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女雙手挽住大美女的一隻胳膊,指著兩側擺放的翡翠原石,嘴裡嘰嘰喳喳的不知在說些什麼,給人青chūn飛揚,粉嫩無敵的感覺。

「千萬別發現老大……千萬別發現老大……千萬別發現老大……」

看到那一大一小兩個美女之後,葉壯呆了片刻,隨即就緊張兮兮的扭頭向葉寒、秦依然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嘴裡念念有詞的說著。

「師兄,你念念叼叼說什麼呢?那兩個美女,你難道認識?」葛騰輝看到葉壯那一副緊張惶急的表情,就知道她遇上熟人了,朝著大小美女那邊呶了呶嘴,滿眼生光的問道。

這種等級的美女,堪稱極品,一個已經難得,現在一下子出來兩個,而且看她們的容貌長相,就知道應該是一對姐妹花,如此並蒂蓮花、絕sè雙姝,所到之處,自然成了男人們矚目的焦點。

從那一道道透著狼xìng的目光中,就能知道此刻有多少男人的荷爾蒙在瘋狂上升中!

葉壯把葛騰輝拉到自己身邊,和自己並排站著,希望能暫時擋住那對大小女美女的目光,然後苦笑著低聲道:「真是說曹cāo,曹cāo就到啊!她們兩個,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唐家姐花妹。大一點的那個是唐霜,小一點的是唐雪……我rì,老大今天出來泡妞之前,就沒翻翻rì歷,看是不是黃道吉rì?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葛騰輝聽了,也立即傻了臉。

如果真像葉壯說的,那兩姐妹和師父有一腿,她們看到師父和那位姓秦的小師母在一起,三個女人一台戲,還不鬧翻了天?師父身處其間,不知道會有多尷尬!

葛騰輝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去處理,看來以後只交一個女朋友,是最明智的選擇。

葉壯白白胖胖,個頭又高,在人群中一站,尤其引人注目,唐雪眼尖,遠遠的就發現了他,眨了眨眼,擺手脆聲叫道:「喂,葉壯!小胖子!」

唐雪認得葉壯,知道他是葉寒的好友,兩個人關係好的能穿一條褲子,他既然在這裡,那葉寒也十有**在,不由大為高興。

葉壯「哎喲」一聲,心道:「完了完了,被她看到了!她知道我和老大關係好,肯定要問我老大在哪裡……我該怎麼說?」

正想著,唐雪已經放開了挽著姐姐胳膊的手,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笑嘻嘻的道:「小胖子,你也來看賭石啦?你的老大葉寒呢?」

葉壯被她「小胖子」子一叫,在葛騰輝面前覺得很沒面子,不過也無可奈何,乾笑道:「唐二小姐,我老大他……咳咳,他今天有事,沒來……」

「沒來啊……」唐雪頓時一臉失望之sè,小嘴嘟了嘟,嘆道:「你們不是經常一起出來玩的嗎?你來了,他怎麼沒來?這裡這麼好玩,他又是個喜歡熱鬧的人啊,怎麼會不來呢?怎麼會呢?」

驀騰輝見她那張粉嫩可愛的臉蛋上全是沮喪之sè,心中有些不忍,嘴唇動了動,就想把師父在這裡的事情告訴她。

葉壯知道葛騰輝心xìng直爽,心裡藏不住話,看他yù言又止的模樣,擔心他實話實話,會害得老大無法應付,慌忙用力「咳」了一聲,瞪了他一眼,然後打了個哈哈,笑道:「啊哈,這個……老大可能是家裡太忙吧,沒顧得來……」

「對啦!」唐雪忽然一拍巴掌,摸出一個小巧的手機,臉上露出喜sè,笑嘻嘻的道:「我給葉寒打個電話,讓他過來玩!」

「啊!」

葉壯和葛騰輝沒想到她會來這麼一招,面面相覷,呆在那裡。

眼見唐雪在翻找葉寒的號碼,葉壯急得抓耳撓腮,不停的向葛騰輝使眼sè,示意他偷偷溜走,趕緊過去告訴葉寒一聲,讓葉寒要麼別接唐雪的電話、要麼接了電話后扯個謊敷衍一下,千萬別說也在這裡就行。

葛騰輝雖然很快就明白了葉壯的意思,可還沒等他離開,唐雪就已經找到了葉寒的手機號碼並撥了過去。

「完了……」

葉壯痛苦的抱住腦袋,然後轉過身,向著葉寒和秦依然那邊看去,心裡大叫道:「老大,別接!千萬別接啊!」

葉寒正和秦依然坐在體育場邊的椅子上低聲細語的聊著,忽然間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摸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唐雪打來的,沖奏依然笑笑,立即就接通了。

自從知道了葉寒的手機號碼后,唐雪幾乎每天臨睡前,都會給葉寒打個電話,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說些校園裡或者家庭中的小事。每一次唐雪都說的興緻勃勃,而葉寒聽得無可奈何。

唐二小姐的電話,葉寒是不敢不接的,也不敢隨便掛掉,不然第二天到學校后,唐二小姐肯定會抽出時間跑去自己的班裡,一臉幽怨的詢問自己為什麼不接或者掛斷她的電話,鬧得全班學生還認為自己怎麼著她了。

這麼一來二往的,兩人每晚通話已經成了習慣,每天臨睡前不接唐二小姐一個電話、不聽聽她那清脆中帶著幾分嬌憨的聲音,葉寒心裡就像是缺少了點什麼似的。

「喂,唐二小姐,有事?」手機放在耳邊后,葉寒笑呵呵的問道。

聽到葉寒的聲音,唐雪頓時就開心起來,臉上蕩漾出幸福甜蜜的笑容,柔聲道:「葉寒,你在家裡是嗎?」

如果這時有了解唐雪脾氣的人在場,看到她一副溫柔如水的模樣,恐怕會大跌眼鏡,這哪裡像是那個在校園裡縱橫馳騁、古怪jīng靈的「小魔女」?簡直就是一個溫婉含蘊的小淑女啊!

「我?我現在沒在家裡啊!」葉寒當然不會知道唐雪兩姐妹也在這家體育場里,實話實說的道:「『十里河體育場』今天不是有個賭石文化節嗎?我和幾個朋友一大早就過來玩了……」

「嗯?」唐雪聽到這裡,不由一怔,眉頭皺眉起,抬頭向著葉壯看了過去。

葉壯抱著腦袋,裝作東張西望的樣子,根本不敢去看唐二小姐那充滿殺氣的目光,這個時候,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個地縫鑽進去,不讓唐二小姐找到自己。

老大啊老大,我替你遮掩著,你倒好,一個電話就暴露了,我也被你給害死了啊!唐雪這次要生我氣了吧?

唐雪還真沒時間去生葉壯的氣,一聽葉寒也來了體育場,心中一喜,目光開始四處搜索起來,對著話筒說道:「葉寒,你現在就在十里河體育場里嗎?」


葉寒道:「是。」

唐雪道:「具體一點,在哪個位置?」

葉寒道:「在南側中間……唔……你問這個幹什麼?」

唐雪繞過葉壯和葛騰輝兩人,快步向體育場南側走去,邊走邊道:「我現在也在體育場里,正在找你……」

她腳步輕快,走出十幾步遠后,抬眼看去,目光穿過人群,看到葉寒果然坐在體育場南端邊側的一張椅子里。

「葉寒!」唐雪歡叫一聲,向著葉寒的方向小跑了過去,忽然間看到坐在葉寒身邊的秦依然,臉上笑容一滯,腳步也慢了下來。

葉寒這時也看到了唐雪,掛了電話,笑著站起身,向唐雪迎了過去,遠遠就笑道:「唐二小姐,這麼巧啊!你和誰一起來的?」

「我和姐姐……」唐雪向著那邊的秦依然呶了呶嘴,低聲問道:「葉寒,那個美女是誰啊!」

葉寒回頭看了秦依然一眼,笑道:「和你一樣,是我朋友。」

「不信。」唐雪酸溜溜的道:「看你們剛才的樣子好親熱啊!像是一對小情人……」

葉寒「嘿嘿」一笑,拉了拉她的小手,調侃道:「咱們在一起的時候,不也很親熱嗎?照你這麼說,難道咱們也是一對小情人?」

唐雪粉臉一紅,心中又羞又喜,咬了咬嘴唇,道:「才不是,你瞎說……」

葉寒道:「你姐姐呢?」

「那邊……」唐雪回過身,向著站在遠處,正向這邊張望的唐霜招了招手,叫道:「姐姐,你過來呀!」

唐霜面帶微笑,款款走到近前,向著葉寒點點頭,道:「葉寒,你也出來玩啦!」

「是啊唐霜學姐,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你們。」葉寒上前一步,習慣xìng的就想去拉一下唐霜的小手。

唐霜私下裡和葉寒相處時,幾乎次次都免不了被葉寒拉一下手,四周沒人的情況下,她也就任由著葉寒了,可是現在,妹妹在自己身邊不說,其他還有那麼多人看著,真讓葉寒拉住手,實在羞人,所以看到葉寒上前,唐霜俏臉微紅,慌忙後退了一步,和葉寒保持開距離。(未完待續。) 葉寒「嘿嘿」一笑,知道唐霜xìng格溫婉內斂,在妹妹面前努力想保持做姐姐的端莊淑女形象,自己真要想拉她的手,也不是不行,但很可能會讓她感到尷尬,也就不再勉強了。

唐霜、唐雪兩姐妹xìng格迥異,葉寒在和唐雪在一起時,基本上是唐雪佔據主動,而和唐霜在一起時,他的主動xìng就大一些,喜歡在言行舉止間調侃挑逗一下唐霜,每次看到唐大小姐臉紅害羞,就忍不住心中大樂。

無聲的笑了笑,葉寒的目光隨即又向唐霜、唐雪姐妹兩姐妹的身後人群中瞟去,當看到暗中保護她們兩姐妹的王晨、李剛時,葉寒沖他們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自從上次在飛機上發生了針對唐家母女三人的襲擊事件后,唐家就加強了對自愛嫡系子弟的保護力度。唐平更是把心腹護衛王晨、李剛調派到了兩個女兒身邊,另外又抽調了兩人與王晨、李剛相互配合,由這四人貼身保護兩姐妹。

四人都是武學世家出身,又都經過特殊的訓練,有著豐富的保護經驗,有他們跟隨唐家兩姐妹,在安全上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和唐家姐妹聊了幾句,葉寒這才知道慕秋萍前幾天也接到了吳鷹翔的請柬,吳鷹翔本來想邀請慕秋萍出席這次賭石文化節,以擴大文化節的影響力,只可惜慕秋萍因為有事抽不開身,只能婉拒,不過想著兩個女兒肯定喜歡翡翠玉石一類的東西,慕秋萍就讓她們一起過來看看了。

在這裡看到葉寒,唐霜心裡也很高興,只是和妹妹相比,她懂得如何掩飾自己的情緒,表面上並沒流露出多少異樣神sè。

「來,我給你們介紹個朋友……你們應該認識的。」葉寒不由分說,一左一右拉著兩姐妹的手,向秦依然那邊走去。

我靠,我們想方設法不讓這三個女人碰面,免得她們之間「擦槍走火」,他倒好,居然主動要讓三個女人相互認識……

葉壯和葛騰輝眼睜睜看著葉寒一手拉著唐霜、一手拉著唐雪,一步步走向秦依然,眼球外凸,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過看著葉寒神情輕鬆,一臉帶笑的樣子,或許他早已經成竹在胸,想好了應對之策吧?

這事兒他要是能擺平了,那才是真的牛!


很快,秦依然、唐霜、唐雪三女就面對面的站到了一起,不等葉寒介紹,唐雪上下打量了秦依然一眼,就瞪大了一雙美目,道:「啊,我認識你,你……你是那個護士姐姐?葉寒上次住院,是你負責照顧的他……」

她這麼一說,唐霜也認出秦依然來了,含笑打量著這位醫院的護士,猜測著她和葉寒的關係。

當初葉寒住在市第一人民醫院裡,唐霜、唐雪兩姐妹跟隨著父母多次前去探望,秦依然對這一對嬌美無雙的姐妹花印象深刻,此刻看著俏生生站在面前的兩姐妹,想到她們是市長家的千金小姐,身份高貴,秦依然不自禁的就生出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來。

葉寒剛才是牽著她們兩姐妹的手走過來的,秦依然也在暗暗猜測著他們三人的關係……若是普通朋友,應該沒這麼親密;若是男女朋友,兩姐妹中哪一個才是葉寒的小女友?總不能兩個都是……

對這個問題,秦依然只是很簡單的想了想,就沒有再繼續往深處去思考。

對秦依然來說,葉寒給予她和她家人的實在太多,這種給予,讓秦依然覺得就算把自己的身體給了葉寒,都無法報答一二。

無可否認,秦依然很喜歡葉寒,可她從來就沒有過要干涉葉寒私生活的念頭,在她想來,葉寒現在還是個對愛情懵懂的少年,喜歡自己也許只是一時的衝動,說不定將來等他長大了、成熟了,遇上了更讓他心動的女子,就會離自己而去……到了那時,自己黯然走開就是,絕不拖累他半點。

秦依然xìng格柔弱,也相信命運,在她看來,如果上天註定了是自己的,自己根本不用去爭;註定不是自己的,那麼怎麼爭都沒用。

正是有了這種「不與人爭」的心態,秦依然在面對著唐家姐妹時,才會表現的非常坦然,沒有忐忑不安甚至是驚慌失措的表情。


唐家姐妹都是天香國sè的美女,如果將來葉寒能和她們其中的一個走到一起,那自己一定會祝福他們。

三個女人和葉寒的關係,其實遠不像葉壯和葛騰輝想象的那麼親密,他們之間最多發生過一些回憶起來會臉紅心跳的小曖昧,更深入的就沒什麼了,因此雖然心裡都有些喜歡葉寒,卻並沒有愛到為了葉寒去爭風吃醋的地步。

因此三女相見時,彼此臉上都帶著禮貌的微笑,並沒有發生任何不快,這完全超乎了葉壯和葛騰輝的預料,他們還認為是葉寒有本事,早就把三女給擺平了,對葉寒佩服的五體投地。

「依然姐……葉寒這麼叫你,我也這麼叫啦!」三女說了幾句客氣話,唐雪眼珠子轉了轉,上前親熱的挽住秦依然的一條胳膊,道:「你怎麼有空來參加這個賭石文化節了?你也喜歡賭石嗎?」

秦依然搖頭道:「不是啦!我不懂賭石,是葉寒……他讓我過來的……」

唐雪輕「哼」一聲,不滿的白了葉寒一眼,問道:「葉寒,你不把我和姐姐當朋友嗎?」

葉寒道:「這話從何說起,我們不一直是好朋友嗎?」

唐雪道:「是好朋友,那你為什麼不叫我和姐姐一起來?一點朋友義氣都不講!」

葉寒乾笑道:「我剛才還想著呢,這賭石文化節是『鷹翔實業』的吳老闆發起的,吳老闆和慕阿姨關係不錯,他應該給你們唐家送幾張請柬的,所以就沒叫你們……你看,你們這不是來了嗎?咦?唐叔叔、慕阿姨他們沒來?」

唐霜微笑道:「我爸有任務、我媽有公務,都沒時間,這才把請柬給了我們,讓我們過來看看……」

葉寒道:「那正好,咱們一起……」


就在這時,體育場內的電子喇叭里傳出文化節主持人的聲音,宣布文化節正式開始,市裡的幾位相關部門領導以及「鷹翔實業」老闆吳鷹翔分別到體育場的主席台上發表了簡短的講話,然後在一陣哄哄嚷嚷的議論聲中,開始對現場的翡翠原石進行競拍。

這次從國外拉來的大量翡翠原石,根據其外觀形狀、體積重量,被放置在不同的區域內,每個區域都有一名專業的競拍師坐鎮,如果誰認為某個區域的某塊原石能出好料,就可以參與到這塊原石的競拍當中,誰的出價最高,誰就得到這塊原石,然後就可以讓開石師父現場開石。

原石競拍開始后,葉寒擔心自己看中的那些原石被人搶先拍去,立即就帶著秦依然、唐霜、唐雪三女走向其中的一個區域,同時讓葉壯、葛騰輝分別去另外兩個區域,叮囑他們無論價格多高,都要把事先看中的原石給拍下來。

葉寒事先看中的那些原石,起拍價少則數百、多則成千上萬,甚至還有價值十幾萬之巨的,一旦賭石失敗,損失就大。

葉壯、葛騰輝不明白葉寒為什麼對自己看中的那些原石信心十足,彷彿認定了那些原石就能開出上等的翡翠玉石來,不過葉寒的話,他們也不敢不聽,於是抄下了原石的編號,半信半疑的向著原石所地區域跑去。(未完待續。) 一個多小時后,葉寒看中的那些原石,大部分都順利競拍到手。

當然,競拍過程中,肯定少不了激烈的競爭,有些葉寒看中的原石,同樣也被其他賭石愛好者看中,於是幾方相互加價,就把原石的價格給抬到了一個很高的價位上。

不過最終,還是沒有人爭得過葉寒,因為葉寒競拍這些原石,並非僅僅是沖著原石中的翡翠玉石而來,更多的還是為了原石中蘊含的金靈氣,為此他會不計一切代價的競爭。

不管怎麼說,葉寒現在也有過億的身家了,競拍這些原石可謂底氣十足,就算身上的錢真不夠用,他還可以從「中神通」周叔通那裡支取一些。

周叔通雖說是皖中市地下世界的大佬,曾經縱橫一方,但如今卻被葉寒的雷霆手段給徹底震服了,而且小命還握在葉寒的手裡,只能專心做起了葉寒的「小弟」,近一段時間來,表現的還算老實,葉寒真要向他「借錢」,他不敢不給。

賭石有風險,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是經驗豐富的賭石高手,都不會狠心花大價錢去競爭一塊原石,對於葉寒這種看中某塊原石就不計一切代價的競爭方式,不少賭石愛好者都不以為然,甚至一些賭石高手還冷嘲熱諷,說葉寒不懂賭石,這次非賠個血本無歸不可。

在以一百八十萬元的高價拍下一塊重達兩百斤的原石后,在眾人眼裡「喪心病狂」的葉寒終於偃旗息鼓,不再參與其他原石的競拍。

通常情況下,參與賭石者在競拍到原石之後,現場就會開石,然而當不少賭石愛好者興緻勃勃的等著葉寒去開石、準備看他笑話時,葉寒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讓吳鷹翔找了輛小卡車來,準備把那些原石拉回自己的家中去。

眾人都不理解葉寒這麼做的目的,葉寒笑著道:「賭石文化節有三天時間,我先把那些原石拉回家去賞玩兩天,到第三天的時候再拉回來開石,歡迎大家到時候來看啊!」

吳鷹翔「呵呵」笑道:「拉不拉來都無所謂,我手下有現成的開石設備和師父,到時候只要葉神醫說一聲,我讓他們上門給你服務去!一旦開出翡翠玉石來,我們還可以幫葉神醫打造出你喜歡的飾品來。」

葉寒沖吳鷹翔拱拱手,道:「多謝吳老闆的美意,我還是兩天後來這裡吧。到時讓大家開開眼界,看看什麼叫做賭石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