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要失去信心與耐心是,葉無天終於停下,雙眼掃視四周一遍,「讓人都散去吧。」

楊浪子一愣,「無天兄弟,有話可以直說。」

「真要我直說?」葉無天冷笑。

楊泰揮了揮手,示意無關重要之人退出去,包括司徒薇這個外人。

片刻后,房間里只剩下楊家的幾個核心人物,再有就是葉無天。

「有什麼可以說,我們有心理準備。」楊浪子說道。

葉無天透著一股濃濃鄙視,「你們真無聊。」

「你們真無聊。」這句話徹底將眾人震住,只有那床上的楊老頭渾身一震。

楊浪子表情嚴肅道:「此話怎講?」

「你真不知嗎?還是覺得這樣很好玩?楊浪子,我不管你們是出於什麼原因,像這種無聊的事情最好別把我扯上,我沒興趣。」說完,葉無天就想走。

「無天兄弟,請你把話說明白一點,我聽不太明白。」

「聽不明白?好,那我就再直接一點,老爺子根本沒病。」

「胡說,沒病怎會這樣?」楊泰怒吼。

葉無天沒鳥對方,只是轉頭看向床上的楊老頭:「老爺子,你有病嗎?」

楊老爺子此時的模樣仍舊虛弱不已,「浪子,送無天出去。」

楊浪子點點頭,帶著葉無天出去,無天同學早就想走,沒興趣理會楊家這種破事。

帶著葉無天走出房間后,楊浪子卻將葉無天帶到另外一個房間,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支票遞給葉無天:「無天兄弟,辛苦你了。」

疑惑不已的葉無天接過支票,卻發現支票上的數字大得嚇人,三億。

「這是什麼意思?」葉無天不明楊浪子所為。

「希望無天兄弟到時能幫著說句話,這錢就當是酬金。」

「說你爺爺有病?」葉無天完全覺得自己大腦不夠用,乖乖,這都什麼事?荒唐,簡直荒唐到極點。

楊浪子笑著道:「我送你。」

葉無天稍稍猶豫一會,將支票袋進自己口袋裡,既然楊家錢多,他沒理由拒絕。

外面,司徒薇與程可欣已經久等,見葉無天一出來,便迫不及待看著葉無天。

「走吧,我們去慶祝一番。」葉無天開口說道,猜不透楊家的真正用意,卻也能透到幾分,楊家如此大費周章設這個局,無非就是想借他的嘴對外說句話。

不過,楊家真以為三億很多麼?區區三億就想讓他開口幫著說話?嘿嘿,有意思。

網為你提供精彩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陳壘剛走了兩步,恰好看到蘇紋兒從寫字樓里走了出來。

蘇紋兒一抬眼就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陳壘,她隨即停下腳步,有那麼一陣晃神。

陳壘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跟前,笑著問了一句,「你總算出現了!我都準備去你們公司找你呢!」

「你怎麼會在這裡?」蘇紋兒用疑惑的神情望著陳壘道。

陳壘環顧四周,語氣輕鬆的說:「還能為什麼,當然是來找你了!」

「找我?」蘇紋兒上下打量了一下陳壘,天氣太熱,陽光毒辣的恨不得將人焚燒。

陳壘的臉上全是汗水,白色的襯衣也浸濕了大片,看的出來,他應該等的時間不短了。

蘇紋兒淡淡的問道:「找我有事?」

陳壘愣了一下,故作鎮定的說了一句,「沒事啊!就是…今天剛好有空嗎,出來轉轉…」

「是嗎?一定是高妍告訴你,我在公司加班,對吧!」

蘇紋兒才不相信,陳壘蹩腳的借口,他每次出現,都不是偶然,而是有意為之。

不過,這次和之前不同,高妍竟然背著她,和陳壘站在一條線上。

「不是…是我自己…」陳壘沒想到蘇紋兒這麼厲害,一針見血的戳穿了他的謊言,想否認也來不及了。

怪只怪他的演技太爛,根本矇騙不了蘇紋兒的火眼金睛。

「好了,你不用解釋了!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這樣的鬼天氣,恰逢周末,不舒舒服服的在家裡呆著。」

「竟然站在這裡被太陽炙烤,你心裡在想些什麼呢?」

「既然能聯繫高妍,不用猜,你也早就知道我的電話。」

「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一聲!」

「如果你因為曬太陽中暑了…那我不是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了!」

蘇紋兒不是鐵石心腸,陳壘的出現,雖然有些意外,但是也不反感。

總的來說,陳壘也算是正人君子,算下來,兩人認識了也有一年了。

雖然只見過幾次面,陳壘給她的印象還不錯,就是…對感情太過單純而已!

陳壘聽到蘇紋兒關心自己,心裡一陣欣喜,趕緊解釋說:「這你不用擔心,我們當兵的,整天,日晒雨淋的,早已經習慣了!」

「我也沒有那麼傻,剛才一直在樹蔭下躲太陽呢!」陳壘傻呵呵的樣子,看起來那樣的天真無邪。

可是,誰又能知道他的另一面,是武藝精湛,百發百中的狙擊手。

無論是心理素質,還是軍事訓練,都是頂尖的武警特警軍官。

陳壘等了她這麼久,蘇紋兒也不好意思,直接趕他離開。

正好到吃飯時間,就邀請陳壘和她一起去吃飯了。

蘇紋兒第一次開口邀請陳壘吃飯,陳壘當然是很高興,迫不及待的答應了!

蘇紋兒帶陳壘去了她常去的一家餐廳,就在公司附近,飯菜味道不錯。

再說天氣太熱,地表溫度爆表,她可不想在大街上蒸桑拿。

天熱,蘇紋兒也沒什麼胃口,隨意吃了一點飯菜就飽了!

吃飯的時候,陳壘特意找了很多話題,試圖多和蘇紋兒交談。

結果效果很差,蘇紋兒對他說的那些事情,沒什麼興趣,除了偶爾點頭附和之外,就是沉默不語!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裝病?」某高級餐廳里,兩女大吃一驚,美眸瞪得大大,滿是不可思議與不敢相信。請使用訪問本站。[調教女王]葉無天笑著點頭道:「很吃驚吧?嘿嘿,剛才我也很吃驚,為此還大罵他們無聊。」「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程可欣問道。「這個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我是怕他們沖你而來,故意為你設這個局。」程可欣說出自己的擔心。司徒薇也跟著道:「嗯,正室的話有理,不得不防著點。」程可欣臉司徒薇一句正室給弄得臉紅耳赤,很想告訴司徒薇,讓她以後別再這樣稱呼她,聽得異常彆扭。葉無天不敢說話,這個時候開口,很有可能兩頭不討好。「你不該收這錢。」程可欣還是很擔心楊家的用意。葉無天笑道:「為什麼不收?送上門來的錢,豈有不收之道理?那不是我的風格。」「楊家的用意是什麼?」司徒薇一直猜測著對方的用意,楊老爺子好端端的卻使出這一招,讓人不解。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如何,楊老爺子都不會鬧著玩,這樣做肯定有他的目的。想到這,司徒薇拿出手機,當著葉無天二人面前快速撥了一個號碼,小聲對電話說了幾句。「不管怎樣,你要小心些。」程可欣仍然擔心。葉無天說道:「放心吧,他們應該不是沖著我來,只是想借我這嘴告訴外人一些話。」「你是說楊家想借你的口告訴別人,楊老爺子真病了?」司徒薇問道。「嗯,此外應該沒別的。」「倘若真是這樣,你打算怎麼辦?」司徒薇也相信葉無天的分析,楊家想陷害葉無天,可以有更好的法子。「嘿嘿,你們說,我是什麼人?」程可欣二女相視一望,然後齊齊答道:「你是流氓。」無天同學狂汗,乖乖,她們何是開始這麼有默契?竟然異口同聲?「說得好,我是流氓,那麼你們說,我會如此輕易讓楊家如意嗎?」程可欣說道:「你已經收了他們的錢。」「那是我的診金,我已經診出楊老頭的病因,而且我也並未答應楊家什麼。」「三億診金?你的價可真夠高的。」司徒薇聽得翻白眼。「那是,葉神醫的大名不是蓋的,現在你知你司徒家一年只給那麼一點錢就能讓我做你們的保健醫生是一件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了吧?」「是是是,爺,是妾身佔了你的光,這總行了吧?」司徒薇咯咯嬌笑:「還有一事,伊國油田的事情你們可以參股進來。」司徒薇不敢獨吞這個好處,沒有葉無天,司徒家又哪會得到這個好處?葉無天搖頭:「對那沒興趣,也不想與楊家合作。」「送上門的錢你不要?開發伊國油田,絕對是賺錢項目。」「那又怎樣?沒興趣。」司徒薇倒像發現新大陸般看著葉無天。「我沒興趣合作,司徒家可換另外一種方式來補償,比如直接給錢。」葉無天說出自己提議。司徒薇想一口咬死這混蛋,以為他真不要,鬧了半天還是想要錢。「我會考慮的。」葉無天老臉有幾分尷尬,「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不習慣。」「如果是我自己獨資呢?」「我分文不取。」葉無天倒也爽快。司徒薇笑了,笑得很開心,嫵媚萬千的說道:「算你有點良心。」正如葉無天所猜測那樣,三人剛走出餐廳,就被聞風而來的記者給圍得密密實實,無孔不入的記者們已經知道是葉無天為楊老爺子看病。「葉先生,請問可否告訴我們楊老先生得了什麼病?」有記者問道。葉無天笑看著眾多記者:「你們的消息可真夠靈通的,這麼快就找上門來。」此話令到眾人哄堂大笑。「各位都吃飯了嗎?不如我做東,請大家吃頓飯怎樣?」眾多記者們紛紛吃驚,葉無天想唱哪一出?無端端要請他們吃飯?這麼多記者,想請他們吃飯,恐怕得需要一大筆錢。「葉先生,吃飯之前能否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又有記者問,他們可不是來吃飯的,而是來挖真相,來賺錢的。「各位記者朋友,你們這是在強人所難了,作為一名醫生,我有職業道德,所以,你們別指望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我不會說。」葉無天說道,楊家的好算盤,他偏不讓楊家如願。對這些記者保密,至少可以保護自己,誰也不敢保證這是不是一個圈套,是不是一個陷井。葉無天一句職業道德就將眾多記者的嘴堵上,讓這些記者心有不甘,偏又拿葉無天一點辦法都沒有。「各位,請別再問,這事我不會回答,諸位若想知,可親自去問楊家。」葉無天又是一句。「有人說你拿了楊家一大筆診金,這是事真的嗎?」又有記者問。葉無天冷笑,記者這麼快就知道此事,楊浪子絕對逃不脫關係。「這位記者朋友,替人看病收錢不是正常的嗎?你感冒了去醫院看,人家會不會收錢?」回答記者問題的同時,葉無天更是憤怒,楊家越是這樣,他就越是不能如楊家的意,麻痹的,給了那麼一點錢就想利用他?別說門,連窗都沒有。無論記者怎樣問,葉無天就是不說,他不說楊老頭有病,日後就證明不了他看錯,如果現在對記者說楊老頭有病,以後萬一楊老頭疾口否認,到頭來吃虧的還是他,恐怕拿楊家一點辦法都沒有。為了區區三億毀了他的名氣,不值得。拿楊家那三億,不拆穿他們就已經夠給面子,卻並不意味著他要跟楊家同流合污。葉無天一直都認為,他天生就是做主角的料,而不是配角。費儘力氣從記者群***來后,葉無天終於長吐一口氣,這些記者太過於熱情,如果都是一些美女記者該有多好,他會喜歡上這種熱情。「你這樣耍了楊家一把,他們不會罷休。」車上,司徒薇笑道,這小色狼太壞了,這種事情都能做得出來。葉無天不以為意:「他們又何嘗不是在耍我?記者這麼快就能找到我,不覺得奇怪嗎?最奇怪的就是記者連我拿了楊家的錢都知道,他楊浪子敢承認這事與他無關?」司徒薇說道:「楊家這回是栽了,花錢是請你配合一回,看來他們請錯人了。」「沒錯,他們是請錯人,我是那種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嗎?笑話。」「估計楊家現在氣壞了。」司徒薇不知想到什麼,越想越是覺得好笑。楊家的確是氣壞了,葉無天接受新聞記者採訪的事情已經傳到楊家,楊浪子得知葉無天竟與記者打太極時,氣得將手中的杯子狠狠砸到地上。「葉無天!」氣得不輕的楊浪子怒吼一聲。「我們低估了他。」楊泰同樣臉色不善,三億花出去了,卻得不到想要的效果,而且事實上遠遠不止三億,伊國油田開採的項目還得讓給司徒家百分之三十五的份額,可以說為了今天這場戲,楊家花費不少心血,也花費不菲的成本,現在倒好,錢是花出去了,結果卻與他們所想的大不相同,這顯然讓人無法接受。「今天這事,我遲早要討回一個公道。」被狠狠耍了一把,楊浪子不甘心。因為葉無天的不合作,導致今天這場戲的效果大打折扣,白演了。楊家想借葉無天這張口說出楊老爺子有病的事情,就是因為葉無天夠紅,知名度夠高,如此機關算盡,偏就沒算到葉無天的狡滑。「沉住氣。」楊老爺子從房內走出,如今的他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其它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異樣。「爸,你好些了嗎?」楊泰上前扶住楊老頭。「休息兩天就好。」楊老頭說道。「爸,風險太大了,以後不能再這樣做。」楊泰心有餘悸,老爺子是通過藥物讓自己看起來像病號,可是風險很大,稍有不堪,輕則癱掉,重則掛掉,幸好,不幸中的萬幸是,老爺子挺了過來。楊老頭嘆了聲,「那小子的確有幾下功夫,這樣都還讓他發現,是個人才,可惜,這樣的人才卻不能為我楊家所用。」楊家下了雙重保險,請葉無天替楊老頭看病,楊老頭以為葉無天也發現不了什麼,如果發現不了什麼最好,就算髮現,楊家就會進行第二步,直接用錢砸。如此雙保險,竟然還是失效!「浪子,暫時別去惹他。」「爺爺,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我不甘心。」「不甘心也得老實呆著,記住我的話,這是命令。」楊老頭臉色一沉,神情透著一股威嚴。楊浪子不敢違抗爺爺的命令,最後也只能老實點頭。歐陽幸月連續撥了幾個號碼後放下電話,抬頭看著葉無天,久久沒說話。葉無天見狀連忙問:「是不是查到什麼?」「示弱。」「示弱?」葉無天很疑惑,聽得雲里霧裡,「你是說楊家要示弱?」歐陽幸月微微點頭:「初步懷疑是這樣。」「向誰示弱?」這才是葉無天最不解的地方,以楊家的實力,又何需向誰示弱?歐陽幸月伸手朝上面指了指。

網為你提供精彩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蘇紋兒和陳壘吃完飯,陳壘特意送她去公司。

走到公司樓下,蘇紋兒想著天氣炎熱,不願意陳壘繼續待在樓下等她。

扭頭看了一眼公司門口,認真的對陳壘說了一句,「我該回公司上班了!天氣挺熱的,你還是先回去吧!」

蘇紋兒也能感覺到,自己如此不客氣的趕陳壘離開,確實有些彆扭,但她性格就是這樣。

有什麼話就直說,不喜歡拐彎抹角的。

陳壘還沉浸在剛才蘇紋兒陪他吃飯的喜悅里,幻想著蘇紋兒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

不得不說,蘇紋兒的舉手投足,一言一行,都可以準確無誤的,影響陳壘的情緒。

蘇紋兒拒絕他,他就像打了敗仗的士兵,失魂落魄,垂頭喪氣。

蘇紋兒別說對他笑了,就是和他多說幾句話,他立刻就變成了勇士,鬥志昂揚,滿心歡喜。

蘇紋兒對陳壘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兩人之間聯繫很少,見面也僅僅數次而已,無論陳壘做什麼,蘇紋兒都是漠然視之。

最初,陳壘早就知道蘇紋兒的心裡裝著一個人,一個佔據她全部心臟的人。

當然,不論是活著,還是死了,亦或者,只是暫時消失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壘逐漸明白,蘇紋兒不是對他有成見,對他沒有感覺;

而是她對所有出現在她身邊的男人都沒有感覺。

用高妍的話來說,蘇紋兒能清楚的區分身邊的男人和女人,可是,她卻從來沒有把任何一個男人當男人看待。

簡而言之,在她眼裡,能接觸她的男人,只有同事和陌生人的差別。

陳壘,算是一個特例。

一個特殊的存在,既不是蘇紋兒的同事,也不能算是陌生人,如果說是男性朋友?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在蘇紋兒的字典里,沒有所謂單純的男性朋友。

陳壘為了追到蘇紋兒,他可謂是煞費苦心,隔三差五的向高妍取經。

這中間的過程,也算是,曲折坎坷,結果還不錯。

不要看陳壘表面上弔兒郎當,油嘴滑舌,對蘇紋兒死纏爛打,實際上,他並不一般。

陳壘,父親給他起的名字,特意選自諸葛八陣。

諸葛壘南有亮所造《八陳圖》,自壘南去聚石八行,行閑相去二丈,因曰:』八陳既成,自今行師,庶不覆敗。』八陳及壘,皆圖兵勢行藏之權,自后深識者所不能了。

陳壘從小立志當兵,報效祖國。自小喜歡研讀兵書,他父親也很支持他的選擇。

這個世界很多事情都很奇妙,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比如說,陳壘出生在商人世家,父親縱橫商場,身家上百億。

陳壘怎麼說也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家族寶貝,從小一定是要什麼有什麼,什麼也不用干,只需要吃喝玩樂就可以了!

事情怪就怪在,陳壘從幾歲起,就一門心思的要當兵,更加不可思議的,他父親竟然全力支持。

用他父親時常教導的話來說,那就是商場如戰場。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聽聞歐陽幸月的分析,葉無天開始明白過來,楊家,原來過去那些年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實力,他們真正的實力又何止這麼一點點?

被逼得隱藏實力,楊家也是迫於無奈,壓力,楊家受到一種壓力,正是因為這種壓力讓他們緊張,楊家,已經不是普通的商人家族,如今的楊家太過於複雜,複雜到讓上面緊張,拋開別的不說,單是楊浪子手中的騰龍幫就足於讓人緊張。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從歐陽幸月的講述中可以分析出,論實力,楊家絕對在幾個家族之上。

弄明白事情真相后,無天同學開始頭痛,怎麼他的敵人都如此的強大?而且還是一個比一個頭痛,簡直讓人無語。

「司徒楚,你什麼時候才玩一出大戲讓我看看?別整天都小打小鬧,沒勁。」司徒楚那間與眾不同的酒吧里,葉無天極為不滿。

楊家示弱,對司徒楚而言是個機會。

司徒楚聽得直翻白眼,「你小子知個屁?以為是小孩玩泥巴?」

葉無天很是不屑:「前怕狼后怕虎,像你這熊樣,註定一輩子都做不成大事。」

司徒楚氣得想殺人,葉無天的話很讓他抓狂,敢這樣跟他說話,葉無天是第一個。

「別那樣瞪著我,有種你瞪楊浪子去。」

「我開始後悔跟你合作。」

葉無天毫不客氣道:「現在可以退出,不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現在退出,你就等著被吞食,楊浪子會放過你?他已經忍你好久。」

「小子,我們好歹也是一家人吧?你小子說話就不能客氣點?」

「一家人?誰承認過跟你是一家人?你能不能別這麼不要臉?」

司徒楚老臉通紅,咬牙切齒瞪著葉無天,「你有種。」

「謝謝誇獎。」

司徒楚說道:「你以為我不想把楊浪子滅了?上面看得緊啊,動作一大,上面就出手,我有什麼辦法?」

「所以你整天只會砸砸對方的幾個酒吧了事?」

司徒楚被嗆得啞口無言。

葉無天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上頭很有可能希望司徒楚的霸虎幫能強大起來,能與騰龍幫相抗衡。

所以,現在是一個機會。

楊家示弱,司徒楚現在動手,相信楊浪子也不敢怎樣,絕對不敢對霸虎幫趕盡殺絕,所以,現在是個機會。

在酒吧里狠狠鄙視司徒楚一番后,葉無天心情太好的離開,反倒是司徒楚被氣得不輕,在葉無天離開后,司徒楚連續砸了幾個酒杯。

自己真這麼沒用嗎?司徒街對著鏡子喃喃自語著,為何那小子總是罵他膽小?靠!

不是他膽小,而是那小子膽大。

司徒楚很快就想明白問的關鍵,那小子什麼事都敢做,更是什麼人都敢惹,楊家,於家,哪一個好惹?那小子都從不放在眼裡。

怎就生出這麼一個怪物出來?司徒楚很疑惑。

不過,那小子的話雖然難聽了點,卻也在理,想動手,現在的確是個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