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不信她找不到治療安安媽的藥方。

這一看,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喻色的手落在了一旁的小几上。

結果,自然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她想喝奶茶,很想很想的那種。

於是,就打開了手機準備點個外賣奶茶。

結果,一點開就發現手機里好多條訊息。

打開來才發現不止是墨靖堯給她留言了,還有楊安安和林若顏,后兩個室友都在關心她的身體。

想來之前是擔心打擾了她和墨靖堯的二人世界,所以都沒好意思給她留言,然後發現她發朋友圈了,就開始給她留言了。

她全都回復了『我很好』,然後急忙去看朋友圈。

之所以着急的去看,是因為還沒打開朋友圈,就看到了紅色的未讀留言的數字,居然有一百多條……

可那條朋友圈也才發送一個多小時吧。

而且她其實也沒有多少微信好友,都是高中和南大的同學。

高中的算是熟悉的,至於南大的,到現在有一些她都對不上誰是誰。

就算是見到本人,也叫不上名字的。

一共才幾十個微信好友的她,哪裏來的一百多條的朋友圈點贊和留言,該不會是所有的好友都點贊都留言了吧。

這樣倒是有可能有一百多條。

果然,打開后喻色長見識了。

數了一數,她微信好友里的同學老師們真的個個都給她那一條朋友圈點贊和留言了。

留言的內容大同小異,一個個的都在好奇她所謂的『名草』是誰?

是墨少還是凌澈學長?

。 楊晨軒端起茶杯,說道:「裴總說得重情重義;黃總也是信心十足。挺好的!」

「來,喝茶!這茶還不錯,我倒是嘗出來了,跟我自己泡的還真就不一樣。」

眾人紛紛端起杯子。

接下來,楊晨軒沒有再說兩人入股的事,只是閑聊鵬城商業圈裡的一些事。

一直到中午飯點,裴來祿提議去他的飯店吃飯。

楊晨軒也沒有拒絕,他在觀察裴來祿和黃向軍兩個人,看看他們兩個人到底可不可靠。

要看清一個人,喝兩杯茶,吃一頓飯的時間可能有些急促,但也能看出幾分。

裴來祿開的飯店也在市中心,位置很好,裝修得金碧輝煌,確實很奢華。

一頓飯吃完,楊晨軒倒是覺得味道不錯:「裴總,你這店裡的廚師不錯,味道挺好。」

裴來祿滿臉笑容:「楊總喜歡的話常來,您的消費,全免!」

楊晨軒輕輕一笑,擺擺手:「有機會還會來吃的,免單就算了,做生意都是要賺錢的,哪能讓裴總虧啊!」

「不如我們今天就到這,改天有機會再聚。」

裴來祿終究還是沉不住氣:「楊總,那這入股的事,您覺得怎麼樣?」

楊晨軒沉吟了一會,問道:「裴總,以後這些證件什麼的,你確定能跑下來?如果你沒跑下來怎麼辦?」

裴來祿信心十足:「楊總放心,官方那邊的關係我一直在維護,五年內,鵬城的官方,至少土地和工商兩個部門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就算有變化,這兩個部門上下我都有點關係,很容易就能打通。」

楊晨軒不置可否的說道:「我相信裴總能維護好這些關係,但證能不能辦下來,文件能不能審批過,這些也未可知。」

「還有就是,裴總要不要參與公司管理?」

現在入股,都是一張嘴說,也沒有一個保證,真等人家入股了,到時候想要踢人家走,要麼用下三濫的手段,要麼給人家更多的錢,把股票回購回來。

楊晨軒可不想折騰。

裴來祿指了指彭磊:「楊總,還沒給你介紹,這是酒店的總經理,彭磊。」

「大學畢業,文化人,管理方面也是一把好手,我想讓他去公司歷練歷練。」

楊晨軒看了彭磊一眼,心裡瞬間明白裴來祿的想法,他一是看好自己的房地產公司能賺錢,二是想要利用自己公司培養相關人才。

裴來祿還是想自己做,到時候彭磊在自己公司做個一兩年,房地產上下游關係都理順了,裴來祿再把官方關係理順,只要把彭磊調出來,他就能開一家房地產公司,還能拿自己的公司練兵。

彭磊走的時候,說不定還能從公司帶走一批人。

不得不說,裴來祿看起來是一個大老粗,但心思還是很細的。

彭磊這時候嚇得饅頭大汗,這一路過來,他就好像被放在火上烤,沒有一刻安寧。

「我和彭總經理認識。」楊晨軒淡淡的說道:「彭總經理的管理能力我沒有疑問,不過他不太適合來我們公司。」

裴來祿一愣:「楊總,彭磊跟了我幾年,他的能力你不用擔心,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讓他去感受一下大公司的環境。」

雖然楊晨軒不是計較的人,但讓彭磊來自己公司,絕對不可能:「裴總,我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也不介意你拿我的公司做練兵場。」

「但是,彭總經理,不能來我們公司。」

裴來祿也不傻,瞬間明白,這裡面肯定有什麼事,轉頭看了彭磊一眼,彭磊手都在微微顫抖,更是肯定了心裡的猜測。

裴來祿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有什麼事,但他心裡也明白,今天楊晨軒不可能答應他入股的事了:「楊總厲害,我這點小心思都被您看破了,不管以後怎麼樣,但我想要和楊總結交,那是真心實意的,我想入股,也是一樣。」

楊晨軒說道:「我理解,咱們做生意,說到底還是賺錢,追求共贏。裴總,那我們就先走了。」

「好,楊總,我這裡還有一點事,就不跟你們一起走了。」裴來祿陪著笑說道。

「沒事!工作要緊,以後我們還是有時間再聚的。」楊晨軒說道。

裴來祿一直把的楊晨軒等人送上車,看著車子遠去,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笑容,轉頭冷冷看著彭磊:「怎麼回事?」

「裴老闆……我……我不知道楊老闆……」彭磊這時候緊張的話都說不直爽了。

裴來祿冷哼一聲:「進去說,看你這孬樣。」

彭磊趕緊跟上。

裴來祿徑直進了飯店的辦公室,坐下后直勾勾看著彭磊問道:「說吧!」

彭磊磕磕巴巴把昨天晚上的事說了一遍,裴來祿氣得一巴掌狠狠扇在彭磊臉上:「滿腦子都是女人,你還能想點什麼?」

彭磊小心地道歉:「裴老闆,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會招待好楊老闆的。」

裴來祿氣得咬牙切齒:「你知道什麼?知道我要跟楊老闆合作?」

「我告訴你彭磊,就算我不跟楊老闆合作,你也得給我在他面前做哈巴狗,人家那是不屑跟你計較。幾個月後,鵬城最大的集團,你知道是哪一家嗎?」

「正陽集團!」

「那是楊老闆的公司,我要是能和楊老闆打好關係,以後他要是照顧我一點,那利潤隨隨便便都能買你十條狗命,不……一百條都夠了。」

「你這賤命值多少錢?你告訴我!」

彭磊不敢吭聲。

裴來祿本就不是什麼正當出身,也沒有什麼文化,但他心思靈活,要不然也走不到今天。

看著彭磊,他心裡有氣,但他也看中彭磊,彭磊的管理能力還是不錯的,幫他管著酒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好,官方的關係,有一些也是彭磊在幫他維護,經常要幫忙陪著喝酒,找女人什麼的。

「彭磊,我對你好吧?」裴來祿壓下心裡的火,語氣緩和下來。

彭磊趕緊點頭:「裴老闆對我猶如再生父母。」

裴來祿瞥了彭磊一眼,說道:「別說的那麼肉麻,我給你的工資,絕對是鵬城同行最高的,你在酒店撈一些油水,我也知道,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你的工作還是做得不錯的,就當給你獎金了。」

彭磊心中大驚,他原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沒想到裴來祿什麼都知道了:「裴總……我以後不敢了……」

「少給我放屁!」裴來祿心裡的火氣又上來了:「那點油水你光明正大地抽成就行了,賬本給我做好一點,我自己不會算,我還不會請人算啊?」

「還有,那個什麼女人,回去帶來見我,今天下午,你跟我一起去給楊老闆道歉。」

彭磊哪敢有二話,忙不迭應著:「是!」

裴來祿語氣再次緩和下來:「彭磊,以後不要讓我再失望了,我信任你,那是你能給我賺錢,要是你哪天成了我的絆腳石,就算不要了你的命,我也要你一條胳膊一條腿。」

彭磊很清楚裴來祿說的出做得到,嚇得全身都瑟瑟發抖:「裴老闆放心,我以後一定好好管理酒店,楊老闆再去,我親自招呼。」

「楊老闆還去做什麼?受你的氣?」裴來祿站了起來:「回酒店!」

。 張威只是淡淡地瞥了劉宇飛一眼。

劉宇飛這種小角色,不需要張威出手,張威的手下,一人一口唾沫。

瞬間就能把劉宇飛活活淹死。

但是,劉宇飛欺負的,是李初晨的妻女。

這件事情,張威也做不了主。張威現在要做的事情。

就是保護好孫欣欣她們母女倆。

等李初晨過來,李初晨要怎麼處理劉宇飛,那是李初晨的事情。

「威,威爺,我,我錯了!」

跪在地上的劉宇飛,見到張威沒有理他,又急忙磕頭道歉。

但張威卻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只是淡淡地說道:「你好好跪著吧,不用向我道歉的。留著點力氣,等大人來了,你向大人解釋去。」

「大……大人?」

劉宇飛聞言,整個人都懵了!他以為張威已經是很恐怖的存在。

卻不料,在張威之上,還有更加恐怖的存在。

就連張威都要喊他大人。

那麼,那個人,該是有多厲害?

劉宇飛不敢再往下去想,他只知道,他得罪大人物了!

因為買油條插隊,他把自己送進坑裡,還要親手把自己給埋了。

「大人來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張威立刻扭頭,向這李初晨走來的方向看過去。

在看到李初晨的瞬間,張威立刻單膝跪地,語氣恭敬地喊道:「拜見大人!」

「拜見大人!」

張威的手下,看見張威跪了下去,他們也都紛紛單膝跪在地上。

又雙手抱拳,對著李初晨行大禮。

李初晨只關心孫欣欣和盼盼的安全,他大步走過去。

一手抱起盼盼,一手摟住孫欣欣。

又一臉急切地問道:「老婆,盼盼,你們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不過,盼盼剛才摔了一跤,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到腦袋。」

聽孫欣欣這樣說,李初晨急忙伸手摸了一下盼盼的後腦勺。

「啊……都起好大一個包了!」

李初晨滿臉擔憂地看著女兒,語氣著急地問道,「盼盼,你疼嗎?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爸爸,盼盼好疼!」

小丫頭眼眶紅紅地,她指著劉宇飛。

滿臉委屈地說道,「爸爸,是那個壞人叔叔欺負媽媽,是他把盼盼推得摔跤的。」

李初晨眼神冰冷地掃了劉宇飛一眼,又對盼盼說道:「盼盼,爸爸為你報仇好不好?」

「好,爸爸最厲害了!」

盼盼拍著手,又用力地點著頭,她太痛恨劉宇飛了。

這傢伙,插隊就算了,還欺負她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