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是屬於偷雞不成蝕把米嗎?

這種發展結果不是她想要的額!

她想得明明是……

身體異樣的感覺隨著軒轅奕琦接下來的動作,變得越來越明顯。

這般從未體驗過的經歷,讓安錦瑤的神智變得逐漸潰散,以至於後面發生了什麼,軒轅奕琦又忍痛對她做了什麼,她都一概不知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反攻為主的軒轅奕琦在真正開始接觸安錦瑤,跟她發生了實質性關係的那一剎那,身上的疼痛瞬間緩解了不少。

身體內彷彿湧出了某種神奇的力量。

這種力量先是在安錦瑤的身上輾轉循環了一個周天,隨後又猶如綿延的涓涓細流,帶著絲絲的暖意流轉到了他的身上,滋潤了他疼痛的經脈。

「這是……」

驚訝於這種身體的變化,軒轅奕琦深邃眼眸深處閃過一道精芒。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身子跟安錦瑤的居然會這麼契合,而且還能進行傳說中的雙修。

他以為之前煉獄城主都是在瞎胡說。

沒想到卻都是真的。

感受了一會兒這種彷彿要將他凈化洗滌的舒爽,正欲起身的軒轅奕琦不經間看到了一道七彩流光縈繞了幾下,鑽入了安錦瑤的體內消失不見了。

此刻的自己,什麼毒性發作的疼痛都好了。 收拾衣服起身的軒轅奕琦,沒有留意到安錦瑤的身上又起了細微的變化。

他自己體內的七彩流光傳遞給了安錦瑤,安錦瑤卻是沒有沒有如期返還,只是冒出了一小團黑色的霧氣,消無聲息的鑽入了軒轅奕琦的身體里。

啊哈哈哈!

老子等了那麼久,總算是等來了!

純凈啊!

好純凈好舒服的無上功力!

再讓老子沐浴一段時間,等時機成熟了,老子就能脫離這個女人的掌控,成為一個真正來去自由的人了!

某團黑乎乎的霧氣,也就是一直潛伏在安錦瑤體內的魔君魂魄,此刻正無比激動興奮的感嘆著。

自從安錦瑤恢復了本體之後,他就變得異常的老實。

之前還偶爾活躍幾下,現在直接是連活躍都不活躍了,只一心專註的裝傻,盡量縮減自己的存在感。

他其實老早就從軒轅奕琦的身上聞到了一絲很特別的醇厚靈力。

這種靈力不同於所有的武修者,但又不屬於神力。

即便如此,但卻非常見鬼的令他渴望和貪慕。

要知道他以前都是貪戀和覬覦吸收神族之力的,還從未對哪個人的靈力這番上癮過,只是聞幾下便淪陷了。

如此這般一對比,某團黑霧瞬間就覺得安錦瑤的神力檔次太低了,他竟開始有些看不上眼了。

趕明個自己藉助軒轅奕琦的力量脫離了掌控,並且蘇醒復活,他一定要找機會拉攏和感謝一下軒轅奕琦。

然而此刻魔君的打算,軒轅奕琦卻是聽不見,也不知曉的。

累到昏迷的安錦瑤,更加不會知道自己選擇救軒轅奕琦,跟他大膽的玩雙修,玩出了後患無窮的大禍根。

默默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軒轅奕琦轉身望向了還在沉睡的安錦瑤。

一邊靜靜的欣賞著她美麗的睡顏,一邊傻傻愣愣的幫她穿好了衣服。

只是雙手在觸及到安錦瑤腿間一陣溫熱的粘稠之後,軒轅奕琦臉上的神情瞬間窘了。

這是傳說中的那啥啥吧?

本以為他跟他心愛的瑤丫頭會在新婚之夜辦了這種事情,卻沒想到最後的結果卻是他們倆在八荒煉獄的山洞裡辦了。

而且還是在煉獄城主惡趣味的推波助瀾下。

就是不知道這種半推拒半牽強的第一次,安錦瑤醒來會不會後悔,從此不再搭理他了。

如此這般想著,軒轅奕琦的心中竟是湧起了一股濃郁的驚慌與恐懼。

他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很害怕失去安錦瑤。

如此這般的在乎她,究竟是為什麼,就連他自己都想不通。

就是無論怎麼看她,都覺得親切順眼,越看越喜歡。

同時,心底還不斷湧出了一股騷亂狂躁的霸佔慾望。

好似那是他曾經賊心不死,覬覦征服了好久,都未遂的東西。

哪裡都不想去,反正現在的他們也暫時出不去,於是軒轅奕琦就這樣溫順乖巧的抱膝,蹲在了安錦瑤的身邊,一瞬不瞬地靜靜凝望著她。

不知過了多久,睡了多久,安錦瑤才逐漸恢復了意識,緩緩睜開眼帘,醒了過來。 身上好酸啊!

跟個骨頭要散架了似的!

安錦瑤一邊揉了揉自己酸痛無比的小蠻腰,一邊從地上坐了起來。

環顧了一下四周,安錦瑤鬱悶的發現自己居然還待在山洞中,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身旁少了一個人。

睜開眼醒來,沒有如期的看到某人,安錦瑤表示心中還是有些失落的。

「軒轅奕琦?」

忍不住開口喊了一聲某人的名字,卻發覺自己的嗓音竟是無比的沙啞難受。

靠!

姐姐的嗓子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想起自己沒暈過去之前,在某人身下完全不受控制的情難自禁,以及失去了所有女子該有的矜持,頓時老臉一半紅一半黑。

紅是因為好羞澀,黑則是因為對某人在她身上極具技巧性的胡作非為氣得。

哼!

技術那麼好,懂得比她還多,肯定不是第一次了吧!

沒準,在她之前,他就跟別的女子做過了。

天下烏鴉一般黑。

果然男人在這方面都是一樣的!

正當安錦瑤自顧自的生著某人的悶氣,在外面沒走多遠的軒轅奕琦聽聞,慌忙走了進來。

此刻的軒轅奕琦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安錦瑤誤會了。

見安錦瑤醒了,臉上立馬浮現出一絲喜悅,快步走到安錦瑤的身旁,關切的詢問道:「你醒了?」

「廢話!你又不是瞎子,看不見我是睜著眼睛坐著的嗎?」

「……」

好濃重的火藥味,是傳說中的起床氣嗎?

冷不防的被安錦瑤翻了個白眼,還訓斥了一頓,軒轅奕琦的神情有些懵,不曉得她這是怎麼了。

「你沒事了吧?太陰邪草的毒解了吧?」

安錦瑤看見了軒轅奕琦眼中一閃而過的委屈,心下莫名的一軟。

不再跟他板著臉孔,和緩了語氣。

「不痛了,應該解了。」

以為安錦瑤方才的生氣是因為跟他做了那種事情反悔了,於是某人很是謙卑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弱弱回答著。

似是看到了軒轅奕琦躲閃的小眼神,安錦瑤的腦後莫名冒出一滴冷汗,心念自己沒有那麼恐怖可怕吧?

怎麼這個男人忽然就像看母老虎一般的看著自己了呢?

「抬起頭來說話!我很恐怖嚇人嗎?」

安錦瑤鬱悶的指了指自己,嗓音依舊是沙啞般的難受。

「嗯,娘子對我好凶的。」

「……」

「一點兒都不溫柔。」

「……」

「還動不動就想著拋棄我。」

「……」

姐姐要是真的想拋棄你,早就拋棄了!

還會閑得蛋疼地跟你搞什麼雙修嗎?

安錦瑤內心無力吐槽般的翻了個白眼,對於軒轅奕琦說瞎話的演技也是折服了。

心裡是這般怒吼著軒轅奕琦,但安錦瑤還是刻意再放緩了幾下臉色,逼自己強行擠出了一抹看似非常溫柔的笑容,柔聲道:「現在呢?不凶了吧?」

「還行。」

怎料得來的卻是軒轅奕琦勉強算是過關的冷哼。

「還行你個頭,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這樣,特別想打你啊!」

瞅著給點陽光就燦爛的某人,安錦瑤舉起的一隻手差點兒就要狠狠招呼了上去。 「你竟還想著打我!」

無比哀怨的皺眉再皺眉,然後死死盯著著安錦瑤朝自己舉起的一隻藕臂,某人開始不滿的嘟嚷了一句。

「不打了!不打你了!」

受不了軒轅奕琦那種不僅凄楚憂鬱,而且還無比黯然神傷的小眼神,安錦瑤連忙放下了自己的手。

舉著還不夠累的。

她現在也沒力氣跟他計較那麼多了。

「煉獄城主沒有回來嗎?」

揉了揉自己發酸發脹的手腕,安錦瑤像是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再次看向軒轅奕琦問道。

「沒有。」

「外面還是什麼都沒發生變化?」

按理說,那個變態的惡趣味滿足了,應該會出來放了她和軒轅奕琦啊!

「嗯。」

在安錦瑤沒醒來之前,他有走出山洞,在附近尋找一些有關出路口的線索。

「不應該啊?」

安錦瑤很是鬱悶的嘀咕了一句。

在放下雙手的時候,卻是不經意間的感受到了身體醒來發生的細微變化。

「恢復了!我的神力和靈力恢復了!」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因為失而復得而顯得如此喜悅過,安錦瑤情不自禁的拽住了軒轅奕琦的衣袖,像個跟大人炫耀的小孩子一般激動道。

「嗯。」

沒料到軒轅奕琦的反應竟是這般平淡,回答的語調毫無波瀾,安錦瑤瞬間就將他的衣角從手中甩了出去。

「你是不是對我不滿意啊?」

「不滿意什麼?」

方才他想事情去了。

聽到安錦瑤說恢復了功力,他就立馬琢磨著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因為他在外面觀察了許久,忽然有些覺得自己大概知道出口在哪裡了,不過那需要藉助安錦瑤比他強大的神力。

「不滿意這次的風花雪月唄!」

腦中零零碎碎的想起軒轅奕琦在自己身上無比嫻熟老練的動作,以及自己什麼都不懂的傻樣,安錦瑤先入為主的認為他這是嫌棄她了。

嫌棄她的表現沒有別的女人有情調和風韻。

要不然,怎麼做完了一次之後,他就對她冷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