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絕望的哭泣聲在哪裏?

這可是***時最最喜歡聽到的兩種聲音。

手下的應答聲能顯示出自己的權威,儘管是幫派中最底層的一個小頭目,可那也是頭目!掌管一條街的頭目。

從對手絕望的哭泣聲中,他能發現存在,不錯,是強烈的存在感,只有對手的哭泣才能證明你的成功!

這些纔是自己存在的價值啊!可如今,這價值呢?這聲音呢?

他奇怪地睜開了眼睛,卻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嚇得目瞪口呆。

帶來的十幾個兄弟,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統統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而那個黑臉小子龍江,卻已經解開了兩個被抓的學生的繩索,笑嘻嘻站到了自己面前,那個小胖子一臉寒霜,正低頭找着傢伙,看樣子要來個狠的,那個濃眉大眼一臉正義的傢伙,緊握着拳頭,正怒目而視。

龍江眯着眼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呵呵,大金牙,劉偉是嗎?我想我們應當重新談談啦!”

劉偉蒙圈了,看看地上東倒西歪的手下,望着三個漸漸圍攏過來的年輕人,有些害怕了,慢慢後退着,嘴裏的煙啪嗒一聲,摔落到了地上。

“陽痿、齊升,你們捱打了嗎?”龍江不理他,漫不經心問着陽痿和齊升,手裏伸向褲袋掏着煙,卻不知怎麼的一下掏出了那個銀色小盒子。

“我捱了一個嘴巴。”陽痿氣呼呼摸着一根棍子,惡狠狠走了過來,鼻子明顯有血跡流出,看來這一嘴巴打的不輕。

“他們踢了我兩腳。”齊升胸膛起伏,顯然踢的很疼。

“好了,給你們五分鐘時間。”龍江笑眯眯。

“我草,你們要幹啥?”劉偉終於不再裝鎮定,跳着腳想跑,卻被齊昇陽痿一前一後圍住。

劉偉大恐,呲着金牙,哆哆嗦嗦道:“我警告你,你們打了我,黑風幫胡老大不會放過你的。”

“草,我特麼現在就不放過你!”陽痿抹了把鼻血,舉着棍子第一個衝了上去!

……

五分鐘後,三個好兄弟坐在地面一處廢棄的輪胎上抽着煙,看着已經昏過去的大金牙劉偉和他的狗腿子,不禁有些犯愁。

“老大,這幫傢伙也不能都殺了,咋處理啊?”陽痿眨巴着小眼睛問道,旁邊扔着一根帶血的木棍,剛下給了大金牙和幾個昏迷傢伙好幾下,顯然打得十分過癮。

齊升沒有說話,眼神有些遊離:

一天前他還是個中規中矩的大學生,不料今天卻接連奇遇。

先是參與了痛毆三江四少的行列,然後又和鼎鼎有名九龍大佬範大嘴喝了頓大酒,晚上卻又被一夥窮兇惡極的傢伙所綁架,最離奇的是突然獲得了翻盤機會,把學府路一片最牛逼的混子頭大金牙一頓臭扁!

尼瑪這生活過的,真是跌宕起伏,讓人意想不到啊。

“要不,我給我哥打電話?他肯定有經驗,知道怎麼辦?”齊升出着主意,大眼睛看着龍江。

龍江低頭手裏擺弄着一個銀色的盒子,久久卻沒有說話。


山村桃源記 從奧,老大,你倒是說句話啊,總玩個盒子幹毛!噢,難道是下午那個美女送的定情禮物?”陽痿一把搶過那個銀色盒子,不由分說打開,拿出了那個顏色灰撲撲的古怪手鐲。

“這啥東西啊?咦,側面有兩條魚,尼瑪刻的好像,哈哈。”沒等說完,一股鼻血突然流了出來,滴到了手鐲上,把整個盒子弄成了一片鮮紅。

“喂,你別碰!我草!” 天庭賞罰官 ,不由愣住了。


“老大,我,我不是故意的。”陽痿抖着肥厚的脖頸,看着被血污的手鐲,有些訕訕道。

見龍江變了臉色,陽痿有點不安,認識他好多年,從來沒看老大這臉色。

龍江舉着手鐲,看着陽痿,瞅着他心裏發毛。

“啊痿,你老實告訴我,你喜歡驚險刺激的生活,還是喜歡穩穩當當,上學工作結婚生娃的平靜生活?”龍江終於開口,目光炯炯望着陽痿。

齊升見兩人說話莫名其妙,不禁撓了撓腦袋,說實話,讓他選的話,他喜歡前面的生活。

人的青春只有一次,誰不想活的燦爛精彩一點啊?

果然,陽痿擦乾淨鼻血,鄭重地摸了摸龍江腦門,瞪着綠豆小眼睛奇道:

“老大,你最近愛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這還用問嗎?當然是驚險刺激,最好像你一樣,這妞啊,一個接一個,瘋了一樣找過來纔是最好捏。”

龍江摸了摸鼻子,斟酌着怎麼說:“啊痿,有種東西,我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但是有了他之後,十分牛逼,一拳打到牛比上,牛比壞了,不知你想不想要?但是有一點,這玩意可能副作用也很大,有可能……”

龍江沒等說完,陽痿一下瞪大了綠豆眼,放出了熱切目光:“功法?丹藥?靈魂附體?行,老大,只要好玩,啥都行!”

龍江鬆開了緊皺的眉頭,彷彿下定了最後的決心,拍了拍死黨的肩膀:

“阿痿啊,這可不怪我,是你選的。”

在兩人好奇目光中,他手裏捏起一根斷掉的手槍撞針,手指捻了捻,鐵屑紛紛,竟然很快弄出一個鋒利的針尖,慢慢向手鐲的魚眼扎去! 「嗯,是感覺到有點餓了!」江帆點頭道。

「那我們去草屋吧,我們早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劍背豬肉呢!」趙冰倩道。

眾人回到草屋坐下,陳麗拿出劍背豬烤肉,聞到劍背豬的香味,江帆肚子立即咕咕響起,「哦,那我不客氣了!」江帆拿起劍背豬烤肉立即大口撕咬起來。

「哦,這劍背豬烤肉真香,是誰烤的?」江帆一邊吃著一邊道。

「這劍背豬是陳麗在山下獵獲的,是陳麗燒烤的,味道不錯吧!」趙冰倩微笑道。

江帆驚訝地望著陳麗,「麗麗,你現在可以殺死劍背豬了!進步很大呀!」江帆豎起大拇指道。

要知道陳麗本來就是一柔弱的女孩子,什麼功夫都不會,一切從零開始,現在可以單獨殺死劍背豬了。

「是呀,我們幾個人同時修鍊,陳麗的進步最快了!連易師姐和馬掌門都誇獎她呢!」司馬紫燕微笑道。

「哎呀,你們就別誇我了吧,你們的進步也很快呀!易師姐和馬掌門也誇了你們呀!」陳麗有點不好意思笑道。

「說實在的,你們進步都很神速,在短短的不到一年之內就達到了辟穀後期,其他的人可要五到十年才能完成呢!就連修鍊神速的馬掌門都用了兩年時間才完成呢!」翁曉偉微笑道。

「好了,你們都不要互相拍了,我吃飽了!」江帆打了一個飽嗝。

「哦,主人,翁曉偉暗戀的易師姐來了!」納甲土屍道,他已經聞到了易琳的氣味了。

翁曉偉臉一紅,瞪了納甲土屍一眼道:「傻蛋,你胡扯什麼!」

「嘿嘿,你本來就是暗戀易師姐呀,你怎麼不敢承認呢!喜歡一個女人就要勇敢去表白,要像餓狼一樣纏著她!這可是我主人的至理名言!」納甲土屍道。

「呃,我說過這話嗎?我怎麼不記得了呢!」江帆搖頭道。

一旁的趙冰倩、陳麗等人立即捂著嘴巴偷笑,翁曉偉臉更紅了,此時易琳剛好踏進門,看到眾人偷笑,翁曉偉滿臉通紅,驚訝道:「你們有什麼好笑的事嗎?」

「翁曉偉暗戀你呢!」納甲土屍道。

翁曉翁頓時急了,他滿臉通紅道:「傻蛋,你胡說什麼,我可沒有暗戀她呀!」


易琳臉立即通紅紅,她瞪了納甲土屍一眼,「傻蛋,你鬼扯什麼!翁師弟怎麼會暗戀我呢!」

「是真的,他懷裡揣著你的肚兜呢!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摟著你的肚兜睡覺呢!」納甲土屍毫不顧忌道。

翁曉偉頓時傻了眼,「傻蛋,你怎麼瞎扯呢!我可沒有這麼變態哦!」翁曉偉臉變成了豬肝色,他心都跳到嗓子眼上了。

易琳疑惑地望著翁曉偉,她前段時間丟了一件肚兜,納甲土屍這麼一說,她還真的有點懷疑翁曉偉。

翁曉偉見易琳用疑惑的眼神望著自己,急忙辯解道:「易師姐,你可別聽傻蛋瞎說!我可沒有偷你的肚兜!」

易琳看到翁曉偉急成那樣,撲哧笑道:「翁師弟,我相信你的為人,肯定是傻蛋胡說的!」

「呃,易師姐,我傻蛋從來不瞎說,不信你脫翁曉偉的衣服就知道了!」納甲土屍道。

易琳臉羞紅道:「傻蛋,你今天怎麼了,胡亂說話呢!」她一個姑娘怎麼去脫一個男人的衣服呢!這要是傳出去,那還不成為笑料!

「傻蛋,我不知道是那裡得罪了你,我就脫衣服來證明我的清白!」翁曉偉立即開始脫衣服。

易琳當即滿臉羞紅道:「翁師弟,你這是幹什麼呀!」她急忙轉身跑出了門。

「呵呵,翁曉偉,你這是耍流氓呀!」 黑色梟雄的媽咪新娘


一旁的江帆、趙冰倩、陳麗等人忍不住笑了,這個翁曉偉被傻蛋給害慘了。

突然門口傳開易琳的聲音:「明天你們幾個和我一起下山去安齊鎮賣內丹!」

「哦,太好了,我們終於可以下山去了!」黃富喜悅道。

翁曉偉立即穿好衣服,一把抓住納甲土屍的衣領道:「傻蛋,你今天為什麼要陷害我?你給我說清楚!」


「呵呵,曉偉哥,我這可是幫你忙呢!可是你卻沒有把握機會!」納甲土屍笑道。

「傻蛋,你這是幫我,我看你這是害我呢!如果她誤認為我偷了她的肚兜,那她還不恨死我了!」翁曉偉道。

「翁師兄,你不要責怪傻蛋,他剛才的確是幫助你。你應該順著傻蛋的話趁機表達你對她暗戀和愛慕之心,讓她知道你是這麼愛慕她,她就會接受你的。」江帆道。

「傻蛋這是在毀壞我在易師姐心目中的形象!她肯定厭惡我了!」翁曉偉不悅道。

「翁師弟,你錯了!其實易師姐對你是有好感的,只是你們之間關係沒有挑明,今天本來就是一個機會!可惜你沒有那個膽量!」江帆搖頭笑道。

「誰像你江帆那樣色膽包天呢!」趙冰倩瞪了江帆一眼。

「呵呵,我要不是色膽包天,你會喜歡我嗎?」江帆對著趙冰倩笑道。

「去你的!」趙冰倩嬌羞道。

「翁師兄,你暗戀易師姐好多年了吧,你早應該表達了!作為女人,她肯定希望被男人愛慕,也喜歡大膽表達愛意的男人!這也是我們喜歡江帆的原因之一。」陳麗道。

「可是,我害怕易師姐拒絕我呀!如果她拒絕了我,那我們以後如何相處呢?」翁曉偉為難道。

「呵呵,翁師弟,你也太不自信了!還沒表達就害怕遭到拒絕!你只要表達了就算被拒絕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作為男人臉皮就要厚點!就要像傻蛋的皮一樣厚如城牆!」江帆笑道。

「呵呵,我的皮比城牆還厚!這可是我的優點」納甲土屍笑道。

翁曉偉是乎下了決心,「好,明天我們去安齊鎮的時候,我就向易師姐表達我的愛慕之心!」翁曉偉點頭道。

「這就是對啦!男人就要敢愛敢動!」江帆拍累了拍翁曉偉肩膀道。

「小富哥,曉偉兄弟,天已經黑了,我們出去吧!我主人和主母要辦正事了!」納甲土屍道。

一旁的陳麗、趙冰倩、司馬紫燕、司馬紫蝶等人臉立即紅了,「傻蛋,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陳麗瞪了傻蛋一眼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齊升徹底蒙了,一再咬着舌頭,如果不是舌尖傳來的劇烈疼痛,提醒他的確生活在現實中,他幾次都懷疑,自己是否在做夢?

抑或穿越?

先是一團詭異的綠光包圍了龍江的手掌,那團憑空而來的綠光,映照廢棄廠房如同殭屍工廠,十分詭異。

然後那團綠光竟然變換着形狀,一會是副太極圖,一會變成了兩條大魚,一會兒又化成了一副奇怪的星空,最後竟然鑽進了陽痿的左手!

更怪的是陽痿和龍江的對話,聽得齊升都要抓狂了。

虛擬界面?

征服點?

綠色屏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