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他或許能夠在對方身上打聽到關於那個魔法師不願讓世人知道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至少也要知道,那名偉大的魔法師的名字。

… 當西服管家一提到偉大魔法師,房間之內的氣氛變得異常的壓抑,達林與女孩的女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這名知識淵博的中年管家,眼中充滿著好奇。

「喂喂,別這樣看著我嘛,我也只是聽說而已,畢竟這都過去好幾百年了,道聽途說可是有很多版本的呢。」西服管家不好意思的說,在兩人目光的注視下,他竟然會不好意思。

「狄亞,說吧。」女孩似乎也想聽聽,開口讓管家說。

既然主人都發話了,管家無奈聳了聳肩膀說道:「其實我也只是聽說而已,畢竟蛇殿的歷史也是相當悠久了。」

「那是我在戰神學院學習的時候聽我的導師說的,蛇殿古迹在很久之前就是一個謎題,有人說那些大家族還保留著一份蛇殿的地圖,只是懂得蛇語的人並不多,所以尋找這點的人也是寥寥無幾,即便找到了,也無法開啟蛇殿的大門。」

「而在多年之後,傳聞有位偉大的魔法師曾經誤打誤撞進入過蛇殿,並且在蛇殿之中留下了自己的東西。」

「那可是一名站立在人類巔峰的聖域魔法師呀。」西服管家感嘆道。

「那位偉大的魔法師在裡面留下了什麼東西?」達林開口問道,這是他最為關心的問題。估計羊皮古卷記載的東西,一定就是魔法師留下來的。

「這個倒是不清楚了。」西服管家搖搖頭,「總之,那名魔法師離開蛇殿不久,便消失了,從此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那位偉大的魔法師叫什麼名字?」達林開口詢問,既然裡面的東西無法知道,那他總該知道魔法師的名字吧。只要知道那名魔法師的名字,在感覺羊皮古卷的話語,或許可以推測出那名聖域強者所埋藏的物品到底是什麼。

「阿哈利姆。」聲音從達林身後傳出,女孩說出了名字。

「對!就是阿哈利姆。不愧是小姐,果然知識淵博。」西服管家十分恰當的諂媚道。

「阿哈利姆?」達林低聲重複著,怎麼說他也是一名魔法師,對於魔法世界裡面的著名人物,或者歷史人物還是有所耳聞才對,可阿哈利姆這個名字實在是讓他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卡梅隆最為年輕的校長,也是天賦最高的魔法師,其綜合測評級別是超s級的,足以媲美初代創始者的魔法師。」女孩淡淡的說道,雖然在她口中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語氣是冰冷的,可聽在達林耳中還是產生了無法估量的震撼。

卡梅隆!

竟然是卡梅隆的魔法師?

而且還是卡梅隆的校長?

等等……好像有些不對勁。

達林皺了皺眉頭,狐疑道:「我去過卡梅隆魔法學院,歷代校長的照片都會掛在校史室內,那是卡梅隆學生必須參觀的地方,可是……」

「可是你沒看到阿哈利姆的相片。」女孩淡淡的說,完全明白達林心中所想,就像她就是卡梅隆的學生一樣。

「當然看不到,因為這位偉大的魔法師被卡梅隆除名了。」最後還是西服管家開口解開了達林心頭的疑問。

「你可知道阿哈利姆這等強者,本該是魔法史書上大寫特寫的人物,為何在魔法世界之中卻少有耳聞,甚至於連提及也沒有提及到就被卡梅隆魔法學院除名。」西服管家狄亞滿臉笑意,似乎對阿哈利姆的事情了如指掌。

達林一愣,被狄亞管家這麼一說,他心頭的疑問就更多了,一個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會被整個世界所遺忘,甚至都不允許任何人知道?

如果說對方知道了他去過蛇殿,並且獲得了龍之翼與阿哈利姆畢生的遺憾,這些人對待自己的態度會不會像現在一樣這麼隨和呢?

重重的疑問與不安籠罩著達林的心頭。

「因為他觸犯了禁忌。」狄亞顯然沉浸在洋洋自得之中,沒有注意到達林心境的變化,開口說道。

「禁忌?」

「嗯,阿哈利姆除了魔法天賦了得之外,更是一名瘋狂的研究人員。」

「而他的研究,最終止步在了那個禁忌面前,一直無法突破。」

「你說的禁忌是……」達林不好猜測。

「人體煉成。」

「人體煉成?」達林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也即便是第一次,他彷彿聽出了這個名詞所蘊含的意義,運用人體來煉成,拿人體來做實驗,這在魔法領域那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即便是卡梅隆那群瘋子研究人員,也不會拿人體來做實驗。

「諸神黃昏之後,神之聖器散落人界,被命名為宮廷御賜十大聖器,他們的血液化作鬥氣,化作魔力,化作這個人界特有的能量,而他們的骨骸銘刻著神秘的咒語,有人說鍊金術是諸神遺留給人類最為神秘的財富,然而大多人卻認為,那是惡魔的詛咒。」

「自從鍊金術開始流傳,禁止人體煉成這條規則便一直存在著,從來沒有人試過對人體進行鍊金術,也沒有人嘗試成功過。」

「鍊金術的最高成就,也是人類禁忌之最。阿哈利姆為了突破鍊金術的極限,最終冒險進行了人體煉成。」女孩說道此處,停頓了下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想而知。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驅逐,他被完完全全抹殺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即便是自己的母校卡梅隆,也不願意再提及此人。

然而令達林在意的還有一件事情。

「你說的人體煉成,應該需要人類吧,那阿哈利姆他進行人體煉成的材料是……」

「是他自己。」女孩淡淡的說,冰冷的外表看不出她內心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也看不出她心中的波瀾,整個人宛如冰霜一樣。

聽罷,達林不自覺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偉大的魔法師阿哈利姆,敢為人先的聖域強者,卻是因為人體煉成這種事情而被世人所拋棄,如果這世上再多幾個這種瘋狂的人,恐怕整個世界都會崩潰吧。

用人體來進行煉成,那絕對是拿生命來開玩笑。

不過,達林心中還有個疑問,如果是阿哈利姆已經被世人所拋棄,那為什麼眼前的女孩會知道這麼多?

「洛克小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你會知道得這麼清楚。」達林開口問道,直到此刻,他還是無法確定眼前女孩到底是帶著何種目的,為什麼要告訴他這麼多事情,如果是仁慈好心救下一個人,並不需要對他解釋這麼多才對,想來對方也是對阿哈利姆放在蛇殿的東西有所心動吧,雖然從她那張冰雕的臉上看不出一絲心動的情緒在裡面。

「你說為什麼我會知道得這麼清楚?」女孩歪著頭,精緻的臉上帶著一絲少有的表情,有些疑惑道。

「嗯,請洛克小姐告訴我。畢竟你們知道了藍藍是萬蛇這個事實。」達林開口,精神卻已經進入了空間戒指之內,準備發動空間魔法陣,自從在卡梅隆學校的自由之城使用過一次,他還沒有靠這個逃脫,以他現在的實力,空間魔法陣的跳躍範圍應該能夠加長到一千米的距離吧,如果連續施展,要躲開七級戰士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個問題就由我來回答吧。」狄亞管家微笑著說道,他欣賞眼前的青年有著如此警惕與慎密的心思。

「因為阿哈利姆與我們小姐同姓,全名叫作阿哈利姆·洛克。」

「阿哈利姆·洛克?」達林瞪大了雙眼,彷彿不相信剛才所聽到的話語,扭頭看了看女孩,見她點點頭,這才想起了什麼。

阿哈利姆·洛克?

洛克小姐?

洛克……

凱瑟琳·洛克?!

「是,是你?!」達林驚呼,顫抖著食指微微抬起,眼前的女孩吶吶說道:「你,你是凱瑟琳·洛克?」

凱瑟琳點點頭,沒有否認。

「原來你認識公主殿下呀,我就覺得奇怪,公主殿下為什麼會莫名其妙救助一個臨死之人。」旁邊的管家狄亞見凱瑟琳與達林似乎認識,心中的疑惑也是煙消雲散。他當了宮廷守衛這麼多年,從小看著凱瑟琳長大的,多少王國貴族對凱瑟琳傾心有加,卻沒有見過她對哪個男生有過如此關注,這個叫林維斯的傢伙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運。

「那個,那個……」達林慌了,他沒想到自己運氣會這麼背,竟然跑到了凱瑟琳這裡來,他還記得,之前在歷練域,他還看光了對方的身子,這要是不逃命,估計下輩子就這麼完蛋了。

達林抱著藍藍的冰球,左看右看,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狗急跳牆,急中生智,竟然朝著窗戶奔逃而去。門關著,只能跳窗了。

靠,這傢伙見到公主殿下竟然想要逃走?!

一旁的狄亞似乎還未反應過來,雪白的身影已經沖了過去,一把抓住達林的肩膀,將他拉了回來,然後起身壓在他的身上雙手摁住他的雙肩。

達林就這麼輕易被凱瑟琳推倒了。

喉嚨哽咽著,達林看著凱瑟琳那紫色的雙眼,感受著那冰冷的淡藍色長發磨砂著他臉蛋的感覺,那種輕柔的觸感,讓他有種時間放慢的錯覺。

「這一次,不會讓你走了。」

… 這一次,不會讓你走了?

達林心中有無數個問號。

這丫頭到底在說什麼?難道還記恨著當初在歷練域的時候,我幫助希爾將她打倒么?想想也是,這丫頭在那裡吃了那麼大的虧,又是王族出身,脾氣一定不怎麼好。

完了。

達林心中已經做好了被揍的準備。

心灰意冷之下,他只好默默閉上雙眼。

而一旁的狄亞管家在看到自己保護的公主殿下做出壓著男人的舉動,頓時嚇得不輕,慌忙阻止道:「公,公主殿下……不可呀。」

怎麼可以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竟然壓著一名男子,這要是換做普通的貴族少女,那也是相當大膽的事情,而眼前的更是洛克王室的公主殿下,那就更加不允許了。

「這一次,不會讓你走了。」沒有理會一旁的勸阻,凱瑟琳輕啟柔唇,聲線沒有一絲變化。

「答應?」

「我知道了,我不逃跑就是了。」達林也明白,這個公主殿下的實力,在歷練域那段時間她就能夠將他玩弄於股掌之間,現在又落到對方的手上,想要逃跑,那是不可能的了。

姑且看看你這丫頭到底想要幹嘛。

看在你冰封了藍藍,暫且保護了她的份上,就答應你一次好了。

「嗯。」出乎意料,女孩笑了,冰霜的臉上難得出現一絲不經意的笑容,雖然極短,達林卻是真真切切的看到。

她笑了?

她居然笑了……

奇怪的傢伙。

遲疑之間,女孩柔軟的身體已經鬆開,冰冷的束縛遠離了他。

「公主殿下……」狄亞臉上露出的驚訝,比見到世界奇觀還要驚訝,一直面無表情的殿下,居然會笑。

我他么在有生之年竟然看到殿下笑了。

這……

狄亞的目光不經意間瞥了一眼起身整裝的達林,流露出一絲疑惑。怎麼看這傢伙都算是普通的男生,並沒有十分英俊的臉蛋,甚至因為身上穿著的衣服破破爛爛的,給人一種下人乞丐的感覺。

完全感覺不到這傢伙到底那一點吸引人了。

也許……這就是公主殿下的喜好也說不定。

喜歡邋遢的人。

狄亞最後得出了這個結論,也算是明白,這麼多年來,公主殿下拒絕任何貴族王子追求的原因了。

估計那些人知道,一名長相普通,著裝邋遢的男人竟然贏得洛克王國公主殿下的青睞,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算了,這件事情還是對陛下保密好了。

「咳咳,那個……既然林維斯先生你已經有了召喚術,想來與萬蛇重新簽訂契約,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達林聽罷,點點頭,雖然藍藍被凱瑟琳冰封住了,沒有生命危險,可這樣放著不管終究不太好,早點學習召喚術,與藍藍簽訂召喚契約,確實是他要做的事情。

「那林維斯先生你就在此處學習,直到契約簽訂完成吧,我想公主殿下應該不會反對的。」狄亞說道,轉頭看了看一臉平靜的凱瑟琳,這女孩的心思他完全猜不透。

「那個……」達林也悄悄瞄了一眼凱瑟琳,見她沒什麼意見,這才稍稍安心,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既然走不了了,那就利用這段時間學習召喚術,有這位見多識廣的狄亞先生,想來應該不會太過困難。

……

夜寂靜得有些可怕,窗外飄飛的雪花淹沒了街道,窗沿堆積了幾寸厚的雪。

雪,被行人疾走而踩得飛揚,嚴寒讓人們不得不小跑起來,以暖和自身。小巷之中的狗吠開始變得清晰,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可疑的目標,不斷的追逐,距離旅館也越來越近。

小巷的拐角,行色匆匆的男人靠著特殊的技能,終於追趕到了旅館的位置。

「瑪的,這小子倒是挺能跑的呀,竟然能夠從天高原跑到這麼遠的風雪城,難怪昂熱那群傢伙花了那麼長時間也抓不住他,逃跑的本事果然不一般。」鬼祟男人微微抬頭,借著床邊那微弱的燈光,他可以看到裡面有人影晃動。

他的手伸到自己的腰間,拔出匕首,冰冷的空氣讓得匕首的脫離的瞬間咔擦了一聲,才從鞘中拔出。

「嘿嘿,就算那小子再厲害,也絕對想不到,我會用言靈跟蹤到這種地步,昂熱那群蠢貨從來都是正面對敵,卻不知道偷襲才是最快解決敵人的手段,嘿嘿,罪王之劍就讓我收下好了。」自認為悄無聲息的出現,男人消瘦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得瑟的笑容。

身為天高原最強傭兵團的首領,男人有著絕對的自信在暗中擊殺一名四級戰士。

武道霸主 靜夜悄悄,男人的身影開始融入黑夜之中,原地,只留下被重物壓塌的積雪。

溫暖而寬敞的大廳,壁上的爐火靜悄悄的燃燒著,散發出適宜的溫度,女孩靜靜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起一杯剛剛熱好的紅茶。

站在一旁的狄亞管家皺了皺眉頭,敏銳的感觸讓他有些不安,於是開口說道:「殿下,我出去一下。」

「嗯。記得快去快回。」 豪門狂少的偷心女孩 女孩放下手中的杯具,豁然起身,淡藍色的長發在空氣之中晃動,透露出少女優雅高潔的體態之美。

「也該看看冰島的位置了,希望這次出行能夠順利。」女孩淡淡的說道,隨手一招,書桌上面一張古老的羊皮捲軸便無聲的飛入她的手中。

……

「啊!」不久后,窗外,刺耳的尖叫聲打破了雪夜的寂靜,外面的風雪似乎比之前大了一倍不止,狂風呼哨,正帶走脆弱而無助的生命。

門再次被推開,一身整潔西服的狄亞緩步踏入廳堂之中,見公主殿下正等待著他,臉上微微有些歉意。似乎一臉歉意這個表情才是他天生的模樣。

「抱歉,殿下,可以開始了。」狄亞低聲說道,高大的身姿站在女孩的旁邊,足足高她一個頭的距離,然而在女王般的她面前,狄亞卻自然渺小得無法比擬。

「唰。」古老的羊皮捲軸在這一刻被輕輕展開,那古老而破舊的文字正一點一滴的重新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在不起眼的地方,一枚雪花飄落,正不偏不倚的停落在了羊皮捲軸某個位置。

「冰島。」凱瑟琳伸出白暫的手指,指了指雪花飄落的位置。

狄亞看罷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竟然在幽暗之海上,這可有些難辦了。」

凱瑟琳靜靜的聽著,紫色的雙瞳在雪花的位置停留了許久,不曾移開過。

… 回到房間,達林一頭便躺在床上。

他抬頭看了看擺在桌前,冰封藍藍的小球,可愛的小蛇閉著雙眼,像是在沉睡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