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知許沉默地望着他們,表情略帶無奈。

「那個…」身為班任的王義東端著保溫杯最先發話:「寧知許,要不是因為你父親向我們說明原因,你這完全算是曠課,記處分多少次都不為過。更何況,你上次打人的事情處分還沒消呢。這件事就很惡劣了。」

語文老師李穎接話:「是十分惡劣。而且你還偏科,數學上次答150,語文只答147,怎麼瞧不起我?」

教數學的小老頭乾咳一聲:「他在我課上也睡覺。」

新來的英語美女老師加入話題:「我就沒看過他的正臉。永遠都是一坨黑髮。」

化學老師生物老師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楊勇補充:「可真是惡劣啊。」

寧知許:「…….」

他想給他們拉個群聊,群名就叫『花樣吐槽寧知許』。

少年扯唇,恭恭敬敬鞠躬,態度好的像個乖寶寶:「老師們對不起。」

校霸低下頭顱。

眾人又抬手舉杯喝水。

然後默契道:「就這?你以為學校是你家?」

幾個人顯然有備而來,跟他談條件的。

寧知許直接幫他們鋪台階:「我什麼處罰都接受。」

「好。」

就在等他這句話。

不滿他偏科的語文老師率先出擊:「把落課這兩周三篇文言文各抄十遍。」

數學老師不甘示弱:「我那還有12套卷子。」

英語老師跟風補刀:「我是新來老師,對寧知許同學還是抱有希望的。處罰就算了,你就給我把下冊書第四單元和第五單元單詞抄一百遍吧。」

好一句『處罰就算了』。

王義東聽不下去了,拍著桌子站起身:「各位老師手下留情,畢竟他還要整理半本物理筆記。」

寧知許再度無語。

看少年孤立無援,楊勇出來伸張正義:「我不教學,我對寧知許只有一個要求,以後學校任何活動,尤其是競賽活動,都要參加。然後再寫份檢討交上來。這次就不用公開念了,給你留點面子,就貼公告欄上一周就行,別忘記署名。」

這他媽一個比一個狠。

註定要陪小姑娘留在十中,對於以上一切要求,少年無條件妥協:「行。」

所有老師對視一眼,碰了個杯。

*

*

寧知許是在早自習下課前跟着王義東回教室的。

教室里所有人都在安安靜靜學習。

俊美少年背着包出現在教室門口,注意到這一幕的女生小小低呼一聲。

最後一排的兩人也抬眼去看。

曲泊陽瑟瑟發抖,抱緊桌子:「南南,我用了他的桌子,討厭鬼會不會打我?」

南意莫得感情:「你反正不是第一次挨打了。」

因為轉來了個曲泊陽,班級里沒有空位了。

王義東也注意到這個問題,指了指後排寬敞的位置:「寧知許,你去隔壁二班搬套桌椅,他們班有富餘的。為了防止你對同桌作惡,你到時候自己坐到窗邊去。」。好神奇…

張文看着防禦陣法光罩打開的那一幕,眼神再次一亮。

對於陣法的學習慾望瞬間增加了不少。

再加上原本控制身體的實驗,也需要學習陣法。

這一下子,直接就把張文對於陣法的學習慾望給轟到了最頂!

看來…

這一陣子,要努力了…

心中一邊

《我的細胞好像要造反》第121章這個世界水好深 「得罪師姐,當死!」

林銘一聲低喝,甚至,少年身上流淌而出的凜冽殺意,讓這名上前挑釁的小弟,都是心神一顫。

殺過人。

他從林銘的眸光和氣息中判斷,此子,手上必然沾染過鮮血。

蘇瑤一笑,這一笑,竟然帶着一絲溫柔。

可能,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不過,被一個帥氣的小師弟,如此維護,心裏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嘩。

林銘這邊的動靜,自然,吸引了周圍一些食客的關注。

「嘶,那標誌,是骷髏匪團?」

「沒錯,是他們,這小子惹大禍了,要知道,骷髏匪團可是積極護短的,一旦招惹了他們,不死不休!」

「看他們的衣衫,應該是宗門,或者一些家族出來試煉的弟子。」

「可是,骷髏匪團管你誰,這些年死在他們手中的天才,宗門弟子,還少么?」

「骷髏匪團每一人,手上都沾滿了鮮血。」

……

周圍議論之聲,嘩然而起。

他們望向那身穿骷髏標誌衣衫的男子,臉上紛紛露出了畏懼之色。

反之,當他們看向林銘和蘇瑤的時候,卻滿是悲憫和同情。

畢竟。

這一對兒男女,男的俊逸瀟灑,女孩兒可愛,身材更是誘人無比,可惜,招惹了骷髏匪團。

那下場,將會無比的凄慘。

「小子,你放手!」

「老子讓你放手,你特么聽到沒有?!」

一同來的,還有另一個骷髏匪團的男子,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林銘的鼻子,破口大罵道。

甚至。

那口水,都差點兒噴濺到林銘的臉上。

嗡。

一道輕輕的顫音,響徹全場。

光華閃爍,銀色流光,炫目無比。

「噗嗤。」

鮮血飛濺,直接飈射出去老遠,直接濺射在了一名剛才幸災樂禍的看着林銘二人的食客臉上。

嚇得其尖叫不已。

「你。」

那一名,剛才,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林銘的骷髏匪團男子,那喉嚨之處,直接被一桿銀色長槍洞穿。

即便死,他都沒有預料到。

眼前的,這個臉上還帶着一絲稚嫩之色的少年,竟然敢真的動手殺他!

骷髏匪團。

林銘從兩人身上,隱約中都看到了血腥之氣,這是一種殺戮才能形成的氣質。

既然為匪寇,其上,必然沾染了許多無辜之人的鮮血。

另一方面,他們竟然敢得罪師姐,更是罪無可恕!

所以,林銘狠辣出手。

一槍,以其鮮血,洗鍊他的長槍,銀龍。

沒錯。

這一柄通體用鐵精打造的長槍,璀璨無比,宛若銀子所鑄,既有鐵的堅硬,有帶有銀的柔韌。

出槍如龍,所以,林銘將其命名為:銀龍!

銀龍出,必見血。

「啊,小子你死定了,竟然敢殺我骷髏匪團的之人。」

被林銘抓着一隻手腕的骷髏匪團的小弟,雖然,已經嚇得雙腿顫抖,可是,嘴中卻是說着最狠的話。

「咔吧。」

下一刻。

在場眾人,便聽到了一道清脆,但是讓人頭皮發麻的碎裂之聲。

尖銳的骨頭茬子,直接刺穿了皮肉,其上,鮮血滾滾。

正是。

那被林銘握著的骷髏匪團的男子,手臂直接被林銘折斷。

「嗷。」

當即,其嘴中發出猶如殺豬般的慘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