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孩子真是鬱子夜的,他肯定不會着急的說出真相,而是悄悄躲起來,等我們給他把孩子養大。等十幾二十幾年後,再突然冒出來,說出真相,讓我們全家不得安寧。

現在,他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就早早的逼你帶着孩子逃走,一樣惹得我們全家分離。不論如何,都是他得意。”

顏愛蘿也是慚愧的很。


她當年太着急太害怕了,竟然沒想到這一點。

顏慎行如果真是鬱子夜的孩子,他肯定巴不得鬱子宸幫他養兒子,然後名正言順的侵佔鬱子宸的一切,又怎麼會逼得她帶着孩子離開?

這麼簡單的事,她竟然直到現在纔想明白。

也是她關心則亂,這些年一直沒往這方面想。

她低着頭,羞愧不已。

而鬱子宸則是往旁邊看着,很明顯鬆了一口氣。

ωwш⊙ттkan⊙c○

這女人沒再追問避孕藥的問題,很好。

只是,顏愛蘿愧疚了一會,卻又把話題繞了回去:“我記得避孕藥都是你給我的,可是怎麼會突然無效了?你又怎麼知道避孕藥無效的?”

鬱子宸詫異了一下,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掩飾好。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藥品商那邊說,藥品給錯了。”他說得毫不臉紅,把責任全都推給了根本不存在的藥品商。

顏愛蘿則是盯着他看了看,然後點頭:“這樣啊。”

這男人,很明顯在撒謊。

可不管避孕藥的問題究竟是怎麼回事,她都很慶幸,這就是一個誤會。

她沒有生下鬱子夜的孩子,而是跟自己深愛的人有了第一個孩子。

這麼一想,她心裏才慢慢的開始興奮起來。

“我們,有孩子了?我跟你的孩子。”顏愛蘿說着說着就笑起來,笑了笑,又開始覺得愧疚。

這些年她一直以爲顏慎行是鬱子夜的孩子,對他總是刻意保持疏離。可現在想想,她對自己的孩子都做了些什麼啊?

顏愛蘿猛然站起來,決定去跟兒子好好道歉。

她要用之後的幾十年,用盡全力補償兒子。

鬱子宸看她一會高興一會苦惱,臉色變來變去,最後竟然扔下他就要跑,立刻就怒了。

在她起身的那一刻,他猛然伸手,直接把她拉到近前,然後撞了上去。

力氣過大,兩人的嘴脣撞在一起,顏愛蘿疼的驚呼一聲,但接着聲音就被吞沒了。

鬱子宸把她扣在懷裏,盡情的吻着,把這三年半來所有的思念、疑惑跟埋怨都投入進去,恨不得奪走她身上所有的氣息。

顏愛蘿覺得嘴很疼,眼睛疼,心裏也很疼,緊緊靠在他身上一動也動不了。

三年半了,她對他的想念一分也沒減少過。

她離開的時候說,時間會沖淡記憶,等以後鬱子宸忘了她,就能開始新的生活。

但是,三年多了,他們對彼此的記憶根本沒隨着時間的流逝變得稀薄,反而讓彼此在心裏的烙印更加深刻。

多少次午夜夢迴,都會想對方現在在做什麼,過的好不好。

顏愛蘿有時候想的心裏難受,都想自暴自棄的放棄逃跑。就這麼在一個地方等着吧,等着他追上來,等着他來抓她回去。

就算是恨也好,至少能見一面,至少能看到彼此。就算是接受不了真相,彼此捆在一起折磨一輩子,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最起碼,比這樣隔着萬水千山,想念卻總也見不到的好。

但每一次,她還是不想看到他恨自己,只能再次落荒而逃。

直到顏愛蘿忘了呼吸,鬱子宸才把她鬆開,然後扣住她的下巴,緊盯着她的眼睛追問:“還跑嗎?”

顏愛蘿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眼睛還蒙在一片水霧中,很是堅定的說:“不跑了,再也不跑了。就算是賴,我也要賴在你身邊一輩子。”

鬱子宸不甚滿意,又在她脣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惡狠狠問:“爲什麼對我這麼沒信心?”

這女人,知道自己懷了別人的孩子第一時間想的不是跟他一起解決,竟然是逃跑。這是最讓他不爽的一點。

她是對他多沒自信,纔會毫不猶豫的逃跑,還一跑就是三年半。這三年半的逃跑過程,怕是用光了她所有的智商吧?

說起這一點,顏愛蘿也覺得委屈。

“我問過你。”她想了想,覺得久別重逢,現在氣氛正好,說點實話應該也無傷大雅。

鬱子宸則是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她什麼時候問過?

他相信自己的記憶力,聽過見過的事絕不會忘記,所以也確信她根本沒提過這件事。


但是顏愛蘿就擺出了以前慣用的委屈面孔,依然淚眼朦朧看着他。


“我問你,如果我真的被人侵犯了,你會怎麼辦。可你表現的很在意。我還問過你兩次。我爸爸說,他也問過你一次。”

鬱子宸在自己的記憶裏搜刮了一番,依稀想起,她跟顏志豪確實都問過這個問題。

“我什麼時候表現的很在意?”他覺得自己也委屈。

難不成,害的她逃跑的原因有一個避孕藥還不夠,竟還要加上個他的態度問題嗎?

顏愛蘿說:“你當時逃避回答這個問題,三次都沒有正面回答。這難道還不是在意?而且,在我被綁架後的一個月,你一直對我很冷淡,總是有意無意的……”

她說到這裏,猛然想通其中的關鍵,不可思議的看了看他,又回想了一番出事前的各個細節。

因爲那是影響她人生的重大事件,所以出事前的每個細節她都記得非常清楚,就連鬱子宸說等她回來跟她聊聊關於兩家的未來這個話題也記得。

這麼一想,兩家的未來也有可能是孩子的問題。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懷孕了,卻沒告訴我。害得我被鬱子夜騙……”

“我從不在意,是你們誤會了。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既然跟我訂了婚,就是我……”鬱子宸看問題又繞回來,立刻打斷了她的話。

但是顏愛蘿也沒以前那麼好騙,強行搶話:“我不是在說這個問題,你又在轉移話題,我們說的是避孕藥跟孕期的事,你怎麼能騙我?”

這個男人,知道自己是害的她逃跑的元兇之一,竟然還敢裝作沒事。

真是,一如既往的狡猾。 跟鬱子宸爭辯,顏愛蘿從沒贏過,確切的說是沒幾個人能贏過他。

“避孕藥的問題已經過去了。我們還是說說,你欺騙我並逃跑的問題。你把整個公司都交給我就溜之大吉,知不知道這些年我費了多少力氣?”

鬱子宸轉移話題,避開了自己搞出來的烏龍事件。

顏愛蘿憤憤不平盯着他,猛然推了他一把,起身走了。

這混蛋男人,太氣人了。

鬱子宸愣了一下,在她剛剛推的地方摸了摸,嘴角揚起一抹笑來。

幾年不見,這女人的膽子大了不少。

他也起身,跟了上去。

顏愛蘿打算去哄哄兒子,跟他道歉,並補償自己之前做的錯事。只是,還沒出去,就被叫住了。

“你是打算現在出去?以這副面孔?”鬱子宸在後面似笑非笑。

顏愛蘿轉身瞪了他一眼:“有什麼不可以?”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在脣上隨意劃過。

她猛然想起剛纔的事,衝進衛生間看了看,發現嘴脣都腫起來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他們剛纔做過什麼。

“你,你幹嘛這麼用力?”

顏慎行雖然年齡小,但是懂得很多,看見她嘴脣情況不對,肯定會問各種問題。

到時候她怎麼跟孩子解釋?

雖然已經當了三年媽媽,但她直到現在才真正認同顏慎行是自己的孩子,做媽媽的緊張感也油然而生,很怕給孩子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鬱子宸倒是心情很好,站在衛生間門口說:“這麼多年沒見,當然要補償你。”

誰要你的補償?

顏愛蘿都差點忘了,這男人就是能一本正經的把佔便宜說成吃了大虧的。只要是他做的事,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就算違背常理,在他的世界觀裏也是對的。

她無力吐槽,只覺得好笑又煩惱。

雖然三年半沒見,但生疏感就在爭論中煙消雲散了。

眼前的男人沒有變,只是眉眼間變得成熟了幾分。最大的變化應該就是,他不再避諱讓人看出二人親熱過的痕跡。

要是以前,他根本不會讓她身上任何的親熱印記被人看到,現在卻是大大方方站在衛生間門口一塊調侃她。

顏愛蘿拿着遮瑕膏塗抹了半天,又換了口紅,折騰了好一會才讓嘴上的痕跡沒那麼明顯。

鬱子宸只是站在門口看,臉上始終是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做評價。

過了一會,顏慎行跟顏志豪就回來了。

顏志豪始終不放心兩人獨處,帶着外孫吃了個漢堡,就趕緊哄着孩子回來了。

顏慎行也對鬱子宸多有警惕,很聽話的回來,還在路上問鬱子宸到底是不是他爸爸。

這個問題,顏志豪也不好回答,因爲他也不知道真相呢。

好在顏慎行沒再追問,不然他肯定得多吃幾片藥才能撐住。

顏慎行一回來,先是警惕的看了鬱子宸一眼,接着就跑過去擠在兩人中間。然後,一眼看到了顏愛蘿的變化。

“媽媽,你化妝了?你的嘴脣顏色不一樣了。”

這小傢伙眼力驚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媽媽妝容的不同。

顏愛蘿都無力吐槽了,這孩子的眼神也太好了。不是說男人都看不出女人妝容的變化嗎,怎麼到他這裏完全反過來?

鬱子宸在旁邊繼續笑,只是比剛纔笑的更明顯。

顏愛蘿這才明白他爲什麼笑。

好好的大白天突然在家裏化妝換口紅色號,這不是明擺着讓人往她臉上看,跟人說她的嘴脣有問題嗎?

“是啊,新買了口紅,試試顏色。”顏愛蘿強行挽尊,希望能把孩子糊弄過去。

顏慎行很仔細的往她臉上看了看,然後板着小臉點頭:“這個顏色也好看,媽媽最好看。”

這話說的顏愛蘿更加愧疚又覺得內心軟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