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老秦同志的這句話,秦少傑表示十分不明白。什麼叫不是普通人就是被外星人抓去改造過?

凌芳爲難了,不知道該怎麼跟老秦同志解釋,無奈的看向秦少傑。

“我來說吧。”秦少傑嘆了口氣說道。“爸,無論你看到什麼,都別叫啊。”


“怎麼着?你要現形了?”秦懷仁斜着眼看着秦少傑說道。

秦少傑苦笑了兩聲,也沒反駁,“唰”的一下,從乾坤袋中喚出虎魄劍。

秦懷仁正盯着秦少傑,準備看他要幹什麼的時候,卻突然發現,秦少傑前面飄着一把劍,頓時從沙發上蹦了起來,一溜煙的跑進了廚房。

“呃?”秦少傑愣住了,不明白老秦同志這是怎麼了。但是片刻後,腦門子上的冷汗就唰唰的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片刻後,只見老秦同志又從廚房裏跑了出來,只不過手中卻多了一把菜刀。直接作勢就對秦少傑砍了過來。

“小兔崽子,還敢跟老子動刀動劍的。老子乾脆剁了你算了。”老秦同時怒氣衝衝的說道。

“哎,爸,你別。”秦少傑見勢不妙,連忙把虎魄劍又收了回去。

“爸,我不是那個意思。哎呀,你再看。”說着,秦少傑原地漂浮了起來。就那麼懸在半空中,看着手裏提着菜刀,準備活颳了他的老秦。

秦懷仁先是一愣,緊接着說道。“這就是你說的不是普通人?小王八蛋,學了點魔術就不是普通人了?地球上的魔術師多的是,也沒見人家禍害姑娘去。”說罷,又舉起手裏的菜刀。

秦少傑苦笑不已。自己的老爹,咋就還看不出來呢,人家變魔術都是要用道具的。自己剛進門,啥也沒有,哪來的變魔術啊。

“好吧,爸,給你看最後一樣東西,看完了,要打要剁你隨意吧。”秦少傑說着,從半空中落了下來,然後又向前走了兩步。緊接着,一陣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後,雷神之翼便泛着紫色的電光,出現在了秦少傑的背後。

也幸好年前老秦家搬了新房子,要是過去的那個小房子,這雷神之翼一出來,還不知道得毀掉多少東西。

閆闖傻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秦少傑背後那兩隻巨大的翅膀。

“爸,你現在明白了吧。”秦少傑苦笑着說道。他本來想找個合適的機會再跟父母說的。

“噹啷”一聲,秦懷仁手中的菜刀直接掉在了地上。愣愣的看了秦少傑三秒後,眼皮一番,直接暈了過去。

也幸好凌芳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差點摔倒在地上的老秦同志。


哎喲,這下可玩大了,把老爹嚇暈了。

秦少傑飛快的收起雷神之翼,慌慌忙忙的跑了過去。 “爸,你別這麼盯着我行不,看的我毛毛的。”秦少傑苦笑着說道。

自從秦懷仁醒過來後,就那麼一句話不說,用看稀有物種似得的眼神看着秦少傑。這讓秦少傑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爸,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可別嚇我,我是你兒子秦少傑。”秦少傑鬱悶的說道。早知道您老這樣,那我還不如挨一頓皮帶算了。

“你身上有一顆痣,在哪?”秦懷仁突然問道。

“呃?”秦少傑被問瞢了,然後面色古怪的看着秦懷仁說道。“爸,這個,不太好說吧。”

“快說。”秦懷仁沉聲說道。

“好好好,我說。”見到老爹說話了,秦少傑也顧不得許多,連忙說道。“在,在左邊屁股上。”

“噗哧。”

秦少傑話音剛落,歐陽瑤便忍不住笑了出來,凌芳跟風鈴也是掩住嘴忍俊不禁。她們都跟秦少傑發生過關係的人,竟然都沒注意到秦少傑的屁股上有顆痣。現在被秦少傑自己說出來,頓時覺得好笑。甚至一向無慾無求的凌芳,都冒出了是不是晚上看看的想法。也只有秋若,臉色通紅的低頭站在那,但肩膀一抖一抖的,也是在強忍着笑意。

“還好,你是我兒子。”半天,秦懷仁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我暈哦,秦少傑用手拍了拍腦門,鬱悶的想道。

感情您老還認爲我被外星人抓去改造了,現在就是披着一張人皮的機器人?再說了,我要是真被改造過,人家外星人那高智商,還鬧不清我哪有顆痣嗎?

對於老秦同志的這種行爲,秦少傑表示十分無語。

“爸,你現在相信了吧?”秦少傑問道。

秦懷仁又是盯着秦少傑一陣發呆,才緩緩說道。“你,你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翅膀?”

“這個,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也說不清楚。”秦少傑抓了抓頭髮,說道。“爸,別問了,總之我會找個時間,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說清楚的。”

“好。”秦懷仁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秦少傑的解釋。

“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幹了些什麼,但是,你始終是我兒子,你要敢對不起這些對你好的女孩,我一樣吊起來揍你。”

“我知道了,爸。”秦少傑認真的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對不起她們的。”

“對了,還有。”秦懷仁突然拉住秦少傑說道。“你的這些,就是這些特殊的能力,先不要告訴你媽了。”


秦少傑點了點頭,這個不用老秦說,他小秦也不會再去多嘴了。把自己老爹都能給嚇暈過去,老媽就更不用說了。爲了老媽着想,自己還是儘量的瞞下去吧,如果等到哪天實在瞞不住,非說不可的時候,那時候再說吧。

“你這孩子。”秦懷仁笑着,如小時候一般,摸了摸秦少傑的腦袋說道。

“一眨眼,你都這麼大了,就要結婚了。呵呵。雖然你小時候我跟你媽沒怎麼管過你,但並不代表我們不在乎你。”說着,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點了一根菸,繼續說道。“是後天舉行婚禮嗎?”

“是的。我安排在後天,請的客人也會在明天晚上或是後天一早就到。”秦少傑說道。

“知道了,這已經下午了,等會收拾下,去店裏接你媽媽,我們在外面吃飯。”秦懷仁頓了頓,說道。“家裏的親戚我就不通知了,通知了,他們也不見得能來。”

“我知道。爸,你就把你們那些關係好的業主請來就行了。”秦少傑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家那點親戚,還是不要請來的好。

……

“兒子啊,兒子,你這事鬧的啊,你怎麼不提前跟媽說呢。你說你,一下鬧出這麼大的事,還馬上就要結婚,你說,我跟你爸什麼都沒準備,這可怎麼辦啊。”秦母剛一上車,就開始對秦少傑嘮叨上了。

“媽,你放心好了。”秦少傑摟住秦母的肩膀說道。“一切的事情我都讓伊森提前回來安排好了,婚車明天也會從京華那邊開過來的,房子也已經讓伊森買好了。”

“你這臭小子,居然全都準備好了。”秦母無奈的笑了笑,但笑着笑着,眼淚就出來了。

“兒子啊,一眨眼你就長大了,現在都要結婚當爹了,我都要當奶奶了。這時間,過的可真快啊。兒子啊,你可不要娶了媳婦忘了娘啊,記得要常回家看看。”

“媽,你這說的是什麼啊。”聽了老媽的話,秦少傑哭笑不得。

“人家都說女兒是老爸前世的情人,嫁閨女的時候,老爸纔會捨不得呢,現在是你兒子要娶老婆,你哭什麼呀。”說着,便扯着衣袖替秦母擦了擦眼淚。

“再說了,我還要回京華去的,你跟我爸也可以去那邊住啊。”


一下午,秦少傑就在老爸老媽的各種問題跟教育下度過,直到晚飯過後,才得以解放。

也好在新家的面積大,不然還真的住不開。四間臥室,秦父秦母一間,歐陽瑤跟秋若一間,風鈴獨佔一間,然後,凌芳便被秦少傑硬拉着,跟自己一間。至於閆闖—–暫時從男僕升級到了廳長,客廳裏睡沙發。

……

“芳兒,你會不會怪我太花心?”摟着懷裏的凌芳,秦少傑輕聲問道。

“會。”凌芳答道,當秦少傑想說什麼的時候,卻被制止住。

“少傑,我何嘗不想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呢,但是,我知道,你其實並不花心,別人對你好十倍,你便對別人好百倍,這是你的優點,也是你的缺點,就是因爲這樣,所以,你才更讓女子着迷。就像你對我一樣,那些女子便都是因爲你的這種性格,才死心塌地的跟隨你。”

“我……芳兒,對不起。”秦少傑想說什麼,但終究只說出這三個字。凌芳越是理解他,就讓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對不起凌芳。

難道哥真的是魅力太大了?秦少傑琢磨了一遍凌芳的話,暗自想道。

“我沒有怪過你,何來對不起呢?”凌芳輕笑道。

“可我總覺得欠你的太多。”

“那好辦啊,你現在就還給我。”凌芳突然一改常態,笑嘻嘻的說道。

“啊?”秦少傑愣了下,問道。“怎麼還?”

“你……”凌芳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讓我看下你那顆痣!” 結婚,生子。這是每一個人都要經歷的過程,而在將要面對這個過程的時候,不少人,尤其是男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恐慌,害怕,甚至有的還會選擇直接逃婚。這些情況,被一些專家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婚前恐懼症’。

秦少傑同學現在,就得了這種不是病的病。

昨天忙了一整天,把來的客人全部安頓好,又跟伊森一起忙活着酒席的一系列事情,直到半夜兩點,秦少傑才睡下,可不到兩小時便又醒了過來。一想到自己要結婚,他竟然感覺心裏有些慌慌的,然後……失眠了。

此時,所有人也都已經起來了,包括不伊森跟克里爾斯也都來了。早上五點,他們就要從秦少傑家裏出發,然後去河西縣接新娘子艾曉慧。

“我現在心裏有些慌,怎麼辦?”幻影上,秦少傑屁股就跟坐在針氈上一樣,不停的挪來挪去,病急亂投醫的推了推正在開車的伊森問道。

大哥,從車隊出發到現在已經二十分鐘了,你問我都十遍了,我哪裏知道啊。

伊森被秦少傑問的快煩死了,這哥哥雖然有女朋友了,但也沒結過婚不是,這場面,縱使他是世界第一殺手也應付不來。

“就當做了一場夢好了。”伊森無奈的說道。

“啪”秦少傑一巴掌拍在伊森的後腦勺上。也多虧伊森技術好,不然這一下,可要造成車禍了。

“幹嗎?”伊森莫名其妙的問道。

“疼嗎?”

“廢話,我拍你一下試試。”

“完了完了,明明不是做夢。”秦少傑哭喪着臉說道。

秦大官人此時覺得,結婚比讓他自己單挑整個魔道還要可怕。

雖然已經快到九月份,但早上六點多,天色卻早就大亮,不少上班一族都早早的起來,跑步鍛鍊或買早點,秦少傑的迎親車隊,可謂是讓這羣人過足了眼癮,不少未婚適齡男同胞一個個羨慕的恨不得新郎是自己。


打頭的是秦少傑那輛銀白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後面跟着不下百輛頂級名車,賓利,邁巴赫,保時捷,法拉利,一水全是象徵着祝福的紅色,就連前面攝像的,都是一輛原裝敞篷的軍用悍馬。這樣的車隊,別說在紅峯市,就算放眼全國,也幾乎見不到。這些車,全都是秦少傑聯繫李援朝,連夜從京華開過來的,有借的也有租的。

這樣豪華的車隊,直接導致一輛開着寶馬七系列的騷年雙手一顫,然後衝上了馬路牙子。

“媽媽的,自己這叫車嗎?”寶馬騷年苦惱的嘟囔着。

從市裏到河西縣,不過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就在秦少傑心慌意亂的時候,車隊便已經開進了艾曉慧家所在的村子。

銀白色的勞斯萊斯剛一拐進村子的路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便響了起來,路邊早已經圍滿了本村或者外村來看熱鬧的人。那叫一個人山人海,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上面哪位領導來了,纔會弄出這麼大的排場。

“嘿,大兄弟,這是誰家嫁閨女呢,這麼大的排場啊,這得花多少錢啊。”一個穿着一身舊衣服,一笑就露出一排整齊的大黃牙的中年男人,拍了拍身邊踮着腳看熱鬧的人問道。

“哎呀,你不是我們村的吧。”男人說道。

“是啊,我是東村的,這不早起幹活,就看到你們這邊圍了這麼多人,過來湊個熱鬧唄。”中年男人咧開嘴笑了笑,從兜裏掏出一盒五塊錢的黃山煙遞了一根給對方,問道。“快說說,這誰家嫁閨女呢。”

“那就難怪你不知道了。”男人點着煙,抽了一口說道。

“這是我們村艾向陽老艾家嫁閨女,據老艾他婆娘說,這女婿是京華人,有錢的很,據說資產幾十億呢。”

“啥?幾十億?”中年男人剛叼在嘴裏的煙直接掉到了地上,不可思議的問道。“大兄弟?你是說這家的女婿那麼有錢?”他不敢想象,自己一年到頭,連打工帶種地的,也就兩萬多塊的收入,這幾十個億,恐怕他這輩子到頭也賺不上。

“可不是嗎。”男人說道。“你看,你看最前面那輛車,據說就要一千多萬,這後面的車,哎呀,這可得有一百多輛啊,每輛都得幾百萬萬啊。”

“乖乖,這可了不得。”中年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整個車隊,吶吶的說道。想想自己嫁閨女的時候,人家弄來十輛夏利,自己就高興的屁顛屁顛了。現在看看人家的婚車,貌似那十輛夏利湊起來也買不起人家一個輪子。

隨着人們的討論,車隊也漸漸駛入了村子,在村前的打麥場停了下來。

主要是因爲車太多了,實在停不開,還有不少車都停在通往村子的路上,在緩緩的掉頭,然後停在路兩邊,好方便等下幻影從中間過去。

隨着一身名貴西裝的秦少傑下車,在艾曉慧家裏陪了一晚上的凌芳幾女也都走了出來,站在艾曉慧家的大門口,面帶笑容的看着此時一臉緊張的秦少傑。

還沒來得及進村子,秦少傑一行人便被攔了下來。

“這位就是姑爺吧。”一個滿臉雀斑的村妞笑嘻嘻的說道。“按着規矩,你要進村娶我們曉慧姐,可得掏紅包喲。”

“是呀,是呀,掏紅包。”一羣年紀都不大的姑娘小夥也附和着起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