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頭立刻一緊,著急的看著陸安陽,「手機關機,你說……會不會……」出事這兩個字她是說不出口的。

「你先別著急,這裡是你的公寓,你還有沒有鑰匙????」陸安陽皺了皺眉頭,試著用力動了幾下門,門緊鎖著,說明應該不會被人從外面進去帶走才是。

「哦,我找找有沒有帶過來。」秦雙點點頭,慌忙的翻著自己包包,翻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鑰匙。

打開門進去,裡面什麼都整整齊齊,不像是有人來過,但是卻沒看到肖瑤瑤他們兩母女,這更讓他們覺得奇怪。

在房間里找了一圈,依舊還是沒見到人,連她們帶來的東西都沒有了,秦雙開始擔心起來,「她們的東西都不見了,你說會不會是端木玉將她們帶走了????」

她能想到的只有這個可能,現在肖瑤瑤的情況,她不可能獨自帶著自己母親離開的,如果真的要離開的話,就不會等著出院了。

更不可能是高幽,如果是高幽的話,肖瑤瑤肯定會打電話告訴自己的。

看到這種情況,陸安陽也擔憂起來,但還算是冷靜,立刻說道:「你打電話給高幽,看他有沒有見過她們。」

「嗯。」秦雙又趕緊撥通了高幽的電話。

電話一通,她就趕緊問道:」高幽,你有沒有看到肖瑤瑤她們????」

「沒有,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那邊高幽聽她的語氣,也擔心起來。

「肖瑤瑤不見了,公寓里她們的東西都帶走了,你過來一下吧,我在這邊等你。」

「哎呀,我現在和你說不清楚,我先掛了,你趕快過來吧。」

秦雙實在是沒心情去解釋為什麼不見了,因為她也不知道,肖瑤瑤也是,既然要走為什麼不和她說一聲,害得她這個時候擔心。

想著,她又去看陸安陽,卻見陸安陽走到茶几那邊,好像發現了什麼,手裡拿著一張紙條。

「肖瑤瑤她……走了……」她剛走過去,陸安陽輕柔的聲音就輕飄飄的響起,拿著紙條的手還微微顫抖著,低著頭的臉上,眉頭是緊皺著。

聽到他的話,秦雙立刻上前將他手上的紙條拿過來一看,上面確實是肖瑤瑤留下的話:秦雙,我走了,不要找我,也不要擔心,等我完全釋然了一切,我們還會重聚的,謝謝你和彥西,還有安陽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會好好的,你們也保重。肖瑤瑤字

「走了,怎麼突然走了。」秦雙拿著紙條有些不敢相信,她就是無法接受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她就是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特別是先前還看到安雅雅,那個女人既然沒去國外,指不定就是她做了什麼事呢。

想到這裡,她將紙條一扔,一把搶過陸安陽手裡的車鑰匙就飛快的往外跑。

「小雙,你要去哪裡????」陸安陽見狀,趕緊跟了上去。

下了樓,來到陸安陽停車的地方,秦雙直接上了車根本沒等陸安陽就啟動了車子飛快的開了出去。

她是真的不相信肖瑤瑤會突然離開的,如果不是安雅雅搞的鬼,就是被端木玉帶走了,為了不讓她擔心才留下了那張紙條。

「什麼叫不見了????」 「哎呀,我現在和你說不清楚,我先掛了,你趕快過來吧。」

秦雙實在是沒心情去解釋為什麼不見了,因為她也不知道,肖瑤瑤也是,既然要走為什麼不和她說一聲,害得她這個時候擔心。

想著,她又去看陸安陽,卻見陸安陽走到茶几那邊,好像發現了什麼,手裡拿著一張紙條。

「肖瑤瑤她……走了……」她剛走過去,陸安陽輕柔的聲音就輕飄飄的響起,拿著紙條的手還微微顫抖著,低著頭的臉上,眉頭是緊皺著。

聽到他的話,秦雙立刻上前將他手上的紙條拿過來一看,上面確實是肖瑤瑤留下的話:秦雙,我走了,不要找我,也不要擔心,等我完全釋然了一切,我們還會重聚的,謝謝你和彥西,還有安陽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會好好的,你們也保重。肖瑤瑤字

「走了,怎麼突然走了。」秦雙拿著紙條有些不敢相信,她就是無法接受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她就是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特別是先前還看到安雅雅,那個女人既然沒去國外,指不定就是她做了什麼事呢。

想到這裡,她將紙條一扔,一把搶過陸安陽手裡的車鑰匙就飛快的往外跑。

「小雙,你要去哪裡????」陸安陽見狀,趕緊跟了上去。

下了樓,來到陸安陽停車的地方,秦雙直接上了車根本沒等陸安陽就啟動了車子飛快的開了出去。

她是真的不相信肖瑤瑤會突然離開的,如果不是安雅雅搞的鬼,就是被端木玉帶走了,為了不讓她擔心才留下了那張紙條。

一路狂飆到了端木玉公司樓下,車都沒停好就風風火火的衝進了大樓,來到端木玉所在的樓層,不顧助理的阻攔就往總裁辦公室沖。

「這位小姐,你不能進去,總裁在接待客人呢,你沒有預約不能進去的!!!!」這位女助理是沒見過可以用蠻橫來形容的女子,極力阻止著秦雙,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怒火。

秦雙又哪裡會吃她這一套,本來她就著急,現在怒上心頭,直接踹了人家一腳,「你給滾開,我還輪不到你來招呼我!!!!」

那助理吃痛,往後退了兩步,憤恨的看著她,拿出手機就要叫安保部門。

秦雙瞥了她一眼,直接走過去一腳踹開了那緊閉的辦公室門。

門一開,就看到裡面那助理說接待的客人其實就是自己男友安宸。

而正在談論公事的兩人,也被這突然的巨響給弄的嚇了一條,都側頭看過來,看到是秦雙,一個眉頭一皺臉立刻沉了下來,一個滿臉驚疑。

端木玉看著踢開門大搖大擺走進來的秦雙,心裡不爽到了極點,要不是安宸在這裡,他肯定會走過去直接將她提起來從窗戶扔出去。

「安宸,你在外面亂搞被你女人發現了嗎????」他瞥了一眼一旁滿臉驚疑的安宸,冷聲說道。反正,他不認為這個女人是沖著自己來的。

「胡說什麼,別瞎說,我哪有在外面亂搞!!!!」聽到他的話,安宸立刻反駁到。

靠,這個傢伙是想讓自己和秦雙鬧矛盾嗎,還是他自個情路坎坷,嫉妒自己,所以想添亂子了。

「那你女人氣沖沖的來我這裡踢門是想要做什麼????」端木玉瞥了秦雙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

「是啊,秦雙你又怎麼了,誰又惹到你了????」安宸也滿頭霧水的看向自己女人,也不知道到底誰又得罪這個姑奶奶了,不過看樣子好像不是沖著他來的,最近他可是學乖了的。

「你說呢!!!!」秦雙氣不過的對著他大聲吼了一句,然後直接朝端木玉面前沖,今天就算是安宸在這裡她也非收拾這個俊美英挺的男人不可。

「果然又是這樣嗎????」看到她往端木玉跟前沖,安宸無奈的扶了扶額,心裡默念著自己要不幹脆迴避一下是不是好一點。

端木玉看著已經衝到自己面前,本著人道主義瞪著自己的秦雙,眉頭皺的更深,開口說話的聲音卻是帶著一抹戲謔,「小姐,我又怎麼惹到你了。」

要說這個女人會來找自己都是因為肖瑤瑤的事情,所以這次肖瑤瑤又怎麼了,是出什麼事了嗎????

想到這些,端木玉才忍住沒有發怒,雖然此刻他眉頭皺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肖瑤瑤呢,你把她藏到哪裡去了????」看著他這樣子,秦雙用了好大的力氣才忍住沒有直接先抽他兩巴掌,只是咬著牙問道。

「什麼意思????」一句話把端木玉給問懵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少在這裡給我裝傻,要不是你,肖瑤瑤怎麼可能不告而別,端木玉我真的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你到底想不合常理怎麼樣,難道你覺得她對你的感情付出的還不夠多嗎,為了你連孩子都沒了,你還想不合常理怎麼樣!!!!」

「你說什麼!!!!!!!!????」由於秦雙一句話里的信息量太大,端木玉一下子沒消化過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個女人說肖瑤瑤孩子都沒了,什麼孩子????

「你先放開我,很痛。」她答非所問。

「真的把身子給他了????」端木玉卻不放手,神情和語氣都冷到了極點。

一想到真的是這樣,他恨不得現在出去就殺了那個男人。

他的女人,就算是不愛的不要的,沒經過他的允許誰都不可以碰!!!!

喬樂文是活的太逍遙了吧!!!!

「沒有,只是被他咬了一口。」知道自己要是沉默下去,他絕對不可能放開自己的,肖瑤瑤低喃了一句。

「真的。」他有些不信。

「真的。」她點頭。

心頭卻有些失落,為什麼不信呢,騙他又沒好處。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待會兒吃完飯在停車場等我,我送你回去。」端木玉這才站起身,將她拉起來。

他到沒想過在這種地方要她,先不說環境不舒服,要是真有人在他興頭上打擾的話,他會很困擾的。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你應該還有事。」肖瑤瑤搖頭,趕緊將自己收拾好,轉身就要出去,卻又被他逮住。

「肖瑤瑤,你要不想我直接出現在你們面前的話,就乖乖聽話。」他在她耳邊低語,音色暗啞而陰冷。

「他什麼都知道了,所以你現在出現在他面前根本嚇不了我。」肖瑤瑤恢復平靜,冷淡的說道。

「哦,是嗎????」端木玉揚了揚眉,眼底閃過一抹驚疑,隨即又恢復冷寂,「喬樂文沒責怪你,倒是真讓我有點好奇。」

她不像是在說謊,所以喬樂文是真的知道他和她的事情了。

他倒是能沉得住氣,接下來他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招。

不會………………………………是要用美人計吧。

想著,他垂眸看著眼前的美人。可是,這個美人是他先得到的。

「我比你更奇怪。」她回道。

「肖瑤瑤啊,即使如此,你真的打算和我一起上緋聞頭條嗎????」他又笑了起來。

「你除了會拿這個來威脅我,還有別的招嗎????」肖瑤瑤真是無語極了,皺眉看著眼前笑的有些無賴的男人。

「沒有。」男人很無恥的搖搖頭。

百試不爽的招式,幹嘛還用別的。

「那你能放開我了嗎,我真的要出去了,還有你應該不是一個人來這裡吧,難道你要人家為你久等。」

她真的不知道該你能解釋為什麼去應付這個男人,比陸安陽還難應付。

至少陸安陽她每次還能抓到他的極點,這個男人真是你說什麼,他承認什麼,而且每次都承認的很噁心。

「難道肖瑤瑤不想知道我和誰在一起嗎????」想起什麼,端木玉妖邪的臉龐上露出一個怪異的笑容。

文雅可是算得上大美人,人也不錯,連好多女人盡皆知,全國擁有超高人氣的國際巨星都沒她有范有氣質,是他喜歡的類型呢。

「不想。」肖瑤瑤這次卻是回答的很認真。

出入這樣的高檔浪漫的法國餐廳,能和誰在一起????

不就就是那些女人盡皆知,全國擁有超高人氣的國際巨星嗎,她不想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即使只是為了工作。

「是個大美人喲。」見她臉龐上沒有任何情緒,端木玉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刻意又說了一句。

「我想能和你在一起的應該都是大美人。」像他這樣比女人還風騷風情的男人,沒有點資本和自信的女人根本不敢和他走在一起。

只是,明明不想去在意的,明明知道他是刻意說出來的,可是她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我以為肖瑤瑤會吃吃醋呢,看來肖瑤瑤還不夠喜歡我,我還得加把勁。」聽到她的話,和她在平靜不過的苦澀無比,難以言喻的表情,他眼底掩著一抹不悅。

他以為她多少會有些介意的,就算是個小動作,也證明自己在她心裡是有了些地位的。

難道是自己算錯了,還是她掩飾的太好。

端木玉完全沒有料到有點自信不起來,面對這麼一個總是不帶任何情系,讓人猜不透的女人,他引以為傲的魅力和自信有點崩散。

「我一直不太喜歡吃酸的東西。」肖瑤瑤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抽回了他拽住自己的手。

端木玉沒在說話,只是看著她笑,一個綻放在地獄深處的妖花笑容。

「我先走了。」不知道你能解釋為什麼的,肖瑤瑤總感覺他這個笑容很恐怖,讓人寒毛四起,她趕緊轉身開門離去。

「看來是我的溝壑、、、、、什麼引還差點火候和力度呢,我喜歡有點挑戰性的事情,女人也是如此。」看著那道關上的門,端木玉喃喃自語了一句。

肖瑤瑤回到餐桌的時候,喬樂文正在打電話,看到她走來,他交代了一句什麼便掛了電話。

「你這洗手間倒是去的有些久,我還以為你真逃走了呢。」看著她來到面前坐下,喬樂文說道,並沒有太多懷疑。

「我向來不喜歡做逃兵,我想你也應該不會勉強一個女人和你上床,因為那樣會讓你覺得是在**,並不會得到多少快感。」肖瑤瑤平靜的回了一句,彷彿在這之前什麼都沒發生過。

即使自己身上此刻還留著那個男人烙下的火熱和情潮。

聽著她的話語,喬樂文先是微微一愣,隨即有趣的笑了起來,「肖瑤瑤啊,你應該是個悶騷的女人,不過這樣的女人很有趣。你這麼說不就是為了讓我不碰你嗎。」

「是,至少我沒大方到將身子隨便交給一個不喜歡的男人。」她老實的承認。

「你的意思是說,你喜歡端木玉了。」喬樂文的眸子微微一沉,明顯又聚了一團碎冰。

肖瑤瑤皺了皺,想著該你能解釋為什麼去回這句話。

「你真的很喜歡皺眉啊。」看著她皺眉思索著什麼的樣子,喬樂文心下卻是一軟,忍不住伸出食指點在了她眉心。

她皺起的眉頭因為他的動作而散開。

他看著她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展開的眉,竟是有些滿足的。

「對不起………………………………」肖瑤瑤也因為他這樣溫柔的動作弄的心裡很不是滋味,有些自責。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沒對她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一直溫柔以待的對自己,反而倒是她讓他帶了綠帽子。

雖然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感情可言,可她心裡始終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而且,他不知不覺彷彿和端木玉的關係並不太好。

「看似冷漠卻異常心軟的女人。」喬樂文柔聲說了一句,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真的是個心地柔軟的女人啊,這樣的小動作也能讓她的冷漠融化。

她沒說話,只是別開臉龐看向了外面的夜景。

「女人太過心軟的話,下場都是很慘的。」他又道。

「是嗎。」肖瑤瑤看向他,見他在笑,那個她熟悉的儒雅笑容。

「走吧,我看你也沒什麼胃口。」喬樂文站起身,拉起她的手就走。

肖瑤瑤心頭一慌,用力甩開了他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側頭看著她一向冷漠平靜的臉龐上少有的警惕和防備,喬樂文有些失笑,「你想做的士回去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一向對女人都比較紳士。」

紳士????肖瑤瑤是不理解喬樂文所謂的紳士是不是就是之前在車上對自己的行為。

但是她應該沒聽錯他前半句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

「你改變主意了????」她問。

喬樂文聳了聳肩,「你贏了,我確實沒興趣去**一個女人。」

只不過,這份恥辱,他會在端木玉身上加倍的討回來,連同這個女人一起!!!!

他眼底升起一抹殺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