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兒應該是聽進去了,放到了心上?

一段「愉快」的通話結束之後,趙阿姨正好出來了,「四爺,午餐已經好了。」

用完午餐沒有多久,門鈴響了。

傅瑾看到張阿姨的兒子,有些意外。

他看向趙阿姨,「你去領他進來。」

趙阿姨,「是,四爺。」

她看了一眼門禁上的年輕人,不認識。

出了將近半個小時,將張宇生帶到了半島別居。

進了門,趙阿姨幫他找了換的拖鞋,等他換上,帶著他進了一樓的客廳,「四爺。」

傅瑾看向張宇生。

張宇生看向傅瑾,「四爺,我想和你談談。」

傅瑾,「嗯,去書房。」

宋伊一和傅桑,同時看向張宇生。

張阿姨偶爾會提到這個兒子,很驕傲,還給她們看過張宇生的照片。

這一刻,兩個人心裡都難受。

張宇生跟上傅瑾,到了二樓的書房。

傅瑾,「請坐。」

張宇生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向傅瑾,這位傳說南港市無冕之王,母親身前一心侍奉的主人。

以前,十幾年前,家裡出了事,重重的情況,父親成了這裡的傭人,擁有十分豐厚的薪水。

後來,他學有所成,工作了,如今事業有成,從幾年前就開始希望母親辭職了,不要再繼續從事傭人的工作。

可是母親不同意,和他說了很多話。

他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

「宇生,我在這裡都很好,四爺人很好,小少爺也很好,這裡就像我的半個家,四爺和小少爺現在對我來說,也像你一樣,就像我的親人一樣,你懂嗎?」

「如果不是四爺,也沒有今天的你,不要再勸我了。」

好幾次,他提了要求,想要來這裡看看,看看母親的僱主,到底是什麼樣的,母親可以當成親人一樣,可是每次都被母親拒絕了。 傅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想到父母想到二哥,嗓音還有些嘶啞,「張阿姨的不幸,我很遺憾很難受,也很自責。」

張宇生有些意外。

他本來以為四爺會說,你有什麼要求我都可以滿足,當成對母親的補償。

可是他沒有!

傅瑾看著張宇生,等了半天,不見他出聲,低聲道,「張阿姨的房間在一樓,我帶你去看看。」

張宇生,「好。」

兩個人下了樓,到了一樓,去了張阿姨以前住的房間。

傅瑾掃了一眼,去了露台上。

張宇生坐在母親曾經住的床上,四處看了一周。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寵 傅家四爺對母親還真的不錯。

最後,視線落在床頭的柜子上,有兩個擺台,一個上面是他,另一個是四爺抱著一個嬰兒,旁邊還蹲了一隻狗。

看起來不是擺拍,是偷拍下來的一樣。

傅瑾抽完煙,回頭,看向張宇生,「張阿姨的東西都在這裡,你想帶走什麼都可以。」

張宇生看向傅瑾,「我想知道她死亡的真相!」

真相?

傅瑾看著張宇生,許久才出聲,「她的死,我負責。」

張宇生,「你怎麼負責?」

傅瑾,「你想要什麼樣的負責?」

張宇生看著傅瑾,「我聽說除了我母親,這一次事故中,四爺的父親和母親,還有二哥,也不幸身亡。」

傅瑾,「是。」

張宇生看著傅瑾許久。

同為男人,他被他身上的魅力折服了,「我就這麼一個母親,為了我付出了很多,我不想她這麼白死了,我想替她報仇。」

傅瑾低聲道,「你報不了。」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張宇生,「為什麼?」

傅瑾,「沒有那麼多為什麼。」

張宇生遲疑地看著傅瑾,「我母親以前為什麼不讓我來這裡看她?」

傅瑾看著張宇生,本來不想回答,想到張阿姨,這麼多少年來,他不在的時候,盡心儘力地照顧傅小宋,不是傭人對主子的那種,就像自己的親人那樣,許久才低聲道,「因為我不喜歡,這裡以前不接待任何賓客。」

張宇生,「冒犯了。」

傅瑾,「的確,你可以住幾天,也可以今天就走,隨意。」

他出了張阿姨的房間。

張宇生看向傅瑾的背影。

傅家這位四爺,和他想象中不一樣。

沒有一會兒,看到門外多了一條狗,目光落在小王子身上,認出了它就是照片里的那條狗。

小王子也看了一眼張宇生,跑過來,用手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裡面咬出一個信封,看向張宇生,慢吞吞地跑過來,放到了他手心。

張宇生,「……」

這是母親給他的信?

他遲疑地看向小王子。

小王子蹲在一邊,等待他看完。

張宇生,「我母親拜託你的?」

小王子搖了搖尾巴。

「只有你知道?」

小王子又搖了搖尾巴。

張宇生心情複雜地打開信封,「看到這份信的時候,媽媽可能不在了,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不要難過,其實我早就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所以提前下了這封信。

在墅園,照顧四爺和小少爺,還有小王子,就算遭遇了什麼不測,我沒有一點後悔,好孩子,也不要因為這件事對四爺他有什麼偏見,他人很好,小少爺也很好,四少奶奶也很好,小王子也很好。

媽媽了解你的性格,一定會找回來,托福了小王子,如果有那麼一天,把這份信交給你。牛吧文學網

當然,最好沒有。

……」

後面,絮絮叨叨又說了很多家常話,囑咐了一些話,希望他找到他喜歡也喜歡她的女孩子。

最後的落款是最愛你的媽媽。

看完,張宇生紅了眼睛。

為什麼媽媽覺得遲早會有那麼一天?

作為一股僱主,傅家四爺做的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應該做的,多了很多。

可是,那是他的母親!

他的母親,居然為了漠不相關的人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他不懂,他也難以接受。

這些年,他一直想接出來,盡孝,可是母親不願意。

她不願意享清福,更願意在這裡照顧傅家四爺父子的起居,做一個傭人!

小王子看他看完了,手在發抖,「汪汪」了兩聲。

張宇生回過神來,看向小王子。

從沒有見過這麼聰明的狗!

小王子拽開另一個抽屜,要了一張卡給他。

張宇生僵住,「……」

錢?

他現在不缺錢!

小王子咬過來張阿姨的手機,按了一爪子,用手寫在上面寫下了密碼。

張宇生握著卡的手在顫抖。

然後,小王子給張阿姨的手機輸入媽咪,解鎖了張阿姨的手機,看了一眼張宇生。

張宇生打開,看了一眼,手機里軟體很少,但是有現在年輕人流行用的微信。

打開微信,最新的聊天界面是母親和「可愛的小少爺」的聊天界面。

還是過年那些天前前後後。

「張阿姨,我和沈叔叔準備回墅園了。」

「張阿姨,我媽咪還沒有醒來,我爹地還沒有回來,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我想你了,想小王子了。」

「張阿姨,除夕好,你真的不打算去和你兒子過年嗎?他是不是對你不好呀?要是對你不好,你告訴我,我用我的烏鴉嘴去教育他。」

……

教育他?

他不孝順?

烏鴉嘴?

居然有人稱自己烏鴉嘴,還是傅家小少爺,有些不可思議。

再看後面,有個叫傅家老太太的,翻開,是兩個人老太太密謀如何傅家四少奶奶懷孕生孩子的各種「陰謀詭計」。

打開相冊,裡面很多小王子和傅家小少爺的照片。

剛開始,是小王子的,從小到大,再後來,就有了傅家小少爺的,也是從小到大。

目光落在小王子身上。

小王子「汪汪」了兩聲,雖然自己心情也不好,安慰地拱了拱張宇生的褲腿,出了張阿姨的房間。

他看向小王子,目送著它。

覺得有些透過不來氣,跟上了小王子。

小王子出了墅園,去了湖邊,趴在那邊,神色悲傷地注視著遠方。

張宇生,「……」

一條狗,有這樣的情緒?

它是在為誰難過?

張宇生坐在旁邊,輕嘆了一口氣,「在傅家,你家四爺和小少爺對我母親好嗎?」 小王子聽到,看向張宇生,搖了搖尾巴。

張宇生,「你喜歡你家小少爺和四爺?」

小王子搖尾巴。

張宇生,「謝謝你。」

他抬手,想揉小王子的腦袋。

小王子本來想拒絕,看了一眼張宇生,很勉強地讓他揉了揉,繼續看向湖水。

張宇生,「這湖裡能望出什麼?」

小王子沉默,一動不動地看著,就像沒有聽到一樣。

張宇生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到了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就像畫里一樣的。

他從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女人!

比那些明星們還要美很多的美人!

宋伊一過來,揉了揉小王子的腦袋。

小王子靠到了她懷裡,一臉悲傷。

宋伊一,「以後白天不要再這裡等了,好不好?」

小王子抬頭,茫然地看向宋伊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