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是用同樣境界的弟子,光明正大的把東門望擊敗,他們若是現在還狡辯,才是真正的笑話。

「挖礦挖礦!哈哈哈!」張川大笑起來,「千刃谷弟子全體給我們猛虎寨挖礦,哈哈哈哈……」

其餘人也同樣大笑,一聲高過一聲,嘲諷的笑聲如大風一樣把千刃谷弟子壓的抬不起頭來。

「哎,我們這一屆弟子……比不過啊!」金誠長嘆一聲。

「以後肯定要淪為笑柄!」孟喻也苦著臉,雖然在宗門裡大家關係一般。但到了外面,所有弟子都會主動維護宗門的臉面。

因為只有宗門有面子,他們才能有面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方一諾握緊拳頭,他也是千刃谷的一員,這些嘲笑笑的不單是景紅陽和東門望,笑的也是他!

「讓我來!」方一諾懷著一腔憤怒出聲道。

因為千刃谷弟子現在都閉嘴了,所以他的聲音顯得格外突出,千刃谷弟子都看向他。

「方師兄?」金誠等人疑惑的看著他。

方一諾道:「我也是親傳弟子,別的不說,第一關和第二關絕對沒有問題,第三關,也一定會通過!」

別人都只有一種屬性能量,天才也才兩種,他現在已經擁有了三種。別人只會一門武技,他的九式已經有四式了!

而且《九式》還是他的自創武技,九星品階!加上分解之手、異火,方一諾不信,自己還不能越級挑戰!

「親傳弟子?」張川注意到了他,然後笑道:「那我們可麻煩了,因為我們猛虎寨就沒有六星以下的親傳弟子,只能讓普通弟子跟你比試了!」

「哼,不需要!」方一諾指著他,一字一頓道:「就你,跟我戰,敢嗎?」

張川是六星元將,剛剛還戰勝了景紅陽,聽方一諾一說,裝作驚疑的說道:「你要跟我戰?」

「兄弟們,你們聽到沒有,他要跟我戰?」他朝向其他猛虎寨弟子說道。

一人說道:「張師兄,這人還沒睡醒吧?」

「指不定是腦子有問題!」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鬨笑。

張川道:「就你還跟我戰?前兩關過了再說吧,或許我心情好,賞你兩拳。」

方一諾直接跳上第一關的擂台,道:「人呢?滾上來!」

「好小子,你們宗門的七星元將都敗了,還敢這麼囂張,大爺來教訓你!」一名三星巔峰的元將上場了。

「方師兄……原來方師兄這麼勇敢!」台下的弟子不知道說什麼好。按道理說,這時候他們該給方一諾助威打氣。

可經歷過連續兩次被打臉之後,他們自己都沒了信心,更對方一諾難有信心,因為方一諾境界實在太低,甚至達不到人均水平線五星境界。

「來來來,第一關大爺就讓你過不去。」那三星巔峰的元將還在朝方一諾招手挑釁。

方一諾徑直走到他面前,沒有步法,沒有防備。他正要出拳,方一諾突然出手,速度比他快了十倍!

「轟!」他的拳頭打出了氣爆之聲,然後是一聲慘叫,那三星巔峰的猛虎寨弟子飛出了擂台,重重的砸在地上,口吐鮮血。

他的眼睛瞪著,捂著嘴,讓自己的內臟碎片不吐出來,身體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PS:昨天說的補償加更,送上了! 上一刻還在叫囂的猛虎寨弟子,下一秒就被一招秒掉。 九零學霸小軍醫 猛虎寨弟子臉上的嘲笑之意全部收斂起來,張川冷言道:「難怪敢口出狂言,原來有點實力。」

「方師兄,好樣的!」下面的弟子們忍不住叫好,彷彿方一諾的那一拳是他們自己打出的一般。

「欺負三星弟子,算什麼本事,接下來你還能贏嗎?」猛虎寨弟子說道。

方一諾輕笑,道:「橫說豎說都是你們的理,這關卡難道不是你們設定的規矩嗎?好,既然你們不服,那就開始第二關,誰來?」

他跳到第二關的擂台上,這一關該同境界弟子比拼。剛才那個和金誠戰鬥過的四星巔峰弟子準備上場,被張川攔住了。

「你不是他對手,劉浩,你上!」

名為劉浩的弟子站了出來,他的境界離五星已經沒有任何阻礙了。只要他現在閉關,立刻就能突破!

而且他的氣息明顯比金誠強了幾成,說他是個五星元將戰鬥力都不為過。

「果然,這些傢伙還是這麼無恥!」何嘉低聲罵道。

其他弟子也看著方一諾,心裡比方一諾還要緊張。方一諾有過戰勝萬自強的戰績,但那次是因為萬自強太弱。而這次對方明星派的是很強的弟子,有機會贏嗎?

「千刃谷的弟子,都是廢物!」劉浩站在台上粗聲說道,「同階之內,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他雙手呈爪狀,往前一推,便有一種凶獸的氣勢蔓延開來。

方一諾靜靜的看著他,一言不發。他的神識卻沒有鬆懈,把對方的動作盡收眼底。

「吃我虎嘯拳!」劉浩如猛虎下山,打出虎嘯神拳!

方一諾的眼睛微微眯起,心裡作著判斷。「本體力量三十萬斤,爆發之後五十五萬斤。如果是萬自強,可能會被他幾招打死。」

一杯羹 「不過,現在的我比當初何止強了一倍!」

方一諾的身體周圍突然浮現一層土黃色的光暈,那是罡岩體形成的防禦罡氣!

御史不好當 劉浩心裡暗笑,區區護體罡氣就想擋下自己的虎嘯拳,太天真了!自己現在一拳能打死一頭蠻牛!

「轟!」劉浩的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方一諾身上,發出氣爆聲。他的瞳孔猛的放大,因為罡氣並沒有如他想象中的徹底破碎,而是雖然受到損傷,卻還是護住了方一諾的身體。

「完蛋了!對方很強!」劉浩腦中剛剛浮現這個念頭,就見方一諾的膝蓋曲起,身體前傾,一個膝撞打向他。

劉浩急忙手臂交叉在胸前,想要格擋。可等遇到方一諾的膝蓋,他才發現這股力量比自己的虎嘯拳更強!

爆發的威力將他的手骨打裂,劇痛一下傳到了他的腦中,劉浩一腿扎穩,另一腿準備踢開方一諾。

誰知道方一諾速度更快,彈跳而起,用腿劈在劉浩肩上。劉浩只感覺肩上猛的一震,肩骨碎裂,他的身體隨著而倒!

方一諾人落下,一腳正踩在劉浩胸口,問道:「你剛才說,誰是廢物?」

這一刻,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無論是千刃谷弟子還是猛虎寨弟子,視線都停留在了方一諾的腿上。和方一諾同階,甚至境界還比他高的劉浩,剛才還展現自己的虎軀,如今卻像死狗一樣被踩在方一諾腳下,無法動彈!

「你……你會後悔的!」劉浩艱難的吐出一句話,雖然是一句威脅的話,但現在他說出來只會讓人絕對色厲內荏,毫無作用。

都被人踩在腳下了,還有什麼資格威脅?

「方師兄又贏了!」金誠等人高興的大喊起來。

其他弟子似乎受到了感染,也喊道:「方師兄威武霸氣!」

「乾的漂亮!」

「打的好啊,干趴他們,讓他們看看誰才是廢物!」

東門望神色複雜的看著方一諾,即便他心中對方一諾不屑,但這時也覺得方一諾做好的,至少為宗門挽回了一點顏面。

只有景紅陽冷哼一聲,道:「強出風頭,作為親傳弟子,誰都能戰勝同階。這樣做,第三場敗了更丟人!」

眾弟子被他一句話澆滅了剛剛才升起的歡喜之意,是啊,還有最難的第三場。對方見識到方一諾的實力,肯定會派最優秀的親傳弟子出手,境界又比方一諾高,還能贏嗎?

張川怒道:「他已經敗了,你還羞辱他幹什麼?」他指的是方一諾現在還踩著劉浩。

方一諾一愣,道:「哦,對不起,我忘了,我還以為踩著垃圾呢。」

他若無其事的樣子和語氣把猛虎寨弟子氣的牙根直痒痒,恨不得衝過來群毆方一諾!

華俊喝止道:「不要生事,爭鬥只能在擂台上發生,不然你們想兩宗開戰嗎?」

因為他攔著,猛虎寨弟子才按捺住不動手,但嘴上卻沒閑著。他們罵道:「混蛋小子,你還敢繼續嗎?」

「第三場讓老子去,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

「他踩劉浩一腳,我要踩他十腳!」

方一諾在他們的挑釁聲中走到第三道關卡,猛虎寨弟子還在選人參戰,這第三關一定不能讓方一諾過了。

方一諾卻說道:「五星元將不用來了,來了也是被我虐。來點有挑戰性的,你叫張川是嗎?就你來吧!」

張川是六星元將,猛虎寨親傳弟子,實力強勁,而且剛剛還挑翻了景紅陽。方一諾這麼一說,千刃谷弟子心裡都在為他不值。

如果找五星元將,方師兄還有機會贏,可是方師兄太膨脹了,一下要挑戰六星元將,這勝算得小到什麼地步?

「呵,你要挑戰我?」張川冷笑。

「不,是你來阻止我。」方一諾糾正他的錯誤說法。

「找死啊,挑戰張師兄!」猛虎寨弟子罵道。

「簡直不知死活,張師兄,教訓他吧!」他們叫喊著,心裡也期望張川上場。

方一諾的實力,的確在同階里很強。就是那些五星元將也沒把握能攔住他,所以才一起叫囂讓張川上場。

張川道:「好,正好我也看這小子不爽,今天就出手教訓教訓。這可是你自找的,到時候莫要輸不起找理由。」

方一諾正聲道:「放馬過來就是,我輸得起也贏得起!」 張川跳上台,台上一震。他戴上了一副鐵刺手套,妖獸皮革做成的手套外嵌著一根根鋒利的鐵刺。這樣要是一拳頭打在人身上,不僅是拳力震蕩,更能直接通過鐵刺把人戳穿重傷!

他之前的戰鬥都沒有使用這元器,如今戴上,顯然用意險惡。

方一諾沒有使用元器,因為他現在還沒有一柄合適的元器,乾脆不用。

張川道:「你不用劍嗎?」千刃谷弟子學的基本都是劍技,所以他才這樣問。

「對付你,還不需要。」

「等會可別後悔!」張川說著,已經用拳轟來。他的虎嘯拳這次是直接針對方一諾,方一諾耳中響起虎嘯山林之聲,響徹耳膜,震蕩神識。

他穩固神識,直接使用爆炎拳迎接張川的攻擊。

火花四濺,兩人各自後退。剛才的一交鋒,他們就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勁。

「隨便一拳便六十多萬斤!」方一諾謹慎起來,「若是他爆發力量,能達到七十多萬斤,看來這次又要使用熱血沸騰了!」

張川心裡也暗暗吃驚,這方一諾才四星元將,就能爆發六十萬斤的力量,當真可怕!

不過,仍他再天才,這一關自己也決不能讓他過去!這是各自宗門的顏面之爭!

「龍行虎步!」張川突然使用出一套步法,只見他腳步飄逸,落地無聲,在方一諾身邊飛速移動,虎嘯拳聲干擾著他的神識,讓他根本看不清張川的身影。

方一諾不得不把罡氣放出,防禦自身。

「轟!」一拳突然朝他的后心而來,方一諾轉身格擋,誰知道那一拳只是需招,張川一拳轟在了他的前胸。護體罡氣瞬間破碎,方一諾胸口被鐵刺刺進半寸,還好他血肉都經過淬鍊,倒不會出大事。

方一諾左手抓住張川的拳頭,用力一捏,只見張川的那隻拳套化作一層粉碎落下,消失不見!

張川吃了一驚,猛的一個后跳,保持到安全距離。他心裡暗自納悶,自己的拳套是七星將階元器,這方一諾怎麼能一下子把他捏碎了?他的手不可能有百萬斤力啊!

殊不知,方一諾是用了暴力分解,強行摧毀了他的元器。

「繼續用步法,他找不到我的身法,數次攻擊就能擊敗他!」即便張川失去了一隻拳套,但方一諾卻是受了傷。

方一諾也不斷移動身體,可速度沒有張川快,又是一拳擊中了方一諾的背後。方一諾抓住拳套,分解了另一隻,可他的身影已經受了兩拳,震的那部分筋脈都快斷裂了。

「好煩,必須打斷他!」方一諾心裡想著辦法。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方師兄沒辦法應付了,這樣下去要敗啊!」

「那張川真是太強了,方師兄能堅持這麼久已經不錯了。」

「哎,千刃谷還是要敗。」

……

台上,方一諾周圍突然燃起火焰,形成一道火牆,把他包裹在裡面。

「異火!」猛虎寨弟子驚訝的喊出來,「這小子竟然有異火,難怪敢挑戰張師兄!」

異火形成火牆之後,張川的步伐就被破了。因為他無法在異火中自由穿行,速度受到影響。

「手段還挺多嘛!」張川停下步子,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只見他元力注入手臂之後,右手的肌肉突然膨脹起來,還長出黑色的長毛。

「妖獸血脈之力!」千刃谷弟子也認出來,「這傢伙煉化過血晶!」

血晶是妖獸血脈之力凝聚而成,非常珍貴。方一諾以前也曾經煉化過一隻蠻牛的血晶,不過那妖獸的血脈太弱,現在對他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張川的右手完完全全變成了一隻虎爪,他握緊拳頭的時候,肌肉彷彿要爆炸一樣,青筋暴起。

對應的,方一諾也不再保留實力,使用熱血沸騰。暴躁的火屬性能力湧入血液之中,他整個身體都開始升溫,隱藏在血肉里的能量被激發出來。

「來吧!」兩人再次拳拳相接,張川的轟擊帶著一聲聲的虎嘯聲,而方一諾的拳頭燃燒著異火,打的空氣嘶鳴,眾人看得目不轉睛。

「絕對都有七十萬斤的力量了!」金誠震驚道,「想不到方師兄能做到這種地步!」

「是啊,剛才景師兄都沒逼出張川的實力!」

這弟子的話讓景紅陽滿臉羞憤,他一開始以為自己能碾壓張川,誰知道被張川用步法把攻擊都躲過去了,最後反而戰勝了他。

「七十五萬斤!」張川的拳頭力量還在增長,他的妖獸血脈之力漸漸發揮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