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馬上帶你過去。”李院長做了一個請勢,帶着楊非凡和陳嫣,朝着病房走去。

趕往病房的途中,楊非凡打了一個電話,通知藥監局派人前來抽檢藥品。

由於楊非凡身份特殊,所以,沒多久,藥監局就已經派出了檢驗員,來到了羅峯鎮醫院抽檢藥品。

388號病房。

黃醫師看見李院長帶着楊非凡和陳嫣過來後,立刻笑臉相迎。

那些記者聞風而來,在警察的阻擋下,只好站在病房外面,拍照報道。

病牀上,一個年約十歲、昏迷不醒的小男孩,正打着吊針。

小男孩的父親是一箇中年男人,他看到楊非凡後,立刻怒火沖天。

“你就是楊非凡?你就是非凡藥業的董事長?”中年男人指着楊非凡,怒道:“你們這些有錢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你這個神醫,也不是什麼好人。”

楊非凡聽得直皺眉,“我很明白你現在的心情,請你不要衝動!”

中年男人像瘋狗一般,撲到了楊非凡的身邊,然後,扯着他的衣服,惡狠狠地道:“臭小子,快賠我兒子。”


楊非凡是一個天級能量的強者,他要閃避,可以說,易如反掌,不過,他由於自責,所以,並沒有閃避。

正在病房外,默默地爲楊非凡保駕護航的樑燕,嚇得臉色突變,連忙指揮警察,將中年男人拉開。

“楊非凡,你怎麼不躲開呢?”樑燕幽怨地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輕嘆道:“算了吧,他也是一時衝動,纔會這麼做!”

中年男人被警察拉開後,一邊大吼,一邊怒道:“姓楊的,別在老子的面前裝純潔,快賠我兒子,要不然,老子砍死你!”

陳嫣狠狠地瞪了這個中年男人一眼,禁不住怒道:“你給我閉嘴!”


“臭婆娘,還有你,你這個不要臉的老闆娘,快賠我兒子,要不然,老子先將你就地正法,然後,再弄死你。”中年男人惡狠狠地道。

所有人聽得直皺眉,中年男人爲了兒子衝動,可以理解,但,就算是衝動,也不能說出這些,聽着就令人感到噁心的話來。

將楊非凡砍死,再將陳嫣就地正法,然後,弄死。這是多大的仇恨啊?需要這麼狠毒嗎?

所有的人,幾乎都在譴責中年男人。

楊非凡狠狠地瞪了中年男人一眼,然後道:“夠了!如果你的兒子,真的是因爲吃了我們藥廠生產的退燒藥,而出現問題的話,那麼,我們的非凡製藥廠,必定會負全責。”

“負全責?”中年男人冷笑道:“你負什麼全責?賠老子十億,還是拿命來償還?”

楊非凡試探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用錢可以解決問題咯?”

“你賠老子十億,興許,老子可以考慮不殺你。”中年男人毫不忌諱地笑道。

這個中年男人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所有人立刻向他投來了憤怒的眼神。

楊非凡冷哼道:“十億?你沒搞錯吧?你真當你的兒子死了麼?就算你的兒子意外死了,也不需要賠償那麼多。”

中年男人怒道:“醫院已經下發了死亡通知書,叫老子隨時準備身後事。”

楊非凡立刻看向李院長和黃醫師,“他說的話,是真的麼?”

李院長和黃醫師,同時點了點頭。

楊非凡立刻開啓天目,傾聽昏迷不醒的小男孩心聲,然後道:“沒那麼嚴重,他的兒子死不了!”

說到這裏,楊非凡快步走到病牀前。

見狀,中年男人立刻大吼,“姓楊的,你這個臭小子,你想幹嘛?你要是敢亂動老子兒子的話,老子就砍死你!”

樑燕聽得直皺眉,於是,連忙對着身邊的警察道:“快將他鎖起來!”

中年男人被警察鎖起來後,依然像瘋子一般,一邊掙扎,一邊大吼。

爲了確保安全,樑燕不得不命令手下,將這個中年男人鎖起來,並押到了一旁。

楊非凡並沒有搭理這個中年男人,而是,專心致志地幫小男孩把脈候診。

這時,記者也好,醫生和警察也罷,幾乎同一時間,將目光投放到楊非凡的身上。

由於楊非凡醫術高明,並且,是一個出了名的神醫,所以,所有人都十分看好他。

停止把脈候診後,楊非凡掏出數支銀針,以能量之火消毒後,快如電閃般,紮在小男孩的人中穴、十宣穴、內關穴、膻中穴、肺俞穴、腎俞穴、涌泉穴等穴位上。

與此同時,楊非凡運轉天級能量,將能量經針尖,徐徐地輸送到小男孩的身體裏。

隨着銀針的不斷捻轉,小男孩蒼白的臉,很快就有了血色。

沒多久,小男孩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很是迷惘地看着楊非凡。

“醒了!”

“醒了!”

“他終於醒了!”

……

病房中,傳來了一陣陣的歡呼聲。

天級能量就是這麼霸道,只需要短短的時間,就可以令病人起死回生。

“好了!”楊非凡拔出紮在小男孩身上的所有銀針,然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聞言,病房中,立刻響起了一陣陣的掌聲。

“好了?他真的好了?”黃醫師不敢相信地走到了小男孩的身邊,仔細地檢查着他的身體,果然發現,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

李院長重新檢查了一遍小男孩的身體,最終確定,這個小男孩已經起死回生。

“楊神醫,你果然不愧是神醫!只是輕輕一出手,就已經成功地挽救了一個將要死亡的病人的生命!”李院長豎起了大拇指,心中感概萬千!

陳嫣看到小男孩沒事後,立刻停止輸液,然後,拔出紮在他手中的針頭。

小男孩興奮地從病牀上跳下來,飛快地撲到了中年男人的懷裏,然後,大聲喊道:“爸爸!”

中年男人輕輕地推開小男孩,然後,指着李院長和黃醫師,怒道:“老子要告你們醫院誤診,亂下死亡通知書。”

李院長臉色突變,“先生,如果不是有楊神醫幫忙,那麼,你兒子的確很快就會死亡。”

“閉嘴!”中年男人狠狠地瞪了李院長一眼,然後,怒視着楊非凡,“還有你!臭小子,別以爲你醫好了我兒子,你就可以安然無恙!你們非凡製藥廠生產假藥,老子告定你了。”

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我們的非凡製藥廠,並沒有生產假藥。這一點,不需要我去解釋,我相信,藥監局很快就會還我們製藥廠一個清白。”

“屁話!”中年男人怒道:“要是你們製藥廠沒有生產假藥,那麼,老子兒子吃了那些退燒藥,怎麼會昏迷不醒呢?”

楊非凡默默地看着中年男人,然後道:“這個嘛,就要問你自己了!”

中年男人氣得七孔生煙,“臭小子,你什麼意思?”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楊非凡搖頭嘆息,“你是選擇從實招來呢,還是想讓我,將你的惡行公之於衆?”

中年男人嚇得臉色突變,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臭小子,老子不但要告你們非凡製藥廠生產假藥,而且,還要你賠償老子五千萬的誤工費。”中年男人大聲吼道。

瘋子,簡直就是瘋子!

幾乎所有人都認定,這個中年男人必定是一個瘋子,要不然,又怎麼會口出狂言呢?

“口出狂言、胡言亂語!”楊非凡長嘆一聲,道:“你無藥可救了!”

站在一旁的俏警花樑燕,輕輕地扯了扯楊非凡的衣袖,然後道:“楊非凡,他是不是一個瘋子?我們要不要將他送去精神病院?”

楊非凡搖了搖頭,道:“他不是人瘋,而是心瘋!”

“心瘋?”樑燕很是迷惘地看着楊非凡,“你的意思是……?”

“人瘋,要醫的話,還有一點希望。但,如果是心瘋的話,就無藥可救了!”楊非凡輕嘆道:“他的心已經被毒蟲吃了,別人是虎毒不食子,他呢,爲了錢,居然連他自己的兒子,都想毒害。”

“什麼?他爲了錢,居然想毒害他的兒子?”樑燕很是不解地看着楊非凡。

聞言,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楊非凡。

中年男人嚇得臉色突變,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說出這一番話來。

“臭小子,你說什麼?”中年男人氣得大聲咆哮:“你居然敢亂說話?好啊,你令到老子的名譽掃地,老子要你賠償損失。” 楊非凡冷笑道:“在你的眼中,除了錢,還有什麼?你除了錢,就連自己的兒子都不顧,你枉爲人父。”

中年男人氣得滿臉通紅,“你胡說!”

“昨天,有人出一百萬,將帶有慢性之毒的藥片交給你,然後,吩咐你餵給你兒子吃。”

楊非凡淡淡開口:“你爲了錢,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中年男人嚇得臉色突變,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聞言,所有人震驚萬分的同時,齊刷刷地看向中年男人。

“你,你,你,你胡說!”中年男人一臉恐慌地瞪着楊非凡。

其實,之所以楊非凡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爲,剛纔,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中年男人老是說錢,心裏感到十分奇怪!

於是,楊非凡及時開啓天目,傾聽中年男人的心聲。傾聽之下,大吃一驚,壓根就沒有想到,中年男人居然爲了錢,就連自己的兒子也不顧!

“到底是誰在胡說,等一下,不就清楚了麼?”楊非凡快如電閃般,走到中年男人的面前,然後,伸手從他的褲袋中,掏出了一包藥片。

中年男人嚇得臉色突變,“你,你,你,你幹什麼?”

楊非凡揚了揚手中的藥片,然後道:“這些是什麼?我們非凡製藥廠生產的退燒片,都是印有防僞標,並且,用專用的盒子或瓶子裝,根本就沒有散裝的藥片。”

言下之意,中年男人拿着這些冒充非凡製藥廠的藥片,喂他的兒子服用,所以,他的兒子纔會中毒昏迷。

聽到這裏,中年男人的額頭,立刻冒出了絲絲的冷汗。


俏警花樑燕狠狠地瞪了中年男人一眼,然後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中年男人強作鎮靜地道:“什麼怎麼回事?這是我的藥,根本就不是拿給我兒子吃的藥,而是,我自己服用的止咳藥。”

樑燕狠狠地拍了一下病房中的辦公桌,然後,嬌聲斥道:“你自己服用的藥?你確定是你自己服用的藥?”

中年男人嚇得打了一個冷戰,不過,他依然強作鎮靜地道:“當然!”

楊非凡示意樑燕不要衝動,然後,拿出一片藥片,遞到中年男人的嘴邊,玩味地笑道:“既然是你自己的藥片,那麼,讓我來餵你吃藥,哈!”

中年男人嚇得臉色突變,“不,不,不,還沒有夠時間吃藥。”

“無妨無妨,早一點吃藥,對身體更好,哈!”楊非凡拿着藥片,做了一個要放進中年男人嘴裏的姿勢。

中年男人嚇得大驚失色,“老子不吃!”

楊非凡冷哼道:“如果你再不說實話的話,那麼,我就餵你吃,這種帶有慢性之毒的藥片,讓你也嘗試一下,昏迷不醒的滋味。”

小男孩很是迷惘地看着中年男人,然後,弱弱地問道:“爸爸,你快說實話吧,當時,你的確給我吃了這種藥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