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魯東遠像是突然看到她倆,招招手道:「夏宇,紫嵐,你們倆不用太擔心,不過這幾天也不要亂跑了,這邊隨時可能有事情,瞿大師也還有事情交代你們。」

「好的!」兩人忙應道。

…………

夏宇本以為,瞿白凌既然更看重機關師協會那邊的機會,對這個招標應該不會那麼在意的。

但跟隨其進了辦公室時,不經意撇到瞿白凌眼角那一股深深的倦意之時,他才發覺自己可能想錯了。

至少,現在看,這個打擊不算太小。

「你們還客氣什麼,坐吧!」瞿白凌看著兩人,一個十七歲、一個十六歲,正是朝氣蓬勃的時候,感慨道:「年輕真好啊!這些年機關術的發展處於一個大變革時期,新知無限,機會也多,你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啊!」

紫嵐笑著回道:「大師今年歲不過甲子吧,又即將邁入4星,未來可有大幾十年時光,這機關術變革期正是需要您來參與甚至引領啊!」

「哈哈,你這丫頭,真是比你母親會說話!」瞿白凌被她逗笑,也覺得在兩個年輕人面前不應該露出疲態,振作了下道:「最新的作業,感覺如何?」

他之前給夏宇、紫嵐,還有安澤,以及另外兩個高階學徒都針對各自的進度和方向留了單獨作業,也是初步決定的5個人。

當然,現在安澤不在了。

「這次的題好難!這個特殊的回形結構限制下,我只得出了4個達到92%能量輸出標準的源陣……」紫嵐率先答道,說完忙看向夏宇,心裡還有些緊張。

沒猜錯的話,自己的題目和夏宇是一樣的。

重生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夏宇摸摸頭,紫嵐那可憐巴巴的眼神讓他有些不適應:「巴氏回形結構的不完全體變種應該很多吧,我找出了7個……」

「不錯!」瞿白凌點點頭,又沖紫嵐說:「嵐丫頭,你倒不用羨慕夏宇,這小子有的地方笨得可以,但有些地方,便是老夫當年都遠不如的!」

額,這話說得夏宇不太好意思了!

不過,他也能看出瞿白凌對自己和紫嵐應該都非常滿意,不出意外,他們兩個都有可能入其門牆了。

他忙轉移話題,問瞿白凌:「瞿大師,這洪鋁的事情明顯是有人針對,您可知道是……」他還是想再提醒,或者說確認一下。

「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安心學習最要緊。」瞿白凌擺擺手道。

「明白!」夏宇忙點頭,但想了想,還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瞿師,咱們實驗室真的一點洪鋁都沒剩?我之前沒太過關注,現在想找一點研究一下。」

他不是信口開河。

雖然後期來實驗室少,但他早確認過,那洪鋁畢竟是一種鋁鋰合金,這在地球上是一種相對高端、新穎的材料,差不多要到20世紀中葉才問世,真正在軍事、航空、航海上運用不過幾十年。

如果是什麼早期的合金也就罷了,到他上大學的時候根本都接觸不到,反而是這鋁鋰合金,

穿越前,他重點參與過的一個機器人項目中,就應用到少量這種合金,算是有一定了解。

瞿白凌一愣:「少量的當然還有,你想研究什麼?」

「這洪鋁,從性質上應該是一種鋁鋰合金吧?我曾見過一種合金,性質上跟洪鋁類似,雖然不記得具體合成條件和材料比例,但這裡設備很齊全,我可以試試……」 「夏宇,你要試什麼?自己研究新合金?」一旁的紫嵐聽了夏宇的話,嘴巴長得老大。

在她眼中,夏宇已經是在她之上的機關天才了,要不是年紀剛好過線,相信就是加入五大也沒什麼難度。

只是,材料學雖然不是大道,可那也是一個獨立領域啊!

就連瞿白凌,也是對他的話沒有一絲新希望。

就算夏宇說的「見到過」是真的,可一種合金的配比和合成條件是核心機密,豈能是見過就能複製的?

就算夏宇這幾個月來給他帶來的無盡驚喜,他也不敢相信。

「算了,還是等等消息吧。你們都不要為這事兒擔心,去學習吧!」瞿白凌再次擺手。

「瞿師,我……」夏宇剛想再說什麼,紫嵐拉住他衣袖就往外走,夏宇也沒堅持。

但夏宇並沒聽紫嵐再多說什麼,而是告別後直奔不遠處另一家大型機關鋪,直接租用了一個A級機關房,並將可能想到的材料,一次性預定了不少。

相比之前幾次嘗試,這次因為涉及到材料領域,夏宇不是很自信。

好在機關世界的各種儀器因為可以通過感知操控,用起來相當得心應手,功能上甚至要超過地球實驗室。

而且,有了感知的參與,他也能對合成材料的屬性進行最細微的監測。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大致記得當年實驗室中那一種合金的各元素配比——除了鋁(Al)、鋰(Li)外,還有銅(Cu)、錳(Mg),甚至還有一定的鋯(Zr)。

錯了錯了 當然,夏宇從沒進行過這種實驗,他小心翼翼的熟悉這著精度非常高的熔煉儀,心中規劃著方案。

合金熔煉的過程,他最熟悉的是電解法。

這種方法相對很複雜,是實驗室中製取少量合金時的常用方法,

不過,因為這屬於電化學範疇,涉及一系列的物理化學變化,甚至還要要專業催化劑作用下才能加速各種置換、還原反應,夏宇眼下並不具備這個條件。

雖然是穿越過來,可他腦海中畢竟沒有帶著圖書館,僅憑當年一點擦邊記憶,不可能還原那個實驗。

而這個基礎理論研究落後的機關世界,元素周期表都沒有,更別提弄懂清晰的化學反應試驗原理框架了。

但機關世界的材料研究有自己的辦法。

在生存壓力之下,加上有感知這個bug般的存在,一代代高星機關師們不斷嘗試,逐漸搞出一整套合金研究模式,並開發出了專業的分離熔煉機關儀器。

用高度精細的感知探察和操控這些精密儀器,其水平甚至不比夏宇當年操控過的類似儀器精度差。

這就是感知的優勢。

所以,他想嘗試的是粉末法。

地球上,粉末冶金法本來就是生產鋁鋰合金的重要方法,其基本工序為粉末製取、粉末成形、粉末燒結。

加上快速凝固技術、快速冷卻技術等的配合,生產出的合金品質相當不錯。

至於工藝流程太長?

有這些感知控制的精密儀器再,再長也能給縮短下來。

況且夏宇只需要試驗成功,並不是自己去做出上百架「六鎖連甲」需要的全部合金來。

只要成功,到時候自然有更多機關學徒參與。

從這3期《大眾機關術》中幾個材料相關的文章和實驗中,摸索出了大致流程,又釋放出感知全面熟悉了這個材料機關房內的儀器后,夏宇很快進入狀態,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嘗試。

進入實驗狀態,他的神情專註無比,一絲不苟,彷彿回到了當年最習慣的模樣。

…………

沒人知道一個二星學徒,正在全力研究一種新材料來為心中的恩師正名。

在接到任務后,魯東遠分配的三個小組全力出擊,開始在羅桐各大商行甚至附近城市商行開始各自的掃貨任務。

沒多久,第一輪掃貨和問詢結果出來,魯東遠有點傻眼。

整個羅桐走遍,數十家機關鋪和商行掃過來,竟然只有兩家有少量存貨!

全拿下,也不過7000多克!

一百架「六鎖連甲」,他們至少需要300斤!

就算洪鋁是種新材料,價格也貴,可性能在這裡擺著,他不行當初隆興商戶在羅桐時候,沒有商行看出其價值。

而且,自己代表瞿師的實驗室購買了一些也不是多大的秘密,也算是打了廣告的。

可惡!

敵人果然是有備而來,一定是被他們先行掃完了!

他自己當然也給隆興商行總部打過源訊,想知道那趟貨中洪鋁還有出售給什麼勢力。只是對方已商業機密為由拒絕的乾乾淨淨。

無奈之下,他只能繼續派兩組人聯繫附近城市,同時給瞿白凌彙報進展。

他的語氣有些乾澀:「瞿師,那家的計策一環扣一環,動作在咱們前邊,市場上怕是沒辦法了。」

源訊那頭,瞿白凌似乎早料到這一點。

「肥龍」他不是第一天認識,身為大股東,派人滲入到有些依附天鑫集團的實驗室中太簡單了。

況且安家和張家聯手,而張家據又有城主府背景……

這兩家聯合出手,自然不會顧忌。

唉,也許真要跟他們妥協?

可實在不甘心啊!

突然,他的心中閃過一個名字,略作猶豫,還是決定試一試,於是淡淡道:「喊大家回來吧,我來想想辦法!」

「難道要直接跟他們攤牌?」

「攤牌怕也沒什麼效果,對方如今盯上了這個名頭,行動又這麼迅速,肯定不肯放手了。老夫多年來也認識些人,這下免不得麻煩人試一試,你放心吧!」

作為羅桐城水平靠前的機關師,瞿白凌的朋友非常多。

畢竟,一個機關師的社會地位、人脈關係,要遠超同等級的機關師的。

「既然癥結在城主府那份羽公子,說不得自己也要從這方面入手……」瞿白凌心道。

羅桐穩定多年,以羅家為核心大豪門溝通的統治階層非常穩固,政策上也算開明,發展算是穩固。

雖然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階層固話,但嚴格說起來,3星頂階的瞿白凌也算接近最頂尖那個階層。

至於說辦法……

既然張家和安家的背景羅羽大公子,那麼能直接對上的,自然就是羅家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羅銘。

羅銘今年三十齣頭,因為是家中次子,自然在未來繼承大位上天然處於弱勢。

不過,羅銘天賦驚人,自身也是三星機關師,加上手上掌握的資源遠超一般豪門,更表現出求才若渴的勢頭,很是凝聚了不少出眾的人才。

瞿白凌的幾個好友,都是其座上賓,自己也偶爾會出席羅銘出面主辦的一些機關術交流會,同樣備受推崇。

眼下情況緊急,他也顧不得面子,簡單收拾了一下,備了一份不輕不重的禮物直接上門。

「瞿大師,您怎麼有空過來?」

羅銘已經單獨立府,其府上大管事自然認識瞿白凌,接到門房通傳就馬上親自來迎接。

瞿白凌不動聲色的遞上一個小布袋,直接道:「皇甫管事,我有事想見二公子一面,不知公子可在府上?」

「這怎麼好!」那皇甫管事忙推開,普通人的好處他收的手軟都沒啥,這瞿白凌的意思他可不敢,又忙道:「二公子外出巡查,不過看時點應該要回府了,瞿大師先進內堂小坐片刻可好……」

「也好,那就打擾了……

瞿白凌正要隨他入內,突然一聲清朗的聲音從右方傳來:「前方可是瞿大師?」

這聲音很熟悉,抬眼望去,一個星眉劍目、面似冠玉的青年從一輛黑色梭車上走下,幾步小跑著過來,一股喜色直接掛在臉上。

「見過二公子!」瞿白凌當即抱拳。

「瞿大師不要客氣!」羅銘一把扶住他的手,語帶興奮道:「剛好我趕得及,否則豈不是要讓瞿大師就等了!父親大人剛好賜下一些從東賀州運來的新茶,大師先請!」 羅銘府上的裝飾很典雅,庭徑幽轉,靈芳滿院,更有一些造型別緻栩栩如生的機關寵物在小院奔跑著,生趣盎然。

最吸引人的還是那院落中央陳立著的一個大傢伙——那是一架已經淘汰了的4星機關戰甲,屬於很老的型號,但確實當年威震聯邦帝國的經典紀念款,整個聯邦留存下來的都不多,是一種相當受歡迎的珍藏。

「每次見到這架『虎牙』,那段沉甸甸的歷史就浮現在腦海。二公子好興緻,好手筆!」進到內院的瞿白凌,顯然也對這架機關戰甲情有獨鍾。

那是一段歷史,更是一個閃耀的傳奇。

「是啊,這『虎牙』雖然珍貴,但這種傳奇機關,不該塵封在陳列館或私人珍藏室,應該讓更多人看到,感受那段傳奇而艱辛從歷史歲月。」

瞿白凌暗暗點頭,這羅銘二公子果然與風評相若,為人更少有架子,經常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親近感。

只是眼下有急事,他卻沒多少心情感懷。

進入會客間后,二人分主次落座,品著口味新奇香茶隨意客套幾句,瞿白凌就切入了正題:「二公子,老夫這次上門,實是有一事相請。」

羅銘臉色一正:「瞿大師請講!」

「不知二公子可否聽過,州立軍時隔十年再次全州招標新一批機關武器的事兒?老夫不才,這次硬著頭皮報名,好在運氣不錯,我的實驗室設計的一款機關鎧甲入選了最終名單,只是……」

因為聽人說起羅銘的風評很多,又真的暫時沒辦法,瞿白凌沒隱瞞什麼,將事情一一道來。

談到關鍵才來被有心人狙擊一事,他直接點出了自己基本確認的安家、張家兩個懷疑對象,更隱晦提醒道:「我還聽說那張家老三是羅桐禁衛軍副統領……」

「你是說大哥那邊?」羅銘一直仔細聽著,到這裡突然眉頭一皺,忍不住打斷。

瞿白凌微微點頭,沒在多說什麼,轉道:「不瞞二公子,我們設計的這款『六鎖連甲』算是一個突破性機關,已經進了複選,想來是很有機會最終奪魁的。如果二公子肯幫忙,我願意將這款機關的收益轉讓一半出來……」

羅銘暗自點頭,瞿白凌的話說得很清楚。

如果真能最終脫穎而出,那以州立軍對這次招標的重視,必然是要大規模列裝軍隊的。

屆時,幾個軍方合作工坊名額定會分過來,更能就著這條線搭上州立軍中的大佬,這對跟大哥的競爭中處於天然劣勢的自己,算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助力。

只是……

此事我若出手,能否成功不說,跟大哥正面交鋒一場是免不了啊!

他心中尚存疑慮,忍不住道:「瞿大師,你有幾分把握?據我所知,這次鎧甲類項目是熱門,全州一百多城市中入圍的作品就有十個,更有2個是4星機關大師的實驗室出品……」

「八成!」瞿白凌斬釘截鐵,目光堅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