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堅固的金屬身體,在他面前卻如同紙糊的一般。

“8號——撤!”

二皇子神色驚怒,連忙發出命令。

人造人8號眼中露出掙扎,但在二皇子第二次下達撤退命令時,人造人8號無奈服從命令。但最終還是在神神叨叨的唸叨“我是誰?我到底是誰···”

“媽蛋!交熱怎麼會在這裏,他怎麼會幫助拉菲那女人?”

二皇子大罵,直接將手中酒杯摔碎,臉色猙獰得嚇人!

神魄境第一人的稱號,這可不是隨意叫的,這是實力的體現。而且如今道境強者被禁足,交熱可以說在這場戰爭中無敵···

“呵呵,道友可謂是及時!”柳金葉抱拳苦笑,眼中卻有些幽怨。

交熱撓頭,沒有撒謊,說出實情“其實我看了一會戲,很好奇你到底能挺到什麼時候!”

··· 皇權爭奪戰如今變得撲朔迷離,梅菲特與七皇女選擇退出,剩下五人,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三皇女,如今卻得到神魄境第一人交熱的支持,讓其獲勝的把握無形中增大。

這讓許多人都未曾預料到,二皇子瞳仁都因此怒砸酒杯!

在天藏帝國道境不出之時,沒有幾人可以制衡交熱,這就是神魄境第一人的威勢。

而經過第一次試探,四位皇子收手了,沒有在茫目攻擊其他人。都在等其他人率先出手,三皇女一役坑殺了五位神魄境修士,其中還有一個人造人,這讓許多人心寒,不敢妄動!

三日後,一羣人祕密趕到金葉城,沒有驚動任何勢力,只有柳金葉與交熱在這羣人來到城門口時才驚覺。

兩人望見飛進金葉城的五人,相視一眼卻是看到對方一臉心驚肉跳的表情。不爲別的,就因五個黑衣人一個個氣息恐怖,遠超神魄巔峯!

“先讓三皇女躲起來,若是開戰了,讓其迅速離開此地!”這十人太強,若是開戰,交熱都沒有信心能勝出。


“小心點。”柳金葉點頭,隨即消失在屋頂!

突如其來的五人,讓他都心驚膽戰,每人流露的氣息都比他恐怖數倍。也是他沒有感受到殺機,不然早就帶着三皇女跑路了!

不過就算如此,必要的防備也得進行,若是對方是其餘皇子的底牌,那這場大戰是避免不了的了。

“諸位留步!”五人接近城主府時,交熱斷喝,靈威鋪散,體內氣血滾滾衝出,將黑夜都映照得一片鮮紅。

不過他凝聚的靈威對五人沒有絲毫影響,而且五人不但沒有止步,其中一人直接衝出,擡手劈向交熱!

“找死!”交熱斷喝,一拳迎了上去。

鏘···

黑衣人徒手卻如同天刀劈下,金色鋒芒閃耀刺目,雙方對擊,居然摩擦出火星,更將交熱拳頭劈出一道白痕!

交熱倒退,看着拳頭上的白痕,心中驚駭。他是煉體者,沒有凝聚本命兵器,神魂分裂所產生的兵氣全被他融入的體魄。

他如今八魂合一,已經半步道境了,體魄堪比法器。但對方徒手就留下一道白痕,難道也是煉體士?

“還不錯!”黑袍人退後,不再出手,口中話語如同在點評,這讓交熱怒目而視。

“我再來試試。”又一黑袍人出手,雙手一劃,自身化作一隻火鳥撲擊而來,火焰滾滾,虛空都因此扭曲。


交熱鬱悶得吐血,對方五人如此作態,將他當做磨刀石了嗎?

“殺!”交熱爆喝,全力出手,身後氣血翻涌,隱隱有化龍之勢。

嘭!

火鳥雙爪硬撼交熱雙拳,空間扭曲最終被撕開出一道裂縫。

“的確有點本事!”火鳥後退,從新化作黑袍人,點頭說出評語。

交熱怒不可遏,對方還真將他當做磨刀石了,這讓他憤怒,這次主動出擊“你們找死。”

交熱暴起,一腿抽向先前化作火鳥的黑袍人!

“呵呵,我來試試!”不過交熱的攻勢卻被另一位黑袍人阻止,翻手一塊灰色大印就砸了過去。

砰···

大印炸開消散成虛無,黑袍人並未受到影響,因爲大印原本就是靈力凝聚的。

不過交熱卻是被震得倒退三步,體內氣血翻涌難平,臉上不由露出駭然!

交熱有些無法置信,他被稱作神魄境第一人,這不是沒有道理,因爲在神魄境內他太強了,帝國沒人可以與他抗衡。

而且他還是煉體士,在同境界內戰力遠超一般修士!

他如今半步道境,可以說是道境下無敵,遇上同級的修士也可以碾壓,除非對方也是和他一樣的煉體士。


但今夜突如其來的五人,每個人都強的離譜,每一個人都不比他弱!

“看來我是真的不適合攻擊呀,全力一擊都沒有擊傷他!”黑袍人搖頭表露出無奈。

交熱卻是心中氣得吐血,這五人將他當成什麼了?這是輕視還是誇獎?

“你們到底是誰!”交熱斷喝,沒在貿然出擊,他感覺對方並不是來斬三皇女的,不然不可能有這麼多廢話。

就憑剛纔三人所展現的實力,真正動手,圍攻一個回合他就得重傷,若五人是來斬殺三皇女的,早就殺掉他衝進城主府了!

“我也出手試試!”五人沒人回答,其中一人更是衝出,還要繼續與交熱對戰。


黑袍人張口就吐出一片長河,滾滾傾瀉而下,如同要淹沒城主府一般!

“嗷——”

交熱咆哮,其音似獅子,正是獅子吼!

獅子吼是傳承十分古老的祕技,強大神祕,可以吼碎日月星辰。不過也正是因爲太過古老,這祕技也分流無數,真正的原篇早已不可尋了,如今現世的基本都是後人根據傳說創造出來的!

而且真正的獅子吼只有煉體士纔可施展,他不是道法神通,靠的是強大體魄蘊含的內力!若是普通修士強行施展,只會吼碎自己的咽喉。

嘭!

長河與音波相撞,隨後直接炸開,化作靈力消散。

雙方吼得旗鼓相當,眼中都不由露出驚訝。

“你不出手?”交熱驚疑看向最後一人。

最後一人搖頭,說話直白得讓交熱發呆“我不是你的對手!”

“你們來此到底有何事,不可能只是爲了和我過幾招吧!”交熱冷聲開口,不過這五人目標應該不是三皇女,這讓他鬆了口氣。

“呵呵,當然是有大事,和你過招不過是順帶而已!”一人回答,語氣有三分輕佻七分調侃,通俗點講就是嘴巴有點賤。

交熱臉龐抽搐,額前已經擠滿了黑線“有事快說,沒事快滾。”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欠抽是吧!”剛纔那人又十分嘴賤的開口。

交熱盛怒,不過還是忍住了,對方五人可以完虐自己,此時動手不智,至少要給三皇女等人爭取逃離的時間!

“好了,水將你少說兩句行嗎?”最先出手的黑袍人苦笑走出,能聽出他語氣的無奈。

“道友,我五人是奉主人之令前來輔佐三皇女的,還請幫其通報,就說五行天將拜訪!”金將開口,同時抱拳!

——————————

睡了一天,晚上當夜貓子了··· 五行天將?好狂妄的名字,不過五人的確又有如此狂妄的實力!

“你們奉命前來輔佐三皇女殿下?”交熱有些難以置信,實力如此強大的修士,身份必然不一般,卻是奉命輔佐三皇女?

他們口中的主人到底是何人?絕對不會是普通的道境修士!

五行天將自然是受鬼麪人也就是葉銘的命令前來幫助三皇女,這是葉銘離開前就安排好了的。

畢竟既然答應了三皇女,他必然會做到,自然也就會留下些手段!

“是與不是,你詢問一下就知道了!”火將笑語,脾氣是五人中最溫和的一個,這有點奇怪——

交熱蹙眉,取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金葉,你去問問殿下,是否認識啥五行天將!”

不一會傳出迴應“殿下叫你請五人進府。”

“進去吧!”交熱有點不爽,但又鬆了一口氣,此時的他心緒十分複雜。


剛纔四人將他當做磨刀石,這讓他惱怒,如今卻真是自己人,交熱有點無法接受。不過這樣的強者不是敵人,又讓他鬆了口氣!

“拉菲見過五位前輩!”三皇女相迎,對五行天將十分客氣。

“皇女殿下,好久不見!”五行天將抱拳,火將一臉笑意的開口。

最後幾人都在後花園的石亭圍坐,只有交熱瞪眼看着五行天將,一副搶了老子的錢的樣子!

“不知五位前輩來找拉菲所爲何事?”三皇女已經知道,但還是需要明面表示一下謝意,所以纔會開口詢問。

這個問題由火將回答,誰讓他臉上一直都掛着溫和的笑容“主人出遊前曾吩咐過我五人,若是皇權爭奪戰開始,就讓我五人幫助殿下勝出!”

“多謝鬼麪人先生的擡愛,同時感謝五位前輩的辛勞。”

得到五行天將的幫助,這絕對是意外之喜,而且三皇女也得到交熱的暗中告誡,這五人——每一人都不比他弱!

而且以鬼麪人的詭異與神祕,三皇女相信五行天將的實力絕對不止先前表現出來那一點,必然會更加強大的底牌與手段。

···

橫嶽山脈實驗基地,二皇子瞳仁雙眼陰霾的聽着李孟桃回報。

“人造人8號還沒調整好嗎?”瞳仁語氣陰冷,雙眼露出不滿。

人造人8號,是如今最強的人造人,更強的還在孵化階段。但自從上次迴歸後,人造人8號的意識就出現反抗,一直在調整!

李孟桃陰笑,不急不緩“殿下,還得等一段時間, 大唐魔法桶 !”

“那讓人造人1至4號全部出動,我不相信一個交熱還能翻天了!”瞳仁怒吼,上次吃癟,讓他現在都耿耿於懷。

而李孟桃此時卻是提議“殿下,我看還是通知其他三位皇子一起圍攻更好!”

“交熱有神魄境第一人的實力,人造人中如今也只有7號8號可以與之對抗,不過7號的特殊情況,我想若是不到萬不得已,殿下也不會想出動他吧!”

“若是沒有7、8號,1-5號全部出動也無用,所以聯合其他人一同動手更爲理智,就算最終又被坑殺了,也可以消耗掉其他人的力量!”

瞳仁思考,認爲李孟桃說的到是有些道理,不由點頭同意。

不過話鋒一轉,李孟桃突然又詭異的開口“殿下,我先前的提議你考慮得如何了?”

瞳仁卻似蹙眉,冷漠同時有些不悅開口“不要太貪婪了,我已經給了你五種聖獸的精血了!”

“殿下,五種聖獸的基因的確強大,但想讓人造人9號成爲究極體,還是需要聖帝的精血才行!”李孟桃眼中露出執着。

瞳仁卻是冷哼“聖帝老祖的確留下過精血,但也只有幾滴而已,而且還封存在皇室密庫之中,我也取不出來!”

“殿下,若是人造人9號能成功出世,您必然登皇無憂,就算其餘幾位皇子聯合對抗你也無法阻擋您的成皇步伐!”李孟桃高呼。

二皇子揉頭,眼中露出掙扎“讓我在好好考慮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