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邪可以說是與他朝夕相處的存在,自然十分了解自己的主人。

「不僅是你,就連你的徒弟葉靈,還有你的獸寵小紅,也都是天道眷顧者,只不過天道對它們眷顧的方式不一樣。」小邪繼續開口道。

此言一出,安林幡然醒悟。怪不得葉靈和小紅突破境界跟玩兒似的,原來她們也是極其契合天道的存在?

「那這種體質,會不會有什麼危害啊?」安林有些緊張道。

小邪搖頭:「不會,這是百利無一害的體質,一出生就相當於多了個靠山,哪裡會有什麼危害。」

「不過讓我奇怪的是,以前天道眷顧者,縱觀萬界時光長河,都屈指可數,同一時代出現一兩位都算很難得的了。如今四九仙宗卻一下子冒出了好幾位,這種事情真的難以想象。」

安林聞言沉默了一下。

他回想起自己遇到小紅和葉靈的過程,是巧合,還是必然?

牛鼻子老道把葉靈送來四九仙宗,是不是也看出了葉靈體質的不凡?

安林心中突然湧出了很多的疑問。

就在這時,天空上突然出現了彩色的空間洞口。

異象再次鋪滿蒼穹。

鳥兒歡鳴,無限森林仙境在虛空浮現。

一個身穿清新淡雅長裙的溫婉女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所有人看到眼前女子的那一瞬間,都呆住了,那容貌真的驚為天人,讓人過目難忘,而且竟天然的有一種親切感,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女子目光在場上游移,很快就鎖定了一個嬌小的身影。

斗戰勝佛已經急忙向前對著女子行禮:「女媧娘娘。」

神源大陸的眾仙一驚,原來眼前這位就是太初大陸的創世神靈女媧?

女媧對著斗戰勝佛微笑點頭,然後又跟安林和許小蘭打了一個招呼,這才款款降落在小洪靈的面前。

「你好,我叫女媧。」女子那清澈透人的雙眸,倒映著女孩的身影,笑容清新自然,讓人完全挪不開目光。

「你……你好,女媧娘娘,我叫洪靈……」小洪靈面對這等傳說人物心好慌,不由得將目光投向安林。

安林對她柔和一笑,示意她安心。

「我感覺到了你的不尋常,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女媧目光柔和地看著小洪靈,「你……聽說過補天幫嗎?」

「聽……聽說過……」小洪靈有些瑟瑟發抖。

這時候,那個很漂亮的女子,已經將白皙修長的手輕輕放在小洪靈的腦袋上,溫柔道:「那麼,我希望你加入補天幫,在補天幫,你將獲得難以想象的修行資源……」

眾人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震驚。

天啊!這是女媧親自出場拉人了嗎?!

小洪靈本能地想要搖頭。

「老天是愛你的,但它現在有一個洞,它受傷了,而你能夠幫它,能夠讓它恢復傷勢……」女媧繼續道。

聽到這話,小洪靈身軀一顫,本來想要搖頭的她,變成了點頭:「好,我跟你去,我加入補天幫!」

說著,她還將目光轉向安林,眼中蘊著一抹懇求和忐忑。

安林快速平復了心情,臉上亦是有著笑容:「去吧!我支持你!」

「嗯!安林宗主,我一定會加油的!」

得到安林的認可,小洪靈握緊了拳頭,認真點了點頭。

女媧牽著小洪靈的手轉身,對著安林嫣然一笑道:「別忘了,你也是補天幫的人哦,你也可以來補天幫逛逛……」

嗯……女媧不提這事,安林差點都忘了。

安林趕緊跟對方客套幾句,這才送別了兩人。

這時,場上的眾仙人被之前發生的一幕幕震撼著。

女媧的降臨驚艷了全場,她帶走小洪靈,更是讓眾仙超級羨慕,明明大家之前還一起玩泥巴,現在她就要成長為拯救世界的主角了嗎?!

安林輕撫著下巴,喃喃道:「天道的眷顧者……補天……」

他突然想到了某件事,讓他雙眼一亮。 「誒,小邪,你說有做啥都順的存在,是不是也有做啥都不順的存在呢?比如說有人她去到哪裡,就倒霉到哪裡,甚至還能讓身邊的人都跟著一起倒霉?」安林開口問道。

小邪瞥了安林一眼:「你想說的是上官藝吧?」

安林:「……,你真聰明。」

小邪逐漸有向自己肚子里蛔蟲發展的趨勢了。

「上官藝的確很特殊,在我覺醒的記憶中,也的確有跟她相對應的那一類人,它們被稱之為天道的憎恨者。」小邪語氣清冷道。

「天道的憎恨者?」安林有些吃驚,「這個天還真會恨人啊?」

「當然,天道憎恨者分為很多類,有的是太過驚才絕艷,連天都要嫉妒……」小邪繼續解釋道。

「這說的不就是我嗎?」安林插嘴道。

小邪白了他一眼,繼續道:「有的是天道判定任其發育下去,必然會對天道的穩定帶來極大的危害,所以想要將其扼殺。有的就是已經對天道造成極大傷害,然後會選擇當場抹殺。還有的就是前世對天道造成過傷害,如今轉世再修,天道依舊會憎恨它。」

「上官藝比較特殊,是我見過的天道最為憎恨的存在,走到哪就倒霉到哪裡,連帶著周圍的人也跟著倒霉,說真的她能夠活到現在,我都覺得很意外……」小邪皺著小臉開口道。

「她一出生就那麼倒霉了,肯定不是今世造的孽,據說她是冰祖轉世,難道是她在冰祖的時候,做過什麼讓天道極其憤怒的事情?」安林捏著下巴猜測道。

「這事你就得去問她了。」小邪淡淡道。

安林捏了捏身旁女孩的臉蛋:「你竟然不知?」

「我又不是神,哪裡能夠知道所有事情?!」小邪拍開安林的咸豬手,瞪了安林一眼,冷聲道。

「可是小邪你怎麼會懂什麼天道眷顧,天道憎恨這類事情的?」安林忍不住認真打量起自己的劍靈,十分好奇地問道。

小邪搖了搖頭:「這些信息我也是遇到小洪靈才突然想起,不知為何,我好像遺忘了很多東西……」

安林一臉的無語,自己的劍靈也跟他玩失憶了?

不過這妮子的特別他是心知肚明的,單單就她能夠不用破天真意,就能傷害到權柄天神這一點,就很值得安林玩味。

「行了,我不跟你廢話了,我要回劍了。」小邪轉身就要化作黑光融入勝邪劍,就在這時,她白玉般的手腕被安林一手抓住。

「你做什麼?」小邪挑眉問。

「小邪啊……你不是說你失憶了嗎?要不我幫你檢查檢查身體吧,嘿嘿嘿……」安林有些興奮地笑了起來。

啪!!

哧啦!!

「啊啊啊……!!」

安林慘叫一聲,手被拍開,老腰又被扎了一劍,鮮血飛濺。

「不給檢查就不給檢查,你插我做什麼?!」安林一臉的悲憤。

小邪懶得理他,化作一道黑光跳入勝邪劍之中。

安林輕嘆了一口氣,他好像知道了很多新的東西,但不知為何,反而更加迷茫起來了,原來這個天,也是愛憎分明的?

……

太初大陸極東之地。

光明天神百無聊賴地撥動著眼前的無數光粒。

「唉……」

「砸了,都搞砸了……」

她一邊搖頭,一邊戳著眼前的星星點點。

「大地,你之外為何不攔住神源大陸的人,為何不殺死神源大陸的人?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嗎?」

光明女神眼前的泥土一陣顫動,裡面傳來浩瀚蒼茫的聲音。

「我已經派溫度天神出動了,我又怎麼知道安林能夠及時察覺神源大陸來人了?我又怎麼知道安林會立即趕去救援……」

「本來想著,讓安林多幾個廢物幫手也無傷大雅,又怎麼知道這些人中,竟然還有最為純粹的天道眷顧者!」說著,大地天神的語氣都開始激動了,顯然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操蛋心情。

「事情已經越來越脫離我們的掌控了。」光明天神幽幽開口。

這時,光明天神身旁的一團藍色液體也傳來聲音。

「女媧得到天道眷顧者,補天計劃的速度會加快,一旦讓她補完道力,我們全部都要被排斥在太初大陸之外……」海洋天神開口道,「我建議立即執行最後的總攻!」

「生命和天空怎麼說,還是不願意出手?」光明天神問道。

「它們同意給予我們一定的幫助,它們本體不會出手,但麾下的天人族以及權柄天神,可以暫時任由我們差遣,不過需要我們答應它們一個條件。」海洋天神開口道。

「什麼條件?!」光明天神臉上難掩激動之色。

光明天神身前的泥土也劇烈顫動起來。

「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條件,我們都可以接受!」大地天神堅決道。

兩位至高天神深知,它們如今最缺的就是兵力,它們有強大的對手要牽制,只要部下牛逼一些,完全不用它們出手,就能將人類全滅。

海洋天神沉吟片刻,這才道:「它們要我們在開戰的時候,在十天的時間內,不惜一切代價將安林斬殺,否則就立即撤兵。」

此言一出,兩位至高權柄天神神情皆是一震。

「好啊……沒想到它們兩個竟然如此歹毒……」光明天神咬牙切齒。

大地天神和海洋天神,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安林不是人,我們不一定要殺死他……」大地天神沉聲道。

「可是安林必然會阻礙我們計劃的進行,他還是非死不可的,只是十天的時限,我們的準備會變得倉促一些。」海洋天神嘆氣道,「可是,這對我們來說,應該算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光明天神和大地天神都沒有說話,它們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

「海洋……你有自信殺死安林嗎?」光明天神問道。

「我?我肯定不行啊!我全盛時候都沒把握,現在傷勢未愈,想要殺安林就更加難了。」海洋天神慫慫道。

大地天神出聲道:「別忘了,安林可是黑暗,我們要制服他,穩妥起見,還是兩個至高同時對付他一個!」

「這樣吧,光明牽制破天幫,大地,我跟你一起行動,設局將安林幹掉怎麼樣?」海洋天神提議道。

「我也正有此意。」大地天神認可海洋天神的話。

「行,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們同意生命和天空的條件……」光明天神的神色也漸漸變得果決起來,一錘定音道:

「現在,啟動滅世模式,我們給人類毀滅一擊!!」 太初大陸東北部。

極寒聖地。

一個連雪女都冷的受不了,從而舉族搬遷的絕地。在曾經爆發了大爆炸的雪域深處,突然有一個個雪白色的身影冒了出來,它們有著猩紅的利爪,披著雪白毛髮,身後卻是黑暗和扭曲。

一開始,僅僅是幾百頭冒出了腦袋,然後是幾千頭,幾萬頭,幾十萬頭……最後連成了一片,成為一團團涌動的怪物潮,開始朝南方奔騰。

太初大陸東部。

蒼穹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空洞。

無數的天人族從空洞之內湧出,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海岸上的五百萬天人族看到上空鋪滿天際的天人族,都驚訝得瞪大了雙眼,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當先一個氣息強大的天神站了出來,淡淡開口:「我等受天空之命,特來幫助光明,共伐人族!」

「天空天神竟然要幫我們?」

「太好了!天空天神終於跟我們一個陣營了!」

「上面的天人族至少有一個億吧?這下我們不愁兵力不足了!!」

東線的天人族們紛紛驚喜地歡呼起來。

自從自殺式的戰鬥之後,它們的兵力嚴重不足,隨時有可能團滅,只好躲在東天門下瑟瑟發抖,這下終於峰迴路轉,又多了一億大軍,它們終於可以鼓起勇氣再次作戰了!

「讓我們殺光人族!」霸刀天神振臂大呼。

「殺光人族!!」天人族大軍齊聲大呼。

緊接著,上億天人族開始朝九州東線逼近!

白瓊海。

一個通天大門漂浮在白色海面上。

它彷彿有生命一般,時而沉入海底,時而又緩緩爬上世界樹的頂端,而這時,它正靜立在世界樹的旁邊。

它的前方,有上億天人族正在靜立著等待命令。

而就在這時,從世界樹的上空,突然飛落密密麻麻的天人族,細數之下,竟然也足足有一個億!

「我等奉生命女神之命,協助爾等,踏平月桐神城!」為首的一個天神境的天人族朗聲說道。

這一億天人族軍隊眼神熾熱地看著高空上飛來大量的友軍,同時高舉手臂,聲音響徹雲霄。

「踏平月桐神城!」

「踏平月桐神城!!」

同一時刻,西海深處,七千萬天人族大軍,浩浩湯湯,同時撲向西海聯盟的駐地,傾全軍之力進攻!

起源於西海的傾天海嘯,翻騰怒卷著,咆哮著湧向東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