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方恆思考的時候,一道喝聲在人群中響起,只見一個人真力鼓盪,震開了四周無數的弟子,向著那房間就沖了過去。

這一下,立刻引起眾人的反彈,哪怕他們覺得事情不對,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那人進入房間,紛紛大喝出聲。

「留下!」

「別想進去!」

無數的攻擊爆發出來,瞬間就把那人的身影逼了回來,也在同時,那些弟子之間開始了亂戰,拳腳碰撞聲不停響起,出手都極為陰狠,才幾個呼吸,就有十多個弟子被打昏了。

方恆早就在亂戰之前就躲到了一處角落,根本沒有注意那些亂戰的人,目光只是盯著那劍師兄。

片刻后,場中的那些弟子都打累了,氣息都弱了不少,那劍師兄的目光一下亮了起來。

噌!

長劍拔出,劍師兄身體如風,瞬間就沖入了人群之中,長劍連挑,無數弟子腰間的錢袋都被挑飛,很快就到了他的手裡!

「可惡!劍通冥,你好卑鄙!」

「諸位師兄弟,不要打了,趕快走,別讓他得逞!」

一陣大叫聲傳出,他們終於明白了,這劍通冥根本就不是要把房間讓出來,只是沒錢了,放出消息讓他們來搶,等他們消耗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在出手搶金子!

方恆在旁邊也是冷笑起來,看起來劍意深厚,做的事卻這麼讓人不恥,搶別人金子。

唰唰!

劍氣劃出,有兩個想跑的弟子一下就被逼了回來,劍通冥出現在了樓梯間,淡淡道,「把金子留下再走。」

一眾弟子全都臉色陰沉,此刻的他們,真力消耗,氣息虛弱,劍通冥卻是氣息渾厚,還是劍修,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嗖!

風聲響起,一個弟子見到劍通冥在樓梯間,竟飛快的向著那修鍊房跑去,口裡哈哈大笑,「諸位師兄弟,我這算替你們報仇了!」

話語之間,這人的腳步就邁進了修鍊房之中。

「哼!」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響起,修鍊房之內,竟有無數劍氣爆發,瞬間就把那弟子逼了出來,渾身染血!

劍通冥身體一個來回,那弟子腰間的金子就被拿走。

「什麼!」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驚呼,跑過去的這個人是先天六重的境界,這種人卻都被房間內的劍氣逼出,劍通冥,太恐怖。

「別想著渾水摸魚,那個房間中有著我的劍意,除我之外,誰都進不去。」

劍通冥淡淡道,「現在,把金子叫交出來,我讓你們走,要不然就得吃點苦頭了。」

「可惡!虧你還自稱劍道君子,現在看來,你就是個小人!」

「無恥!我絕對不會把金子給你!」

一陣罵聲從人群中響起,這些弟子都氣瘋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這一層的修鍊房間空餘,卻沒想到剛過來就被劍通冥耍了。

「我距離突破只差一步,只要再過段時間就好。」劍通冥道,「就當是借給我的吧,日後我會還給你們的。」

四周的弟子臉色更加陰沉,傻子才會信這話。

察覺這些弟子的表情,劍通冥一搖頭,「看來,我得自己拿了。」

嗖!

話語落地,劍通冥身影閃爍,只聽砰砰砰一連串的聲音響起,無數弟子的身體都倒飛起來,趁著這時,劍通冥就把這些錢袋統統拿到了手裡,其速度,力量,都恰到好處,讓這些人受傷,卻沒害這些人的根基。

「倒還算有點原則。」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方恆看著,心中暗道一聲,這劍通冥沒有下重手,證明他還不是那麼壞。

唰!

就在方恆這麼想的時候,劍通冥竟一下到了他的面前,長劍一揮,用劍身拍向了方恆腦袋。

「嘿嘿。」

冷笑一聲,方恆身體轉動,瞬間就躲過去這一劍,反手拍出,空氣都爆炸一下,兇猛的力量直逼劍通冥。

「嗯!」劍通冥眉毛一挑,長劍回身一拍,劍身與方恆手掌碰觸,恐怖的力量轟然一炸,劍通冥腳步連連後退,腳下裂痕密布,方恆的身體則是撞向牆壁,撞出了一個人形裂痕。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弟子都是一驚,誰都沒想到,竟還有人能夠和劍通冥對抗!

「你是誰?」劍通冥的眼神嚴肅起來,他的境界是先天六重的巔峰,擁有劍之血脈,真力渾厚至極,普通的八重高手,他都有信心擊敗,方恆才四重,卻和他不分上下!

「方恆。」淡淡的話語傳出,頓時四周的人臉色都變幻起來。

「他就是方恆?好!果然厲害!」

「原來是前幾天侮辱王長老,門主都親自拉攏他的傢伙!」

能驚動神武門主的,一般都是大事,方恆這兩個字,除了神武門一些苦修的老弟子不知道,剩下的人基本都聽說過。

「好本領。」劍通冥聽到了後面的那些話語聲,點點頭道,「你實力強橫,有資格和我對話,本來要是只有你我,那肯定要切磋一番,不過現在我還有事,所以,請你離開如何?」

聽到這話,四周的弟子臉色都變了,有弟子大喝道,「方師弟!這劍通冥要搶我們金子,你可不能袖手旁觀!」

「幫我們牽制住他,讓我們離開,從今以後我們都是你朋友!」

一連串的話語響起,這些弟子的眼中都透著精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和劍通冥對抗的傢伙,不利用是蠢貨!

「沒興趣。」面對眾人的目光,方恆淡淡的說三個字,他早就看出來了,神武門對弟子之間的矛盾是持著一種樂觀的態度,他要是幫了這些人,那就違反了神武門讓弟子彼此爭鬥的規則,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不會幹。

「可惡!」

四周的弟子都暗罵一聲,沒想到方恆根本不上套,只能冷冷的盯著劍通冥,打算最後一搏。

「不過那間修鍊房,我要了。」

就在這些弟子都準備動手的時候,方恆的話語再次響起,讓全場都是一靜。

劍通冥的目光也凌厲起來,冷冷道,「方師弟,你是真想和我為敵?」

他好不容易設計了這麼多人,就是為了修鍊房,現在方恆的一句話,就直接釜底抽薪,把他的計劃全部打亂。

「修鍊房又不是你家的,你用完了我用,怎麼就是和你為敵了?」方恆淡淡道,話語說著,腳步就向著那房間中走去,很快,就到了門口。

「留步!」

嗡!

劍氣四射,劍通冥的身影直接來到方恆身前,抬手就是一劍,封住了方恆面前的道路。

「看來方師弟是非要和我過不去了,既然如此,請指教!」

「滾!」

方恆懶得再多說,猛然一拳搗出,純陽真力瞬間爆發,四周的空氣都充滿了一股火焰,對著劍行雲就擠壓了過去。

「橫山望月!」

面臨方恆兇猛的拳勁,劍通冥低喝一聲,長劍向上撩出,一股清冷的氣息就釋放出來,長劍蕩漾出一陣銀光,瞬間劃開那熊熊火焰,銀白色的劍芒直劈方恆前胸。

方恆眉頭一挑,腳步退後,在毫釐間躲過,卻在這時,劍通冥身影竟來到方恆背後,「林間刺桃!」

嗖嗖嗖!

長劍瞬間刺出了上百次,外面的人都是一驚,這個強度,就是先天七重的人來了也要變成馬蜂窩!

方恆卻臉色不變,腳步猛踩地面,身影如炮彈般沖向了前方,他懶得再和劍通冥糾纏,直接就要進入修鍊房。

「嗯?劍心幽幽。」

劍通冥攻勢不停,嘴中低喝,修鍊房內無數劍氣噴射,方恆冷笑,手掌遙遙一拍,頓時劍氣爆炸,卻在這時,劍通冥身影也趕到了方恆背後,數百道劍氣同時刺出。

「你很煩人啊!」

噌!

輕鳴傳出,一道雪白無比的光芒驟然出現,劍氣破裂,劍通冥身體退後,凝重的看向了方恆!

只見此刻的方恆手持長劍,熊熊火焰在他的身上不停燃燒,映照的他如火中劍神,威嚴無比。

「能讓我出劍,你也是不簡單了,也罷,我就和你戰上一場,看看你到底多少本事!」

話語響起,方恆真力涌動,雙腿快的看不見影子,剎那就到了劍通冥面前,狠狠一劈!

鐺!

劍通冥長劍一格,卻連身體都震顫起來!

「好猛的力量!」

「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先天四重,竟能逼退劍通冥!」

眾人都驚駭的看著方恆,劍通冥也是神情嚴肅,身體狠狠一盪,制住了震動,長劍反握,對著方恆就划!

「逆反劍道!」

「好劍法,不和我硬拼,卻依舊不改攻勢,不過對我來說,這還是沒用!」

轟隆!

方恆身體大震,滾滾火焰全數凝聚在了長劍上,無窮劍氣都化為了火光,根本就不給劍通冥反應時間,就狠狠衝擊到了他的身體上!

口鼻噴血,劍通冥腳步退後,方恆趁著這時身影一低,竟消失無蹤。

「暗劍式!」

低喝聲在劍通冥耳邊響起,一股劍氣再次爆發,和之前的火焰劍氣疊加在一起,威能滾滾,劍通冥再也抵擋不住,渾身皮肉都被刮出了無數血痕!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用劍,怎麼如此厲害?難道他是劍之血脈?」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不,他真力純陽,要是劍之血脈,真力會帶著劍意,而不是這種!」

議論聲響起,此刻的眾人都忘了要跑了,他們已經被方恆和劍通冥的戰鬥吸引,不想離開。

「你不是我的對手。」方恆沒有在追擊,「所以,這修鍊房是我的了。」

話語落地,方恆就再次向著房間走去。

「好!」

就在這時,渾身是血劍通冥突然大吼。「能見到如此劍法,實在是我的榮幸!」

「不過,你不是劍之血脈,那你就無法了解真正的劍是什麼!」

嗖嗖嗖!

隨著劍通冥的話語,他身上的血開始升騰起來,竟化作了無數柄血色長劍,在虛空中盤旋飛舞,直指方恆!

「劍血喚靈,九幽劍決!」

轟!

無數長劍都震動起來,一股恍若來自地獄的寒氣升騰出來,劍通冥身上的傷口也在瞬間癒合,氣息變得比之前都要強橫!

「我的天,血脈劍法!劍通冥竟然達到了這個程度!」

「恐怖!太恐怖了!僅憑這一招,劍通冥就足以位列十大天才!」

四周的人都顫抖起來,血脈劍法是劍之血脈擁有者才能施展出來的終極劍法,還必須是對劍領悟到了一定程度,身體各方面都能與劍合一,才能施展出來的恐怖招式!

這種種條件,每一個都無比困難,就是大部分的劍武者都做不到,但同樣,只要劍之血脈的擁有者能施展出來,那麼跨越本身境界的三境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方恆的眼神也是一變,直接轉身,看向了劍通冥。

「血脈劍法?以血為劍,果然厲害!」

淡淡的話語傳出,方恆的身體也開始震動起來,一股股恐怖的真力不停升騰,竟沒有半點退縮!

「沒用的。」劍通冥對著方恆一搖頭,「這是我最強的一招,先天九重的人來了,我都不懼,何況你才先天四重?」

「跪下吧,只要你肯跪下,那麼我不會再動手,向你這樣的天才,可以成為我的下屬。」

四周的人都臉色變幻起來,目光看向方恆,不知道他會怎麼選擇。

「跪下?收我為下屬?」方恆臉上露出冷笑,「我真是不明白,你到底哪裡來的信心!」

轟隆!轟隆隆!

大地震顫,空氣爆鳴,整個熔岩地室都被震得出現了裂痕,無數的陣法全部失效,連帶著那些血劍,都紛紛破碎!

眾人都獃獃的看著爆發氣勢的方恆,誰都想不到,方恆竟還有這麼大的力量!

「現在,告訴我。」

方恆目光凌厲,「你的信心,在哪!」 ?劍通冥神色獃滯,他也沒想到,方恆的力量這麼強,穩穩壓制了他!

「我我不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