儡生命他可沒興趣,他的寶物不多,得用在刀刃上。

這盛會的出價也都很謹慎,越是到後期,一般都是一顆顆源界石的加價!甚至有時候都猶豫好久,甚至都在紫衣女子都快宣布結束時才出價。

……

「三十六源界石。」東伯雪鷹站在窗戶處說道,聲音響徹高台周圍。

高台上的紫衣女子正拿著一玉瓶,笑看周圍。

「三十七顆源界石。」

「三十八顆源界石。」

價格不斷上漲。

很快東伯雪鷹便搖頭,玉瓶內乃是一顆煉製出的丹丸,有輔助修行之效!東伯雪鷹對這類寶物還是很看重的,可以買回去將來帶給妻子兒子,也可以自己使用。不過要看價格是否適合!如果價格過高,就不太值了。

因為自己還很年輕,家鄉宇宙這一紀元還有很長時間,隨著自己實力越強,可以得到更好的輔助修行之物!現在並不急。

……

這些寶物最低的都超過三十顆源界石,甚至有些數百源界石!不過壓軸之寶『蟶裙』一直沒出現,那底價就是一千源界石。按照這些出價規律,東伯雪鷹估摸著最終爭奪成功價得翻倍。

終於輪到了第二十二件寶物。

高台上紫衣女子右手一伸,手掌上出現了一本黑色書籍,書籍彷彿一片片黑色金屬鑄就,甚至隱隱騰繞著黑暗氣息。

「這又是一件重寶。」紫衣女子說道。

東伯雪鷹一聽就知道,重寶一般都是價值數百源界石。

「在東麟聖界曾經有一位驚才絕艷的古修修行者,名叫『黑暗界主』。」紫衣女子說道,「想必在場很多修行者都知道他。」

東伯雪鷹一愣。

知道?

沒聽過。

「他雖是合一境,卻闖過星辰塔第六層。」紫衣女子說道,「實力足以匹敵混沌境!」

東伯雪鷹吃了一驚,闖過星辰塔第六層?如今這個時代太虛天宮的內殿長老中都沒有一個能闖過第六層。

「他所創的絕學名叫《黑暗界》。」紫衣女子看向手中的黑色書籍,唏噓道,「可惜他在合一境時最終身死,否則以他的潛力,一旦成為混沌境,定是比我要強多了,怕是能闖過星辰塔第八層。第九層也並非沒希望。」

「作為古修,他最擅長操縱幻境世界,幻境世界原本擅長困敵、惑敵,攻擊方極弱。可是他卻是獨闢蹊徑,他純粹為了孕養殺招來構建世界,一座世界就為了誕生出殺招。」

「敵人還沒靠近他,世界力量匯聚在一殺招,殺招降臨,威勢極端恐怖。」

「……」

紫衣女子還在描述,畢竟這是絕學,想要讓修行者購買,只要得讓人明白這到底是什麼絕學,哪方面厲害,了解仔細了,大家才會判定是否適合自己。

東伯雪鷹卻感到腦海中一片轟隆。

彷彿黑暗中,一道閃電撕拉,照亮了黑暗。

「純粹為了孕養殺招來構建世界?」

「一個世界,就是為了一殺招?」

「世界力量都匯聚在一殺招內?」

東伯雪鷹腦海中立即靈光不斷閃現,有時候缺少的就是一個想法,《黑暗界》絕學所創的方向,讓東伯雪鷹震驚發現……自己最擅長的就是『虛界道』,甚至虛界道都沒有宇宙級絕學,卻依舊是最先跨入虛空神層次的。

可是,虛界道的確不擅長戰鬥,這讓東伯雪鷹一直沒有頭緒。

可他現在看到方向了。

「殺招,為殺招而構建世界。」

島戀 東伯雪鷹甚至腦海中都有了一個個想法,可他自己也明白,有想法,再根據此去初創、試驗、琢磨、修改……要創造一門絕學是非常難的,創造一門極為恐怖的絕學就更難了。

自己的道風波以及魚龍殺,都是有宇宙級絕學為基礎,否則讓自己去憑空創造,那耗費時間太久太久。

「這一門絕學我勢在必得!」東伯雪鷹立即決定。

「這《黑暗界》原本獨此一份,乃是孤本,底價一百五十源界石。」紫衣女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