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尼婭來過這裡,指了指窗外一顆棕紅色的星球說道:「那就是獵王座了,這顆星球每隔2個小時就會有光環環繞,望過去如同一個拉弓的獵人,所以取名叫獵王星。你別看它的顏色如同火焰一樣,實際上由於在星系的邊緣,這裡的溫度都在零度以下,地表沒有液態水,夜晚的溫差可以達到零下60度。」

「哇,那我們可以打雪仗了。」瑪莎興奮的蹦蹦跳跳。

「雪仗?虧你想得出來。真可愛。」安東尼婭試圖摩挲瑪莎的頭,卻被她躲掉了。

「外面的非人工環境,是絕對不能接觸的,這裡的雪主要成分是硫酸,我敢保證你扔出的第一個雪球是你的手掌。」

「哦,是嘛!」瑪莎嚇了一跳,小心翼翼地吐了吐小舌頭。「真不好玩,連光環也沒有。」

「那得等到晚上。大家準備好著陸吧,這顆星球沒有大氣層,而且體積很小,沒有空港,所以星艦必須隨時提供動力,像衛星一樣繞著它飛行。」安東尼婭說道。

「那為什麼不著陸呢?」

「小傢伙,動動你的腦子,這顆星球很小,小到沒有阿布羅狄號的停車位,除非你想壓死生活在上面的人。好了別廢話了,穿好太空服,我們準備使用機甲進入到星球裡面。」安東尼婭下達指令說。

「瑪莎,讓雷諾帶你下去。」

「銀翼天使,老夥計,終於能夠和你合作了。」雷諾打了個招呼。銀翼天使就來到了身邊,銀翼天使是太空機甲,比起泰柯斯他們的要大的多,所以攜帶瑪莎還是很容易的。

「引力調整完畢,動力裝置補給供應。被星球捕獲,開始環繞。」病毒操作完這一切也進了一個機甲裡面。

「那好我們出發!」阿布羅狄號的太空艙門打開,一道銀色閃電率先衝出,後面跟著一群機甲,降落到獵王星的預定位置。

從高空3萬米開始,已經進入了人工構造環境中,人造的太陽,氧氣,以及各種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等著陸的時候,直接進入了幾層封閉的空間呢。女王齊大美等候在那裡。一見到安東尼婭,就露出燦爛的笑容,熱情的上前給了她一個狠狠的擁抱。

「美麗的安東尼婭好久不見。」

安東尼婭頑強的露出笑容,回敬道:「齊大美女王,好久不見,您越來越漂亮了。」

「哎呀,看你說的。」齊大美忸怩了一下,露出害羞的笑容:「你就愛說實話!」

瑪莎差點要吐了,趕緊躲到娜娃身後吐槽:「姐姐,我好想看到一頭會行走的豬,我懷疑她的體重超過200磅。」

卡梅拉趕緊捂上了瑪莎的嘴:「別瞎說,人家可是女王。不過也確實不敢恭維,她的眼睛在哪裡,還有怎麼看不到關節。」

「大美啊,你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你一直盼望見到的,自由之心的偉大領袖雷諾。」安東尼婭介紹說。

「哦,原來是偉大的領袖,失敬失敬。」齊大美伸出白如五花肉的右手。

「你好!」雷諾與之握手,感覺握到了一堆棉花。更吸引雷諾目光的是,齊大美十顆手指上戴了9個鑽戒。那大個的尤加鑽石,也太大了,閃閃發光,好刺眼睛。 「我們這裡的環境不比宜居星球,人造環境的技術又不如你們先進,所以一定要隨時穿著貼身的太空服,以備不時之需。」齊大美帶著雷諾等人去往她的住處,市中心的一棟別墅,又被稱作女王宮。

市中心通常都是人造環境最完美的地方,畢竟是以生活區為主,看上去車水馬龍飛碟縱橫也很繁華的樣子。管家是一個老太婆,蒼白的頭髮,彎著腰,看到女王和客人到來,將大門打開迎接他們。

「我讓這裡最好的廚師做了午飯,一樓左手邊都是你們房間都可以挑選,你們先安頓一下。等開飯我會讓人去叫你們,不過現在我得上樓補個妝了。」一邊說著齊大美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紅嘴唇,像兩根烤熟了的紅腸一樣。

看到齊大美踩著樓梯發出微微顫動的咯吱聲,安東尼婭說道:「大家別客氣,挑選個房間吧,就像自己家裡一樣。雷諾我們的房間在109,把行李拿到上面去。」

相比較威風的女王的稱呼來說,女王宮殿顯得簡樸許多,以至於瑪莎忍不住抱怨:「難道女王殿下,連個搬運的機器人都沒有么?該不會刷完也需要自己動手吧。」

「瑪莎,你就別那麼嬌氣了。齊大美的生活很簡樸的,這裡的機器人大都用來開採礦石,為人服務,似乎太奢侈了吧。」安東尼婭說道。

做為資源星就是這樣的,相對於宜居的星球,他們的功能就是採礦,所以無論生活的檔次和品位都要稍微差一點,人們也多是粗狂豪邁。

晚宴是在一號女王大酒店,作為星球上最高檔的飯店,這裡有著極其鮮明的特色,仿照古堡設計的外形,綴滿的尤加鑽,讓雷諾想起曾經的尤加古城。作為資源星除了開採方自由之心的人經常到這裡,還有其他外星人也經常光臨,不過一號女王大酒店價格昂貴,來這裡的非富即貴。

一個沒有鼻孔,長著牛蹄一樣的沙門羅斯星人,剛好碰見他們,聽說雷諾是自由之心的領袖,興奮的不得了,與他們一一合影。還有高約3米,高覓山外星人,也在就餐。

「來這裡的都是商人,估計你剛才的合影,可以作為他討價還價的本錢。」齊大美帶他們進入了豪華包間,用手指敲打著桌子。

明晃晃的大戒指發出耀眼的光芒,由透明的白色變成了翠綠的顏色,連吃頓都要換戒指,難怪叫齊大美,快趕上臭美了。

「女王陛下,您要點些什麼?」齊大美顯然是這裡的常客,服務員端著菜譜走過來。

齊大美將菜譜上的按鈕按了一下,菜譜投射到半空中,自動彈射到雷諾的面前,只需要在自己喜歡的菜單上按一下,菜單就會自動傳輸到廚房裡。

一品白蘿蔔,二品紅蘿蔔,三品綠蘿蔔,蘿蔔拌菜,蘿蔔拌飯……雷諾的目光所見全是蘿蔔。

卡梅拉實在忍不住了:「女王陛下,你這是蘿蔔開會啊。」泰柯斯隨聲附和:「就是,就是。」

「休得放肆。」雷諾沉了一下臉。反倒是齊大美哈哈笑了起來:「看我這糊塗,服務員是看我來全選的蘿蔔。這次聽客人的。」女王打了的響指。

服務員低聲嘟囔著:「真是不知道好賴,這蘿蔔可是用千年濁玉峰上的甜水中出來的。」一面說著菜譜變化了一下,出來一些新名字:地龍舌、寄海滄魚、陀螺肉獅……

「這個,這個,女王陛下還是你來選吧,其實,其實蘿蔔也不錯。」雷諾看著這一串陌生的名字,感覺額頭微微出汗。

「哎,算了。你不點我來點。」瑪莎直接一拉,將空中的彩單,拖到了自己和卡梅拉的面前,幾個女人嘰嘰喳喳了一通。

卡梅拉喊道:「雪屋嶺樹蛙一盤,蜂膠火龍蟻一份,……」

「還有這個,這個我想要。」瑪莎幾乎站起來了,「雪糖娃娃球。」……

點了一桌子沒聽過名的菜,把所有人的胃口全都吊了起來,幾個女人又興奮點開始拉呱。服務員對齊大美說:「女王殿下,你真漂亮,又白又胖。我怎麼就長不成您這樣。」直接齊大美就樂開花了。

雷諾暗想:這是好話還是壞話,這女王連這些也聽不出來。

瑪莎悄悄對雷諾說:「頭兒,那服務員說的是真心話。他們這裡就是以又白又胖為美。」

雷諾徹底被雷到了,再看齊大美臉頰緋紅,沉浸在剛才的讚美中,還沒喝酒呢,但她醉了,無語,無語,無語……

「雪糖娃娃到了!」隨著服務員的一聲吆喝,瑪莎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具有誘惑力的食物,又酸又甜吧,肯定好吃。傳說數千年前有個文明時代,發明了一種名叫糖葫蘆的食品,從史料記載來看,那是相當好吃,瑪莎將兩者聯想到了一起。

一盤還冒著熱氣的團狀食品擺上了桌子,只見那食品呈現出晶瑩剔透的圓形,最上面包裹了一層薄冰狀的東西,看起來十分可愛。

「那我先嘗嘗了。」瑪莎忍不住了,用手中的叉子插了下去,一口送入最終,一股蛋黃般的液體從雪球裡面淌出來,外面的冰層隨之融化,香甜的氣息再口中攪動。

「哇喔,好吃,好吃。姐姐們快嘗一嘗。」

看到瑪莎開心的樣子,齊大美用手掌輕輕一捂嘴,噗嗤笑道:「慢點急什麼呢?有的是啊。我跟你講啊,外面這可真是雪啊。」

「雪有甜味的么?」瑪莎問道。

「你別看我們這裡不適合人居,卻又一處8000米的山峰,上面終年積雪,但那雪的有機成分是果糖,哈哈,那可真是漫山遍野的甜啊。」齊大美興高采烈地說著,自己也用勺子挖起一個冰球,大口吃著。

「好啊,好啊,我要去那裡玩。終於有的玩了。」瑪莎笑得燦爛。

「泰柯斯、病毒,我們也嘗嘗。」看到齊大美吃得香甜的樣子,雷諾的口水也上來了,佯裝著斯文的樣子,慢慢地叉起一個冰球。

齊大美的一顆冰球下肚,吧嗒了一下嘴接著說道:「要說這裡外面的雪糖也就算了,那裡面的可是高營養。你們猜猜是什麼?」

「我猜是雞蛋黃!」瑪莎說道。

「我嘗著有股乳酪的問道。挺好吃的。」娜娃說道。

「哈哈,你們都猜錯了,這種東西可難得了。你們一準沒見過。」齊大美神秘兮兮地笑著說。

「行了,大美。你就別兜圈子了,快說說吧,這到底是什麼?」安東尼婭催促道。

「嗯哼。」齊大美清了清嗓子,「這是我們這裡的天降財富,有一天我們遭受到了流星的轟擊,原本以為會有重大的損傷,但是事實上天上降下來的就是這些。他們原本被一層薄膜包裹著,後來一落地就散落開,成為這些圓形的食品。」

「這倒是奇怪了,聽說過流星雨,沒聽說過天降美食。你們就沒研究研究。」安東尼婭一邊吃著一邊說。她的吃法比較特殊,他將圓形的雪球一個個切成冰片,慢慢用叉子叉住送入嘴裡慢慢品嘗。

「哈哈哈,你們別說,我們真還組織人研究過,你們猜是什麼東西?」齊大美那對鬥雞眼又是神秘兮兮。

「快說吧,是什麼?」

「哎呀,你們都想不到,那些東西,是蟲卵!」齊大美笑得腰肢亂顫,渾身的肉都抖動起來。

「齊大美你,哇。」安東尼婭覺得一陣反胃,一陣翻江蹈海的感覺。

雷諾驚訝地抬起頭來:「是什麼的蟲卵,外來生物入侵?」

「我們科學家,將其中一個放到適宜的環境中滋養,發現幾天以後他們變成了這個東西。」齊大美展示了一張圖片。

「天吶!」所有人幾乎驚叫起來,「兵火蟻!」

雷諾可以確定,就是蟲族的兵火蟻,這種東西他見多了,成年體高三米多,用嘴可以撕裂坦克。而齊大美展示的這個,渾身沒有紅色的盔甲包裹,呈現透明狀,體形也不足一米,顯然是未成年的。

「現在,它在哪裡?」雷諾有一種不妙的預感,這些奇怪的事情難不成與蟲族有關係。

「為了防止外生物入侵,我們的科學家已經將它摧毀。是只小螞蟻。」齊大美完全沒有預料道事情的嚴重性。

「其他的蟲卵呢?」雷諾最關心的是這個。

「其他的?」齊大美楞了楞,然後開心地笑了,「這不都在桌子上呢。剩餘的蟲卵我們全都收集起來,送到了飯店,不就有了這道菜。」

「齊大美,我鄭重地問你,你確定所有的蟲卵全都被收集了起來。」雷諾一臉嚴肅地問。

齊大美雖然大咧咧的,但是還不傻,楞了楞:「怎麼了這是,有什麼問題,我也不確定。」

安東尼婭嘆了口氣:「大美,你們犯了大錯了,這是蟲族的一個兵種,我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所說的無底洞,與蟲族有關聯。」 「什麼?就是吞噬一切的蟲族。」齊大美嚇了一跳,「可是現在它們正在被我們吃掉。」

「呵呵,陛下,也許它正在你的肚子里生長。」瑪莎扮了個鬼臉。

「瑪莎,別胡說。」安東尼婭瞥了一眼餐桌上剩餘的雪糖娃娃又是一陣噁心,「最好去查查。」

雷諾說道:「女王陛下,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把這些蟲卵全部收集起來,銷毀吧。」

「蟲卵的渠道主要是餐飲,但是卻遍布各地,想要收集起來沒那麼容易,況且沒有理由的話,他們也未必肯交出來。」齊大美有些貪婪地看了看桌上的美味,不自覺地伸出舌頭在嘴唇邊上舔了舔。

「哈,哈哈。我說大美陛下,獵王星的人還真是貪吃不要命。你們知道兵火蟻有多可怕么?你們知道不知道,他們的的卵可以寄宿在人的體內?」

雷諾這麼說,可真把齊大美嚇得變了臉色,怯懦地說:「我把它們嚼碎,咽下去,不會還活著吧。」

「那可難說了,最好去做個檢查!」

一頓好飯頓時沒了心情,後面豐盛的晚餐,變得索然無味。眾人都盯著桌子上的飯菜不知道如何下手,只有雷諾反而放開了開始吃飯。

「雷諾,你就這麼有胃口?」安東尼婭看著他風捲殘雲的樣子問道,辦桌子的菜可都進了他的口。

「不錯,這菜味道真不錯。現在擔心有點晚了,再說這些又不是蟲卵,為什麼不吃。至於已經吃下去的,那肯定是沒辦法了。」雷諾又叉了一塊金絲雞的肉,吃得好像。

「我受不了了,我要吃。」齊大美髮出一聲尖叫,開始掃蕩……

第二天雷諾他們在齊大美的帶領下去了醫院檢查,X光,CT,仔細查了個遍,並沒有什麼問題,眾人才長出一口氣,真是虛驚一場。

「大美,這吃得驚心動魄的,我們也該辦點正事了。」出了議員的大門,安東尼婭說道。

齊大美,拿出鏡子照著呢,「我的頭髮都亂了,風太大對皮膚不好。我派大臣維基連科跟你們去。我要回去做保養了。」晃動了一下手上的大鑽戒,齊大美消失了。

隨後,一個看起來十分消瘦且干煉的中年男子駕駛著星球飛行器過來,將等人接走了。

維基連科瘦得好似麻桿,瑪莎上下打量著,終於還是忍不住說道:「你們星球的好吃的,是不是都給你們女王了,你怎麼好像營養不良。」

這話說到了維基連科的心坎里,苦著臉說道:「我們女王陛下,那雷諾真是千年難遇的才人。我們全國上下都羨慕她的體重,我這命怎麼吃也不胖。」

以胖為美的國度,上帝都要哭了。

「嗯哼,我們說說神秘洞穴的事情吧。」雷諾問道。

「那好我就和各位長官說說關於無底洞的事情。大約在三個月前,西南山區一處尤加礦的附近出現了一個形狀像蛇一樣的小洞。原本以為沒什麼大事,填了埋了也就算了,誰曾想用掉了1噸砂石,那小小的洞口依然存在。」維基連科慢條斯理的說著。

「無底之洞,各個星球總有那麼幾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病毒說。

「長官你說的是啊,原本我們也是這樣想得,就沒去管它。如今這種洞是越來越多,許多謠言就流傳開了,說是這個礦山要塌陷,工人開始罷工,躲到山下的居住區不肯上班。所以只好請你們來幫忙查一下,西南礦區可是一座付款,佔了星球產鑽量的65%,影響巨大啊,拜託諸位好好幫我們查查。」

「這是自然,別說齊大美和我是好朋友,就算是自由之心聯盟的重要產礦地,我們也有義務幫忙好好查一查。你放心吧,不查出個究竟來,我們是不會走的。」安東尼婭說道。

至於行動么,還是看雷諾的安排。「那就先去工人居住的礦區看看吧。」雷諾說道。

「好的,那我們就先去採礦村,那裡距離礦區並不遠。」飛行器調了個頭向下方飛去。

採礦村是齊大美委派她的哥哥齊大內主持開建的,硬生生在石頭之間開闢出一處空間,建築了樓房,增設了人類生存環境,所以從規劃到綠化,既簡單節約,又非常乾淨整齊,很不錯。

由於平常出了運送日常生活用品的飛行器,很少有人來這裡,所以只設有一個機位的停駐地。但當雷諾他們趕到的時候,卻發現排了老長的隊伍,一直綿延了數里。

「這裡發生了什麼情況了么?」這次連維基連科都起了怪了,上次來還是一個月前為了安撫工人的情緒,並沒有見到這麼多車輛。

「我是女王的特使,大家讓一讓,我們有公事要處理。」維基連科通過信息傳播說。

大部分飛行器還是聽到了訊息,陸續閃開來讓出一條路。只有最前面幾個飛碟互不想讓。

「這誰啊,這麼不聽指揮,是耳朵不好用。」維基連科有些惱怒。

「算了,反正都快到了。不如下去看看吧。」雷諾說道。幾個人將飛行器停在隊伍的一側,穿著太空服走了出來。

排頭幾個飛行器擠在一起,上面還都有巨型標誌:韓華樓美食、一壺醉仙居、好吃跳跳球、美食集團……

「我暈,你們星球都是吃貨啊!」卡梅拉差點笑出聲來,「看不出來,你們礦區生產尤加鑽石意外,還生產好吃的。」

「這一系列問題,直接把維基連科搞蒙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索性站起身,操控著機甲來到跟前,出示了一下身份證件。

幾個飯店的人員立即老實下來:「女王特使,女王特使來了。」

維基連科這才大搖大擺地帶著雷諾等人進入礦區的大門。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維基連科高聲問道。

「大人,我們就是採購些蟲卵!」一個胖子老闆張嘴露出滿口的金牙,一臉諂媚的笑著。

「是啊,是啊。我們也是為這個而來的。」周圍的老闆異口同聲說道。

雷諾立即感到了情況不對勁,對維基連科說:「你先說著,我們去看看那些蟲卵。」轉身帶著安東尼婭打開一個個蓋子,露出白花花的蟲卵,雷諾抓起一個仔細看了看說,「沒錯就是兵火蟻的蟲卵。」

維基連科疑問道:「採集蟲卵,應該在隕球墜落之地,怎麼會跑到礦區?」

「長官,你有所不知啊。原來的蟲卵早就被各大飯店採集一空。從前幾日開始,有人在礦區發現蟲卵這才跑過來採購。」飯店老闆說。

礦區的賣蟲卵的人高興地笑道:「自從有了這東西,我們都賺了不少錢,採集蟲卵可比挖礦來錢快多了啊。」

雷諾高聲說道:「蟲卵禁止買賣,一律回收。」

「為什麼?你是誰,沒有我們女王的同意,你憑什麼斷了我們的財路。」

「是啊!我們抗議!」一時間不僅僅飯店老闆不同意,就連工人也不同意,紛紛舉著拳頭把雷諾團團圍住。

這可把維基連科嚇壞了,高聲喊道:「這是正義之心第一領袖,誰敢造次,如同反對女王陛下。」

雷諾出手制止了維基連科的發言,同時挺身說道:「各位安靜,請聽我說。這些蟲卵是蟲族的攻擊性兵種,我懷疑這裡將成為蟲族的攻擊目標。」

「蟲族的攻擊!」

「聽說蟲族過後寸草不生。」

「他這肯定是危言聳聽,這麼久了也沒見過蟲族。肯定是騙我們的,他們想獨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