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1:「……開小點不然電池不夠用……」

類似如此的對話,趙客要是仔細聽,怕是非要把自己給吵死。

所以乾脆把感知壓低下來,壓低到正常人的範圍就可以了。

但敲門聲還在繼續。

不過很快對面的房門就開了。

伴隨著對面鄰居家咒罵聲中,房門被粗暴的推開。

趙客估計著,接下來就可以安靜了。

可很快,伴隨著一陣摔門和臭罵聲后,急促的敲門聲又一次響起。

不過這一次,是自家的。

「那個……那個……王……王狗子,你在不在,開門啊。」

聽到王狗子三個字,趙客眼神頓時陰沉了下去。

這個名字,是自己在恐怖空間對外的稱呼。

現實中,趙客很少會用到這個名字。

站起身,趙客想了想,還是把面給放進郵冊,別待會打起來,又把面給毀了。

畢竟從回來到現在,自己還正正經經的好好吃點東西。

走到門前,趙客放開感知朝著門外掃過去。

只見門前一個人正焦急站在門口等待著。

穿戴著的衣服,看上去有些邋遢,眼角還帶著芝麻糊,一對眼白通紅,顯然是昨晚應該沒睡好。

但這個人,趙客認得。

是廖秋。

也是那位老太太的外孫。

趙客依稀記得,前段時間,似乎自從老太太看到自己后,就一副躲瘟神的模樣,上車打算離開這個小區來著。

趙客當時還挺惋惜,沒能給老太太做一碗飯。

他對廖秋的印象還不錯,加上知曉他是老太太的外孫,所以見廖秋這個摸樣。

趙客心裡也不禁被嚇了一跳。

自己和廖秋見面不多,可能感覺到,廖秋雖然談完,但也是一個很注重細節的人。

上次在車上,還特意避開了自己手上骨灰盒的問題,怕刺激到自己。、

看對方叫自己名字的時候,都有些撒不開嘴,就不難想到

而且身上的穿戴,無論那次見到,都非常乾淨整齊的。

沒見過他會這樣邋遢。

見狀,趙客把房門打開。

看到眼前的趙客,廖秋的臉上露出驚喜的神情。

他也是蒙著找來的。

之前只知道,趙客住在這棟樓,但具體那一層,廖秋並不知道。

不過廖秋留意過,趙客停頓的電梯層數。

所以摸索著一家一家的敲門,爬了兩層樓,總算是找到了。

「你怎麼了?」

趙客拉開門,準備讓廖秋先進來再說。

然而廖秋一把抓住趙客的胳膊往外走:「來不及解釋了,快跟我上車!」 廖秋急著拉著趙客往外走,結果一拉硬是沒拉動,趙客站在那裡,像是一個木樁一樣,連腳尖都沒動過。

這不是趙客刻意反抗,是他現在本身的力量就在哪,一般人的力氣,想要拉動趙客,還真不容易。

見狀廖秋也知道自己有些過於著急了。

目光陳懇的看著趙客:「王……王哥,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一般事情我真不會來麻煩你,但這件事關係到我婆婆的性命,你要是有什麼要求,您儘管說。」

「婆婆!」

聽到是關乎那位老太太的事情,趙客眉頭一緊,轉身把房門關上,也不等廖秋接著說話。

直接拉著廖秋的胳膊往外走,步子太快,差點讓廖秋摔個跟頭。

「走吧,邊走邊說。」

趙客眼下的事情,非常多。

亂七八糟的一大堆。

如果是別人,趙客懶得去管,自己可不是什麼活菩薩,哪來的那麼多菩薩心腸。

但如果是廖秋的婆婆的事情,即便事情再多,趙客也會去幫忙。

因為自己欠了這位老太太的人情。

上次在洛陽,無意間走陰,入了陰曹路。

還是這位老太太把自己帶出來,甚至那兩位鬼差要拿自己的時候,也是這位老太太幫自己,甚至不惜花費重金。

臨走的時候,還給了自己一張寶鈔。

也是這張寶鈔,後來還幫了自己一個不小的忙。

或許,對於這位老太太來說,幫自己,是修行,積德行善。

但受人恩惠,並不代表,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把這份恩惠收下來。

趙客自問,自己不是什麼好人。

這雙手上沾染的血腥,槍斃自己一百次都不夠。

但懂得去感恩的道理,趙客是從幼年就懂得的。

如雷科、老爺子。

如果沒有他們,自己現在怕活的還不如一泡狗屎。

對於這些虧欠了他們恩情的人,趙客從來不敢忘記。

所以聽到事關婆婆,趙客的步子反而比廖秋更快。

乘坐電梯,直接下到負一樓車庫。

一出電梯口,就見廖秋的那黑色賓士車,正停在那,連發動機都沒來及關,車鑰匙還在裡面。

也虧是聽在了小區車庫,要是聽到街道上,鬼知道等他們來的時候,車子還有沒有。

兩人也顧不上去討論這些小細節。

重生之粉妝玉琢 上了車,直奔市區。

路上趙客詢問了下廖秋關於婆婆的事情。

但廖秋想了半天,似乎還是沒想出來,該怎麼解釋。

只是大概把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上次在電梯口碰見的時候,自己婆婆就打算去城裡住。

當然,說到這裡,廖秋不免有些尷尬,因為自己婆婆是鐵了心要避開趙客這尊瘟神。

結果搬回去后沒多久。

就出了事情。

自己婆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先是半夜開始夢遊。

一天晚上,自己和朋友在外面玩。

結果回家晚了,一進門,就聽到婆婆似乎在廚房炒菜。

當時自己還沒在意。

還去洗了個澡,但出來后,就發現情況不對勁了。

說到這裡,趙客坐在廖秋身旁,能嗅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驚恐的氣息。

一隻手緊緊攥著方向盤,似乎盡量不打算去細想。

記得當時。

自己穿著寬大的衣服,從浴室走出來。

走到廚房,看著自己外婆還在忙碌,自己回來也不理會自己。

「生氣了!」

廖秋見狀,心想著外婆估計又是看自己回來這麼晚了,生悶氣呢。

看看自己婆婆已經一頭稀鬆的白髮,站在那裡,腰也駝了,個頭也縮了。

記得以前自己老媽還說過,自己外婆當年也是響噹噹的美人。

對此,廖秋從不懷疑,因為他看到過自己外婆年輕時候的黑白照片。

那是一張鵝蛋臉,黑亮的頭髮,小巧的鼻子。

那雙眼睛非常有神。

呈現出一種自然而然的美,而不是現在那些尖嘴猴腮的妖精臉。

這一轉眼,歲月蹉跎。

平日里健步如飛的老太太,此時廖秋從後面看,突然一個恍惚,意識到,這位一手把自己拉扯大的外婆,已經是年近90歲的老人了。

想到這,廖秋鼻子有些酸楚。

心裡慚愧起來。

雖然自己都已經是成年人了。

可自己出去花天酒地,總讓婆婆為自己擔心,有些太說不過去了。

想了想,廖秋湊過去,從後面摟住自己婆婆的肩膀。

撒嬌討好道:「外婆~以後我回來早點,您別生氣了,你給我做什麼的好吃的啊。」

廖秋說這話,低頭往鍋里瞧。

然而等自己一低頭,等看清楚鍋里的東西后。

突然間廖秋的臉變得煞白,汗珠不斷地從腦門兒滲出來,聚集在鼻子尖兒上。

一張嘴,差點把胃裡的那點酒水,全都給吐出來,整個人一下就驚醒了過來。

就見鍋里,居然是一隻死貓。

這隻死貓,被砍的支離破碎,腸子內臟都混在了一起。

被外婆扔在鍋里,不斷翻,早就不成了樣子。

廖秋當時真的是被嚇到了。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灶火沒有開。

「外婆!」

廖秋小聲喚了一聲,卻見自己外婆根本沒有回應,悄悄站起來在自己外婆的側臉上一瞧。

當時廖秋就覺得腦袋瓜一陣發麻。

只見外婆閉著眼睛,臉上露出很怪異的笑容,正在賣力的翻炒著。

「難道是夢遊?」

當時廖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夢遊症。

對於別人來說很神秘,可對於廖秋,並不算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

畢竟是外婆一手帶大的,廖秋即便對於所謂的走陰人一脈,沒什麼興趣。

但耳習目染下,倒是聽自己外婆說著。

夢遊往往是因為這個人的神魂不穩,一般人過段時間,好好修養,不會有什麼事情。

他也不敢去喚醒自己外婆,且不說夢遊被突然喚醒,容易驚神。

就是眼前這一鍋血肉模糊的爛肉,真要是讓自己外婆看到了,還不知道會不會受到了驚嚇。

她這麼大一把年紀,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自己還不把腸子悔青了。

所以廖秋也不敢吭聲,自己默默跟在外婆身後守著。

本想著,只要人沒事就行,別碰傷了就麻煩了。

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小時,才見外婆從廚房裡走出來。

手上端著一個碗,裡面是血肉模糊的爛肉。

Leave a Comment