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意識到秦石的動作,猛虎有些躁動。

龐大的身軀翻動下,猛虎肩膀一低,一下撞在巨熊的肚子上,硬是將巨熊擊退幾步,之後迅速的抬起虎爪,朝著秦石拍下。

可這時,巨熊倒退的身子,拚命的停住,為了給秦石拖延時間,竟然將zi的胸膛敞開,將鋒利的虎爪給抵擋下來。擋下虎爪以後,巨熊將兩隻熊掌環抱在胸口,牢牢的抓住猛虎。

「有機會!」牙關一咬,秦石也不尋思,直接躍起身子。他手中握著嗜血劍,一擊刺在猛虎的手臂上,借著慣性,朝猛虎的額頭衝去。

「吼吼吼!」

被嗜血劍刺中,猛虎甩動下身形,拚命的想要將秦石甩開。可就在這關鍵的時刻,龍鰍忽然又纏了上來,一下子將猛虎的身子給捆綁住。

看見巨熊和龍鰍為他拚命,秦石心中不是滋味。

「石頭,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見秦石分神,書中玉警示一句。

秦石回過神,狠狠的點下頭,旋即他兩個跳步,一下子衝上猛虎的額頭,眼神中閃過一道凶力:「敢欺負本少的愛寵?我管你是龍是虎,你都得死!」

抵達猛虎的額頭,書中玉順著焚書轉了半圈,一下也饒了出來,將雙手環抱在胸前,發出兩股靈力,靈力如同鋒利的尖刀,一下刺在猛虎額頭的王字上。

受到書中玉靈力的影響,只見猛虎額頭上的結界,使勁顫抖幾下,碰的一聲,一下破碎開來。

「吼吼吼!」結界破碎,猛虎全身一抖,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創傷,嚎叫一句,龐大的身軀碰的一下,狠狠的摔在地上,不停的打起滾來。

「石頭,趁現在!」

秦石點點頭,一道詭笑閃過,將左手的邪魔圖騰舉起,正對著猛虎額頭的王字,散發出一團團的黑色煞氣。煞氣順著猛虎的額頭灌入到它的體內,將它一下吞噬。

不得不說,猛虎的實力之強,就算被煞氣入侵,都沒有直接慘死,而是掙扎了許久,龐大的身軀才變的乾癟,最後化為皚皚白骨!

「呵呵,結束了么?」望著滿地的白骨,秦石滿意的點點頭,吃力的喘了口粗氣,罵道:「剛說不玩這種心跳的遊戲,就又玩了一次!」

「難道本少上輩子,是走鋼絲的不成?」

猛虎徹底死了,巨熊和龍鰍也是翻了翻白眼,一下子倒在沼澤地上,使勁的喘著粗氣,興奮的發出嗷嗷的叫聲:「吼吼吼!」

「玉姐,笨熊和泥鰍說什麼?」

「他們說,果然還是老大厲害,一個頂倆!」

「哈哈,那是!怎麼樣?現在知道本少的厲害了吧?」聽見兩隻荒獸的叫聲,秦石也舒坦的爬到巨熊背上,滿意的列開嘴角:「跟著我吧,絕對錯不了!」

等到煞氣將猛虎徹底吞噬,一點一點的回到秦石的邪魔圖騰中。一瞬間,一股前所未有的靈力在他體內炸開,將之前所有的疲憊感除去。

「不愧是玄階靈獸,這種濃郁的靈力,真是太他媽痛快了!」感受著體內的變化和飽滿,秦石tian了下乾裂的嘴唇:「若是再能找到幾頭玄階荒獸吞噬就好了!」

聽見這話,巨熊也龍鰍嚇的趕緊縮縮脖子。

「哈哈,瞧你倆的熊樣!放心吧,我秦石就算是死,也會不對我zi的人出手!」感覺到兩獸的變化,秦石一臉好笑的搖搖頭。可就在這時,他感覺到手腕上,傳來一股刺痛。

刺痛感,讓他倒吸了口氣。

旋即他朝著手腕望去,只見邪魔圖騰的四周,被黑色的煞氣牢牢籠罩。邪魔圖騰自從上次吸收了秦家精血,就從卵蛋狀變成了獸態。

可秦石依稀的記著,獸態的圖騰本是圈圈著身軀才對,但是此時已經舒展開來,猙獰的面容,健壯的四肢,一身漆黑光亮麗的鱗甲,看起來充滿了的威嚴。

「看來,圖騰每次吞噬荒獸,邪魔就會成長一些!」看著已經成型的邪魔,秦石心中有些低落。他知道,若是再不找回崩玉,相信要不了多久,邪魔就會蘇醒了。

等到那個時候,可能就是他的末日。

書中玉也感覺到邪魔圖騰的yiyang,有些擔憂道:「石頭,以後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再動用你手上這個圖騰了!我能感覺到,它好像附有生命,而且非常邪惡!我怕……」

「好了,放心吧!我可說過,有這麼漂亮的姐姐,我怎麼捨得死呢?」聳了聳肩膀,秦石裝出坦然的笑容,故意不讓書中玉為他擔心。

話音落下,秦石翻下身,朝著猛虎的骸骨走去。

玄階靈獸可都是有妖核存在的,一枚玄階六級的妖核,當中的靈力肯定非常可觀。在骸骨中翻騰了會,秦石就找到一枚黃色的妖核。

拿到妖核,秦石滿意的點點頭。

但是,他並沒有直接將要和吸收,而是手心匯聚靈力,一擊將要和震碎,一分為三。他zi留下了一小塊,將剩下兩塊分別拋給巨熊、龍鰍兩個傢伙。

兩個傢伙接住妖核,馬上朝秦石拋去感激的神色,激動的吞到腹中,開始煉化起來。

秦石微微一笑,他本身就不是吝嗇的人。況且,這次大戰猛虎,兩個傢伙可是出了不少力,他們理應得到這些獎勵。

之後他也沒有耽擱,將妖核吞入腹中,開始盤膝坐下煉化起來。妖核融入他的體內,順著血脈不斷在體內流淌,一轉眼就化為濃郁的靈力。

被靈力充裕,秦石暢快的呻吟聲。

咔嚓!

忽然,體內傳來一道清脆的碎裂聲。

「第八條靈脈的裂口?要突破了?」

聽聞碎裂聲,秦石歡喜的坐起身,一下子精神起來。

之前邪魔圖騰吞噬了猛虎的靈力,加上妖核的靈力,雙重靈力的衝擊下,直接讓秦石達到七層淬靈境的巔峰,現在正是突破的好時機。

這種機會,他當然不會放棄。因此,他將體內的靈力調動起來,一股股的朝著第八條靈脈衝擊,連續的衝擊之下,體內的血脈變的沸騰,靈力滾滾而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第八條靈脈徹底裂開。

再次突破,讓秦石的肌膚,變的油光順滑,整個人不由的興奮起來:「這就是八層淬靈境的實力?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以我現在的實力,封靈境之下,怕是難尋敵手了!」

「呼……」

深深鬆了口氣,秦石盤坐起來。

這時候巨熊和龍鰍,也將妖核煉化。通過妖核的幫助,讓兩獸的傷口差不多恢復過來。

秦石眨眨眼睛,一下子翻身躍到巨熊的身上,慵懶的躺在厚實的熊背上,枕著手臂忽然想到什麼,開口問道:「大笨熊,這些日子你在秘境里,有沒有見過紫靈花?」

「吼吼吼!」

大眼睛轉動一下,巨熊咆哮了聲,旋即它也不等秦石說話,直接朝著密林外奔騰出去。dagai過了半個時辰,巨熊載著秦石來到一處鳥語花香的平原。

「好多紫靈花!」

望著鳥語花香的平原,書中玉興奮的飄出來。

秦石也跟著激動起來,他發現,在這個平原上,至少有著十幾株的紫靈花。

之後,書中玉不等秦石,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就像是饑渴許久的餓狼,一下子看見了滿桌秀色可餐的美食一樣,不停的在平原上搜刮起來。

一株株的紫靈花,被書中玉吞到腹中,之後她的身上,泛起淡淡的熒光,面容變得更加貌美,飄忽在半空中,就好像是仙女下凡。

看著書中玉的變化,秦石有些激動。

這是從他認識書中玉以來,書中玉最為飽和的時候,再也沒有以往,病怏怏的樣子。 時間過的很快。

轉眼過去了五天。

這五天,秦石沒有離開秘境,而是通過秘境里渾厚的靈力,不斷的修鍊和穩固境界。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徹底穩定在八層淬靈境了。

夜晚時分,一處花香平原。

一頭看似笨重的巨熊,趴在平原上面。在巨熊旁邊,一隻長達十米的龍鰍,盤曲著身子。而秦石,則枕著zi的手臂,躺在巨熊的背上,仰望著漫天星辰。

「五天了……」

「後天,就是雲鼎宗來接手荒鎮的日子!」

「我該怎麼辦?我能帶秦家走出危境么?」

看似平靜安逸的秦石,內心中卻如同洶湧的大海,不停的翻滾著lang花。這幾天,他始終在思索,究竟該怎麼辦,怎麼抗衡雲鼎宗。

可是雲鼎宗的龐大,讓他感覺到的只有無力。

「呼……」

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過了多久,秦石沉沉的睡去。

等秦石睡熟,巨熊和龍鰍也是對視眼,在兩獸的眼神中,閃過一道莫名的決絕和尊敬。最後兩獸也安靜的趴在平原上,靜靜的dengdai天明。

一夜逝去,東方既白。

一縷刺目的陽光,透過天空的霞光,落在秦石的眼中。

眼睛被刺痛,秦石微微的睜開眼,使勁的伸了個懶腰。之後他的眸子凜冽,朝著秘境外望去。今天,他必須要離開這裡,明天就是雲鼎宗接手荒鎮的日子。

「該來的總是要來!」

坦然的搖搖頭,秦石讓巨熊載著他走到秘境的出口。

到了秘境的出口,他和巨熊、龍鰍擺手告別,之後不再耽擱,順著結界的裂口離開秘境,下了山後直接朝荒鎮內走去。

他剛進荒鎮,就看見鎮子上掛著各式各樣的條幅,上面的內容大同小異,差不多都是什麼喜迎雲鼎宗,雲鼎宗偉大啊之類的話。

看著那些條幅,秦石有些嗤之以鼻,之後也不再猶豫,腳下加快了速度,朝著秦家走去。

很快他就回到秦家,可是剛進秦家的大門,就感覺到一股死氣沉沉。但是這也難怪,整個荒鎮都知道雲鼎宗的人要來的事,秦家又怎會不知道呢?

意識到這點,他快速躍進大廳。

剛躍進大廳,就看見秦老爺子坐在最上方,剩下秦家的人依次排好,各個板著臉,氣氛沉重。

當看見秦石回歸,秦家人馬上精神起來。特別是秦老爺子,一下子站起身,眼神有些渙散,結巴道:「石兒,你,你回來了?」

「嗯,怎麼了?一個個都讓煮了?」

進到大廳里,秦石尋思了下,他很朗爽的笑笑,想要將大家的氣氛調節起來,目光依次的掃過在座的各位,可是到最後忽然間呆愣下。

他發現,在座的人,少了一位。

意識到這點,他又從頭掃了一圈,從秦老爺子,大伯秦天宇,他的父親秦天擎、小叔秦天行,直到最後,還是沒有看見他要找的那道身影,不由詫異。

「小姑?爺、爹、我小姑呢?」秦石質疑的問句。

被質問句,秦老爺子和秦天擎幾人,同時背過臉去,一臉沉重和失落,半響道:「石頭,你先別gdong,你小姑她meishi,只是……」

「只是什麼?」

從幾人的臉色上,秦石已經可以斷定,他的小姑秦月玲,八成是出事了。這讓他狠狠的攥緊拳,過了會才冷靜下來,道:「爺,爹,你們說吧,我不會gdong的!」

「哎……前幾天,你小姑背著我們,獨自出門,結果不了,正巧碰見楊家的人,被楊家的人抓了回去!」秦老爺子有些自責的說句。

秦石哆嗦下,大驚:「什麼?我小姑被楊家人抓了?」

「石兒,你先別激動,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壞!」看秦石有些激動,秦天擎阻攔道。

「嗯,石兒,月玲她現在meishi!當時我知道以後,帶著你大伯他們,快速衝去楊家,想要把你小姑救回來!」秦老爺子頓下,道:「可是我們到了楊家,卻剛巧看見一名黑衣人出手,將你小姑給救走了……」

「黑衣人?」

秦石眯起眼,追問句:「那我小姑現在人呢?」

「這個……」說到這,秦老爺子他們的臉色有些難堪。

看這樣,秦石也能猜到,秦玉玲肯定是下落不明。但是知道了前因後果,讓他鬆了口氣,只要人meishi就比什麼都強。只是說起黑衣人,讓他忽然想起來,之前在聶家出手救他的黑影。

「難道是他?」

想到這,秦石眼神一轉,先不去想這些,只是在心中暗自發誓,道:「楊家,若是我小姑有個三長兩短,我定要你們全家來陪葬!」

見秦石沒有開口,秦家的人都保持沉默。

沉默了一會,秦老爺子有些按耐不住,低沉個臉道:「石兒,雲鼎宗他們……」

「爺,不用說了,我早就知道了!」

打斷秦老爺子,秦石回過神的點點頭。但是他並沒有膽怯,反而頭腦非常清晰的道:「雲鼎宗這次來荒鎮,對於我們來說,可謂是滅頂之災!我們現在只有兩條路!」

「要麼拼,要麼跑!」

一句話,回蕩在秦家大廳里。

所有秦家的人,同時顫抖一下。秦石說的風輕雲淡,可是,拼?怎麼拼?和雲鼎宗拼么?這可能么?秦石人的心中,同時升起一個大大的問號,低沉的搖搖頭。

「我也知道,憑現在的秦家,根本拼不過雲鼎宗!」秦石不可置否的搖搖頭,之後他的眼中,忽然狠戾,道:「但是,想讓我秦家將數千年的家業,就這樣拱手相送?沒門!」

「石兒,你的意思是?」

「爹,你和娘,帶著秦家的小輩,今天晚上就連夜先離開秦家!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不管怎麼樣,我們秦家不能絕後!」秦石思索了下,對著秦天擎說句,旋即轉過頭面朝秦永峰,道:「爺,剩下的人,我想留下來和楊家人拼了!」

「fanzheng已經得罪了雲鼎宗,也不怕在得罪的狠一點!」

幾句話,衝擊著秦家的**腦,讓秦家的人同時哆嗦下。

「好!」猶豫了會,秦老爺子拍下椅子,也是qishi凌人的站起身,道:「我秦家千年基業,就這樣拱手讓人的話,我也無顏面對祖先!但是,石兒你不能留下,你是秦家的希望啊!」

秦石擺擺手,眼睛凶力,冷道:「呵呵,我必須留下來,有些仇還沒和楊家、聶家的人算呢!況且說,我們也未必會敗,如果抱著必敗的心,那還拼個什麼勁啊?」

未必會敗?

四個字落下,秦家的人不少都是驚訝幾分。

同時面對楊家、聶家、雲鼎宗,真的能有勝算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