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人吃力地喘着氣:“你……鎮國公……你要什麼都拿去吧……我們……只求留我兒一條命。”

唐闊笑了笑,對小皇帝問道:“你們滿真的男人是不是最有骨氣的男人呢?”

小皇帝頓時來了興致,而他母親的手顯然遲了一步,沒能及時捂住他的嘴:“我們滿真男人是全天下最有骨氣的男子漢,比你們龍古國男人強一百倍。”

唐闊笑道:“我們進城之後有一道政令,凡是高過車輪的滿真男子,斬立決。之前總是在宮外執行,今日我們進了皇宮,便在你身上第一個執行,來呀,把車輪擡上來。”

幾個士兵將一個大號馬車車輪擡起來,放在小皇帝身前。

“只要你高過車輪,就砍了你的腦袋。”唐闊道。

車輪子並不高,只到普通人腰間,唐闊當初實行這倒政令,無非就是乾脆想要殺掉所有六歲以上的滿真男子,至於那些小兔崽子,現在開始學習文明倒也不晚。

然而小皇帝已經十六歲了,幾乎有兩個車輪那麼高,看樣子,是必然被砍頭無疑。

“拿刀來!”唐闊伸手,隨機有侍衛抽出佩刀,恭恭敬敬的遞給唐闊。


看着閃着寒光的刀鋒,小皇帝頓時一個哆嗦,趕忙彎下腰:“我沒有車輪高,我沒有車輪高……”

唐闊厲聲道:“胡說八道,你彎着腰也比車輪高!”

小皇帝嚥下一口口水,乾脆蹲了下去,嘴裏機械的唸叨着:“沒有車輪高,我真的沒有車輪高。”

啪!唐闊的刀背砍在小皇帝面前的地磚上,直接把地磚砍得粉碎:“還是比車輪高!”

小皇帝的眼睛裏淚水嘩嘩的留下來,普通一聲跪在地上,深深地把頭埋在膝蓋間,哭號道:“我真的沒有車輪高,求求你再看看吧,我沒有車輪高……”

唐闊甩手把刀扔在地上,冷冷的笑着:“這就是比我們龍古國強一百倍的男子漢?”

說吧,唐闊轉身,看着身後跟隨自已一路殺過來的衆將,慨然道:“承蒙諸位不棄,跟隨我一路北上。如今唐玄葬身流民軍中,李獻忠兵敗,叛逆無效依然在一個月前和多爾袞一起被我們伯威行省的軍隊幹掉,滿真韃子的盛京也掌握在了我們手中,還望諸位日後盡好人臣本分,勿使我龍古國再次陷入戰亂泥潭。”

衆將福至心靈,紛紛下班:“臣等謹遵陛下教誨。”

唐闊嘴角露出不易察覺的微笑,負手看向遠方,東方方向,紅日正在升起。 楊恆這邊結束戰鬥的時候,以一敵二的極樂已經完全處於下風,隨時有可能落敗。楊恆立即沖了過去,幫極樂把兩個對手接了下來。

醫妃難逑 ,體內雖然有些輕傷,但影響不大,所以戰鬥力並沒有減弱。


他施展靈隱步一拳刺穿了那個靈人境初期的鬼煙宗弟子,兩道極指把剩下的一個鬼煙宗弟子轟成了重傷。他正想上前了解這個鬼煙宗弟子的時候,極樂卻出聲阻止了他。

經過極樂的一番盤問,兩人才知道此時的道源宗已經是在做困獸之鬥,只能憑藉著宗門的一件秘寶才能暫時抵擋一下,但是那件秘寶是有時效的,只要過了這個時間,道源宗基本上就只能等著被覆滅。

極樂聽到這些消息,臉上的怒氣更甚。然後沒有絲毫的停留,快速的朝著道源宗的方向飛去。

兩人風塵僕僕的趕了一天的路之後,在一個山谷中看見了一群身受了傷的道源宗弟子正在被一隻五階後期的疾風豹追殺。這群道源宗弟子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靈人境中期的陰紋境,其他的還有真人級別的,如果被疾風豹追到的話,肯定是凶多吉少。

極樂發現這個情況之後,二話不說,直接飛身而下,擋在了那群道源宗弟子後面。

楊恆知道極樂根本不是這隻疾風豹的對手,也跟著在極樂旁邊停了下來。

疾風豹是已速度著稱的凶獸,不出片刻,楊恆就看到這隻疾風豹離他們不過幾十丈遠,在疾風豹後面,他還看到了同樣一群穿著道源宗宗門衣服的弟子。

「這是怎麼回事?這些道源宗的弟子怎麼會分散開來?」楊恆對極樂問道

「那群人帶頭的那個叫宿六風,完全就是個敗類。他雖是道源宗的弟子,卻勾結鬼煙宗的人對付我們道源宗的弟子,上次被我發現之後他就一直派人追殺我,他後面那些人都是他的死忠。」極樂滿臉怒意,咬牙切齒的回道。

「我先將這隻疾風豹攔下,你對付宿六風他們。」楊恆說完之後,施展靈隱步,舉劍刺向了疾風豹。要極樂去對付五階後期的疾風豹那完全是送死,而宿六風的修為和極樂相當,宿六風後面幾個修士的修為都比極樂要低,相比之下,讓極樂去對付宿六風那群人的勝算更大。

楊恆的長劍快要刺中裂天虎的時候,裂天虎的身形一晃,他一劍刺在了裂天虎的一道殘影上。他刺劍之勢未收,就聽到後面有破空的風聲,他迅速往旁邊閃去,裂天虎的拳頭擦著他的衣服揮了出去。

楊恆心中一驚,這裂天虎的速度要比他快上不少,他想要近身戰的話也不僅占不到什麼便宜,還可能會吃虧。所以他立即施展赤狼變,變身完成之後,他的速度又提升了幾個檔次,比疾風豹也慢不了多少。他正想再次衝過去,看到疾風豹嘴裡射出幾道透明的飛箭朝著他射來,他立即將黑色大鐘擋在身前。

「砰砰」巨響連響幾次,黑鍾在地上被氣浪沖退了幾丈遠,楊恆更是被震飛了十幾丈。

身體落地之後,楊恆把黑鍾收了起來, 謀兵之士 ,同時運轉雷神劍訣。

疾風豹發出兩支飛箭射向兩道指印之後,兩股氣浪震的它一直往後退去,它身體還未停穩,一道到齊天劍發出來的白色的雷電已經劈到了它身上。

「嗷…」疾風豹被雷電劈中,發出一聲驚天慘叫,氣息也萎靡了幾分。再一道白色雷電向它劈來的時候,它身體一幻,閃出一丈余遠,白色雷電在地上劈出了一個巨大的溝壑,頓時無數沙石飛濺,疾風豹被這些沙石擊中之後不斷的發出怒吼聲。

楊恆看到疾風豹已經受傷,絲毫沒有停留,直接凝聚出三百多枚五行符印,啟動了他從血煞殿得來的四級驚雷大陣。他用三百多枚五行符印啟動驚雷大陣只能發揮出三級陣法的威力,但是用來對方疾風豹已經足夠了。

驚雷大陣出現后,數十道白色雷電在陣法內不停的閃現,「滋滋」作響,威勢甚是恐怖,朝著疾風豹劈去。

疾風豹的速度在受傷之後雖然慢了幾分,要躲避一道雷電還遊刃有餘。但是陣法內的雷電密集,它根本就躲不過來,在要被雷電劈中的時候,它就射出一支白色的飛箭。

雷電劈在飛箭上,巨響聲不斷,陣法也不停的搖晃。

片刻之後,疾風豹射出的飛箭越來越少,雷電不停的劈在它身上,慘叫聲也一聲接著一聲。

楊恆還是第一次使用驚雷大陣,對這個陣法的威力他還是很滿意。相對金羽大陣來說,用同樣數量的五行符印來啟動兩個陣法的話,金羽大陣的威力可能會更大,但是金羽大陣卻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達到這種威力。見效沒有驚雷大陣這麼快。

陣法內的疾風豹不斷的被雷電劈中之後,身上的氣息越來越萎靡,被劈中頻率也越來越高。還沒到半盞茶的時間,疾風豹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楊恆沒等到疾風豹徹底死透就把驚雷大陣給收了起來,施展靈隱步,一劍把全身焦黑的疾風豹給刺穿。

將疾風豹給解決,楊恆看到之前那群受傷的道源宗弟子也已經和宿六風帶來的人混在一起,極樂也在壓著宿六風打。他乾脆轉身去取疾風豹的獸核。

等把獸核取了出來,宿六風帶來的人已經全部被殺,而和極樂大戰的宿六風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往四周看去,發現一道往遠處逃去的人影,分明就是宿六風。 兩情若是腹黑時 ,沒有任何動靜。想起了劉靖一說過的沒事不能打擾的警告,年辰無奈地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此時更加的強烈了,讓年辰緊張的有點透不過氣!突然,這種感覺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根本沒有過一樣!



年辰自己不知道,在交易會上拿出了高階妖獸材料以後,他就受到了數名有心人的關注,而且大都是些辟穀期的修士,境界都高出年辰許多,所以都毫無顧忌的用靈識查探着年辰的動向.

這就是年辰隱隱感到被跟蹤和窺視的原因所在,只不過自身修爲太低,只能模糊的感應到一些端倪.

當年辰回到住處時,所有的靈識都查探到了一名同是辟穀期修士的存在,讓這些心懷不軌修士自動退卻!

畢竟一名同階存在,想要將其滅殺,沒有一些特殊手段和神通是做不到的!

在修仙界,講的是憑實力說話,殺人奪寶之事,在所有修士間都是屢見不鮮的事情,當然都是在暗地裏進行的居多,所以在沒有把握勝過劉靖一的情況下,所有的人都選擇了退卻!

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鬼門關走了一朝的年辰,回到自己房間,將房門緊閉,盤膝坐到了牀上。

一陣青光閃過,年辰手上多了幾樣東西,正是從交易會上得到的一本陣譜,一套佈陣器具和一塊記載有功法的玉簡。

年辰將那套佈陣器具挑了出來,仔細的查看了數遍,此時對於陣法之道一竅不通的他,拿着這套陣旗陣盤,不知道作何使用。

搖搖頭,年辰將那本陣譜翻了開來,這是用妖獸皮經過祕法加工製成的書頁,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小字,而在第二頁之上,赫然記載着六甲攝陣,年辰不由得細細研讀起來!

六甲攝陣,是一種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陣法,這種陣法本身,並沒有任何的攻擊或是防禦作用,而是一種純粹的搬運法陣.

據書上記載,上古時期的大能之士,甚至可以佈置出超巨型的六甲攝陣,可以憑空將一座巨山或是一整條靈脈攝走!當然、那樣的陣法已經是現在的休仙界可望而不可及的逆天神通啦!

而年辰手中的一套佈陣器具,正是簡化版的六甲攝陣,而且是已經煉製成功的佈陣裝置,只需按書上所記方法將陣旗陣盤布好,在特定的鑲嵌孔內放入靈石,即可激發該陣,威力雖不如真正的六甲攝陣,但是移動方圓數畝之地,還是可以的。

年辰不由心中暗喜,一個隱隱的想法在心裏產生!

可當年辰看完整個介紹時,不由氣得大罵起來,大呼上當不已!

原來激發整座陣法的靈石,竟然要求極品靈石才能激發成功!

那種逆天的東西豈是一般的修士能有的嗎,就算有,別人都會用在突破瓶頸或是衝擊下一境界之上,有誰會奢侈到用極品靈石來佈置陣法。

年辰看着手中的玉簡,心裏暗自嘀咕,看來這所謂的功法,也是沒用的雞肋貨!

這一次,自己是徹底地受騙了!

將靈識往裏一探,年辰開始閱讀玉簡內所記載的東西!

慢慢地,一絲喜色浮上年辰的眉梢!

這是一套威力無比的劍訣,名爲五丁劍訣。

這套功法,本身不需要任何的法器,只是將自身的真元力慢慢轉化爲劍氣,達到攻敵於無形的境界.

當然,每一道劍氣都需經過苦修,忍受住腦袋像是要炸開的痛楚,才能修成!

修煉到最高境界時,能產生三百六十道劍氣,組成五丁劍陣,其威力之大,足以跨階擊殺比自己境界高的修士!

當修煉到極致時,三百六十道劍氣完全實體化,鋒利無比,在爭鬥中,能於虛實之間相互切換,堪稱不滅之寶!

而且這套功法,對於修士靈識的鍛鍊,也到達了相當恐怖的地步,據說只要是修煉此功法有所成的修士,本身的靈識,遠遠高於同階數倍。

如此逆天的功法,當然不是隨便可以修煉的,條件甚至可以說是苛刻到了不能滿足的地步!

首先,修煉這套功法,必須是在大型的靈脈之上.

因爲每修一道劍氣,需要的天地靈氣都在成倍的往上增加,所以一般的修煉之地,根本無法滿足所需條件.

光是這一條,就已經將幾乎所有修士拒之門外了!

大型靈脈,早就爲那些大宗門或是高階老怪物所佔有,而這些人無一不是已經修煉成精的千年老妖,叫他們放下自己的功法改修,顯然已經是不可能!

其次就是時間上.

這套功法在修煉過程中,會出現劍氣迴歸現象.

也就是修煉到一定程度,本身的修爲會回到起步階段,這種現象在每修成一道劍氣時,都會重複出現一到三次不等,也就是說,每前進一步,都要花費比其他功法多出至少一倍的時間!

這種浪費,是所有的低階修士所不能承受的!

畢竟低階修士的壽元極爲有限,不像那些老怪物一樣,千年不死!

所以他們的時間是非常緊迫的,在到下一個境界之前,都是拼了命的將時間用在了修煉上尚嫌不夠,有誰會願意修煉這種耗費時日的功法呢?

閉上眼,年辰靜靜地思索了很久!將所有的一切考慮了數遍。

心中便已經有了決斷。

自己因爲有那不知名空間作爲修煉之地,所有靈氣的供給顯然是不成問題的,而在時間上,年辰倒還是有點拿不定主意.

雖然從劉靖一的口中知道,自己修煉的速度非常驚人!但年辰清楚,這一切都是拜那不知名空間所賜,否則自己的資質,在低階修士中只能勉強算作中等,哪裏來的如此恐怖速度!

但到目前爲止,自己對這空間的認知,基本還是一片空白,天知道今後會有什麼變故啊!

當然,如果一切不變的情況下,自己的時間應該勉強可以修煉這套功法了!

若是沒有任何變故,年辰還是對這套功法極感興趣的!

無論是能增強靈識,還是那威力無比的五丁劍氣劍陣,若一旦功成,那麼自己在這天寅南修仙界,應該是可以行走無礙了!

對於現在的年辰來說,能如何自保,纔是其首要之職。

思慮再三,年辰決定,先試着修煉一段時間再看,畢竟現在自己也沒有其他可以修煉的功法!

如果不行,再改修其他功法也爲時不晚,反正自己已經浪費了大不份的黃金修煉時段,也不多這點時間啦!

將後面的修煉道路理出個頭緒後,年辰不再猶豫,將載有五丁劍訣的獸皮捧起,仔細閱讀起來。

只需半個時辰,年辰便將整套功法熟記於胸了!

這也是自修煉那無名法決後,年辰清晰感覺到的變化——耳聰目明,記憶力超強!

一切就緒後,年辰也不再耽擱,雙眼一閉,緩緩進入了修煉狀態! 楊恆看到極樂想要去追宿六風,他立即把極樂攔了下來,說道:「你這些師兄弟都受了傷,你留下來照顧他們,我去追,你們在這裡等我。」「好吧,那你小心一點,如果有危險的話就不要追了。」極樂朝著楊恆感激的點了點頭。

楊恆的身體騰空而起,朝著宿六風逃走的方向追去。若不是知道極樂對宿六風恨之入骨的話,他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去追一個落荒而逃的宿六風。

之前宿六風就已經逃出了數里之遠,加上此時在深山之中,視野被遮擋,楊恆追出了快十里的之後,並沒有看到宿六風的影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