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的身體重新生成,每一次身體的涅槃之後,會有一次大的升華。

這次也是如此!

五色天火將宇文天體內的雜質祛除殆盡,也將他左手的魔性祛除殆盡。如果說,一天前,這隻手只有一半屬於他,那麼現在則是完全屬於他了。

兩個時辰后,宇文天的身體完全復原了,他感覺到自己的雷神霸體訣已經超出了該有的境界,但是卻還是不夠完美。

宇文天並沒有想象中的欣喜,反而凝重無比。第二波的雷火劫已經如此恐怖了,不知道第三波會是什麼樣的雷火?

第二波是五色天火,屬於偽異火,那第三波會不會是異火呢?

一想到如此,宇文天不禁冷汗連連。

若是異火加持己身,估計自己純粹會變為一具骷髏。


果然如他所料,天空中一道恐怖的雷霆劈下,貫穿火山,攜帶這一朵拳頭大的藍色火花,向宇文天襲去。

這是?

九霄雷霆炎!

不好!

宇文天大驚,這下不是磨練了,而是要求生了。

潛意識中,三塊龜甲似乎受到了宇文天的召喚,從神秘黑珠上閃現出來,形成了一個橢圓形的殼,將宇文天包裹起來,把九霄雷霆炎擋在了外面。

而他丹田中的雷心炎立即飛了出來,將天空中閃現的雷電悉數吞噬掉,慢慢的,從拳頭大小,變得如車輪般大小。

三個時辰后,龜甲隱入宇文天的身體之中,並沒有回到神秘黑珠那裡,而是與宇文天的肉身長到了一體,成為了他肉身的一部分。


宇文天看著九霄雷霆炎,調動丹田中的神秘黑珠,強行將之拉扯進去,然後便盤坐下來,開始煉化。

天空中雷霆滾滾,在不斷地餵養著雷心炎,而宇文天卻沒有接觸到半點雷電。

四個時辰后,九霄雷霆炎被宇文天徹底煉化了,而就在他煉化九霄雷霆炎的一瞬間,天空中的雷電消失了。

天劫帶來的精純各種能量傾灌下來,宇文天張開雙臂,調動丹田,將之全部吸收,一絲都沒有浪費。

這能量太龐大了,宇文天的丹田中如海嘯一般,壓縮,爆炸,再壓縮,再爆炸,不斷的往複著。

一直持續了十個時辰,丹田中的能量才平復下來。各種天地法則之力滲入到全身各處,連識海中也布滿了道則。


宇文天此時赫然已經是化真六重天之境了,一次天劫的洗禮,只讓他晉陞了兩個小境界,他不太滿意。

雖然在吸收能量的時候,他一直在壓縮真元,但是那麼龐大的能量至少也讓自己提升到化真八重天之境才行啊!

貪婪的神秘黑珠!

宇文天如是想到。

「呼!」

吐出一口濁氣,宇文天站起身來,將雷心炎收進丹田之中,然後才開始感受著自己身體的變化。

神識比之前強大了一倍之多,神念可以化成清晰的形體,神獸,人,或者各種兵器,全部可以輕鬆幻化。

身體本身的力量增強了數十倍,若是混合著龍力,比真元還要強大。

皮膚恢復到了古銅色,之前被燒毀的毛髮獲得了新生。不過,這次卻沒有虯髯的髭鬚,還是以前的宇文天,一寸長的頭髮,濃眉大眼,嘴角微翹,自有一股睥睨天地的氣勢。

這樣的宇文天,才是真正的宇文天,該隱晦的時候如灰塵一般,該綻放的時候如太陽一般。

宇文天忽然伸出了左手,他似乎從掌心的那個「封」字上領悟到了什麼。

這是一種頓悟,宇文天瞬間便抓住了,這是一種封印的力量。

如果宇文天猜測的沒錯的話,那張「封」字布帛,應該是一件神器。

雖然它的材料只是普通的布帛,但是那個「封」字卻很不一般,這一定是出自大能之手,而且還是比阿修羅聖皇要強大的大能。

那是什麼樣的境界?

隨便寫出一個字,便成了一件神器,而且還是強大的神器,當真是不可思議。

是那開元神君嗎?

這是神君才有的力量嗎?

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宇文天閉上眼睛,仔細地體會著來自左手的信息,漸漸的,他抬起了左手,手掌攤開,對著面前的熔岩壓了下去。

「轟!」

一個金色的古老「封」字從掌心飛了出來,瞬間變成一丈大小,將一丈立方的熔岩從岩漿海洋之中分離出來,漸漸的,凝固成一塊大石。

果然強橫!

這便是封印的力量嗎?

宇文天看著左手掌心裡的古老「封」字,欣喜不已。這將是自己的又一絕招。

看著周圍的無邊熔岩之海,宇文天想起了魔君,過去了這麼多天時間,那傢伙不知去哪兒了?

他現在很想出去看看,但是又怕碰到那恐怖的傢伙。雖然自己的進步很大,殺手鐧也頗多,但在魔君那裡,卻不值一提。

那個連肉身都沒有,平時寄宿在斂魂晶中的傢伙,一巴掌就可以將自己拍死,還是不惹為妙,能逃便逃,等一戶實力增強了,再回來將那可惡的傢伙大卸八塊。

!! 感受這熔岩之中的熱力,宇文天瞬間捕捉到了一些奇異的礦石。

他大手一揮,將十幾塊金色閃閃發光的晶體吸了過來。


「這是……金晶銅!」

宇文天失聲叫道,這裡居然有天級煉器材料金晶銅!

這可是好東西,拿出去后可以拍賣不少靈石。

宇文天忽然想到自己的烏金槍,他從御劍術的鑄劍之法中得到了強化兵刃的方法,或許可以在熔岩之中,將烏金槍改善一下。

想到便做,宇文天拿出了烏金槍,本打算用異火將金晶銅融化,再融入到烏金槍之中,可是詭異的是,金晶銅剛一接近烏金槍,便被這黑不溜秋的傢伙給吸掉了。

什麼情況?

宇文天大驚,他可沒聽說過兵器吞噬金屬材料的!

宇文天再次拿起了一塊金晶銅,觸到烏金槍的槍尖,不過一息時間,金晶銅竟然變軟,化成液體,被烏金槍給吸收了。

怪哉!

這明明是玄級材料烏金,和地級材料萬年玄鐵煉製而成的槍,只不過是煉製手法精妙,將其等階提升到地階上品兵器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

莫非是自己孤陋寡聞,認錯了材料而已?

想了半天後,宇文天還是沒有結果,便也不去管它了,將收集到的金晶銅全部用來給烏金槍果腹了。

果然,十幾塊金晶銅被吞噬掉了之後,烏金槍散發出來攝人心魄的氣息,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

天階下品!

宇文天沉思一下,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那塊幽冥業火金,然後靠近烏金槍,卻發現沒有任何異動。

他眉頭一皺,再次將幽冥業火金靠近槍尖,卻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這下正常了!

宇文天嘆了一口氣,祭出了九幽紫炎蓮和幽冥鬼火,分別將幽冥業火金和烏金槍融化,並用神識控制著其原來的形狀。

一個時辰后,在異火的強攻下,幽冥業火金融化成液體,烏金槍也化成了液體。宇文天神識控制著,將兩者合而為一。

漸漸的,幽冥業火金融入到了烏金槍之中,宇文天這時才凝出了一滴精血,滴到槍身上面,然後打出了幾個口訣,神識控制著,是槍與自己建立了一種聯繫。這種感覺就像,手與心臟之間的微妙關係。

忽然,宇文天記起了自己前段時間拍到的那半截槍尖,那似乎是神器的一部分。若是將那半截槍尖融入到烏金槍中,那可以將槍自身的攻擊力提高好幾個層次。

迫不及待地拿出了玉盒,輕輕的將之打開,瞬間,一股殺戮氣息衝天而起,讓身周的熔岩翻滾著,後退連連。

恐怖的殺戮氣息!

這把槍身前的主人一定是個殺神!

體會著半截槍尖之中的殺戮氣息,宇文天的心境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整個人變得冷靜無比。

他祭出了九幽紫炎蓮,開始融合化這半截槍尖,一個時辰后,仍沒有什麼效果,槍尖依舊如前。

宇文天不禁皺起了眉頭,這世上還有異火無法融化的金屬?

宇文天冷哼一聲,直接將其餘的三種異火也都祭了出來,四種異火,他不信融化不了半截槍尖。

果然,在始終強大的異火的灼燒下,那半截槍尖開始融化,但那種恐怖的殺戮氣息卻越來越濃。

十個時辰后,三寸長的槍尖終於成了液態,但卻保持著原來的形狀。只不過,那強烈的殺戮氣息,讓宇文天有點難受。

再次溫熱了一下烏金槍,便開始將半截槍尖融入烏金槍之中。

剛開始時,那半截槍尖似乎非常抵觸烏金槍,不想與之融為一體。宇文當即在那半截槍尖里融入了一滴精血,然後,它與烏金槍之間便有了一種微妙的聯繫,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一起了。

融合成功之後,宇文本天便開始神識控制著槍,開始鍛造,剔除其中的雜質。

三天後,整個過程順利完成,宇文天還在槍身一側用自己熟悉的古老文字刻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另一側則是「噬神」兩個字。

噬神槍!

這便是這桿槍的名字!

幽冥業火金本身就吞噬神魂,而那半截槍尖的殺戮氣息,更是恐怖至極,噬神槍,實至名歸!

宇文天在熔岩之中揮舞著手中數萬斤重的噬神槍,強大的力量將熔岩之海折騰得如發生海嘯一般。

而這幾天,他徹底熟悉了噬神槍,由於融入了自己的精血,他與槍之間的熟悉基本不用花多少時間。不過,噬神槍所含的強大的殺戮氣息,卻因為與自己之間的聯繫,而傳遞到給了宇文天。

他盤坐在熔岩之中,將槍橫於腿上,雙手撫摸著槍身,領舞者其中的殺戮之道。

什麼是殺戮?

無悲無喜,視生死若等閑爾,所到之處,只有一具具屍體。有殺戮的地方,充斥著死亡與血腥,就像修羅戰場一樣,那裡不需要活著的眾生,而活著的眾生,將在那裡感受著殺戮,直至輪迴。

殺戮,不需要感情!真正的殺戮,不用恐懼去詮釋,不用瘋狂去描述,不用嗜血卻點睛。

殺戮就是殺戮,在殺戮者眼中,生命與灰塵一樣,沒有輕重,沒有貴賤,也不需要付諸情感。不會因為殺戮而感到恐懼,也不會因為殺戮而感到欣喜。

一個武者,即便是屠殺了再多的生命,如果在這個過場中,他因為生命的消失而有絲毫的情緒波動,或是害怕,或是興奮,他都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戮者。

殺戮者是沒有感情的,就像機甲傀儡一樣,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收割生命。

所以,殺戮者是不會迷失自己的,宇文天雖然做了許多殺戮者所做的事情,可是,他還不算一個殺戮者,因為他的情緒波動太大了。

他因嗜殺而成魔,是因為心智不夠堅定,在殺生的過程中情緒波動太大,迷失了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