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身後還有人在追擊,他現在就想安心的睡死過去。

「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他心裡劃過一道念頭,雖然覺得荒謬,但這也很有可能是最真實的情況了。

營救小隊的隊長看著他,有些意味深長:「是有人給了我們具體情報,而且在情報遞送過來的時候還特意強調了你中槍,情況很不好,讓我們一定要儘快。」

基於高萬國對葉回的保護,情報中間轉了幾次才到這些人手上,所以到底是誰發現他躲在這邊,這些人也不清楚。

紀凡垂下眼帘,也許那一刻他不是出現幻覺,他是真的『看到』葉回了。

全能名師系統 她現在的能力越來越厲害了。

明明應該有壓力的,可他心中又帶著難掩的驕傲和自豪。

他的丫頭就應該是這樣帶著滿身的光芒,無比耀眼。

「紀隊長,你現在的情況不太好,最好先歇一下,咱們等一下會有一場硬仗要打。」

蘭西國的這些特工一定不會放任他們逃到國外,他們其實也沒準備突圍去牙國,他們來營救前就已經有人跟他們交代過,將人接到就想辦法找大使館庇護。

只要他們能進到大使館,剩下的事就不要他們去管。

所以佯裝去牙國是假,突破蘭西國的特工設下的包圍圈,然後虛晃一槍衝進普羅旺斯區的領事館是真。

紀凡已經知道他們的安排,所以聽他們要求他趕緊休息,他也沒拒絕。

他現在的身體需要回國后慢慢調養才能回到之前的巔峰狀態,但他體質異於常人,短時間內的休養已經足夠讓他恢復一定的戰力。

要不是他的肉體強度,以及在各方面的能力都遠超常人,他這次也不可能跟蘭西國的特工打這麼久的拉鋸戰。

他閉上眼放下戒心,幾乎是下一秒就沉沉睡去。

葉回煩躁的在床上烙大餅,她想睡著想知道紀凡那邊的情況,可她現在半點不覺得困。

明明前一晚一整晚都因為時差問題沒能睡著,她現在居然還是不覺得困。

她很煩躁的用被子捂著頭,缺氧會不會睡著的快一點?

她又用力的翻了個身,閉著眼一隻一隻的數著綿羊,也不知過了多久,那股熟悉的拉扯感又出現,整個人又出現在夢境里。

她飄在半空中,這一次沒有出現在之前的小鎮,地上有麵包車疾馳在鄉間小路上。

麵包車后緊緊的追著幾輛吉普車,葉回強忍著不讓自己有太強烈的情緒波動,她努力往麵包車去靠近。

車子開的太快,她試了幾次都沒能趴到玻璃上。

倒是後面緊跟著的吉普車裡,健壯的白人輪廓透過玻璃落入眼帘。

葉回的心稍稍安穩了一些,只要紀凡還沒有落到對方的手上,那就總歸會有辦法。

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上飄著,縱橫的鄉間小路如一張巨網出現在她眼中。

遠處,設了關卡的路口已經有一整隊整裝待命,葉回壓著牙不敢讓自己有驚恐的波動。

她默默推算著時間,以麵包車現在的速度最多再有兩個小時就會撞到關卡。

如果車上有紀凡,如果他們正朝著那邊行進,他們這幾個人怕是很難能突圍過去。

這些特工之前一直追在紀凡身後應該是想將他活捉,以紀凡在軍中的地位一旦活捉將嘴撬開,他們就能得到極有價值的情報。

想活捉,太過激烈的手段就不會使,所以紀凡能跟他們周旋那麼久。

但現在不同,一整車人就算死上幾個對他們來說也是賺大了。

葉回越是分析著就越是替他們著急,在她眼中這張巨網四通八達,很多路隱蔽的小路都能將那處關卡繞開。

但他們身後跟著蘭西國的特工,而她就算將地形記下來,畫出地圖怕是也很難能送到他們手上。

該怎麼辦?

葉回心焦的在半空中打轉。

紀凡昏睡間總覺得有道熟悉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他想睜眼去看,但身上的力氣如同抽干一般,讓他連眼皮都掀不開。

「是葉子嗎?」

葉回身子一顫,差點被夢境推出去,「是我,你能看到聽到我的聲音?」

眼前的一切都玄幻的……跟做夢一樣,紀凡能感受到葉回的存在,但不知她到底在哪裡。

「能,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現在別管這麼多,接下來我說你聽,你一定要保證等一下你醒過來還能記得我的話。」

時間緊迫,葉回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她將自己在半空中看到的情況詳詳細細的講了一遍。

「你們如果能甩開身後的追擊就最好,到時候從小路將關卡繞開,他們就會不知道你們跑去了哪裡。不然兩個小時后,你們遇到圍堵一定會很狼狽。」 紀凡從昏睡中醒來依舊覺得剛剛的夢玄幻的不真實。

但葉回通身的能力原本就讓人捉摸不清,現在也不是感嘆的時候。

他努力的回憶著夢裡葉回說過的話,從高燒變成低燒,雖然高燒的後遺症已經開始顯現,他現在全身都酸疼難忍,但跟最艱難的時刻比已經好了太多。

追在身後的兩輛車幾乎沒有能甩開的可能,只能用一點激烈手段了。

「兄弟們,攔在咱們前面的人手比想象的要多,所以咱們停車干票大的吧。」

殺人肯定不行,不然他們就是躲進了領事館這事也會沒辦法善了。

但將人綁了收了他們的通訊設備,這個倒是可以試一試。

只要將人讓對方暫時失去他們的蹤跡,到時候再換一輛車他們就會安全許多。

幾人迅速進入備戰狀態,趕在前方路口車子一個轉彎停住,幾人下車就先是幾槍將對方的車胎打爆。

葉回這一覺睡得並不久,再醒來時間也不過是下午三點。

她從前一天方園找出紙筆的地方很不見外的又把對方的東西找出來。

她閉著眼將在半空中看到的鄉間小路的交縱圖又看了幾遍,這才提筆畫圖。

不管這份地圖是否能遞到紀凡的手上,畫下來總歸是不會錯的。

她也不知是紀凡入了她的夢,還是她入了紀凡的夢,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定要記得她的話!

將地圖再一次交出去,她有種感覺午夜前她應該都睡不著了。

離方園回來還有些時間,她開始收拾自己帶來的行李。

之前跟紀老爺子在電話里協商的結果,因為她能夢到紀凡應該也要再重新作出調整。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們他能逃出對方設下的包圍圈,他們一行人應該就能想到回國的辦法。

她的心因著在夢中聽到了紀凡的聲音而安定不少。

方園一進宿舍就感覺這一刻她看到的葉回跟前一天跟中午時看到的都不同。

似是她身上少了一些躁動,整個人平穩了不少。

「你回來了?昨天因為有些私事要處理還沒來得及好好的跟你打招呼,晚上我請你吃晚飯,咱們正式的認識一下。」

能在夢裡聽到紀凡的聲音,葉回總覺得他們離見面已經不遠。

那份心慌已經消散,她私心裡已經認定紀凡一行人一定能找到回國的辦法。

她的心既然安定下來,新室友就要花時間接觸一下。

只要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喜歡計較的性格,她自認都能處得來。

方園被她問的又有些心慌,葉回居然要請她吃晚飯,這……是不是要給她點下馬威或是警告她一番?

不得不說她想的真的有點多,但她麵糰一樣的性格天生就不懂什麼叫做拒絕,所以葉回這麼問她就趕緊點頭。

生怕自己答應的晚了再惹對方不高興。

葉回收拾衣服的手一頓,眉頭已經下意識的擰了起來。

「你很怕我?為什麼?咱們之前應該沒見過面才對。」

葉回的問題差點讓方園哭出來,她們是沒見過面,但在別人的形容里……葉回很彪悍很可怕很嚇人啊。

「沒,沒有,我不怕你,一點也不怕。」

葉回:「……」

室友膽怯的樣子好像受驚的小白兔,讓她忍不住想再欺負一下……

曹艷華幫她帶了不少東西出來,各種肉醬,瓶瓶罐罐的鹹菜還有調料熟食。

有些禁不住放,她找出來分給方園,「聽說你們在外面會想吃國內的飯菜,你要不要吃一點?」

葉回遞過去的是一塊醬肉,用荷葉包著,她特意打開檢查了一下……嗯,還沒壞。

方園聞著香味就已經在咽口水:「咱們不用出去吃,去樓下打點米飯你帶來的這些……我都挺喜歡的。」

而且天還不算涼,不吃就壞了。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方園覺得自己格外體貼。

葉回對這些是半點意見都沒有,雖然說夢到紀凡讓她的心安定不少,可真要出去吃她估計還是會有些魂不守舍。

兩人飽飽的吃了一頓,曹艷華給她戴的菜還沒能吃完一半。

方園摸著自己圓圓的肚子:「葉子,樓下的食堂有冰箱,你可以把這些菜放到冰箱里,然後明天帶到文化處跟同事們分一分,咱們這邊來新人都會帶家裡的菜給大家。」

一頓飯時間,方園對葉回的懼怕已經消到最低,連稱呼都換成了葉子。

葉回受教的點頭,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規矩,難得方園提醒她,她要想融入新的工作單位就要遵守。

「謝了,我明天跟你一起去上班。」

「啊,不用不用,處長說你要是有事可以再給你兩天假,等你徹底處理完再說。」

這種特例不是誰都能享受的,雖然大家猜什麼的都有,但都聰明的沒有多打聽。

葉回嗯了一聲,「明天看情況吧,我現在也說不準,如果事情解決我就跟你去單位。」

她時差已經倒的差不多,如果今晚的夢裡紀凡他們已經脫險,她也沒必要再在宿舍里呆著。

只可惜想得美沒有用,一覺睡到大天亮,她失神的看著天花板,她還想在夢裡再看看紀凡的,結果這一晚她睡得好沉!!!

「葉子,去上班嗎?」

離婚以後 睡得好,她一整個白天估計都睡不著。

她鬱悶的起床洗漱換衣服,「今天第一天過去,你到時候多指點我一下。」

方園:「……」

能讓處長那麼體貼的親自交代,葉回還需要她照顧?

不讓葉回照顧她就不錯了,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去上班的路上,葉回再沒遇到發傳單的那人,也不知是蘭西國那邊還沒傳來消息,還是那人不知道葉回會一早起來去上班。

她和方園手上都提著飯盒,進門就發現溫慶元居然一早就到了,還在門口等著她!

葉回:「……」

為什麼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文化處,顧名思義主要負責民間和政府間的文化交流活動。

將夏國的文化輸送到布列國,將布列國的文化送進國內,吧啦吧啦……葉回聽著介紹就總覺這個部門很像二道販子。

一整個上午的熟悉了解,又將飯盒裡的菜全部分出去,她請了一個小時的假,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那個發傳單的傢伙。 像是註定了會讓葉回失望一般,她在街上走了兩圈,依舊能沒遇到之前給她遞傳單送消息的人。

她心中是說不出的失望,她茫然的站在路口,不知自己是應該回去睡覺還是迴文化處上班。

方園有些驚訝的看著已經請假離開的葉回,居然沒多久就回來了。

「你不是有事要處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沒處理成就回來了,咱們這裡有暫時沒人使用的會議室或是房間嗎?我想進去睡十分鐘。」

對葉回來說只要能睡著,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足夠。

只要讓她看到紀凡他們現在處境,再幫他們一把也就可以。

方園帶著她一路走到最內側的一個房間,「我們平時忙的狠了,困得厲害就會來這裡躺一會,這邊有沙發不用趴著睡。」

她出門前還貼心的幫葉回將房間門反鎖,葉回心中暖熱,沒想到她在這裡還能遇到這麼一個溫柔體貼的室友加同事。

這麼可愛的小兔子……嗯,回去可以介紹給韓小雅她們認識,到時候大家一起玩會更熱鬧。

她心裡胡亂的想著,倒在沙發上閉上眼沒一會就被拉入夢境。

陰沉沉的天,隱隱還有雷聲傳來,天氣似乎不太友好。

葉回四下打量著尋人,茂密的樹林這樣的天氣躲在裡面似乎會格外危險。

她一路朝裡面飄著,在林中的空地上看到正在原地休息的幾人。

紀凡的臉色依舊不好,子彈似是已經被取出,他肩上包著厚厚的紗布,而其他幾人身上都多多少少的帶著一點傷。

不過看幾人的神色,應該是已經將追捕的那些特工暫時性的甩掉了。

她想朝著森林的上空飄,但試了幾次身體都無法像前一次那樣升起。

嘗試間,她就覺紀凡似乎是朝她這裡看了一眼。

然後,她就看著原本還在跟人說話的他交代了一句,就側身倒在草地上,沒一會她就聽到了久違的聲音。

「你怎麼又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