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忽得又想起夜司爵的傷,連忙起身去卧室拿了醫療箱出來。

夜司爵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看著慕夏忙前忙后,嘴角不自覺彎起了一個幾不可聞的弧度。

有老婆的感覺,是跟以前不太一樣啊……

慕夏正在專心致志替夜司爵處理傷口,等她處理完,忽得發現夜司爵的雙眸直直地盯著她。 「沒問題!」

本以為賀斐會有所遲疑,卻沒想到,他十分乾脆利落地就答應了。

這倒是讓褚臨沉不禁意外。

賀斐攤了攤手,說道:「其實,清若前幾天就跟我說過,要去京都見一位故人。這幾天一直鬧這件事,沒有消停過。現在既然你也需要我去京都幫忙,正好兩件事一併辦了。」

褚臨沉會心地笑了下,「那就再好不過了。」

然後,朝剩下的陳雲致、許洲寒、和辛裕三人看去。

見陳雲致蠢蠢欲動的模樣,褚臨沉卻淡淡地給他澆了一盆水,「雲致,你也是剛掌管陳氏,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等你這邊情況穩定下來,我們再說京都的事。」

陳雲致咬咬牙,權衡一番之後,最終無奈點頭:「好。」

「沉哥,我跟你去京都。」許洲寒說道。

他家做風投的,產業遍佈全球。

就算是去了京都,也有幾分話語權。

一秒記住https://m.net

幾人都安排妥當,最後只剩下了辛裕。

褚臨沉其實並沒打算喊他一起,因為辛家就在京都,而且,他已經提前跟辛將軍談好了。

把辛裕也喊過去,意義不大。

不等他開口,剛才一直在低頭看手機的辛裕突然抬頭,說道:「我去。」

「你之前還不是計劃把這邊的公司擴大規模嗎?」褚臨沉不贊同地看着他。

辛裕沒有反駁地點頭,卻說道:「和公司比起來,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儘快趕回京都!」

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認真,加之語氣里透出的急切意味。

幾人都有些古怪地看着他。

「辛裕,我怎麼感覺你不太對勁兒?」席雷彎著身子湊到了他面前,單手托腮,虛眯著一雙桃花眼,像偵探一樣試圖從他臉上尋找到蛛絲馬跡。

最後,他目光落到了他還亮着的手機屏幕里。

「咦?」

似乎還真被他發現了什麼,雙眼頓時發亮,把頭歪了過去,以便看得更仔細。

其他人的目光被吸引到了他身上。

片刻后,只他猛然驚呼了一聲:「卧槽!這美女是誰啊?這簡直就是人間極品啊!世界上真有這麼美的女人?我之前居然一點兒都不知道!」

其他人頓時無語。

尤其是跟他掐過架的許洲寒,直接露出了鄙夷的表情:→_→!

席雷渾然不覺,激動地捧住了辛裕的手,目光虔誠,就差身後多一條尾巴了。

「好兄弟,快告訴我,這個美女是誰?」

辛裕定定地看着他,緩緩說道:「我未婚妻。」

「什、什麼?!這就是你那個在國外消失多年、毫無音訊的未婚妻??」

席雷一臉石化的表情,他失控的狂吼聲響徹了包廂。

其他幾人聽到辛裕的回答,也都露出了意外之色。 太和殿。

百年來,除了早朝以外,這還是第一次在早朝以外的時間上朝。

所有人看著端坐龍椅的朱由校,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喘,不是因為朱由校的威勢有多強,而是因為朱由校第一次出現這種表情。

哪怕朱由校發火都行,對於所有人來說,朱由校發火了,代表了事情還有解決的辦法。

可是自從來到太和殿,朱由校便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們,臉色陰沉,整個大殿都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劉一璟和王在晉對視了一眼,兩人心中出現了一個不妙的念頭,似乎這次他們真的做得太過了,此時的朱由校猶如被逼急眼的老實人一般。

都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天子一怒,血流飄櫓!

文官們不知道朱由校發怒會怎麼樣,但是沒有人想要嘗試一番。

歷史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所有人,天子一怒,血流飄櫓,除了那些被徹底架空的傀儡皇帝,任何一個皇帝的怒火都不是官員能夠承受得起的,現在朱由校可還沒被徹底架空呢!

一旦真惹怒了皇帝,他們也得吃不了兜著走,至於弒君換皇帝之類的想法,說句不好聽的,如果被逼到絕路上了,那麼他們不介意有這個想法。

可是如果連皇帝發個火,他們都要弒君換皇帝,那他們換個屁的皇帝,自己當皇帝不香嗎?

更何況弒君那麼容易的話,大明早沒了,當初武宗皇帝會死的不明不白,那是因為朱厚照太自信,不覺得文官敢如何,離開了京城,才讓文官們有機可趁,泰昌皇帝的死更是個迷,其中有不少人的身影,連萬曆皇帝的身影都似有似無。

現在他們想弒君的話,就得做好準備,一旦朱由校沒死,他們全都得死!

在京城之中,他們誰都躲不開氣運之樹的鎮壓,此時宮中還有七大二品太監,加上曹毅的東廠和勛貴,說句不好聽,他們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在這種實力不如人的情況下冒險,那就是拿命出來豪賭的,贏了皆大歡喜,輸了全族玩完的那種。

「梁愛卿,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聚集了如此多的百姓,是準備推翻朕嗎?」

在凝重的氣氛中過了足足一個時辰后,朱由校冷漠開口道。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朱由校居然一開口就是誅心之語,別說梁鎮海這個被問的,連劉一璟都是心一寒。

他們似乎因為這幾年來朱由校太過好說話,而小看朱由校了。

「陛下冤枉啊!」

聽到朱由校冷漠的聲音,梁鎮海連忙跪下,磕頭道:「臣絕對不敢有這個想法!求陛下明鑒!」

此時梁鎮海的心猶如被千年寒冰包圍一般,他完全沒有想到朱由校居然會這麼說。

按照他們之前的設想,只要攜百姓們的大勢而來,朱由校絕對會給他一個交代,再加上文官們的支持,曹毅不說難逃一死,至少一身職司肯定會被擼掉,要不然不足以平息民憤。

可是現在朱由校似乎已經不在乎民憤了!

「不敢!」

「朕看你敢得很,攜民意以欺君!」

朱由校沒有看梁鎮海,而是冷漠地看著劉一璟,他不覺得劉一璟作為內閣首輔會不知情。

「爾等讀書明理,讀的就是這種書,明的就是這般理嗎?」

聽到這裡,劉一璟等人頓時明白自己犯了什麼錯了,他們似乎小看了朱由校對尊嚴的看重了。

之前朱由校一直對他們寬厚,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觸及朱由校的底線,可是這次他們鼓動全城百姓逼迫朱由校,似乎觸及到朱由校的底線了。

一想到這裡,劉一璟不禁頭皮發麻,這次他們似乎弄巧成拙了!

「陛下,臣冤枉啊,臣只想請陛下為臣做主,絕無欺君之心,求陛下明鑒啊!」

梁鎮海連連磕頭道。

能夠在權力極重的兵部中爬到第三把交椅,梁鎮海自然不是蠢貨,從朱由校的話里,他也知道自己這些人犯了什麼錯了。

他們太過小看朱由校的尊嚴了,或者說太小看皇帝的尊嚴了,按照他們的想法,攜百姓民意而來,朱由校再不爽也只能處置曹毅,以平息民憤。

可他們卻忘了一件事,朱由校是皇帝,是大明至尊,這種挾民意逼迫的方式就是打朱由校的臉,朱由校怎麼可能會容忍,這種事情有一就有二,朱由校不可能放任這種事情!

「做主?」

朱由校再次冷笑道:「挾民意請朕做主?」

「朕沒資格做這個主!」

「朕也做不了這個主!」

說完之後,朱由校一甩衣袖,徑直離開了太和殿,只留下一班文官面面相覷!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鬧到這個地步!

現在朱由校甩手走人了!

可是他們尷尬了,現在朱由校沒說散朝,他們也不敢離開,但留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啊。

看到全都一臉茫然的文官們,劉一璟和王在晉相視一眼,彼此眼中都是苦澀,兩人也都意識到他們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或者說朝堂上所有文官都犯了這個錯。

他們把朱由校當成了萬曆皇帝了!

自從國本之爭后,文官們便團結一致,抵制萬曆皇帝,哪怕黨爭得再厲害,在國本之爭上卻毫不含糊,一致對外。

當時文官們三天兩頭,不是百官逼宮,便是挾民意勸諫,逼得萬曆皇帝都只能在後宮裡躲清靜。

而他們這些人也差不多都是那個時期踏上朝堂上的,別的沒學到,像逼宮、挾民意之類手段倒是學了個齊全。

可是他們卻忘了,朱由校不是萬曆皇帝,而且如今的朝堂也不是當初的朝堂,當初滿朝文官團結一致,如今的文官卻是各自為政。

現在朝堂除了他們之外,還有曹毅那邊的一大群文官,抱團取暖的各科給事中,勛貴們手下的一小群文官,當初東林黨倒下的時候,勛貴們也趁機割了好幾塊肉,雖然不是什麼肥差,但也不算少。

現如今他們這群人所掌控的文官也就不到一半,而且重要性還不如曹毅所帶領的那些人,朱由校還真不需要懼他們分毫!

挾民意逼宮,朱由校能慣著他們才有鬼!

7017k由於人**瘤病毒(HPV)是一種傳染性病原體,有人在宿主對持續的HPV感染的炎症反應程度有助於腫瘤轉化、癌症治療反應和病人的預後方面重新產生了興趣。雖然炎症在初始階段具有抗腫瘤作用,但激活先天免疫系統和招募原始免疫細胞(如中性粒細胞),會促進腫瘤的發生和癌症的發展。此外,炎症級聯反應導致的

《最終診斷》766.端倪38分。

這說明,就算哈倫就算是後面滿分,他都需要考第三場的補分題。

諾亞發現,剛才那個逼,是有意為之的。

他們的目的諾亞已經猜到了。

為了摸底。

二階的魔法師認證,看起來最不重要的就是15分的加分題。

但是他的目的就是讓你暴露出,現在你所修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139章國家套路 我應該,怎麼去繼續……

我接着來的人生呢……

我的這份迷茫,已經將我折磨的痛苦不堪,儘管我認為我已經缺少了一份最真實的期望,也就是,我,在半懂不懂,不懂裝懂的狀態里,無法抽身。

在蔚藍的星空裏,彷彿真的存在。

我看似灑脫,卻迷茫的讓自己心力憔悴。

我看似迷茫,卻也能夠在荒誕中尋找獨處的樂趣。

我不再是,所謂的一個人,還有我已經覺醒的魂靈,我不再,去妄想什麼人生的終結,也不再去妄想我是沒有慾望的生命體。

我心中,其實澎湃著,我所想要得到的東西。

那應該是,我的慾望。

在無數無盡的星辰斑斕里,超越光速的穿行,是化為光點的,孤寂。

星星啊,星星,你是否,有一顆跳動的,平凡的心臟?還是說,你永遠是孤獨一生的……可憐蟲……

「嘿……」

一隻手,從黑色的袍子裏出來,將自己的身子慢慢的壓低下來,將一把名為【天青飛鳶劍】的青色寶劍放在了地上,慢慢的坐在了,那個用來清洗食物的水台。

水台是用方泥磚和大石平鋪纍堆而成的,上面還有一些已經化為青苔的臟污,在水緩緩的流動中,慢慢的,跳躍出一隻小小的鳥雀。

在這許久未使用的水台里,一隻破了殼的麻雀踉蹌的尖聲嘶鳴。

她的手,去慢慢的觸碰,那隻新生的鳥雀,她修長的手指緩緩的上抬,那隻鳥雀便也嘩的扑打自己未豐的翅羽,一下子落入,天地的凡塵。

在她的手心裏。

那隻鳥雀興許是聞到了她身上的芬芳,緩緩的將自己的小腦袋垂放下來。

「我不是你的母親……」她說:「興許,我也是想要帶你離開的,但是你的母親歸來,也怕是要罵我的……」

在黑色的大衣袍子裏,她瘦弱的身子,混像個一個隨風飄曳的浮萍,在水裏搖晃出多少的漣漪,便有多少的憂愁和煩惱。

那隻鳥雀在她的指間跳躍,忽而,便覺得羽翼豐滿了,便要跳躍着飛行起來,而後,有搖搖欲墜的,落了下來,回到了她的身邊。

她坐在水台稍微乾淨點的地方,一身青色的衣裳,與新生的枝芽相襯,這裏新種的樹兒開了花,結了果,確又是,那些鳥雀落下的種子,將這水台,包裹在泛泛的桃花之中。

在白靈山,從來不缺桃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