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可怕的一刀,蕭凌天的目光盯著楊塵,看也未看,直接伸處了兩個手指,夾向那人的刀。蕭凌天的隨意,激起那傢伙的無盡怒意,再次增加力量,虛空之上,再次增加了兩條真龍虛影,欲將蕭凌天直接一刀分屍。

看著這一幕,就算是蕭凌天身後的九大劍奴,在此時,也緊張了起來,但是沒有蕭凌天的命令,他們只能沉默,而且以蕭凌天智慧,不可能會大意。

雪瑤本來認為蕭凌天的九大奴僕會出手,但是此刻看著九人毫無動靜,就算是她想要出手,也是來不及,萬月宮的眾人,一顆心都懸到了嗓子,死死的盯著那一刀。

看著蕭凌天竟然真的如此大意,御獸山莊的高手,眸子之中浮現一抹嘲諷,長刀劈下,想著一刀建功,刀劈蕭凌天,心頭暗爽。

「當!」

在刀落下的瞬間,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眾人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夾住了,真的夾住了!」

就算是御獸山莊的眾人,也是感覺不可思議,一個如此年輕的青年,竟然有這般可怕的手段,兩個手指,就夾住了別人全力的一刀。

看見這一幕,萬月宮眾女子,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下來了。

一個個暗道好險。

此時最震驚的不是其他人,而是那武者,因為他此時駭然的發現,自己全力的一刀,竟然被對方兩個手指就接住了,他清晰的感覺到,盡在咫尺的年輕人,修為根本就沒有他高,但是刀被蕭凌天兩個手指夾住,哪怕他使出吃奶的勁,也無法將刀從蕭凌天的指間奪回。

「老三,快退!」

此時御獸山莊的高手,哪裡還不知道,蕭凌天的強大,急忙出手提醒。

但是在這瞬間,那人的眼睛之中,儘是驚恐之色。

「咔擦!」

手中的刀,如同樹枝一般的被蕭凌天輕易的折斷,蕭凌天手化而為爪,抓向他的喉嚨,只聽見咔擦的一聲,腦袋一歪,氣絕身亡。

「啊!」

「三弟!」

御獸山莊武者之中,八道身影爆射而來,對此,蕭凌天一步踏出,直接出現在天空之上。

「帝魔劍!」

蕭凌天發出一聲爆喝,在他的身後,浮現出一柄巨劍,蕭凌天伸手握住,神色冷漠的一劍揮出,在這瞬間,萬丈劍芒橫掃而出,在哪劍氣之中,夾雜著一股祖魔之氣,八人在這瞬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劍斬殺,連魂體也沒逃過這一劫。

蕭凌天的恐怖,讓楊塵的眸子一寒,他的九大戰將,就這般的死了。

「小畜生!」

可是此時,蕭凌天根本就不理會楊塵,手一揮,「九大劍奴,殺盡來犯之敵。」

在這瞬間,九道身影爆射而出。

看著那渾身突然散發著可怕氣息的九人,楊塵的眼珠子都掉了出來,面對九大長生武者,本來要罵蕭凌天的話,也被他生生的咽下去。

就連雪瑤也沒出手,因為她知道,九大長生武者出手,就算是楊塵怎樣的逆天,也得死,就算逃也不可能逃得了。

瞬息之間,御獸山莊的人,就只剩下楊塵和他身下的九頭烈焰獅。

此時的楊塵,雙目欲裂,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所以冒著被九大劍奴攻擊,不顧生死的往蕭凌天殺來,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因為蕭凌天,就算是死,也要拉著蕭凌天下地獄。

蕭凌天看著楊塵,如果單憑實力,蕭凌天佩服,能夠在九大家奴的攻擊風暴之中脫困而出,確實不凡,但是此人,實在是人渣,視女人為衣衫,想換就換,這讓蕭凌天憤怒到了極點,此時的楊塵雖然脫困而出,但是渾身的氣息,早已跌落長生萬壽境,蕭凌天自然不懼。

「大吞噬術!」

在這瞬間,蕭凌天直接施展了大吞噬術,將楊塵吞噬,楊塵的一聲精血,被蕭凌天吞噬煉化,蕭凌天的第二尊法天相地,隱隱的開始形成,那是一尊腳踏龍靴,頭頂帝冠,身披帝袍的虛影,在他的身邊,五彩之色環繞。

「五行帝影,五行之力!」

本來,九頭烈焰獅血脈不錯,蕭凌天打算用來當坐騎的,不過此時,第二尊法天相地凝結到了關鍵點,蕭凌天毫不猶豫,命令九大劍奴斬殺,蕭凌天施展大吞噬術吞噬,吞噬了九頭烈焰獅,蕭凌天的第二尊法天相地終於凝實了,有著十幾丈高。

渾身散發著帝意。

蕭凌天非常的無奈,接連吞噬煉化兩大長生境,竟然法天相地只成長到十幾丈,如果一般的人,得到這般恐怖的能量,不爆體而亡的話,絕對已經跨入長生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才是第二尊法天相地啊。

蕭凌天的身體落下,雪瑤此時心底震撼,她在蕭凌天的法天相地之上,竟然感覺到讓他膜拜的帝意,她可是長生武者,能讓長生武者都要膜拜的帝意,何其的可怕,還有那五彩之力,更是讓她感到害怕。

「五行之力,至尊帝影!」

雪瑤想起了萬月宮古籍上的記載。

心裡暗暗慶幸,還好和蕭凌天是友非敵。

此時,九大劍奴落下,恭敬的站在蕭凌天的身後,對於蕭凌天的逆天,他們已經麻木了,而且他們更知道,蕭凌天的法天相地,根本就不止一尊,想著那直接將魔魂吞噬的無邊巨魔法天相地,九人就渾身一顫。

「蕭公子,謝謝你救了萬月宮!」

聽見這道聲音,蕭凌天非常的意外。

此時的花萬紫,面帶笑意,對蕭凌天的怨毒,消失不見。

「你不恨我嗎?」蕭凌天不由問道。

「蕭公子阻止了萬紫犯錯,沒有將萬月宮葬送,現在更是斬殺楊塵,世間再無牽挂,我會去月神前懺悔,贖罪。」

聽見花萬紫的話,蕭凌天沉默了一下,開口道:「恭喜你,重新獲得新生。」

「謝謝!」

雪瑤走過來,緊緊的抱著花萬紫,眼中淚花閃現,幾百年的姐妹之情,怎麼說放下就真的放下。

「雪瑤宮主,萬月宮事了,晚輩也該離開了。」蕭凌天恭敬的道。

「蕭公子何不多留幾日,讓我萬月宮略盡地主之誼。」雪瑤有些期待的道。

「雪瑤前輩,以後有時間,晚輩會來嘮叨的,如果如煙醒來,替晚輩說聲抱歉,我們就此告別,晚輩還得趕去南荒域參加十域會武。」蕭凌天微笑道。

聽見十域會武,雪瑤目露期待之色,「那就祝蕭公子名揚天下了。」

「告辭!」

蕭凌天和九大劍奴,消失在天際。

雪瑤喃喃道:「五行聚,帝影出,魔行天下,佛渡苦海,大劫降臨,聖者救世。」 經過三個月的時間趕路,蕭凌天和九大劍奴終於來到了混亂之域,荒神學院就坐落在混亂之域內的中心地帶,在混亂之域,沒有任何規矩可言,在這裡殺戮隨處可見,這裡有無盡的兇徒,欺師滅祖之輩,魔道巨擘,就算是南荒九大勢力,也不敢輕易的插手此地。

因為這裡有一個人,叫做混亂老祖。

混亂老祖的實力,就算是九大勢力,也是無比的忌憚。

想要到達荒神城,必須橫穿過混亂之域,這也是荒神學院的第一道考核。

蕭凌天帶著九人,籠罩在黑袍之內,一路並沒有過多的停留,但是,依然還是被人圍困在山谷之中,在山谷之中,站著數百人,個個氣勢滔天,修為最低的,也是渡過無生雷劫第一劫的武者,最強的人,修為達到了長生第一重,萬壽境。

「各位,想要從我們裂天谷過,沒問題,但是將你們的乾坤袋全部交出來,不然這裡將是你們的葬身之地。」領頭的矮瘦老者,眸光陰毒的道。

「凡事留一線,以後好想見,你們是不是過了。」蕭凌天語氣冰冷的道。

聽見蕭凌天的話,眾人哈哈大笑,目露嘲諷輕蔑之色。

「就憑你們,如果你們有本事打過我朱悅,老子叫你爺爺!」矮瘦老者,陰翳的眸光之中,露出鄙夷之色。

聽見朱悅的話,蕭凌天的眸子陰沉到了極點,他們十人從進入混亂之域開始,一路走來,不到百里路程,竟然遭到了十數次的圍殺,而且蕭凌天發現這些圍殺,似乎都是有預謀的,早早就在此地埋伏。

蕭凌天從未進入過混亂之域,更不會得罪什麼厲害人物,但是卻受到了針對,蕭凌天想知道,到底什麼原因,不解決的話,這一路必將在殺戮之中度過。

「你這孫子一點都不乖,又矮又丑,去死吧!」蕭凌天出身的瞬間,九大劍奴終於出手,九人騰空,九大長生一重的實力,盡數顯露,嚇得矮瘦的老者神色大變,轉身就逃。

但是,蕭凌天怎麼會讓他逃走。

「大吞噬術!」

蕭凌天施展大吞噬術的瞬間,矮瘦老者目露驚恐之色,因為他體內的聖元和精血直接不受他控制飛向蕭凌天,蕭凌天的一隻大手直接抓住矮瘦老者的頭,施展搜魂之術。

搜魂此人,蕭凌天的神色陰沉到極點,在混亂之地穿行,一般的人物,都會擁有混亂帝令,不然會被各方勢力追殺。

但是想要得到混亂帝令,必須得到十大城主的承認,不然就算是九大勢力的弟子,也妄想在混亂之域暢通無阻。

蕭凌天他們現在所處的地盤,就是十大主城之一的黑暗魔城。

黑暗魔城的城主,修為是長生一重,萬壽境的巔峰,是十大城主之中的最墊底的一人,城主不是人族,而是十翼黑暗天使。

蕭凌天想要在混亂之域橫行,就必須拿下十翼黑暗天使,得到混亂帝令。

有著混亂帝令,那麼在十大主城,就可以免費的利用傳送陣,直接去荒神城,進入荒神學院。

此時,蕭凌天也決定混入黑暗魔城,拿下十翼黑暗天使,將黑暗魔城變為自己在混亂之域的地盤。

蕭凌天十人消失在血色的晚霞之中,往黑暗魔城而去。

在黑暗魔城之前,有著一條山脈,蕭凌天十人飄身落下后,來到了一片小樹林,生起篝火。

混亂之地,寒煞之氣無比的濃郁,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寒冷,篝火升起,寒意淡了不少。

夜間百獸橫行,危險之極,蕭凌天等人打算在此歇腳。

蕭凌天的時間祖龍神術一直停滯在第二重,蕭凌天想要在荒神學院招生前在更進一步,默默的修鍊起來。

一旦踏入第三重,蕭凌天就可以操控剎那永恆,修鍊時間劍術,戰力絕對飆升。

到時,就算是九大勢力的天驕,蕭凌天也絲毫不懼。

次日,天色微亮,蕭凌天等人飛身而起,破空而去,繼續向黑暗魔城飛行。

「這便是黑暗魔城領地?」蕭凌天看著前方滾滾的沙塵,一股邪惡氣息撲面而來,蕭凌天感覺到了一種死氣,邪惡之氣,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混合了血腥,罪惡,荒涼的氣息。

蕭凌天體內龍力運轉,隨時防備可能發生的突變。

踏入黑暗魔城方圓十里后,蕭凌天等人也不急行,一路緩緩飛行。

「前方好濃烈的死氣,血腥氣味竟然如此重!」飛行了兩個多小時后,突然,蕭凌天停了下來,心神警惕。

感應到濃烈死氣和血腥之味,蕭凌天放慢速度,小心飛行,隨著靠近,死氣越來越濃烈,血腥之味越來越重。

「好強的死氣!」蕭凌天暗自心驚。

如此濃烈的死氣,只有數十萬人,甚至百萬人死後才可能形得成。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前方是戰場!

而且現在血腥味如此之重,說明前方正在交戰著。

蕭凌天靈魂力展開,十幾分鐘后,飛身落到了一座山峰之上,看去,只見前方寬闊平原之上,果然正在戰爭。

雙方軍隊正在猛烈碰撞,金戈鐵馬,馬嘯聲,慘叫聲,怒吼聲交織,殺聲震天,一股股血腥之氣和死氣在平原上空形成了一團團暗紅色的死靈之雲。

黑暗魔城是十大主城之一,但是他並不管理下面小城池之間的爭鬥,在黑暗主城的周邊,就有小城池數萬座,這些城池被一些小勢力掌控,有的小勢力掌控一座,大一點的掌控幾座。

城池之間,經常發生戰爭,今天,這座城池的主人也許是某一個家族,但是明天,或下個月,說不定城池的主人就換了。

所以,看到前方雙軍正在交戰,蕭凌天也不奇怪,看著平原上空血腥之氣和死氣形成的一團團暗紅色死靈之雲,蕭凌天心中一動,這死靈之雲,幾乎全部都是血煞之氣所凝聚,正好可讓他修鍊殺道。

蕭凌天殺道意境停止在修羅攝魂很久了,現在遇見如此的血煞之氣,怎麼不激動。

蕭凌天和是大劍奴的身影,悄無聲息的潛入死靈之雲內,施展大吞噬術煉化。

【抱歉,親人突然生病,這幾天會在醫院芒,更新不會太多,過來危險期,北冥回補回來的,另外有推薦票的兄弟姐妹,還請投票支持,謝謝!】 修鍊殺道,需要吸收無數的血煞之氣,所以蕭凌天很少修鍊,但是混亂之地的血腥、殘忍、嗜殺,提供了無數的血煞之氣,甚至濃郁的轉化為血煞之雲,簡直是為蕭凌天修鍊殺道準備的。

當下,蕭凌天施展大吞噬術,只見平原上空那血煞之氣直接的進入蕭凌天的體內,被吞噬煉化。

血煞之氣不斷的進入蕭凌天體內,被蕭凌天凝聚為殺戮血印,感受到殺戮血印,不斷的增加,蕭凌天臉上一喜。

這戰場上血煞之氣凝聚殺戮血印的速度很快,修鍊殺道比自己預想的效果竟然還要好上許多倍!

按照這個效果,若蕭凌天在此地不斷修鍊幾個月,那麼,就能踏足殺道第四重了。

蕭凌天繼續運轉大吞噬術,吞噬前方血煞之氣,不斷的凝聚殺戮血印。

九大劍奴,默默的守護在蕭凌天的身邊。

蕭凌天完全浸醉在修鍊之中,進入忘我之境。

雖然才修鍊幾個小時,但是蕭凌天凝聚了無數的殺戮血印,殺戮血印,以幾千萬幾千萬的速度增加。

同時,蕭凌天身上,一股滔天的殺意逐漸的顯露。

而就在蕭凌天修鍊殺道之時,遠處,破空聲響,兩個身穿黑袍的中年人落身到戰場平原的另一座山峰之上,在他們的黑袍之上,刺著一隻十翼黑暗天使圖案。

一個臉上有著一處刀疤,一個長著瘦骨嶙峋,如同骷髏精靈。

兩人到來后,看著下方戰場上雙軍交戰,暗自點頭。

「殺吧,死的越多,血煞之氣越多,我們能採集到更多的血煞之氣,供給大人修鍊。」刀疤臉中年人哈哈一笑。

骷髏精靈般的老者亦笑道:「要不了十年,大人就能跨入長生二重,在體內開闢洞天,進入長生第二境界,洞天境,我們黑暗魔城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

刀疤臉中年人看著平原上空血煞之氣,突然眉頭一皺:「不對,今天血煞之氣怎麼少了這麼多?」

聽刀疤臉中年人一說,骷髏精靈般的老者也都不由看向平原上空血煞之氣,仔細一看之下,果然,今天的血煞之氣少了許多。

往日,兩人也來收集過血煞之氣,但是,血煞之氣並沒有這麼少,今天雙大勢力交戰,血煞之氣應該更多才對,現在反而少了,這就有些異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